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是一处风景秀丽的小山谷,谷内百‘花’争‘艳’,万蝶飞舞,远处还有瀑布飞流而下,汇聚到下方的清澈见底的湖泊当中,距离湖泊不是很远的地方被开垦出数亩‘药’田。。 更新好快。

    ‘药’田后方里许远的地方,搭建了三栋茅草屋,草屋前有一身着黄‘色’百褶裙的年轻‘女’子,这‘女’子能拿了粗短的木‘棒’槌敲打‘药’材,她容貌毫无出奇之处,但身上却不知为什么总散发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吸引力。

    这是一种独特到无与伦比的气质,或者说该是一种气场才更加恰当,也是这种让人无法不注意的气质,将在场唯一的另一个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去。

    此人面容透着《 些稚嫩,整张白‘玉’般的俊脸清秀非常,看年纪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身着一套浅灰‘色’的普通僧袍,让人惊讶的是这十五六岁的俊俏少年,竟然顶了个油光呈亮的大光头。

    最奇特的,还是这位犹若林家小弟弟的正太不但是个光头,而且光头之上还烫了足足九个戒疤,那是真正的出家人才会烫上去的戒疤!

    俊脸清秀,十五六岁的年纪,一身僧袍加上光头和戒疤,唐楚阳若是在此,必然一眼就能够认出,这人正是小和尚布衣!

    布衣静静凝视黄裙‘女’子,眼神专注而深情,再不复和唐楚阳一起时的清澈通透,佛修最禁忌的情‘欲’,仿似被布衣完全抛到了暗黑的角落里,对黄裙‘女’子的浓浓爱意,几乎能清晰地从他双目中看出来。

    黄裙‘女’子似乎知道布衣在盯着她。原本也只是若无其事地继续敲打‘药’材,只是被盯得久了。她便开始有些羞怯,抬起头。一双仿似能够看穿时间一切的美眸望向布衣,面‘色’飞霞,嗔道:

    “夫君,你这般盯着我作甚?我又不是什么绝‘色’无双的佳丽,一张脸不过可堪入目罢了,何以让你每日将大半儿时光全都消耗在此?你若有暇,为何不去修你的佛法?”

    深情注视的布衣被黄裙‘女’子的话惊醒,微微抬头看着黄裙‘女’子黑宝石一样晶莹剔透的美眸,嘴角抿起一丝幸福的笑意。淡然又带着些俏皮道:

    “娘子此言差矣,夫君我方才正是在参悟一‘门’极为高深的佛法,只是这‘门’佛法太过高深,也不知夫君我‘花’费一生时间,能否将之参悟透彻。”

    黄裙‘女’子闻言,黑宝石一样剔透的美眸眨了眨,好奇道:

    “哦?究竟是何等高深佛法,竟然让天才如夫君者,也要‘花’费一生时间去参悟?此等高深佛法必然天下少有。妾身倒是想要见识一番。”

    “哈哈!”布衣嘴角翘起,清秀的俊脸上的笑意逐渐‘荡’漾开来,直至整张脸都被笑意充斥,这才温柔地解释道:“此佛法独特的紧。只有为夫一人能够参悟,若其他人来了,怕是看不到的……”

    “世上竟然还有这般奇异的法‘门’?”

    黄裙‘女’子诧异地张大了樱‘唇’。想了想,似乎觉得不可能有这样的佛法。当下一脸不信地摇头道:

    “怎可能有佛法专为夫君而生?你可莫要骗我,切身可也是神‘女’宫的内‘门’弟子。怎地从未听说过此等特殊的佛法?夫君且告诉妾身,此佛法何名?为何这般特殊?”

    布衣微微一笑,抬手‘摸’‘摸’光亮的脑袋,带着些戏谑道:

    “此佛法名为‘姻缘’,须有红线相牵方可参悟,与你有三世姻缘者只我一人,他人有如何能够领悟这专属于我佛法?”

    ‘女’子闻言,一张原本飞霞的俏脸顿时羞得通红,黑宝石一样的美眸妩媚地瞪了布衣一眼,樱‘唇’轻启,正想娇嗔布衣一句,却不想突然被一把清越的男声打断。

    “我说布衣,枉我在外面为你担心的要死,没想到你小子竟然在这里没心没肺地泡妞,你这么做有问过我这个兄弟么?”

    布衣闻言,一脸惊诧地转头看向身边,待看清来人面目,顿时惊喜道:

    “唐大哥?怎会是你?你,你是如何知道我在这里的?!”

    “你问我怎么知道你在这里的?”唐楚阳翻了个白眼,抬臂想着四周环着指了一下,没好气地反问道:“那我问你,你自己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嘛?”

    “呃……”

    布衣被唐楚阳问的一愣,‘摸’着油光呈亮的脑袋想了半天,直至没有一丝皱纹的额头挤成了干皱的树皮,却硬是想不出这个美丽的山谷到底是什么地方,索‘性’直接道:

    “管他是什么地方呢,只要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一样的!”

    “呵呵……”唐楚阳俊美的脸上挂着无奈的笑,抬手指了指诧异地望着这边的黄裙‘女’子,叹气道:

    “她就是你暗恋的红颜知己?真没看出来,你一个最忌讳七情六‘欲’的佛修,破的竟然是佛家最忌讳的情戒!就算是杀戒也比这个靠谱的多啊……”

    “……”

    布衣闻言,沉默以对,这是他心底最为‘私’密的隐‘私’了,如今被唐楚阳撞破,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唐楚阳似乎也知道布衣的为难之处,本身也没指望他会回答,抬手拍了拍布衣并不算结实的肩膀,唐楚阳前所未有地凝重道:

    “布衣,请你认真地回答我,你确定你现在是清醒的么?”

    “我当然……”

    布衣几乎想都没想就要回答,不过唐楚阳可没有打算让布衣继续催眠自己,他直接抬手打断了布衣的话,摇头道:

    “别急着解释,先想想你在来这里之前打算去干什么,你之前所处之地又是什么地方?而此时此刻,你又身处何地?!”

    “我……”

    我什么,布衣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惊愕无比地瞪大了眼睛,猛然转头看向了另一边的黄裙‘女’子,面‘色’极为复杂地变化着,惊愕,遗憾,悲伤,恍悟,最终化作一脸漠然。

    “你是谁?”

    布衣一脸木然之‘色’,冲黄裙‘女’子问出来的话,充满了苦涩的意味,他本就是心志坚定之辈,之所以会被阵法控制了神智,也是因为这座地阶大阵的等级太高,并且寻到了他的心魔,布衣才会中招。

    此时一经唐楚阳提醒,脑中只是稍稍回想,布衣便想到他是为了救治唐楚阳去了火树银‘花’林,之后发生的种种,不用细想,布衣也瞬息醒悟,他怕是陷入心魔幻境当中了。。–80836+dsuaahhh+26058255–>

第389章、王陵地宫    贾可道朝着那王陵方向飞去,心头却是暗自起了警惕,自己以后倒是要注意一点,这主祭都差点发现自己,若是一位大主祭的话,自己可能就暴露了。

    来到王陵上空,贾可道停住了身形,下面的王陵已经被亡灵占据,大群的骷髅将王陵包围了起来,以防止地面上敌人发动的突袭。

    这些骷髅较之那些围城的骷髅要强壮不少,并且每一个骷髅都手持较为完好的盾牌和长剑,这应该是骷髅里的精英了。

    这些精英骷髅的里面则是一层僵尸,它们缓慢的来回移动着,形成了一道密实的封锁线。

    实际上,光是这些精英骷髅和里面的僵尸就可以让任何潜入的盗贼暴露了。

    亡灵的视觉与活人并不一样,活人的视觉需要依靠光线来获得,而亡灵的视觉更像是一种感知手段,它们能够看到视线范围内的任何灵光,借此来辨认目标。

    这倒是与贾可道的阴阳眼有些类似了,但要低级得多,超出它们生前正常视力范围后,它们也就没法看见了。

    再进去一些就是王陵的围墙,围墙里面则是一排排插着墓碑的墓地。

    这些墓地里安葬的王室成员都算是比较外围的了,真正的王室嫡系成员则是被安葬在下: 面的地宫之中。

    关于这一点,贾可道之前就打听好了。

    墓地里原本应该有一些暗淡的灵光,现在都没有了,那些墓碑也都被推倒,很显然,这些墓地里的主人已经被变成了亡灵。

    已经变得凌乱的墓地与那些在墓地四周巡逻的食尸鬼组合在一起,足可以拍一部异形大片了。

    在墓地中心处有一座低矮的建筑物,犹如一座扁平的宫殿,那就是地宫的入口了。

    但在那里却是整座王陵戒备最为森严的地方。

    那个穿着全身红色铠甲的恐怖骑士达斯王正带着二十多名亡灵骑士来回巡逻着。它们从面甲里透出的灵魂火焰正监视着四周,任何闯入的异物都将会被斩杀。

    正巧一头看上去傻里傻气的僵尸不小心靠近了地宫,结果连退回去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一头亡灵骑士挥舞着双手大剑直接从上到下劈成了两片,黑色的内脏和已经凝固的血液一瞬间从两片尸体中间落出,看上去恶心无比。

    连自己人的僵尸都要斩杀,由此可见那些亡灵巫师对自身安全的重视程度了。

    不过,贾可道的阳神倒是轻飘飘径直从这些亡灵骑士面前进入了地宫大门。

    大门里面就是一个大厅,四周的墙壁绘制了精美的壁画,大多都是战争画面。而地面上则是一具具棺材,不过这些棺材已经被尽数打开,里面的尸体早已不见。

    经过大厅中心处的楼梯,贾可道下到了真正的地宫之中。

    这里就是棺材的世界。

    那些支撑石柱的一边摆着一口口棺材,另一边空着,应该算是通道了。

    而每根石柱上都刻着一些文字,大概应该是起到墓碑的作用,介绍棺材主人的生平事迹等等。

    按照贾可道的目测,这座地宫的面积大概与王陵的面积差不多。也就是说这等同于王陵的地下室了。

    此时在贾可道身边不远处就是一口新挖出来的正方形池子,长宽大约有二十多米,而一些吸血鬼正从地宫远处的黑暗里赶出数百名人类,待到这些人类被赶到池子旁。这些吸血鬼就会在人类的手臂咬上一口,让这些人类将流出的鲜血放入池子之中。

    放了一会血之后,吸血鬼们便用舌头在这些人类的手臂伤口上舔一下,止住血后便驱赶着人类返回。

    贾可道好似一个幽魂一样跟在了它们身后。

    也就走了两百多米远。一些食尸鬼出现了,在它们身后则是数以千计的人类,个个脸色苍白。躺在棺材盖上不愿意动弹的模样。

    而那些放了血的人类被押送回来后,吸血鬼们就从旁边一些棺材里取出一些肉干什么的食物丢入人群中。

    顿时那些人类就好似打了兴奋剂一样从棺材盖上跳起来,争先恐后的抢夺起那些食物来,甚至于有一个人类抢到肉干后直接就往嘴里塞,看他的神色恐怕是被哽住了,但依然不肯吐出来,扑到一个用来盛水的棺材旁喝了几口水,就继续努力向下吞咽。

    不管是吸血鬼还是食尸鬼对于人类争夺食物的事情都没有半点兴趣,也没有去干涉,除非是有人想要掐死与自己抢夺食物的敌人时,才会有一头吸血鬼扑过去,将双方分开。

    很显然,在这些吸血鬼的眼里,这些人类仅仅只是它们豢养的家畜罢了,一种可以用来放血的家畜,因而如果因为争斗可能出现死亡的时候,它们就会阻止。

    这时一个咔哒咔哒的脚步声过来了,贾可道一看,却是一头全身笼罩在黑袍的人形。

    这应该是一名亡灵**师?

    从这黑袍人形的黄色灵光上来看,应该是的。

    这名亡灵**师来到这里,便朝一头吸血鬼问话:“格莫里斯,血池灌满一半了吗?西堤密斯大人一会要开始转化恐怖骑士了。”

    “艾坎波大人,血池灌满一半了。”

    说到这里,这个叫做格莫里斯的吸血鬼欲说又止,似乎有什么事情想要说,但不太敢说。

    “有什么事就说吧,如果事情没办好,老实一点,西堤密斯大人应该不会惩罚得太严重。”

    亡灵**师艾坎波用有些干瘪的声音劝说道,反倒是增添了几分恐怖气氛。

    吸血鬼脸上僵硬,倒是看不出表情来:“今天又死了二十六个人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得到补充,再死一些人,血池就很难灌满一半了。”

    “这样啊,麻烦。”

    艾坎波没有继续说下去,转身就离开了。

    贾可道远远的吊在了对方身后。

    很快,贾可道就看到了一个平台,这个平台由数个棺材组成,上面放着一具奇怪的尸体,尸体上被缝上了很多手脚,一个身穿黑袍的家伙正围着这具尸体做些什么,旁边有几个吸血鬼时不时递给他一件工具。(未完待续……)R1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