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耳边突然传来似是呢喃,又似是呼唤一样若有若无的声音,这声音里蕴含的情绪实在太多,多到唐楚阳根本具体无法分辨的地步,有期许,有失望,有满意,有遗憾,更有叹息

    等到唐楚阳终于走近水帘‘洞’,迈入那个不算很大的溶‘洞’时,突然传到耳边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的叹息,让他一脸恍悟之‘色’。。 更新好快。.

    “悟空,你终于来了”

    这句话唐楚阳太熟悉了,因为上一世那部港台电影给他印象最深刻的,只有三段,最经典的就是那个‘我希望是一万年”其次就是‘老婆快来看神仙’。

    而最后一段经典,就是水帘‘洞’里观音菩萨的呼唤,闻听这一句极为熟悉的呼唤,唐楚阳转头向溶‘洞’一角看去。

    在那里,一根通体金黄,足有三人合抱粗细的巨大黄金柱子横‘插’在溶‘洞’之内,其上金光闪闪,浓浓的无可匹敌的强大灵宝威势不断在这根巨大的金‘色’柱子上传来。

    “啧啧,后天至宝,如意金箍‘棒’啊!这要是真的就好了”

    唐楚阳啧着嘴,对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境这个事实有些无奈和遗憾,据他所知,整个五行大陆上最牛叉的宝物,也就是灵宝这个层次了,品级最高也就是极品灵宝。

    而且,这个所谓的宝物评级,还只是凡间界的修士通过不断的繁衍发展,自己制定的成系统的评级。凡间界所谓的最极品的极品灵宝,顶了天也就相当于洪荒时期的法宝。

    类似如意金箍‘棒’的存在,根本就是仙器。神器一样的存在,根本就不是凡间的灵宝能够望其项背的。

    后天至宝啊,以唐楚阳了解的信息来看,就算扔到天神满地走的上四界,那也是不是什么级别的天神都有资格抢的。

    可惜,眼前看到的一切都只是幻觉而已,如意金箍‘棒’这种顶尖的后天至宝。不可能这么简单就出现在一个幻阵里,并且。五行大陆上有没有这玩意儿还是一回事儿呢。

    “这么看来,布衣和海大富他们两个之所以搞不出半点儿动静,想来是被困在大阵里面,我若想找到他们。要么运气好到逆天,正好和他们进入同一环境,要么”

    唐楚阳自语着皱起了眉头,要么就只有强行破阵才能找到布衣和海大富了,运气什么的虽然唐楚阳并不缺少,但也不至于好到了逆天的地步。

    三个不同人的同时进入同一种幻境,尤其还是在这种纯由心底*演化的幻阵当中,其几率已经低到了基本不可能的地步。

    “唉,只能强行破阵了”

    唐楚阳无奈地叹口气。要说让他布置一座地阶大阵,以唐楚阳现在的实力是很难做到的,但破阵就不一样了。不论是什么事情,破坏起来总要比建设容易太多。

    当然,别说是地阶大阵了,哪怕是玄级大阵,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破解的存在,不然高等级阵法也不会那么稀少珍贵了。

    换成布衣和海大富。以他们四阶的实力,哪怕他们是那种能够发挥出超越境界实力的天才‘精’英。面对眼前的‘混’合型高品阶大阵恐怕也没有太多办法破解。

    但唐楚阳就不同了,首先他对于阵法的了解,在五行大陆这个这个充满缺陷的世界而言,绝对堪称宗师级的存在。

    其次,唐楚阳身上的底牌太多了,最强大的天神金身暂且不说,单是他身上几万张的将符,几千张的超品将符,以及过百枚的王符,就足以支撑他暴力破坏眼下的大阵了。

    但那么做显然有些得不偿失,而且暴力破坏的后遗症可是很严重的,至少唐楚阳就无法保证,在粗暴地破坏大阵的同时,还能保护好他自己的安全。

    毕竟不论是大阵被破坏时产生的恐怖自爆,还是使用大量将符依靠巨量的元气将阵法撑爆,所爆发出来的无匹强大的能量,都不是现阶段的唐楚阳能够完全承受的。

    “现在是考验我的专业知识的时候了”

    上一世的时候,唐楚阳经常接受来自师傅的考验,每次过不了师傅的考验,要么就是饿肚子打坐,要么就是以万计的画制某几种灵符,对于考验唐楚阳可谓深有体会。

    不过自打到了五行大陆之后,唐楚阳已经很少去主动练习,甚至于复习脑海里海量的各类‘专业’知识了,一个是缺少了严师的督促,另一个也是他觉得没必要那么‘逼’迫自己。

    如今突然要考验自身关于阵法方面的专业知识,唐楚阳虽然说得自信,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发虚,想要以比较温和的方式将眼前的‘混’合大阵破解掉,他至少得歇尽所能才有可能做到。

    无视掉眼前看到的一切景象,唐楚阳驾驭七星剑‘侍’单手掐诀,一边口中念念有词,一边抬起另一只手打出几张明黄‘色’的寻龙探‘穴’符。

    这种灵符原本是麻衣相士用来寻找风水宝地的,不过专业知识嘛,当然要活学活用,寻龙符虽然主要作用是寻找风水宝地,但它探灵的作用也让唐楚阳能够很快地找到眼前大阵的阵基所在。

    阵基是所有大阵能够运转的能量保证,越是强大的阵法,阵基所蕴含的能量就越恐怖,除非是已经具备了灵智,懂的隐藏阵基的天阶超级大阵。

    天阶以下的阵法,想要找到阵基所在还是很容易的,至少对于唐楚阳来说不算难,即便是已经可以分化,转移阵基的低阶大阵,他也能轻易找到阵基所在。

    “星月河照,地风水火,天地乾坤!灵神归时,天干地支,寻龙探灵!疾!!!”

    咒语一出,唐楚阳探手打出去的三张明黄‘色’灵符陡然一震,随后每张灵符皆都一化为三,整整就到金黄‘色’的光华耀起,其中八道分别飞向东南西北,东北,东南,西北,西南八个方向。

    剩余的最后一道金光,摇摇晃晃,左闪右挪,犹疑不定,似乎无法确定阵基所在,如同惊慌失措的孩童一般,不断地进行纠结的犹豫和痛苦的挣扎。

    唐楚阳见状,嘴角禁不住‘抽’了‘抽’,语气极度郁闷道:“妈的!还真是地阶大阵啊!这次麻烦大了”

    地阶大阵虽然不像天阶大阵那样,能够灵活并且隐秘无比地把阵基隐藏起来,但既然作为仅次于天阶大阵的阵法,地阶大阵已经初步具备了遮蔽主阵基气息的能力。

    方才飞出去的八道灵符,唐楚阳不用想都知道,八道灵符找到的只是辅阵基而已,真正起到中枢作用的主阵基,已经被地阶大阵给遮蔽住了能量气息,所以才导致最后一道灵符风中凌‘乱’。

    寻龙符是唐楚阳身上现有的,能够探查灵气的最强灵符了,如果这都找不到主阵基所在的话,他就只有耗费大量时间去一处处的找,或者干脆一路轰过去了。

    “只能一路炸过去了,就当是练习法术好了”

    唐楚阳无奈叹气,最终还是收拾心情,七星剑‘侍’一双巨手连环变化着结印,一道道金‘色’的光华汇聚,练习一下守护神的神通也不错,从契约了七星剑‘侍’,他还没有好好熟悉过全部神通呢。

    “悟空!还不带上金箍圈,更待何时?!”

    正想动手,溶‘洞’里突然传出惊天大喝,震得毫无准备的唐楚阳双耳嗡嗡‘乱’响,守护神金身都跟着一阵儿‘乱’颤,差点儿直接凌空被震爆掉。

    “你娘!竟然还有慑魂魔音?!”

    好不容易稳定了有些发散的元神,唐楚阳面‘色’大变,单手一翻,凝聚的神通随手打向突然出现在溶‘洞’的一张画像。

    这张画像和唤神图极为相似,只是要大了许多倍,寻常唤神图只有不足一尺的巴掌大小,但这幅画却至少有六尺长,三尺宽,通体有紫‘色’光华闪烁,明灭不定。

    七星剑‘侍’神通出手,一团丈许方圆的银‘色’光团瞬息化作一柄银光闪闪的巨剑,巨剑凝成的刹那,直接划破空间向着陡然出现的观音画像虚空划过。

    “悟空!你要反天?!”

    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惊爆大喝,这喝声其实声音并不大,但传到唐楚阳的耳朵里,或者说是直接传到了唐楚阳的识海后,所产生的恐怖‘波’动,直接攻击到了他的元神。

    啪啦!

    七星剑‘侍’的神通还未及身,就被这声大喝给凌空震散,唐楚阳顿觉头疼‘欲’裂,愤愤地冲画像比了中指,怒骂道:“尼玛!困敌,‘惑’敌,防御,攻击,无所不包,攻击竟然还是更加难以防御的音‘波’类,这是要把小爷往死里‘逼’么?!”

    嬉笑怒骂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唐楚阳骂过之后,一手结印继续感应飞出去的八道灵符,另一只手探手一翻,随后一甩,一抹银光光耀方圆十丈。

    “六丁六甲!疾!!!”

    随着唐楚阳启动咒语念出,那一抹银芒陡然爆发开来,散发刺目以极的璀璨银光,倏然化作六面巨盾护住唐楚阳身周四方和头顶脚下两个方向。

    “悟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恐怖犹若排山倒海一样的魔音灌脑再次传来,威能之强大,直接震动着空气化作一*透明的‘波’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唐楚阳‘波’及了过来。

    唰唰唰!

    劈嗤!劈嗤!劈嗤!

    六面巨盾突然耀起漫天神光,霎时形成一层薄薄近乎透明的紫‘色’光膜,这光膜看似单薄无比,但迎面撞上袭来的‘波’纹,却轻易将之气泡一样,全都被一一撞碎。(未完待续)–80836+dsuaahhh+26009639–>

第384章、愿伟大的土地神保佑您    ps:话说多了,让人厌烦,唉,贫道也不想说这么多的,但自从不小心中了苦禅老和尚的多嘴多舌咒,贫道的废话也多了。切记,正版订阅支持本书,贫道还等着上好一点的推荐呢,谢谢各位耐心听贫道啰嗦的诸位道友。

    此战至此结束,但火焰甲兵损失惨重,至少有一千火焰甲兵战损,另外剩下的火焰甲兵个个带伤,缺胳膊断腿的都有,如果不是贾可道及时赶到的话,恐怕这些火焰甲兵也会跟着挂掉。

    反倒是那些金刚护甲力士虽说有不少被重伤,但他们的强大防御力却能够挡住那些致命伤害。

    这对于特伦斯来说,算得上是一个比较大的挫败了。

    看着那些重伤或者已经变成尸体的火焰甲兵,特伦斯不由得惭愧的准备对着贾可道说些什么。

    但贾可道却看出了他的意思,摆了摆手:“这不怪你。”随后又指着一个方向问道:“那边是什么墓地?”

    贾可道所问的方向正是之前乘坐在绿龙后背上时咦了一声的那个墓地。

    “不知道。”

    特伦斯的确不知道,自从来到这王城外后,就连日与那些亡灵大战,哪里还顾得了解什么地理,再说了,自从亡灵围城之后,这方圆百里之内的人类要么被亡灵给干掉了,要么就是逃走了,一个人也没有,特伦斯就算是想要了解点什么都不可能。

    既然这样,贾可道也不得不准备进城一趟了。

    实际上,他之所以关注着那个墓地的动静,原因就是他发现在那个墓地上空笼罩着一层正在不断凝聚的阴气,由此可以看出,那块墓地里恐怕就要出比较强大的亡灵了。

    “奥迪斯先带他们撤出五十公里,寻一个较为安全的地方养伤,喏,这是怀阳止血丹,对付那些食尸鬼的尸毒是再好不过了,有伤势未痊愈的,十碗水兑一粒丹药给十人喝下去就好。”

    贾可道先安排了奥迪斯作为临时的领队,负责将这些伤兵给带出去。

    接下来,贾可道转首朝着特伦斯笑道:“特伦斯就跟本尊一起进城吧,从现在开始,本尊就是你请来的炼金师。”

    炼金师……

    特伦斯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气,说实话,特伦斯现在还真不知道这位明阳大人到底是什么职业了,如果他像奥迪斯一样跟着去过老君观的话,大概能够明白一些东西,但他没有去过,所以到现在都有些稀里糊涂。

    不过话说回来,这炼金师可是与主祭,剑师等等之类职业者相等的炼金者,甚至于还要高上不少,毕竟几乎所有的魔法道具都是出自于炼金这个职业里,甚至于不少的强**师都兼职了炼金这个职业,否则的话,他们就只能抄录魔法卷轴了。

    一位做好了准备的炼金师对抗数位同等级的职业者都是可能的。

    并且任何一个职业者都有可能求到炼金职业者的头上,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炼金这个职业的人太少了,整个立米迪王国大概可能就只有两位炼金术士,连大炼金术士都没有,就更别提炼金师这样尊贵无比的高等炼金职业者了。

    贾可道选择这个职业作为身份掩饰,就是为了这一点,想想看吧,与其给一个伯爵当手下,反倒不如充当一位高贵炼金职业者来得好,至少可以免掉很多麻烦。

    “是,尊敬的明阳炼金师。”

    这特伦斯入戏倒是比较快,尚未进城就将戏给演上了,当然这或许是他担心一会不小心给漏了底,索性现在熟悉一下,免得出了差错。

    在被春雨符治疗一番之后,即便是重伤倒地,奄奄一息的火焰甲兵也有少许走动的力气了,奥迪斯便带着金刚护甲力士搀扶着伤势最严重的,朝着远离王城的方向而去

    而贾可道则是与特伦斯坐在绿龙背上,略微护送了一段距离之后方才调转龙头,朝着那立米迪王城飞去。

    之前的战斗,立米迪王城里的不少人都看见了,虽说距离较远,有些看不太清楚,但那些随军法师多少还是有一两个用来远视的法术。

    因而在绿龙奥普斯西越过城墙的时候,那些城防军倒不至于以为是来攻打王城的敌人,脸上则是喜悦和紧张并存。

    喜悦的是,这头绿龙是自己这边的助力!

    在大多数人眼里,巨龙是极为恐怖的存在,但如果这个恐怖存在摆明了立场跑来帮助自己,是自己一方的助力的话,那么对于士气的鼓舞恐怕比一支增援的军队效果更好。

    但大多数人对于巨龙又有一种害怕,这种来源于弱小对神秘强大的害怕并不会因为是自己一方就解除掉。

    绿龙在王城广场上空盘旋了几圈后就降落了下来。

    庞大的躯体落在石板地面上,顿时让石板显出丝丝裂痕,四周灰尘激起。

    让前来迎接的一干王室成员连同大臣以及几个祭司不由得脸色一阵惊骇,还好,绿龙在贾可道的嘱咐下将龙威极力收敛了,否则的话,这些在王城里身份极为高贵的大人们恐怕现在就要出丑了。

    没法,任何一个人类在近距离上看到巨龙的威势都很难保持镇定,除非他们的实力已经足以蔑视巨龙。

    特伦斯率先从绿龙后背上跳了下来,毕竟很多时候,都应该他这个伯爵出面才是。

    一个穿着华丽镂金衣服的老者率先走了过来,在距离巨龙三十步的地方停了下来,他的目光从特伦斯那破烂的铠甲上扫过,很幸运的找到了一枚快要掉落下来的家族徽章,脸色带着一丝紧张问道:“愿伟大的跛脚者保佑您,请问您是特伦斯伯爵大人么?”

    “愿伟大的土地神保佑您,没错,在下就是特伦斯伯爵,请问您是?”

    在这样的正式场合,特伦斯自然不会掩饰自己的信仰,说实话,在场所有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都不由得面面相窥,这位土地神是哪一位?怎么从没有听说过。

    不过,看这位伯爵大人理直气壮的样子,恐怕这位土地神应该不会是伪神吧?

    即便是有过怀疑的人,也不敢将这样的念头显露出来。

    要知道,这位伯爵大人可是这几个月来,第一位进入王城的援军啊。

    当然自己的小命与此挂钩的时候,恐怕除了狂信徒之外,其余人的信仰都可以略微放在一边去了。R115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