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对付我?”

    琅邪老怪怒极反笑地抬手指了指自己,然后目中冷芒一闪,又抬手指了指一脸认真的布衣,讥讽道:

    “就凭你?!”

    “是啊!”布衣一脸单纯点了点头,抬手合十宣了声佛号后,笑眯眯道:“单凭小僧的修为,想要对付琅邪前辈自然无异于螳臂当车,小僧自认不可能是前辈的对手!”

    “嘿!原来你还有些自知之明!”

    琅邪老怪嘿然冷笑,语气带着毫不掩饰的鄙夷和轻视,一个四相境的小修士而已,竟然大言不惭地说要单挑他一个七阶神使?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好笑的笑话么?

    谁知琅邪老怪的话音才落,布衣清秀的俊脸陡然露出一抹诡异的轻笑,抬手向着身前一挥。《+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唰唰唰!

    唰唰唰!

    不过眨眼的功夫,他身前的超品将符已经由原来的十张,瞬息暴增到足足五十张!

    这时候布衣才不紧不慢地拍了拍一尘不染的僧袍,笑眯眯地抬头看了已经被震惊得目瞪口呆的琅邪老怪,抬手指着身前铺满的几十张超品将符,风轻云淡道:

    “可有了它们,小僧的信心就非常充足了,五十张超品将符,虽不敢说能够直接灭杀掉前辈,但缠住您,甚至于重创您,想必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你敢戏弄老夫?!”

    琅邪老怪陡然变得愤怒无比,足足五十张超品将符彻底把他给吓坏了。这时候他终于反应了过来。

    怪不得一个小小的四阶修士竟敢出手拦截他,怪不得面对自己这个凶名昭著,威名赫赫的七阶神使。眼前的小和尚一直都表现得淡定无比。

    现在看来,拥有足足超过五十张的超品将符作为支撑,眼前的小和尚确实拥有了和他这个七阶神使叫板的底气,枉他还绞尽脑汁地想要吓退这小和尚。

    感情这个小王八蛋闲扯了半天,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和戏弄他,该死的!这是在老虎屁股上拔毛啊!真他妈活腻歪了!

    见琅邪老怪怒极而笑,整个人原本温和的面皮突然就冷漠了下来。布衣仿似感受不到琅邪老怪心底里的愤怒一样,一脸不明所以地疑惑道:

    “小僧一直对前辈恭敬有加,何来戏弄一说?”

    “废话少说!老夫纵横潮汐山数百年。还从未有人敢如此不将老夫放在眼里,你是第一个,所以老夫决定给你个终生难忘的教训!冰王蛛!现身!!”

    琅邪老怪双手并指成剑,掐了个奇异的法诀。周身突然又万千冰蓝色光华闪烁。漫天冰寒之气陡然出现,以琅邪老怪为中心,如同奔涌的河流一般向着四周席卷而出!

    冰寒之气扩散数十丈之后,猛然向内一缩,不过一息不到的时间就凝聚出一只百丈大小,通体冰蓝,浑身散发着惊人寒冰气息的庞大人面蜘蛛。

    “玄天冰王蛛?!”

    布衣见状俊脸一白,心叹琅邪老怪不愧是凶名昭著的绝世凶人。竟然连玄天冰王蛛这等强悍的凶兽,都能降服了作为宠兽。

    玄天冰蛛最差的都有四阶实力。单体实力远超同阶的人类,而更加强大冰王蛛,其实力更是达到了六阶!

    即便布衣天赋超人,实力远胜同阶修士,但对上六阶的冰王蛛,他还真没有多大的胜算,不过此时布衣也只是惊惧,倒也不至于落荒而逃。

    换做以前,布衣说不准还真就撒丫子跑路了,但此时不同,有大把的超品将符撑腰,别说抵御冰王蛛了,干掉它也不算多难的事情。

    布衣元神一动,调动体内元气狂涌而出,抬手朝身前几十张超品将符一指,清斥连声:

    “疾!爆!爆!爆!!!”

    随着布衣掐诀一指,他每清斥一声,身前的紫色超品将符便紧跟着爆开一张,不过一个眨眼的功夫,身前便有连续三张超品将符一一爆开,化作三尊土黄色的龙龟,摇头晃脑,扑向冰王蛛!

    超品将符的威力理论上不逊于王符,因此每一尊将符所化的龙龟,在灵符持续时间内都拥有七阶的实力,冰王蛛虽然强悍到拥有越级对战的实力。

    但面对三尊暂时拥有七阶实力的龙龟,能够自保已是不易,想要照顾它的主人琅邪老怪,难免就有些力有未逮了。

    “哼!区区超品将符,能耐我何?!让你尝尝老夫成名已久的次级神通!!”

    琅邪老怪一脸不屑之色地哼了一声,双手十指如同穿花蝴蝶一样变幻着繁复的手诀,一绿一红两色光华分别自左右倏然耀起,让远处的布衣心中一惊,毫不犹豫地将压箱底的王符甩了出去!

    “破军千杀!疾!!”

    两团银芒倏然飞射而出,随着布衣口中激发咒语念出,两枚王符陡然爆发出璀璨以极的刺目银芒,刺目银芒爆发的刹那转化为一尊银色神将。

    浑身银光刺目的神将身高百丈,手提一柄数十丈长的恐怖银色巨剑,神威浩瀚,为凌无双,巨剑轻轻一提,仿似拉动天地一般的恐怖伟力爆发,随后缓缓一剑劈出。

    劈嗤!

    这一剑声势隆隆的挥出,但却只是划了一道细若游丝银芒,银芒如同一条活灵活现的小蛇,银色小蛇看似漫不经心一个弹射,便轻易划破虚空,一闪而逝,瞬息出现在琅邪老怪的身前!

    “奎妖搬山!!”

    琅邪老怪见状,陡然怪叫一声,双手迅捷绝伦地接触一连串手诀,速度之快,带出片片幻影,堪堪在银色小蛇命中他俊逸的面门之前,一尊妖王现身,陡然砸出一座山峰。将银色小蛇挡了下来。

    “噗!!”

    这个禁术用出之后,琅邪老怪忍不住喷出一口黑血,奎妖搬山是他根据妖王神通参悟而来。所耗真元极为庞大。

    方才情况危险至极,老怪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的小和尚竟然藏了两枚更恐怖的王符,为了自救,他拼命压榨识海,生生抽出半成真元施展这个强大防御禁术,如今内创反噬,再也无法压制!

    “嗯?这是?……”

    看到琅邪老怪突然吐血。布衣禁不住一脸诧异,王符虽然强悍无比,寻常七阶王者也无法完全地域。但布衣想来,以琅邪老怪强悍的实力,就算正面硬撼也不至于被创吐血才对。

    这情况实在太突然了,也太诡异了。以至于虽然亲眼看到了琅邪老怪受创。布衣非但没有沉寂追击,反而猛地后退数十丈,生怕这是老怪物玩儿什么阴谋诡计暗算他。

    不怪布衣太过谨慎,实在是琅邪老怪在潮汐山的威名太盛,已经大到了单凭名字,就能将一般的七阶强者吓退的地步,布衣不过四阶修士而已,他再自信。也不敢在琅邪老怪面前大意。

    可是布衣被琅邪老怪威名震慑不敢冒进,不代表别人也会这般顾忌重重。就在布衣惊退的瞬间,他背后陡然传来海大富嚣张无比的无比的大喝:

    “布衣,速速退开,让海大爷暴揍这老王八一顿,为楚阳老弟报仇!!”

    布衣诧异回头,只见一尊已经兽化变身的飞天虎自天而降,如同划破天际的流星一样,一闪而逝,势若迅雷一般直奔吐血之后面色阴沉的琅邪老怪。

    琅邪老怪自然也看到了海大富,面色大变的同时,大惊失色地想要再次出手,却被体内陡然传来的巨大痛楚席卷,浑身一震,根本无法进行防御。

    面对逝若流星,从天而降的海大富,琅邪老怪忍不住尖声怪叫道:

    “竖子尔敢!你可知道老夫是谁么?!”

    海大富闻言,去势不停,狂霸无比地哈哈大笑三声,语气嚣张到了极致,带着浓浓的不屑和鄙夷道:

    “你不就是琅邪老怪那个老王八蛋么?!老子打的就是你!!!”

    海大富这话说出口,语气里带着浓郁到了近乎实质的恨意,他前面和布衣分开去救唐楚阳,等看到了这个知己好友的惨状,当即怒气勃发,心神激荡,差点儿走火入魔。

    在海大富心里极为强悍的七星剑侍,生生地被摧残的彻底崩溃,位于其中的唐楚阳如同刚从岩浆里捞出来一样,浑身上下漆黑焦烂,气游若丝,几近丧命!

    海大富只是稍稍探查了一下唐楚阳的伤势,便知道他不但被超品将符的恐怖爆发力给重创,还被蜚的血脉神咒给波及,而唐楚阳体内也被数股强大力量摧残,全身经脉无一处完好。

    被解救的凌紫嫣因为有数枚王符保护,并未受到多大伤害,海大富赶到的时候,凌紫嫣正抱着唐楚阳撕心裂肺的哭喊。

    海大富只是简单探查了一下唐楚阳的状况,便直接面色灰白,如遭雷击,上千张超品将符加上神兽的血脉神通实在太恐怖了,唐楚阳体内已经摧残得不成样子。

    以海大富的见识,他搞明白唐楚阳的状况之后,第一感应就是没救了,得出这么个让人无法接受的结果,海大富当即怒发冲冠失了理智一样,转头就直奔琅邪老怪去了。

    唐楚阳若死,他必须要海大富陪葬,这是海大富作为一个朋友,兄弟,知己,唯一能够为唐楚阳做的事情了。

    “老王八蛋!去死吧!!!”

    海大富怒目圆睁,飞天虎两只巨爪一挥,两枚王符化作两柄百丈巨斧,携着恐怖绝伦的威势砸向了骇然失色的琅邪老怪。

    嘭!!!

    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倏然传出,看得海大富猛然一呆,身形滞在空中,远处的布衣也惊诧地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

    “啊!!!”

    琅邪老怪一声凄厉惨叫,如遭雷击,被一双银色巨斧砸得流星一样坠入地面,砸出一道人型坑洞,深不见底!

    “怎么可能?!”

    海大富和布衣见状,近乎齐齐地惊呼出声。(未完待续,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ps:感谢大家慷慨的月票!小猪叩谢了!码字效率狂降,这一章居然码了快三个小时才出来,郁闷啊……)

第378章、山寨版照天印    在这样的情况下,特伦斯不得不用纸鹤向后方发回了求援信息。

    这日,贾可道吞下东来紫气,驱使着巴蛇血脉吞噬两种血脉,将巴蛇的血脉浓度第一次突破到了百分之五十。

    之后就是无比的饥饿,疯狂暴食后就是一番昏睡,待到醒来,正待测试自己的体重时,一只纸鹤就出现在贾可道面前。

    在听完了特伦斯的求援信息之后,贾可道想了一会。

    此事恐怕还得自己亲自出手才行,孟挺等人现在没有能力解决这样的事情。

    差不多是时候展现一下自己的力量了。

    按照特伦斯的预计以及贾可道自己的卦算,这立米迪王城还能够坚持半个月。

    如此一来,贾可道倒是有时间准备一些东西。

    贾可道睁开双眼,从潭水边站立起来,迈着沉重的步子朝着西方奔去。

    这段时间里,苦于材料的不足,贾可道吩咐青羽鸡妖带着一帮妖怪在这附近探索矿藏。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一帮妖怪的努力之下,终于在距离水潭十多公里处的一个小山头处发现了一个露天混合矿藏。

    若是按照地球的眼光来说,这个露天矿藏的储量很小,都挂不上号,但对于贾可道来说,却是足够了。

    这里没有现代化工业对于矿藏无止尽的渴求。

    贾可道现在奔跑的速度也不算慢,不过每一次脚落在地面上的时候,地面就会为之震动,并且至少会陷到小腿位置去。

    即便是成功的控制住了体重,贾可道现在的体重也有三十多吨,每一次将腿从地下拔出来的时候,就会飞沙走石,因而贾可道在奔跑的时候,声势极大。

    原本远远在一旁窥视的野兽见到这样的情景,都会吓得转身而逃。

    二十多分钟后,贾可道来到了那个小山头处。

    由于裸露出来的大量矿石所致,这个小山头上并没有多少植被。

    贾可道将道德经朝着那小山头一丢,一缕青光就从道德经上射出,罩在了那小山头上,随着青光的移动,小山头就开始一层层被削落下来。

    大量的石头,矿石乃至于泥土源源不断的涌入道德经中。

    这是贾可道最近研究道德经掌握的一个能力,能够让道德经主动将一些东西吸取进去。

    但这样的能力则需要消耗大量的灵气,每一次使用这个能力之后,道德经就会将方圆千米之内的灵气抽取一空。

    随着青光的抽取,小山头下面的露天矿藏完全被剥离了出来,前后不到半个小时,那小山头就变成了一个杂乱无章的巨坑。

    直到那巨坑底部显出无用的岩石层时,贾可道方才伸手将道德经招了回来。

    待到贾可道进入制器阁的时候,制器阁里的空间已经膨胀到极致,十八根盘龙柱已经顶在了最外围,而里面增加的云层上堆满了各种矿石,石头,泥土以及一些植被。

    贾可道这次准备炼制一件顶级灵器,或者应该说是半成品的低等仙器。

    万鸦壶。

    任何一件顶级灵器所需要的材料都不是普通灵器可以比拟的。

    “呔!”

    贾可道双手按在龙虎赤炎鼎上轻喝一声,顿时,一条游龙与一头猛虎便从鼎内飞出,带着烈焰和旋风朝着那堆积如山的矿石,石头,泥土卷了过去。

    这些矿石,石头,泥土好似雨点一样被吸入龙虎赤炎鼎内,而数息之后,被熔炼初步提纯的金属锭,石块也从龙虎赤炎鼎的另一头喷出,落在云层上堆积了起来。

    贾可道足足花费了一整天的时间,将那些矿藏,石头,泥土尽数熔炼了一遍,将其变成了堆积如山的金属锭和石块。

    当然,在初步熔炼提纯之后,这些东西的体积也随之缩水了三成。

    完全无用的水分,植被,腐殖质都被尽数烧成了灰烬。

    整个矿藏在熔炼之后,提取出来的铁锭有五万吨,铜锭有一万多吨,银锭五百吨,金锭三十吨,至于其它的錹钛钒铬锰也各自有十多吨。

    这样的矿藏放在地球上,光看铁的储量是很不起眼的。

    但其余的金属含量就是绝对的富矿了。

    这个世界还真富裕啊,发现这一点之后,贾可道不由得感叹道。

    光是金银乃至于其它的金属,其价值就超过了百亿。

    至于那些被重新熔炼的数十万吨石块,就不值一提了。

    像万鸦壶这样的顶级灵器,贾可道还是第一次炼制,为了不太过于浪费材料,贾可道决定用那数十万吨石块练练手,炼制一个照天印出来。

    这照天印乃是天庭火德星君罗宣之物,被记载在天庭御器监仿制一书中。

    那真正的照天印乃是火德星君所用的正牌仙宝,这天庭御器监仿制里的照天印则是缩水版的山寨货。

    但即便是山寨货,也是位列顶级灵器的高位之上了。

    相对于其它顶级灵器来说,这山寨版的照天印却是最容易炼制的货色,其炼制材料只需要石头,海量的石头。

    整个炼制过程是极为枯燥无趣的。

    大量的石头被丢入龙虎赤炎鼎重新提纯熔炼,并且贾可道在其内加入了一些魔晶,使得重新提纯熔炼出来的石块上蕴含着一丝丝灵气。

    如此一炮制之后,这石头就不是普通的石头了。

    从龙虎赤炎鼎内重新提纯熔炼出来的石头是每千吨一块,在千年寒金锻台上被贾可道刻画了符文之后,不断捶打。

    每一次刻画符文捶打一番之后,这些石头的体积就会缩小三成。

    待到这些石头的体积从山丘大小缩到巴掌大小的时候,贾可道又将这数以百计的石头重新融合在一起,再度刻画符文进行最后的捶打加工。

    贾可道虽说知道像这样的顶级灵器,其炼制的时间很长,但想着有了龙虎赤炎鼎,千年寒金锻台等等之类的仙器工具,怎么说也能够缩短不少时间。

    但等到这山寨版本的照天印炼制成功的时候,贾可道方才发现距离立米迪王城破城的时间已经不远了。

    看来是没有时间继续炼制万鸦壶了。R115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