0

    贾可道并没有凑近,这个黑袍家伙大概应该就是那个亡灵巫师了,其手上一把类似于钳子的工具正在修补着这具尸体,贾可道能够看见那工具时不时从尸体上扯出一点光芒来,那种光芒却带着特有的灵魂气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顶=点= .X.o

    亡灵巫师对于灵魂的研究应该比较透彻,如果靠得太近的话,恐怕就要被发现了,这一点,贾可道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贾可道静静的看了一会,那亡灵巫师就将那具尸体给修补好了,随后转身询问:“血池好了吗?”

    “血池好了,伟大的西提密斯大人。”

    那名叫艾坎波的亡灵**师急忙俯身回道,显得十分恭敬,只不过俯身的时候,全身骨节响动,就好似没有上润滑油的机器。

    “那好,你带着它们将材料给运过去,我先去检查一下血池。”

    这位西提密斯大人吩咐之后,就转身朝着血池方向走去,而艾坎波则指挥着那些吸血鬼用一块棺材盖抬着尸体跟在后面。

    贾可道似乎听到那个西提密斯大人嘴里在念道着什么,便略微靠近了一点。

    “我,伟大的西提密斯,只要将这座城池拿下,就能够建造巫妖血池,到那时,嘿嘿……”

    这个西提密斯的话语就只有巫妖血池这句话还有点用,其余的话完全就是在自我意淫,倒是让贾可道开了眼界。

    贾可道从书籍上所了解到的亡灵法师由于接触尸体太多,因而在性格上是绝对的阴冷,要么就是已经变成了骷髅脸,要么就是完全没有表情,哪里会想这个西提密斯这样没事躲在一边偷着乐。

    贾可道原本打算在了解亡灵巫师一些情况之后,就将这里给摧毁掉,从而结束亡灵围城,也算是了结一件事情。自己现在可是比较忙的,没工夫耽误在这里。

    但现在嘛,贾可道感觉可以留他一条命,以便了解更多的东西。

    贾可道已经明白了,从进入炼气化神之后,自己所要走的道路,那就是参悟大道。

    参悟大道便需要不断的了解万物,任何东西里都蕴含着大道。

    而地球上的大道之路似乎已经走绝,这并不是贾可道的猜测,光从灵气枯竭。末法时代降临便可知一二了。

    在地球上,修道者连炼气化神都不可能进入,又何谈追寻大道。

    而这异界就不同了,这里的神明所走的道路似乎已经偏离了大道,使得他们都没能接触到这里的大道,因而贾可道才会决定在这异界参悟大道,借以对应地球上的大道。

    至于亡灵巫师似乎对于灵魂的研究很深,而这灵魂正是大道之中最容易参悟的道路之一啊。

    来到血池旁,亡灵巫师西提密斯检查了一下血池里的血水水位。随后将一些粉末倒了进去,之后便指挥着几个吸血鬼用木棍开始搅拌血池里的血水。

    待到搅拌均匀之后,西提密斯方才让那些吸血鬼将那具尸体放入血池之中。

    “酷么地,苦辣地。私密牛地!”

    西提密斯开始念诵起一段有些生涩绕口的咒语来。

    随着这段咒语响起,那个亡灵**师站得略远了一点,而血池四周则是浮现出一些飘荡的黑色符文来。

    这些黑色符文倒是让贾可道产生了浓郁的兴趣,每一个黑色符文都被贾可道记在了脑海之中。

    贾可道发现这些黑色符文与道门的符文完全不同。至于什么地方不同就要以后慢慢研究了。

    随着那些黑色符文出现,血池里的血水开始莫名的减少,水位迅速下降。

    西提密斯不由得兴奋的叫喊起来:“成功了!我西提密斯创造的多手恐怖骑士终于成功了!”

    “你知道吗。艾坎波,这可是我一生中最伟大的发明!今天终于成功了!”

    西提密斯兴奋的转身抓住了那个艾坎波,叫嚷道,恐怕那个艾坎波会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被抖散架了。

    到现在为止,贾可道算是看明白了,这地宫里,或者说整场亡灵围城都是这一个西提密斯干出来的,那个艾坎波也就是一个帮凶罢了。

    与贾可道之前猜测的一群亡灵巫师倒是有些不同,不过由此也可以证明,这个西提密斯的确有些能力。

    因而,贾可道对于这个西提密斯放进去的那个尸体倒是有些兴趣了。

    贾可道基本上可以判断出,那个尸体应该会比较强大,可问题是,其身体被缝上去的手脚就真的有用么?

    要知道人的肉身能够动弹,完全是因为灵魂在里面的缘故,而如果给**接上一些原本没有的肢体,那么这个灵魂再强大,也不可能驱使这些外加上的肢体。

    但看这个西提密斯的兴奋,他造出来所谓的多手恐怖骑士身上的手脚应该不会是装饰品。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说明对方能够对灵魂进行改动,否则的话,不足以解释以上的举动来。

    贾可道耐心的等待着,这个时间应该不会太久。

    西提密斯此时死死的盯着血池里,血池里的血水飞速下降,很快就将那沉入到血池底部的尸体显现了出来。

    贾可道的目光也跟着盯了过去。

    嗯?

    现在这具尸体给贾可道的感觉与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以前的那具尸体就是一具尸体里给硬塞入了一个灵魂,而现在尸体里的那个灵魂已经变成了火炬,燃烧了起来,并且与尸体的契合程度极高,也就是说,这个西提密斯还真的成功了。

    “起来!我西提密斯命令你起来!”

    见到尸体出现,亡灵巫师就扑到了血池边,大声吼了起来。

    西提密斯的声音就好似一把钥匙触动了尸体的开关,那具尸体开始缓缓蠕动了起来。

    随着尸体的蠕动,血水尽数被吸入了尸体之中,而这个时候,尸体身上浮现出十多个黑色符文。

    “起来!”

    西提密斯再度大吼一声,随着这声大吼,尸体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那双眼睛缓缓睁开,在其眼眶内骇然跳动着两团黑色的火焰。

    “艾坎波,你看看,我的这头小乖乖怎么样?”(未完待续。。)R1052(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布衣的**    这是一处风景秀丽的小山谷,谷内百‘花’争‘艳’,万蝶飞舞,远处还有瀑布飞流而下,汇聚到下方的清澈见底的湖泊当中,距离湖泊不是很远的地方被开垦出数亩‘药’田。。 更新好快。

    ‘药’田后方里许远的地方,搭建了三栋茅草屋,草屋前有一身着黄‘色’百褶裙的年轻‘女’子,这‘女’子能拿了粗短的木‘棒’槌敲打‘药’材,她容貌毫无出奇之处,但身上却不知为什么总散发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吸引力。

    这是一种独特到无与伦比的气质,或者说该是一种气场才更加恰当,也是这种让人无法不注意的气质,将在场唯一的另一个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去。

    此人面容透着《 些稚嫩,整张白‘玉’般的俊脸清秀非常,看年纪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身着一套浅灰‘色’的普通僧袍,让人惊讶的是这十五六岁的俊俏少年,竟然顶了个油光呈亮的大光头。

    最奇特的,还是这位犹若林家小弟弟的正太不但是个光头,而且光头之上还烫了足足九个戒疤,那是真正的出家人才会烫上去的戒疤!

    俊脸清秀,十五六岁的年纪,一身僧袍加上光头和戒疤,唐楚阳若是在此,必然一眼就能够认出,这人正是小和尚布衣!

    布衣静静凝视黄裙‘女’子,眼神专注而深情,再不复和唐楚阳一起时的清澈通透,佛修最禁忌的情‘欲’,仿似被布衣完全抛到了暗黑的角落里,对黄裙‘女’子的浓浓爱意,几乎能清晰地从他双目中看出来。

    黄裙‘女’子似乎知道布衣在盯着她。原本也只是若无其事地继续敲打‘药’材,只是被盯得久了。她便开始有些羞怯,抬起头。一双仿似能够看穿时间一切的美眸望向布衣,面‘色’飞霞,嗔道:

    “夫君,你这般盯着我作甚?我又不是什么绝‘色’无双的佳丽,一张脸不过可堪入目罢了,何以让你每日将大半儿时光全都消耗在此?你若有暇,为何不去修你的佛法?”

    深情注视的布衣被黄裙‘女’子的话惊醒,微微抬头看着黄裙‘女’子黑宝石一样晶莹剔透的美眸,嘴角抿起一丝幸福的笑意。淡然又带着些俏皮道:

    “娘子此言差矣,夫君我方才正是在参悟一‘门’极为高深的佛法,只是这‘门’佛法太过高深,也不知夫君我‘花’费一生时间,能否将之参悟透彻。”

    黄裙‘女’子闻言,黑宝石一样剔透的美眸眨了眨,好奇道:

    “哦?究竟是何等高深佛法,竟然让天才如夫君者,也要‘花’费一生时间去参悟?此等高深佛法必然天下少有。妾身倒是想要见识一番。”

    “哈哈!”布衣嘴角翘起,清秀的俊脸上的笑意逐渐‘荡’漾开来,直至整张脸都被笑意充斥,这才温柔地解释道:“此佛法独特的紧。只有为夫一人能够参悟,若其他人来了,怕是看不到的……”

    “世上竟然还有这般奇异的法‘门’?”

    黄裙‘女’子诧异地张大了樱‘唇’。想了想,似乎觉得不可能有这样的佛法。当下一脸不信地摇头道:

    “怎可能有佛法专为夫君而生?你可莫要骗我,切身可也是神‘女’宫的内‘门’弟子。怎地从未听说过此等特殊的佛法?夫君且告诉妾身,此佛法何名?为何这般特殊?”

    布衣微微一笑,抬手‘摸’‘摸’光亮的脑袋,带着些戏谑道:

    “此佛法名为‘姻缘’,须有红线相牵方可参悟,与你有三世姻缘者只我一人,他人有如何能够领悟这专属于我佛法?”

    ‘女’子闻言,一张原本飞霞的俏脸顿时羞得通红,黑宝石一样的美眸妩媚地瞪了布衣一眼,樱‘唇’轻启,正想娇嗔布衣一句,却不想突然被一把清越的男声打断。

    “我说布衣,枉我在外面为你担心的要死,没想到你小子竟然在这里没心没肺地泡妞,你这么做有问过我这个兄弟么?”

    布衣闻言,一脸惊诧地转头看向身边,待看清来人面目,顿时惊喜道:

    “唐大哥?怎会是你?你,你是如何知道我在这里的?!”

    “你问我怎么知道你在这里的?”唐楚阳翻了个白眼,抬臂想着四周环着指了一下,没好气地反问道:“那我问你,你自己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嘛?”

    “呃……”

    布衣被唐楚阳问的一愣,‘摸’着油光呈亮的脑袋想了半天,直至没有一丝皱纹的额头挤成了干皱的树皮,却硬是想不出这个美丽的山谷到底是什么地方,索‘性’直接道:

    “管他是什么地方呢,只要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一样的!”

    “呵呵……”唐楚阳俊美的脸上挂着无奈的笑,抬手指了指诧异地望着这边的黄裙‘女’子,叹气道:

    “她就是你暗恋的红颜知己?真没看出来,你一个最忌讳七情六‘欲’的佛修,破的竟然是佛家最忌讳的情戒!就算是杀戒也比这个靠谱的多啊……”

    “……”

    布衣闻言,沉默以对,这是他心底最为‘私’密的隐‘私’了,如今被唐楚阳撞破,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唐楚阳似乎也知道布衣的为难之处,本身也没指望他会回答,抬手拍了拍布衣并不算结实的肩膀,唐楚阳前所未有地凝重道:

    “布衣,请你认真地回答我,你确定你现在是清醒的么?”

    “我当然……”

    布衣几乎想都没想就要回答,不过唐楚阳可没有打算让布衣继续催眠自己,他直接抬手打断了布衣的话,摇头道:

    “别急着解释,先想想你在来这里之前打算去干什么,你之前所处之地又是什么地方?而此时此刻,你又身处何地?!”

    “我……”

    我什么,布衣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惊愕无比地瞪大了眼睛,猛然转头看向了另一边的黄裙‘女’子,面‘色’极为复杂地变化着,惊愕,遗憾,悲伤,恍悟,最终化作一脸漠然。

    “你是谁?”

    布衣一脸木然之‘色’,冲黄裙‘女’子问出来的话,充满了苦涩的意味,他本就是心志坚定之辈,之所以会被阵法控制了神智,也是因为这座地阶大阵的等级太高,并且寻到了他的心魔,布衣才会中招。

    此时一经唐楚阳提醒,脑中只是稍稍回想,布衣便想到他是为了救治唐楚阳去了火树银‘花’林,之后发生的种种,不用细想,布衣也瞬息醒悟,他怕是陷入心魔幻境当中了。。–80836+dsuaahhh+26058255–>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