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这不会是水帘洞吧?!……”

    靠近大瀑布本身就已惊心动魄,神移魂飞了,而唐楚阳更多的还是感觉难以置信,或者说好笑,五行大陆和地球上的地理景致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这个世界九成九的事物,唐楚阳都有依靠继承的记忆,甚至于查看典籍,收集外界信息才能够有所了解。

    而眼前所见,那处雄奇,壮观的瀑布后面隐藏的熟悉两丈宽窄的洞口,让唐楚阳犹若置身梦境,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会不会是?……”

    唐楚阳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不过到目前为止,他接触这里的时间还太短,无法做出太过肯定的确认,抬起头,看着瀑布疑似水帘洞的洞窟,要不要进去看看?

    最终,唐楚阳嘴角一扯,太多的熟悉事物让他心中早有预感,此时见到这个和上一世某部电影里场景极为相似的山洞,他心里已经开始怀疑,至于是不是心里想的那样,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七星剑侍巨臂抬起,巨大的手中快速结印,随后抬手一甩,一抹金绿光华脱手而出,飞射途中化作一轮三丈大小的圆环。

    圆环散发着金绿双色光华,看似明灭不定随时都要崩溃的样子,但一闪飞射到隐于瀑布之后的洞口时,却轻易地给撑开从天而降的雄壮瀑布,将后面的洞口露了出来。

    虽然洞口被暴露了出来,但唐楚阳并未急着进去。再次打出一张金蜂符,化作数十只金色的黄蜂,足有一尺大小的黄蜂‘嗡嗡’振翅,如同数十颗金色流星,势若迅雷,窜入洞中。

    金蜂符只是最低级的兵符而已,是唐楚阳身上唯一还保留着的低等灵符,这玩意儿虽然品阶不高,但拿来当做探雷,探路的炮灰怕是再合适也没有了。

    约莫又是一刻钟时间之后。闭目感应的唐楚阳扯嘴一笑。体内元气涌动间,七星剑侍双腿一屈一弹,化作一道流光腾空而起,飞至和洞窟齐平的地方。身形一转。头前脚后爆射而入!

    洞口虽然不大。可进去之后却豁然开朗,壮阔无比,洞内非但没有晦暗漆黑之感。里面反而异常敞亮,无处不散发着一种清新且让人感觉清新的神奇光亮。

    洞窟的情况金蜂符已经探测的差不多,因此唐楚阳进来之后并未停留,转过半个身位,直奔洞窟远处的另一个通道,那里还有更加熟悉的事物在等着他去验证。

    七星剑侍身高几十丈,一个纵踊就是差不多一里多的距离,因此唐楚阳的速度极快,三五个呼吸间的功夫,已经到了巨大洞窟边上的洞口附近。

    这个洞口比起壮阔无比的洞窟要小了太多,只有十丈大小,对于凡人的躯体而言,已经算得上巨大,但相比于七星剑侍几十丈的庞大真身,到底还是太小了。

    没有多少犹豫,唐楚阳直接散掉了守护神,随后迈步而入,不过进去之前,他还是激发了一张六甲将符护体,小心无大错,唐楚阳不是个喜欢拿小命儿开玩笑的人。

    这个山洞极为狭长,唐楚阳全力飞奔的情况下,也花费了足足半个多时辰的功夫,才到了山洞的尽头,转过一个横向九十度的转角只够,眼前情景突变。

    这场景唐楚阳极为熟悉,或者说给与他的印象极为熟悉,山洞的尽头,又是一个比外面小不了多少的庞大洞窟大厅,不过相比外面那个寂静无物的洞窟,这里的精致要丰富了许多。

    洞窟之上,垂下万千条成人手臂粗的蔓藤,交响缠绕,洞窟中央还有一个不小的水潭,四周也是郁郁葱葱,长了许多类似于朱果一样的灌藤类植株。

    一些星星点点的各色果子挂在那些植株上,偶尔还神奇地闪烁一抹明亮光华,引人遐想,忍不住就想要靠近摘取。

    唐楚阳没有动,他在嘴角微微上翘着,目光定定看着水潭对面的洞壁,或者说是镶嵌在洞壁上一座丈许方圆的石榻。

    “嘿嘿……,果然如此啊,接下来是不是该有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唐楚阳微笑自语着,视线沿着石榻向左侧延伸,一直到三十多丈的地方,才目露精光,锁定视线。

    目之所至,一处只有一丈方圆的洞口再次出现,洞口之内似乎还有‘哗哗’的水流声时隐时现,这场景让唐楚阳越发的熟悉了,他嘴角的弧度也越来越大。

    无声地笑着摇摇头,唐楚阳叹着气继续前往那处洞口,这次的山洞并不深,进去之后只走了不到二十丈距离,便有清晰的‘哗哗’落水声将唐楚阳引导了过去。

    转过身,不远处洞顶上有漫天雨滴落下,这雨滴不急不缓,恰巧构成一片水幕,如同一颗颗珍珠串成的水帘,唐楚阳见状,俊美的面皮禁不住一抽,视线稍稍上移,看向上面的洞壁。

    水帘上方的洞壁上,如同匾额一般雕刻着三个远古篆刻,正是让唐楚阳无比熟悉的‘水帘洞’!

    这时候,唐楚阳隐隐约约间,似乎听到了某种来自心底里的呼唤声,那声音似男非男,似女非女,极为玄奇。

    一股强烈的晕眩感突然自识海身处传来,唐楚阳身形一晃,急忙闭目凝神,心中默念清心咒,但他的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如同一只牵线木偶一样,动作迟缓地一步步走向了水帘洞。

    “妈的!竟然还有致幻效果?!”

    唐楚阳原本还算轻松的心态突然一紧,原本确定了心中的怀疑之后,他以为应付这里的情况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但事实证明他再次自大了,如果不是元神足够强大,唐楚阳差点儿直接中招。

    识海里,九彩元神已经被一层粉红色光膜笼罩,光膜不断散发着淡粉色的气体,化作万千丝线缠绕唐楚阳的九彩元神,原本一脸轻松的唐楚阳面色凝重,不得不开始调动元神抗拒。

    “六识不醒,心意不惊,万般繁华烟云过,无妄玉宇天阙心……”

    一段段传承自麻衣神相的咒诀念出,唐楚阳的九彩元神突然爆发出明亮无比的九彩光华,如同被引爆的核弹一样,一圈圈九彩光圈涟漪一样波荡开来,万千粉色丝线触之即溃。

    半个眨眼不到,一圈圈九彩的涟漪波及到粉色的光膜,这粉色光膜看着只有薄薄一层,但却极为强悍,以唐楚阳九彩元神强大的爆发力,连续数十次攻击,竟然无法奈何粉色光膜分毫。

    虽然无法攻破光膜,但唐楚阳显得并不是很急切,只要那些侵蚀他元神的丝线被清楚干净就好,只要元神不被侵蚀控制,被包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识海可是唐楚阳的地盘,那股形成粉色光膜的力量虽然强大,但唐楚阳也不是没办法对付,如果动用天神金身的神力,轻易就可将之破坏。

    不过唐楚阳很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所以他也不急着破解这些幻境,从看到‘水帘洞’这三个古篆的时候,唐楚阳就已经彻底确定,他目前所闻所见,都只不过是幻境而已。

    之所以这么快就判定身处幻境,不是说唐楚阳的见识有多么广博,或者修为境界有多么高深,而是这一幕幕场景是在太熟悉了,熟悉到了几乎是把他脑袋里的记忆,原样照搬了出来。

    唐楚阳不怀疑五行大陆有孙大圣的存在,毕竟他连镇元子都给契约了,对于这个世界的神话传说,唐楚阳已经不会产生任何质疑的念头了。

    甚至于唐楚阳也不怀疑,五行大陆有类似于花果山,乃至于水帘洞一样的福地存在,这一路走来,所闻所见,看似一切的一切都极为合理,灵山福地嘛,出现仙界的仙草仙禽异兽,太合理了!

    但偏偏就是因为太合理了,反而让唐楚阳产生了怀疑,因为他看到的一切事物,都太符合他的想象了,似乎眼前的一切事物,都是为了让他相信而存在的。

    因此,在看到瀑布后面的那个山洞时,唐楚阳心中一动,就开始故意回想在地球时,他看到一部经典的搞笑西游电影,结果,他接下来经历的一切场景,竟然和电影的一模一样。

    尤其是在看到‘水帘洞’这三个古篆大字的时候,唐楚阳心里就彻底认定,他并不是被传送到了所谓的仙界,而是火树银花林本身就是个巨大的幻阵,他被幻阵给扯进来了!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唐楚阳识海里哪层粉色的光膜,恐怕就是最好不过的证明了,相由心生,能够直接入侵到唐楚阳的记忆,并且根据他的记忆来演化环境,并且场景还如此逼真。

    这让唐楚阳知道,这个巨大的幻阵恐怕等级还不低,至少也是玄级上品,乃至于地阶的大型幻法才对,比他布置的‘幽冥万鬼大阵’,还要高出整整一个品阶!

    并且这还不仅仅是个单纯的幻阵,识海里的粉色光膜让唐楚阳知道,这大阵至少是一座融合了幻阵和困阵的复合大阵,想要破阵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如果只是幻阵和困阵复合,想要困住我很难,可如果这座大阵还有地火风雷的杀阵效果,那可就不是那么好对付了……”

    唐楚阳再也不复先前的轻松,终于开始认真了起来,他之所以没有动用天神神力破掉识海里的禁制,也是想要继续探查一下,看看这座大阵中有没有杀阵存在!(未完待续,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水帘洞?    ( )“你是说,他们两个去前面的林子里,抓方才把我打伤的那只神兽?!!”

    唐楚阳呆愣了好久,依然难以从这个惊人的信息中回过神,他自以为自个儿就足够疯狂了,但没必要的话也绝对不会主动去招惹神兽,更不要说去抓了!

    虽然唐楚阳心里也想过抓一只神兽养着,但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了解,他已经非常清楚神兽在这个世界是多么强大的存在,每一只,那都是可以当做护国神兽供奉着的。

    而且,据唐楚阳所知,似乎只要是上了规模的势力,几乎都有一尊强悍的灵兽坐镇,比如天威王朝,就有两只护国圣兽,非是国难从不轻易现身。

    海大富和布衣也曾经说过,霸神宗有一只护宗神兽,生佛寺也有一只护寺神兽,就连唐楚阳没什么好感的古家,据说也有一只护族灵兽,这还是六姑唐云倩告诉他的。

    凡此种种,无不说明灵兽,圣兽,神兽这种集天地钟爱于一身的存在,无一不是战略武器一样的威慑存在,起作用显然要比王符,高阶唤神图之类的还要大。

    而‘蜚’这种顶尖火系神兽,即便是在神兽这个强大的群体里面,那都是数得着的存在,尽管火树银花林里的那只蜚,还没有完全觉醒绝脉,彻底晋级成真正的神兽。

    但即便是个半成品,也不是海大富和布衣这两个小小的四阶人类修士能够随意拿捏,这两个白痴不是去抓神兽。根本就是去送死啊!

    人家连凶名昭著的琅邪老怪都能打跑,更何况是老怪物抬手就能灭掉的布衣和海大富?

    “这两个混蛋!”

    唐楚阳愤愤地骂了一句,语气非常愤怒,但更多的还是感动,毕竟这两个家伙这么做的主要原因,还是为了给他治疗伤势。

    “老婆,你在此地稍等,我先去把那两个家伙救回来!”

    唐楚阳一脸急切,头都不回地冲凌紫嫣说了一句之后,一边单手结印。一边往火树银花林那边跑。凌紫嫣才转过身的功夫,唐楚阳就已经合神,并且爆射出。

    “喂!你……”

    才张口说了两个字,凌紫嫣就有些无奈地看着化成黑点的唐楚阳。有些气恼地跺跺脚。恨恨地看了看远去的唐楚阳。想跟过去,但又怕成了累赘,只能无奈地但在原地。

    “对了。他方才说‘老婆’,那是何意?”

    突然想到唐楚阳连续两次的奇特称呼,凌紫嫣疑惑自语,有些担忧地抬头看着远处的火树银花林,这混蛋,怎么就这么冒冒失失的冲了进去,希望他不会有什么危险才好。

    ……

    冲向火树银花林的时候,唐楚阳其实就在奇怪了,按照时间来计算的话,布衣和海大富进入火树银花林的时间不算短了,怎么这么长时间连半点儿动静都没有呢?

    火树银花林距离唐楚阳所在的小湖泊那里,满打满算也就几十里的样子,基本上稍微大点儿的动静,他都应该能够感觉得到。

    但此时林子里去寂静的吓人,这让唐楚阳心中生出一股极不好的预感,以海大富那粗暴直接的性子,怕是能直接在林子里乱打乱砸,用这样的方式把神兽给折腾出来。

    可事实证明,寂静的吓人的火树银花林,根本就不像被人破坏过的样子,难道海大富是心疼这些火树银花,所以舍不得下手?

    这个念头只在唐楚阳脑海里出现了半秒钟,就直接他给甩出到了爪哇国,扯淡呢不是,布衣和海大富要对付的可是神兽,性命随时都有可能会丢掉,哪里还会在乎一点半点的材料?

    飞到火树银花林上空的时候,唐楚阳还没来得及四处观看,便陡然觉得身体被某种奇异力量牵扯,在他要做出感应之前,眼前突然一花,视线再次恢复清明时,却已经到了一座鸟语花香的山谷。

    “我靠!这是瞬移?传送?乾坤大挪移?!”

    极为突兀的场景转换让唐楚阳的脑袋有些转不过弯,爆了句粗口的同时,他本能地抬手‘唰唰唰’甩出数张超品将符,手诀一掐一引,再次激发一枚王符护体。

    直到一抹银亮的光华将他周身包裹,三面银光闪闪的巨盾环绕守护神周身,唐楚阳这才分出心神,开始观察周遭的环境。

    这是一篇极为辽阔的巨大山谷,灵草仙果处处,珍禽异兽互相嘻戏,远处还有巨大的瀑布从天而降,空中传来一阵阵云鹤清鸣,整个山谷到处云雾缭绕,仙气缥缈,好一副仙家福地。

    唐楚阳一边谨慎地四处观看,一边慢慢向远处的一片巨大湖泊靠近,一路上但凡看到一样花草,乃至于数目,都要忍不住惊叹一声,一点以往的稳重都没有。

    “我去!这个不会是传说中,只有仙界才有的十八叶青玉莲吧?!”

    “干啊!连龙角珊瑚都有?!这玩意儿不是只有龙宫才长得出来么?!”

    “噢!卖你大爷的!这个更吓人,这他妈不是仙界月宫的月桂树么?!难道嫦娥躲在这里种树?不对!难道是吴刚?!”

    脑海里丰富到了极致的中华神话传说,让唐楚阳癫狂了一样一路走一路咋咋呼呼,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被直接传送到了仙界!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唐楚阳终于抽着面皮走到了那处大湖泊边上,一路上惊叹的次数太多了,以至于他整张脸都抽的发酸,两边腮帮子几乎僵硬了。

    “我不会是真的被传送到仙界了吧?不过这有些太不合常理了,这里可是潮汐山,一个完全和完结隔离的小世界,怎么可能拥有通往仙界的通道?绝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唐楚阳揉着脸,说着不太清楚的话,但语气里却透着难以想象的坚定,如果这里拥有贯通仙界的通道,唐楚阳数次动用天神金身的力量,怕是早就被上界给发现了。

    而事实上,唐楚阳到目前为止,一直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地方,他可不相信上界的天神,能够大方到让他这个凡人分享信仰的地步,哪怕再微小的几率,这种事情也不可能发生!

    想不明白,暂时就先不想了,唐楚阳晃晃脑袋,转头看向了湖泊边上的瀑布,这瀑布总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但在那里见过,他又一时想不起来。

    等抬着头从瀑布底下往上看时,位于瀑布中央位置,下降的飞瀑时密时疏间,隐隐露出一口幽深的山洞,唐楚阳见状,顿时脑中灵光一闪,爆粗口道:

    “尼玛!这不会是水帘洞吧?!……”(未完待续,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ps:家里老人大寿,要筹备许多东西,这两天更新可能不稳定,请诸位书友见谅……)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