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约一炷香时间后,唐楚阳的表情已经有惊诧,变成的惊异,按照他自己的计算方式,在过去的一炷香时间里,他依靠噬灵吞元阵吞噬的天地元气,其数量已经相当于一千个他识海的容量。.访问:щщщ. 。

    唐楚阳的识海可是不能以常理来衡量的,从阿宝等信徒的识海来判断的话,唐楚阳的识海大小可以说百倍于资质最好的阿宝!

    而阿宝被唐楚阳以各种天材地宝改造后,其资质已经是最顶尖那个行列,甚至比之布衣和海大富这样的天才‘精’英还要强。

    吞掉唐楚阳一千个识海容量的元气,基本上就相当于小茶壶已经吞掉了十万个布衣,或者十万个海大富!

    这么恐怖的巨量元气,就算是依靠吞噬生灵的九阶鬼修,也足以把他给撑爆了,可是看着只有‘成’人拳头大小茶壶,却真的跟黑‘洞’似的,依然在没完没了地不断吞食着海量的元气。

    一直等到一个时辰之后,唐楚阳的脸上的心里就只剩下震惊和震撼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吞噬了多少天地元气,只知道原本强悍无比的地阶大阵,就这么被他生生地给吞崩溃了。

    将元神感知放出去之后,唐楚阳才发现,方圆百里之内的所有天地元气,不分属‘性’和浓度,几乎被他利用噬灵吞元阵给‘抽’成了元气真空。

    地阶大阵再怎么强悍,在没有了能量供应的情况下,就好像失去了汽油的发动机一样,完全成了废物一般的存在。

    而这个时候。小茶壶这才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停下了让唐楚阳震撼的吞食。围绕着唐楚阳的元神转了一圈,心满意足开口道:

    “不错。不错,这次的元气虽然驳杂了一些,品阶低了一些,但数量够足,总算是让我吃了个半饱。”

    “半饱……”

    唐楚阳喃喃地重复一句,他已经被震惊得有些麻木了,原本觉得自己就是个异类中的妖孽,足够变态吓人了,但现在和小茶壶比较一下。唐楚阳突然发现他实在没什么好得意的了。

    太尼玛能吃了!

    “当然是半饱了!可惜你的境界还是太低了些,如果你的境界修为能更强一些,吞元的范围还能大上几倍,乃至于几十倍,那样差不多就能让我吃饱,解开身上的第一道封印了……”

    小茶壶可没有吓到别人的自觉,听唐楚阳说话了,它便理所当然地回了一句,被封印了不知道多少万年了。能有机会解开身上的第一道封印,这让小茶壶心里非常高兴。

    之前因为唐楚阳的修为太低,而且唐楚阳也很少被人‘逼’到动用底牌的地步,小茶壶一直没有发现他现任的这个主人。竟然还拥有这种直接吞噬巨量元气的能力。

    “哎呀,不是我说你,如果你早早便这么做的话。我身上的第一道封印怕是早就解开了,封印解开后。你能够得到的好处绝对超乎你的想象!”

    说着话的时候,小茶壶的语气里还带着浓浓的遗憾和责怪。憋屈了几万年了,现在这个主人明明有法子帮助它大量吸收元气,但却一直隐藏着手段不使用,太不像话了!

    “封印?好处?”

    唐楚阳终于冲震撼中回神,诧异地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小茶壶身上,正想继续问,突然又想起什么,没好气地冲小茶壶道:

    “听你这语气,似乎是在责怪我不早早这么做了?嘿!你怎么就不说自打你强占我的识海后,除了吃,就是睡,跟没有和我进行任何‘交’流呢?白吃白住你还有理了?!”

    “这个……”

    小茶壶期期艾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它怎么知道唐楚阳一介凡人,竟会掌握这么可怕的吞噬巨量天地元气的能力?

    事实上直到此时此刻,小茶壶也和唐楚阳一样,对彼此都充满了震惊和震撼,按照唐楚阳吸收的元气的恐怖数量,已经不比一般二三阶的天神全力吸收来得少了。

    这种事情在凡间界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小茶壶就算活了几十万年时间,也从未见识过哪个人类拥有这么逆天吞噬能力,这种能力,或者说神通,已经不该是凡人能够拥有的威能了!

    “诶,你方才是怎么做到的?这么恐怖的吸收元气的速度,就算是二三阶的天神,都得全力施为才能做到,你区区一阶凡人,不该拥有这么逆天的能力才对啊?”

    避免尴尬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话题,小茶壶虽然只是个器灵,但以万计的寿命让它的灵智比之最长寿的人类都要睿智,对于人情世故的了解,它可不逊于任何人类。

    “先给我解释一下封印的问题,再说其他!”

    唐楚阳的话简言意骇,他倒不是关心小茶壶的封印,而是被这厮口中的‘超乎想象的好处’这句话吸引,如今的唐楚阳对于‘好处’二字,再敏感不过了。

    可以说只要是对唐家和他自己有好处的事情,就是唐楚阳唯一在乎的事情,至于其他的,全都被唐楚阳毫不犹豫地抛到了天边。

    “……”

    唐楚阳的问题直接让小茶壶沉默,封印是它身上最大的秘密,在记不清的历届主人里面,还从未有人从它这里得到过关于封印的任何信息。

    只有在主人做到解开封印的条件时,小茶壶才会在解开封印的时候,将一部分的好处反馈给主人,对于封印本身,它从来都不会主动,甚至于被动解释都会拒绝。

    事关他这尊器灵的传承和来历,小茶壶可从来不会让任何生灵触碰,哪怕这个生灵是它的主人!

    “看来是个大秘密了?嘿嘿,不要紧张,你不说,我也不会再问,当然,以后我的秘密你也不要问!”

    对于小茶壶,唐楚阳没有太大的好感,也没有多大的恶感,数次遭遇生命危机,这厮从来就没有主动帮助过他,即便是这次,这厮似乎也是为了解开封印,才间接帮助了唐楚阳。

    恩怨分明,这是唐楚阳,同时也是麻衣神相的出世法则之一,既然从结识小茶壶的那一刻起,两者之间进行的互动全都是以‘交’易的方式完成,那唐楚阳就只会把小茶壶当做‘交’易对象。

    而不是可以生死相依的伙伴,哪怕,小茶壶是住在对任何修士来说,都是最禁忌的识海当中。

    “……”

    唐楚阳近似于公事公办的说话语气,换来的依然是小茶壶的沉默无语,或许是它让人难以计算的寿元,让小茶壶一直将自己摆在高高在上的位置上,从不会正眼去看待凡人。

    哪怕修士对于普通的凡人来说,已经是近似于神仙的存在,但在小茶壶这个等级的生灵看来,依然脱不开凡人的范畴。

    以小茶壶的资历,就算是一尊天神到了它的面前,也只能以仰视的态度来面对,更何况是被天神当做食物圈养的凡间修士?

    不过唐楚阳今天表现出来的能力,或者说他使用的这种神通,让小茶壶受到了不小的震撼。

    区区一阶凡间修士,竟然爆发出堪比二三阶天神全力吸收,才能够收集到的恐怖天地灵气,这还是在这个凡人修士修为境界不高的情况下做到的。

    如果现在这个主人的修为更高,他吞噬天地灵气的数量和速度,是不是可以比得上仙王,乃至于仙君,仙帝那个级别能够吞噬得超巨量灵气呢?

    真的可以做到的话,小茶壶那些所谓高傲的尊严,似乎也没有想象得那么高贵了,毕竟在小茶壶的记忆里,他的历届主人里面似乎修为最高的也才到了仙王级别。

    那时候的小茶壶乖巧的像个孙子,对于那个仙王级的主人基本上有求必应,也是小茶壶最为看重的一任主人,可惜,最终还是在天神满地走,仙王多如狗的上四界里被干掉了。

    “是不是该透‘露’点什么呢?”

    小茶壶心里想着,如果现任这个主人在凡间界的时候,就能做到仙王级别才能够做到的鲸吞天地灵气的地步,那它身上的封印就能更早的解开。

    将来对于主人的保护力度也更强,这就意味着这一届的主人可以走的更远,实力自然也会变得更加强大,进而它也可以解封身上更多的封印。

    这么比较起来的话,眼前这个在小茶壶以万年计的漫长寿元里,似乎是最不起眼的主人,反而是小茶壶有史以来最有希望解掉全部封印的人!

    “我们谈谈吧……”

    沉默了不知道多久之后,小茶壶到底还是主动开口了,因为它突然发现,现在这个主人的实力虽然不堪入目,但似乎求到它的事情也不多。

    除了上次借了一块木头之外,唐楚阳竟然再也没有主动找过它,这让小茶壶突然发现,它对唐楚阳这个主人来说,竟然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身为上至三十六重天,下至十八层九幽冥界里,惊天动地,威震荒古的超级存在,它怎么能容忍自己在别的生灵眼里竟然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而且,这个人还只是个最底层次的凡人!

    “哦?你想谈什么?”

    唐楚阳的语气非常随意,小茶壶在他的心里,还真就是近似于可有可无的存在,甚至于大部分时间,唐楚阳都会忘了识海里还有这么个存在。

    对于小茶壶,唐楚阳心里虽然有所期翼,但也仅此而已,还不至于到了需要他低声下去的时候。;–80836+dsuaahhh+26037626–>

第386章、屁滚尿流(为第200张月票加更!)    ps:虽然本月对月票榜没追求了,但既然月票达到了,那么就要加更!另外有评价票的就投了吧,别浪费了。这几天猛虎重感冒,流着清鼻涕,头昏脑涨的码字,唉,太痛苦了,老君爷爷能不能不要这样惩罚一个粉嫩可爱的小道童啊,嗯,老君爷爷记得看书订阅哦。

    即便贾可道没有就此给特伦斯说什么,但特伦斯对贾可道却有着无比的信心,这点事对于尊贵的明阳大人有什么难度吗?

    没有!

    得到了特伦斯伯爵的保证,国王陛下顿时松了一大口气,随即便和蔼的询问了起来,当然重点便是那位炼金师明阳大人的喜好。

    很显然,国王陛下在推销女儿不成之后,准备摸清贾可道的喜好,重点投资了。

    之前就说过,炼金职业者的尊贵和稀少,如果用地球上的东西来比喻的话,那么这些炼金职业者就等同一个个设备完好的工厂。

    他们能够生产出治愈伤兵的炼金药水,能够制造出附魔的魔法武器,魔法道具,乃至于威力惊人的魔法傀儡等等。

    总之,任何一位炼金职业者,只要给他足够的资源,那么发挥出来的能力将会比大多数的法师,主祭有用得多。

    这么说吧,炼金职业者就是手机看小说哪家强? 手机阅读网科学家与工程师的合体,他们未必有多么强大的战斗力,但至少能够给别人增加战斗力,就这么简单。

    当然,最重要的问题还是在于国王陛下想要请贾可道这位炼金师给自己的幼弟,也就是那位率领联军大战恶魔被魔女偷袭从而重伤的布鲁斯亲王殿下治伤。

    就目前来说,立米迪王国的那两位炼金术士用了不少炼金药水都没能将布鲁斯亲王的伤势治好,并断言,如果没有更高级的炼金药水,布鲁斯亲王就没法恢复。

    在一阵转弯抹角的交谈之后。特伦斯伯爵总算是明白了国王陛下的要求。

    但对此,特伦斯也只能说将这个请求转达给炼金师大人,至于炼金师大人愿不愿出手,特伦斯也没法做保证。

    当然,国王陛下也许出了高昂的代价,只要布鲁斯亲王能够恢复,哪怕是恢复一点点斗气,炼金师大人将会得到一座城池的领地,也就是说国王陛下许诺出了一个伯爵领的土地作为酬谢。

    至于爵位,可以册封到侯爵。

    在特伦斯离开的时候。国王陛下还特意吩咐大公主帕特丽殿下陪同特伦斯回去,理由自然是年轻人多多接触有好处。

    当然,已经快四十岁的特伦斯在国王陛下应该算是年轻人了。

    回到国王陛下安排的国宾馆,特伦斯立即就求见了贾可道,将国王陛下的请求一说,贾可道倒也不奇怪,毕竟在这个世界里,寻常老百姓得病都是找半吊子的药师,而那些贵族则是找祭司或者炼金术士。因而这炼金职业者也有半个医生的身份了。

    “行,就这么定下来吧,明天本尊去看看。”

    贾可道也有些好奇那位布鲁斯亲王的伤势,毕竟据贾可道的了解。那些祭司的神术虽不说是包治百病,但至少外伤内伤是能够治疗的,并且速度很快。

    连那些祭司都没办法的伤势,的确让贾可道有些兴趣。

    得到特伦斯的回复后。次日清晨,贾可道两人刚刚吃过早饭,王室派来的马车就等在外面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贾可道上马车的时候,那马车都差一点直接崩架,看着马车旁边的一行脚印,负责接待贵宾的那位官员都感觉腿软。

    这位炼金师大人难道是一头巨兽变成的么?

    那官员不知道,自己的胡乱猜测倒是有些靠近真相了。

    还好,贾可道这段时间对于体重的控制变得越来越好了,总算没让马车直接崩塌下去。

    马车离开了国宾馆,沿着比较宽敞的主道朝着王宫方向走去。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虽说那两匹拉车的六腿战马是专门挑选出来的,负重能力极强,但贾可道往马车上一坐之后,这马车就直接陷入到超负荷的重压之中,两匹六腿战马能够拉动马车已经算是万幸了。

    若是想要像原来那样疾速奔跑却是不太可能了。

    就在贾可道两人乘坐马车经过广场的时候,便听到一个很不满的声音传来:“就这么一点肉,怎么够吃,你们这些蝼蚁,算了,明阳大人在哪里?我要去找明阳大人。”

    是奥普斯西的声音,与以前相比,奥普斯西的脾气要好上很多了,没有动不动就威胁人当午餐之类的话了。

    “停车。”贾可道示意车夫停车,奥普斯西此时已经感受到主人的到来,随即广场那边发出大量的惊叫声,很快,一阵翅膀扇动的声音传来,随即拉车的两头六腿战马就屁滚尿流的趴了下去。

    一头绿龙径直落在了马车旁边,用硕大的龙睛注视着马车,那个车夫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了,但此时唯一的举动就是瘫软在驾车位上,连手指头都无法动弹了。

    仅仅一丝丝释放出来的龙威就足以让六腿战马和车夫同样全身瘫软了。

    “奥普斯西,你先去外面自己寻食吧,有需要,本尊会唤你的。”

    贾可道将头探出了车窗,朝着硕大的绿龙说道。

    绿龙奥普斯西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之后,便展开双翅,朝着高空冲去,没多久就不见了踪影。

    而贾可道与特伦斯就不得不步行前往王宫了。

    那两匹六腿战马已经被吓得完全瘫软,想要等它们恢复的话,恐怕早就走到王宫了,何况从广场到王宫的距离也不算远。

    唯一的问题就是贾可道这一路过去,不管怎么控制体重,依然在石板路面上留下了两串浅浅的脚印。

    特伦斯早就注意到这点,不过他倒是忍住了没有发问,在他看来,明阳大人如果愿意给自己说的话,那么早就说了。

    到了王宫,早就在王宫大门外等候的可古斯亲王看到贾可道两人的时候不由得怒火冲天。

    当然,这股怒火并不是朝着贾可道两人发作的,而是负责接待的官员和车夫。

    还好,特伦斯特意解释了一下,由于某种原因,明阳大人的体重有些超乎寻常,再加上巨龙过路,这的确怪不得车夫和官员。

    当然,可古斯亲王也暗暗对贾可道的体重感到吃惊,要说贾可道的外表看上去压根就不胖,但却能够在石板路面上留下脚印,难道这位炼金师大人将自己的身体给改造成为炼金傀儡了?(未完待续……)R1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