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唐楚阳上辈子看过的各种典籍和野史里,有记载着这么一个故事,说是古代一个地主为人吝啬,小气到了极点,连家里的长工的工钱都要往死了克扣。。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w. 。om

    有个聪明的读书人看不过去,想了个注意,当天就到地主家里来应聘长工,当时就跟地主声明,他第一天的工钱只要一文钱。

    然后第二天两文钱,第三天四文钱,以此类推,也就是一天工钱翻一倍,还请了县太爷作证,干一个月就拿钱走人。

    吝啬地主只是在脑中过了一下,觉得第一天工钱才一文钱,就算一天翻一倍,一个月三十天也要不了多少工钱,怎么算怎么也是大赚,当时就点头同意了。

    结果等到一月后开始结算工钱时,万贯家财的吝啬地主即便搭上全部钱财,房产,地产,却连读书人一个月工钱都付不起。

    唐楚阳当时还不大,觉得这段野史记载有些扯淡,他当时虽然只是在脑中大体计算了一下,也和那个吝啬地主一样,觉得就算一天工钱翻一倍。

    在第一天工钱只有一文钱的基础上,一个月三十天下来也翻不了多少钱,万贯家财怎么也能支付得起读书人的工钱了。

    结果等到唐楚阳拿了算盘亲自去算的时候,才突然发现,等计算到二十天以后的工资时,他的脑袋就显得不够用了,而算到了第三十天的时候。

    只是第三十天这一天的工钱,就把唐楚阳震惊的无言以对了。

    如今听小茶壶的意思,它身上的一百零八道封印所需能量。竟然也是一翻倍累计的方式来解封的,还没有开始计算具体的数量。唐楚阳整张脸就变绿了。

    以小茶壶身上第一道封印的解封标准来看,别说是一三五万年了。就算是给他十万年,唐楚阳都不见得能够全部解封。

    “你在逗我玩儿么?”

    元神所化的唐楚阳有些愤怒地盯着小茶壶,第一道封印所需元气就能换算出来,能生生缔造出一百个凡间顶尖存在,九宫境的地仙!

    不用去想第一百零八道封印了,单单是第十道封印所需的恐怖能量,就已经让唐楚阳感到绝望了。

    “我会跟你开这种玩笑么?”

    小茶壶的语气已经鄙视到了不能再鄙视的地步,那意思就似再说,我不至于糊‘弄’你一个小小凡人修士把?

    “好吧。你厉害!”

    唐楚阳无奈地向小茶壶比了个大拇指,随后元神一晃,转瞬化作一团九彩光华,唐楚阳的意识直接回归本体去了。

    一百倍的实力提升?这不是扯淡么?有那时间,唐楚阳就算是纯粹凭借苦修,也他妈早就飞升上四界了。

    “喂!你回来!至少听我把话说完吧?!”

    “还有什么好说的?你那一百零八道封印还是另请高明吧,给我十万年我也做不到全部解封,那根本不是人能做到的事情!”

    唐楚阳说的可不是气话,在他看来。全部解封小茶壶身上足足一百零八道封印,真的不是凡人能够做到的事情,即便是上界的所谓天神们,修为低于仙王级别。也那是想都别想!

    “如果我每次解封反馈给你的实力提升,都是在你当时实力的基础提升,而且你解开的是第几道封印。你的实力就会翻几倍,你还会觉得这笔买卖不划算吗?!”

    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了唐楚阳会是这种反应。小茶壶没有对唐楚阳的反驳进行回答,而是直接谈起解封后对他实力上的直接好处。

    “嗯?”

    唐楚阳闻言。果然一脸的惊讶之‘色’,不过他并未再次回到识海,而是直接以元神不可置信地问道:

    “你的意思是,假如我现在是五行境的天位修士,解开你身上的封印之后,会在五行境的基础上把我的实力翻一倍?如果我是**境时解开你的第二道封印,我的实力会在**境的基础上翻两倍?”

    “可以这么理解……”

    小茶壶的语气有些发虚,不过唐楚阳此时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解封后的惊人福利上,没有留意到小茶壶语气上的变化,他若有所思地计算了一下之后,当即点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笔买卖虽然比较吓人,但确实还有做下去的可能……”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答应什么的就免了吧?还是等我验完货再说吧!”

    唐楚阳可不会被人三五句话就忽悠了,他上辈子干的就是忽悠人的活儿,哪能这么容易相信别人。

    “验货?”

    小茶壶有些‘迷’‘惑’,不过它毕竟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话出口之后就反应了过来,有些无奈地道:

    “你的意思是,等第一道封印解开之后,看看效果是不是真如我说的那样,如果属实,才会答应和我合作对吧?”

    “聪明!我就是这么个意思了,买卖嘛,当然小心谨慎,‘精’谋细划,才不会做了亏本买卖……”

    对于小茶壶的玲珑心思,唐楚阳还是相当赞赏的,不愧是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老怪物,尽管现在的小茶壶的器灵是个新生代,但其传承自之前历代器灵的智慧和阅历,还真不是凡人能比拟的。

    “随你吧,我还不至于连这个都骗你……”

    小茶壶的语气相当的随意,它的主要目的就是让唐楚阳接受解封而已,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其他不论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全部放到一边去。

    “那样就最好了!”

    唐楚阳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模样,做买卖嘛,当然得表现的现实或者说市侩一点,不然就算本钱再多,早晚也得亏个血本无归。

    小茶壶见唐楚阳已经认可了两人间的‘交’易,心中满意的同时,当下便开口催促道:

    “既然咱们的合作已经开始,你不如继续吸收天地灵气,让我尽快解开第一道封印如何?这样也能让你的实力尽快提升起来!”

    “还是等等吧……”

    唐楚阳随口回了一句,然后抬手指了指周遭全部失去了灵‘性’的树木,‘花’草,尤其是看到那一片片失去了光泽的火树银‘花’,最终有些心疼地叹气道:

    “现在方圆数千里的天地灵气都已经被我‘抽’空了,再想找个这么好的地方,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还是等我收集了足够多的高阶材料之后,自己布阵给你解封吧……”

    地阶大阵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布置出来的,而且就算唐楚阳收集到了足够布置大阵的材料,以他现在的实力恐怕也难以把地阶大阵布置出来。

    而唐楚阳现在身处的地阶大阵,已经因为他疯狂地吞噬了方圆数千里的天地灵气,导致这一片方圆数百里范围都成了灵气真空地带。

    没了元气支持的地阶大阵,包括组合成地阶大阵的所有材料,都已经被唐楚阳生生地给吸崩溃,再想利用,显然不可能了。

    “这,好吧,反正我已经等了不知道多少万年,既然你不急,我就更没必要那般急迫了……”

    小茶壶说完这话,拳头大的身体轻轻一晃,随后再次开始绕着唐楚阳的元神公转,既然没得吃了,那就只有继续睡觉了。

    “……”

    感应到小茶壶干脆利落的作为,唐楚阳有些无语地摇了摇头,随后注意力转移,开始寻找布衣和海大富,如今阻碍他的地阶大阵已经崩溃了,火树银‘花’林也跟着显现真身。

    不过相比于之前的勃勃生机,以及不断向外散发的强大元气‘波’动银红树林,此时的火树银‘花’林已是一片死寂,原本该是火红的树干,已经变成了暗红‘色’。

    树枝上原本银光闪闪的果子,此时也大多干皱了起来,有些更是仿似失去了所有生机,如同烂掉的果子一样,直接从树枝上低落到地面,化作一滩暗银‘色’的烂泥。

    “这可都是钱啊!!”

    唐楚阳心疼无比地看着入目的一切,至少百里方圆的火树银‘花’林里,但凡能够看到的火树银‘花’,全都因为被‘抽’走了本身灵气,变得如同干枯的胡杨木一样,如同一颗颗即将腐朽树桩。

    不过唐楚阳也只是惋惜地四处看了一眼,便马上收拾了心情开始找人,现在可不是心疼这些材料的时候,布衣和海大富还不知道躺在那个角落里呢。

    几百里方圆的树林对于驾驭守护神的唐楚阳来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花’费了大约半个时辰的功夫,唐楚阳终于在靠近树林中央的一处地‘穴’中找到了海大富和布衣。

    找到这两个家伙的时候,唐楚阳发现布衣和海大富全都仰面躺在地‘穴’边上,面上没有任何痛苦之‘色’,反而带着一脸安详满足的笑意,似乎正在做着什么难得的美梦。

    不过看到二人模样的唐楚阳,却被布衣和海大富的状态给吓了一跳,二人虽然面‘色’安详,但体内元气却絮‘乱’无比,原本应该被束缚在元神附近的‘精’华,竟然在不断地向外四散。

    “呼!还好来得及时,这两个家伙竟然已经被摄魂魔音夺了神智,幸好这两个笨蛋修炼根基打得足够坚实,本命元气虽然絮‘乱’,但却并未冲出体外,不然他俩怕是得成废人了……”

    抬手打出两张甘霖符,唐楚阳一手一个,抓着二人就往小湖泊那边走,虽然来得及时,但两人的神智已经被幻阵引入意识梦境,不想办法把两人唤醒的话,非得成植物人不可。,–80836+dsuaahhh+26050434–>

第388章、守城弩    这无形之中,亡灵的实力就会比生前弱小不少。

    但即便是如此,亡灵巫师转化亡灵的能力还是很恐怖的。

    毫无疑问,亡灵巫师们将王陵给挖开了,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出现一位国王陛下外貌的恐怖骑士。

    将一位国王陛下的尸体转化为亡灵之后,已经让城防军的意志出现了动摇。

    那可是立米迪王国这一百年里最为强大的强者。

    这种士气上的打击可要比其展现出来的战斗力还要强上几分。

    贾可道从特伦斯的口中得到了详细情况。

    那恐怖骑士最初驱使着胯下的黑色六腿战马就直接冲上了城墙,随后就是一阵屠杀,而在有人认出这位恐怖骑士的身份后,城墙上的守军更是不堪一击。

    毕竟这位达斯王以前可是不少从军者的偶像。

    这位达斯王的光辉业绩就不用多说了。

    还好,在贾可道的吩咐下,绿龙奥普斯西从夜间就开始充当运输车,将数十名金刚护甲力士给送了进来,这个时候,特伦斯正巧带着金刚护甲力士前往城墙加强防守。

    特伦斯可没管什么达斯王还是打狗王,取下大弓就射了过去。

    特伦斯可是连射手加金刚护甲力士双重合体,只要有了距离,像恐怖骑士这样的亡灵,完全可以压制。

    如果不是达斯王胯下的六腿战马够机灵,直接就跳下了城墙,特伦斯那一波十支箭矢射过去,就将这位威望震天的达斯王给留下了。

    吃了这次小亏之后,那达斯王就在外面转悠了起来,绝不肯再靠近城墙半步。

    当然,指不定那些亡灵巫师也不愿意好不容易转化出来的恐怖骑士就这样损失掉。

    这个时候,外面转圈子的就不仅仅只是达斯王这个恐怖骑士了。

    一个个骑着骨头战马。全身黑甲的骑士悄然跟在了达斯王身后。

    “是亡灵骑士!”

    由于之前城墙遇袭,此时随军法师,祭司等等之类的施法者都上了城墙,处于重甲步兵的保护下。

    而里面眼尖者已经看到了那些骑士,不由得惊叫了起来。

    说实话,恐怖骑士虽然强大,但却是很难转化出来的,毕竟剑师在立米迪王国的历史上原本就没有几个,而王陵里安葬的剑师就更少了。

    何况亡灵巫师转化尸体也要讲究一个新鲜度的,损坏得越厉害的尸体。放置得越久的尸体,转化出来的亡灵与生前实力差距就越大。

    在这个时候,城墙上的人不由得庆幸,现任国王陛下的老爹只是一位剑士,应该算是尸体保存得最好的了,不过即便是转化为亡灵,其实力最多也就是一头食尸鬼了。

    但不管怎么说,亡灵骑士这样仅次于大剑士的亡灵转化起来就容易多了。

    不管是王陵还是贵族墓地里,大剑士的尸体可不会太少。而近一百年里下葬的大剑士也有几百位了。

    也就是说,外面的亡灵骑士可能会出现数百名。

    一想到这里,城墙所有人的心里就凉了大半截。

    而那些亡灵骑士此时则跟在达斯王身后朝着城墙慢慢逼了过来。

    这就是一种心理战术。

    看来那些亡灵巫师也对王城里的人这样顽抗有些头痛了。

    为了攻破这座王城,获得海量的新鲜尸体。亡灵巫师们已经是用尽了招数。

    说实话,如果不是那些祭司处置得力的话,早在几个月前,王城就被瘟疫笼罩了。

    “找死!”

    特伦斯看到那些亡灵骑士逼过来。正合他心意,拉开大弓,就将十支箭矢搭在了弓弦上。不过就在特伦斯松手放箭的瞬间,那些亡灵骑士竟然跟在达斯王屁股后面转身逃走了。

    它们之前所处的距离正是特伦斯箭矢的射程末端,这一逃,特伦斯也是无可奈何的看着箭矢坠落在地上。

    这一整天,那些亡灵骑士就这样不断的来回兜着圈子,使得城墙上的守军士气低落到了极点,如果不是绿龙奥普斯西冲上去喷了几口龙息,振奋了一下士气的话,这城也就不用守了。

    当然,那几口龙息也就是将几片骷髅给扫平了,亡灵骑士的智力可要比骷髅高太多了,绿龙一出现在天上,它们就躲了起来。

    而绿龙第一次朝着那座王陵俯冲的时候,就吃了点小亏,差一点被那些亡灵骑士抛上来的铁链给锁住,并且王陵里居然还有四具巨大的守城弩,还好绿龙躲得快,否则那粗若手臂的巨型弩箭就射到绿龙身上了。

    王陵原本是没有守城弩的,这应该是亡灵巫师从其它城池搬过来的。

    这种守城弩虽说没有很明确的规定用途,但大多数的贵族都知道,实际上是用来防备巨龙袭击的,虽说这样的情况很少出现,但在数百年前,立米迪王国可是被巨龙祸害了不少次,因而这样的守城弩也就保留了下来。

    可让这些贵族面面相窥的是,这守城弩还真发挥了作用,但偏偏使用者却是围城的亡灵,真是让人感叹世事变化太快。

    差点被巨型弩箭击中之后,绿龙就不敢过于靠近王陵了,只能远远朝着王陵喷了几口龙息泻火。

    入夜,特伦斯就守在了贾可道房门前,贾可道之前就吩咐过了,任何人挡驾,直到贾可道出来为止。

    贾可道已经盘腿端坐在房间内良久,双眼微微闭上,整个肉身似乎都没有了呼吸,每十多分钟胸口才起伏一下。

    阳神出窍,贾可道此时仅仅只是一具鲜活的肉身,其阳神已经脱壳而出,转眼之间便来到了城墙上空。

    不过贾可道的阳神从城墙上空飞过时,那位在城墙上值班看守的主祭大人不由得抬头看了看天上,注视了一会,没有看见什么东西,方才有些疑惑的将目光收了回来。

    那主祭的目光倒是被贾可道发现了,很显然,这个主祭应该察觉到了一点什么,但此时的阳神已经隐去了身形,别说这主祭了,就算是绿龙奥普斯西那龙睛里的真实视觉也没可能将阳神给找出来。

    这原本就不是一种力量体系的东西。(未完待续。。)R75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