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虽然本月对月票榜没追求了,但既然月票达到了,那么就要加更!另外有评价票的就投了吧,别浪费了。这几天猛虎重感冒,流着清鼻涕,头昏脑涨的码字,唉,太痛苦了,老君爷爷能不能不要这样惩罚一个粉嫩可爱的小道童啊,嗯,老君爷爷记得看书订阅哦。

    即便贾可道没有就此给特伦斯说什么,但特伦斯对贾可道却有着无比的信心,这点事对于尊贵的明阳大人有什么难度吗?

    没有!

    得到了特伦斯伯爵的保证,国王陛下顿时松了一大口气,随即便和蔼的询问了起来,当然重点便是那位炼金师明阳大人的喜好。

    很显然,国王陛下在推销女儿不成之后,准备摸清贾可道的喜好,重点投资了。

    之前就说过,炼金职业者的尊贵和稀少,如果用地球上的东西来比喻的话,那么这些炼金职业者就等同一个个设备完好的工厂。

    他们能够生产出治愈伤兵的炼金药水,能够制造出附魔的魔法武器,魔法道具,乃至于威力惊人的魔法傀儡等等。

    总之,任何一位炼金职业者,只要给他足够的资源,那么发挥出来的能力将会比大多数的法师,主祭有用得多。

    这么说吧,炼金职业者就是手机看小说哪家强? 手机阅读网科学家与工程师的合体,他们未必有多么强大的战斗力,但至少能够给别人增加战斗力,就这么简单。

    当然,最重要的问题还是在于国王陛下想要请贾可道这位炼金师给自己的幼弟,也就是那位率领联军大战恶魔被魔女偷袭从而重伤的布鲁斯亲王殿下治伤。

    就目前来说,立米迪王国的那两位炼金术士用了不少炼金药水都没能将布鲁斯亲王的伤势治好,并断言,如果没有更高级的炼金药水,布鲁斯亲王就没法恢复。

    在一阵转弯抹角的交谈之后。特伦斯伯爵总算是明白了国王陛下的要求。

    但对此,特伦斯也只能说将这个请求转达给炼金师大人,至于炼金师大人愿不愿出手,特伦斯也没法做保证。

    当然,国王陛下也许出了高昂的代价,只要布鲁斯亲王能够恢复,哪怕是恢复一点点斗气,炼金师大人将会得到一座城池的领地,也就是说国王陛下许诺出了一个伯爵领的土地作为酬谢。

    至于爵位,可以册封到侯爵。

    在特伦斯离开的时候。国王陛下还特意吩咐大公主帕特丽殿下陪同特伦斯回去,理由自然是年轻人多多接触有好处。

    当然,已经快四十岁的特伦斯在国王陛下应该算是年轻人了。

    回到国王陛下安排的国宾馆,特伦斯立即就求见了贾可道,将国王陛下的请求一说,贾可道倒也不奇怪,毕竟在这个世界里,寻常老百姓得病都是找半吊子的药师,而那些贵族则是找祭司或者炼金术士。因而这炼金职业者也有半个医生的身份了。

    “行,就这么定下来吧,明天本尊去看看。”

    贾可道也有些好奇那位布鲁斯亲王的伤势,毕竟据贾可道的了解。那些祭司的神术虽不说是包治百病,但至少外伤内伤是能够治疗的,并且速度很快。

    连那些祭司都没办法的伤势,的确让贾可道有些兴趣。

    得到特伦斯的回复后。次日清晨,贾可道两人刚刚吃过早饭,王室派来的马车就等在外面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贾可道上马车的时候,那马车都差一点直接崩架,看着马车旁边的一行脚印,负责接待贵宾的那位官员都感觉腿软。

    这位炼金师大人难道是一头巨兽变成的么?

    那官员不知道,自己的胡乱猜测倒是有些靠近真相了。

    还好,贾可道这段时间对于体重的控制变得越来越好了,总算没让马车直接崩塌下去。

    马车离开了国宾馆,沿着比较宽敞的主道朝着王宫方向走去。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虽说那两匹拉车的六腿战马是专门挑选出来的,负重能力极强,但贾可道往马车上一坐之后,这马车就直接陷入到超负荷的重压之中,两匹六腿战马能够拉动马车已经算是万幸了。

    若是想要像原来那样疾速奔跑却是不太可能了。

    就在贾可道两人乘坐马车经过广场的时候,便听到一个很不满的声音传来:“就这么一点肉,怎么够吃,你们这些蝼蚁,算了,明阳大人在哪里?我要去找明阳大人。”

    是奥普斯西的声音,与以前相比,奥普斯西的脾气要好上很多了,没有动不动就威胁人当午餐之类的话了。

    “停车。”贾可道示意车夫停车,奥普斯西此时已经感受到主人的到来,随即广场那边发出大量的惊叫声,很快,一阵翅膀扇动的声音传来,随即拉车的两头六腿战马就屁滚尿流的趴了下去。

    一头绿龙径直落在了马车旁边,用硕大的龙睛注视着马车,那个车夫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了,但此时唯一的举动就是瘫软在驾车位上,连手指头都无法动弹了。

    仅仅一丝丝释放出来的龙威就足以让六腿战马和车夫同样全身瘫软了。

    “奥普斯西,你先去外面自己寻食吧,有需要,本尊会唤你的。”

    贾可道将头探出了车窗,朝着硕大的绿龙说道。

    绿龙奥普斯西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之后,便展开双翅,朝着高空冲去,没多久就不见了踪影。

    而贾可道与特伦斯就不得不步行前往王宫了。

    那两匹六腿战马已经被吓得完全瘫软,想要等它们恢复的话,恐怕早就走到王宫了,何况从广场到王宫的距离也不算远。

    唯一的问题就是贾可道这一路过去,不管怎么控制体重,依然在石板路面上留下了两串浅浅的脚印。

    特伦斯早就注意到这点,不过他倒是忍住了没有发问,在他看来,明阳大人如果愿意给自己说的话,那么早就说了。

    到了王宫,早就在王宫大门外等候的可古斯亲王看到贾可道两人的时候不由得怒火冲天。

    当然,这股怒火并不是朝着贾可道两人发作的,而是负责接待的官员和车夫。

    还好,特伦斯特意解释了一下,由于某种原因,明阳大人的体重有些超乎寻常,再加上巨龙过路,这的确怪不得车夫和官员。

    当然,可古斯亲王也暗暗对贾可道的体重感到吃惊,要说贾可道的外表看上去压根就不胖,但却能够在石板路面上留下脚印,难道这位炼金师大人将自己的身体给改造成为炼金傀儡了?(未完待续……)R12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小茶壶醒了    初级的地阶大阵也就是勉强能困住七阶强者,还不至于强到了让七阶强者束手无策的地步,王符威力相当于七阶强者全力攻击,地阶阵法想要轻易抹掉这么强大的攻击,几无可能。,最新章节访问:. 。

    六丁六甲符一出,所有的音‘波’攻击全部被挡在了巨盾之外,地阶大阵即便产生的灵智,恐怕智商也高不到哪里去,最多也就是三岁孩童一样,大多还是依靠本能形势。

    见连续几‘波’攻击都起不到作用,真灵似乎不死心一样,依然在绵延不绝地使用音‘波’攻击,等这种攻击持续了大约一刻钟之后,就连小溶‘洞’外面的水帘都开始倒卷着扑了过来。

    不断滴落的水帘化作一匹数丈宽的银‘色’布匹,旋转着向唐楚阳席卷了过来,不过瞬息功夫,被六面巨盾保护着的唐楚阳就被整个包裹起来。

    一道道奇异的银‘色’光华不断摩擦巨盾,发出‘哧哧哧’的刮擦声,六面巨盾居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缓慢便淡。

    “不愧是地阶大阵,强行抹掉王级守护神全力一击没可能,但慢慢消磨的话,再强大的防御和攻击,也能生生腐蚀掉!”

    唐楚阳俊脸一肃,表情越发的谨慎起来,若是任由地阶大阵不间断的调动所有元气攻击,就算是九宫地仙也有可能被耗死,唐楚阳可没有和地阶大阵正面硬撼的底气。

    双手穿‘花’蝴蝶一般变化着手印,唐楚阳口中默念咒诀,突然空出一只手并指成剑。在身前凌空勾画,一道道手指粗的金线不断沿着手指屈折变化。

    数息之后。一座纹路玄奥的奇特微型阵法凭空构成,闪烁着灼灼金光。阵法成,唐楚阳不敢稍有耽搁,双手连续合合并并,吩咐变化,口中咒诀也念得更急。

    呼!!!

    随着唐楚阳结印速度越来越快,原本只有承认脑袋大小的金‘色’小阵,如同充气的气球一样快速涨大了起来,前后不过五息不到的时间,阵法已经涨大到了十丈方圆。

    “噬灵吞元阵!爆!!!”

    阵法涨大至十丈范围的瞬间。唐楚阳猛然收回左臂,右手抬起向着三十米方圆的金‘色’大阵虚空一握,随着他的暴喝,金‘色’大阵猛然爆发出无与伦比的爆破力,瞬间爆出无比恐怖的无匹威能。

    这股强悍到了让人变‘色’的威能虽然恐怖,但爆炸起来却无声无息,转瞬就化作一眼十丈方圆的金‘色’漩涡,漩涡疯狂旋转,不断向外散发着可怖无比的吸扯力。

    唰唰唰!

    哧哧哧!

    嗖嗖嗖!

    随着这股可怕无比的吸扯力猛然爆发出来。以金‘色’漩涡为中心,方圆百千丈范围内的所有事物全都被笼罩在内,如同被无形巨手拉扯一样,不受控制地想着金‘色’漩涡倒飞了过去。

    最先遭殃的就是包围唐楚阳的音‘波’和水帘所化银‘色’布匹。几乎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直接被金‘色’的漩涡给撕扯的七零八落,并且挣扎着被吸到了金‘色’漩涡当中。

    百丈外的山石‘花’草。也在金‘色’漩涡的恐怖吸扯下,摇曳着凌空砰然炸开。化作点点灵光,飞入金‘色’漩涡当中。毕竟不是实物,全都是阵法凝聚天地元气所化,一旦被强力干扰,必定要回归本源。

    随着金‘色’漩涡吸扯到的事物越多,唐楚阳原本红润的面‘色’也开始逐渐变得苍白,凌空勾画阵法他不是第一次干了,但从没有像现在一般这么玩儿命。

    噬灵吞元阵其实是一种构建阵法的阵基,不过这座阵基比较特殊,主要作用就是囫囵吞枣地吞噬天地间的所有能量,如果没有另一种‘凝元化灵阵’配合的话。

    噬灵吞元阵会一直吞噬周遭所有灵气灵物,持续到它本身支撑不住的时候,直接自爆!

    唐楚阳也就因为他远超常人的巨大识海,才敢玩这么危险的游戏,即便如此,方圆千丈范围内的天地元气,加上所处阵法疯狂的搜刮元气的能力,不过短短十几息时间,已经把唐楚阳的识海给添了一半还多。

    识海能够储存的本命元气,可不是按照识海大小来计算的,毕竟识海里不止本命元气这一种能量存在,比如另一样更加强悍的能量,元神‘精’华,就会占去识海最少一半儿的容量。

    也就唐楚阳最近元神‘精’华消耗的太多,才容许他现在让元气在识海的占有空间超过一半,不过就算这样,也已经是唐楚阳的极限了,单是两个已经开启的神印,对元气的排斥力就足够恐怖了。

    修士的神印就是联通上界的通道,主要的作用便是传输元神‘精’华,元气和‘精’华两者必须平衡发展,一旦两种能量殊,修士本身结局要么是自爆而亡,要么就是修为停滞不前。

    而且,修士已经契约的守护神,也不会允许修士识海里的元气占去大部分储存空间,因为这会大幅度影响他们的收入。

    噬灵吞元阵的功能虽然单一,但正因为单一的原因,让它的吞噬能力能够发挥到极致,在短短不到二十息的时间里,唐楚阳那庞大无匹的识海就被填满了一半还多。

    如果这些元气足够‘精’炼也就罢了,唐楚阳完全可以将之利用起来,通过释放高消耗强力禁术,乃至神通的方式,将大量进入识海的元气给消耗掉。

    可惜噬灵吞元阵的胃口实在太好了,只要是元气,不论是什么属‘性’的,全都会被它以能量形式给全部吞掉。

    因此唐楚阳识海里的元气虽多,但属‘性’极为驳杂,不但正统的金木水火土‘阴’阳七大属‘性’,就连变异复合属‘性’,雷,冰等属‘性’也参杂其中。

    不说这些能量惊人的数量问题了,单就是炼化其中一种,就足以让大多数修士束手无策,异种属‘性’的熔炼,比之炼化主属‘性’而言难了何止百倍!

    唐楚阳的识海里本就有不少东西了,已经开启的金木两属‘性’神印,强悍的九彩元神,以及元神‘精’华,还有那只自从上次被唐楚阳借贷了材料之后,便一直没什么动静的小茶壶。

    如今原本广阔的识海一下子被占去一半,整个识海里都是一片‘波’涛汹涌,空间一下子就显得拥挤起来,尤其是拥有自我保护意识的神印和元神,已经开始本能地排斥突然多出来的大量元气了。

    眼见着一场地盘争夺大战即将开始,唐楚阳正打算咬牙动用神力才强行决绝问题的时候,一直都没什么动静的小茶壶却突然轻轻一震,左右晃了晃,如同被惊醒了一样,通体红光闪烁起来。

    几乎是刹那时间,小茶壶就化作一团炽烈的红光,随后壶嘴里金红光芒一闪,在唐楚阳惊诧无比的注视下,开始鲸吞一样吞噬起识海里庞大驳杂的各属‘性’元气。

    “这是?……”

    意识沉入识海的唐楚阳一脸的诧异之‘色’,这小茶壶一直以来都处于冬眠状态,即便是唐楚阳这个该算是主人的人,主动去‘骚’扰都不见得能让这小家伙动弹一下。

    不成想这次唐楚阳遇到了大麻烦的情况下,一直寂静无声的小茶壶却突然活跃起来,这让唐楚阳相当惊讶,难道这小家伙终于有了免费访客的羞愧感,这才出手帮忙来了?

    方圆千丈范围的各属‘性’元气加起来其实也不算多,但你搁不住千丈之外的天地元气不断填充啊,而且这还是出于一座地阶大阵当中,收集天地元气的速度要更加恐怖一些。

    这就好像是在大海里‘抽’水一样,你‘抽’掉了方圆千丈范围内的海水之后,千丈之外的海水立刻就会把被‘抽’空的地方填满,周而复始之下,唐楚阳的识海就算再大,也有被填满的时候。

    不过小茶壶的肚皮让唐楚阳见识了什么叫做无底‘洞’,唐楚阳‘花’费了不到二十息时间,就将广阔无比的识海填满了一半儿空间。

    但小茶壶只是用了不到三息时间,就把差点儿撑爆了唐楚阳识海的海量元气给吞噬了个干净,这还不算,吞掉了识海里的所有元气之后,小茶壶的鲸吞依然没有停止。

    一股股磅礴浩瀚的吸扯力,以无与伦比的爆发力猛然在唐楚阳的识海席卷开来,就连围绕在唐楚阳神印,以及元神附近的本命元气和元神‘精’华,都被吸扯着向小茶壶游动。

    “嘿!还吃上瘾了?莫不是连我的元神都想吞掉?”

    唐楚阳心中一动,分出一半儿意识回归身体,猛地加大了噬灵吞元阵的爆发力,另一半意识则留在元神上,以元神感知强行收束所剩不多的元神‘精’华,以及大量的本命元气。

    随着噬灵吞元阵猛地爆发出更加恐怖的威力,原本还被唐楚阳压制着的吞噬能力,也跟着彻底爆发出来,周遭的天地元气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疯狂地被唐楚阳吞到识海当中。

    原本用了十多息近二十息时间,唐楚阳的识海才被填了一半儿的空间,但这一次噬灵吞元阵发挥到极致之后,只用了短短不到两息的时间,便吸收到了比之前更加恐怖的巨量元气。

    可即便是这么恐怖数量的元气,依然被小茶壶以更加恐怖的速度给吸收了,几乎是唐楚阳吞掉元气的瞬间,识海里的元气就马上被小茶壶吞噬了个干干净净。

    “小茶壶够生猛啊!这饭量比黑‘洞’还可怕……”;–80836+dsuaahhh+26037625–>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