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就在所看过的三百多本书里,贾可道就看见过有十多本书专门介绍某种神通的优劣之处以及这种神通在什么情况下使用最为妥当等等之类的东西。

    也就是说,这三万多本书里,绝大部分应该被称为垃圾了,至少用处不大。

    但贾可道依然是一一记在了脑海之中。

    贾可道明白一个道理,在很多时候,你以为没有用处的东西,往往会发挥出让你难以相信的用处。

    藏经阁既然将这些书籍收进来,那么必然有其用处。

    至少,在这一点,道德经在贾可道心头的信用度还是很高的。

    次日清晨,贾可道便提前离开了道德经,回到了烂泥之中,白大这时正着急呢,它就打了个瞌睡,明阳仙尊就不见了。

    还好,没多久,贾可道就重新出现了,让白大松了一口气,至于贾可道怎么消失,怎么出现,就不是白大考虑的范围了。

    贾可道刚出现不久,天光就随之出现了,在吸取那一缕东来紫气之后,贾可道便将心神沉入体内,进行与昨日一样的过程,巴蛇血脉横扫着所见到的一切血脉。

    一日,两日,三日……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贾可道体内另外的三十一种隐藏血脉,已经被巴蛇血脉吞噬了大半,就连那个机灵无比的猴子血脉都在一场追逐战中被贾可道吞噬掉。

    一月之后。巴蛇血脉的浓度已经提升到百分之四十三,占总血脉接近一半浓度的巴蛇血脉,使得贾可道现在体外的形态与人类有些不小的差距。当然最主要还是那一层不断出现又隐没的鳞片。

    哪个正常人类,体外会长这个的?

    不过到了这个程度,贾可道差不多能够将自身的体重控制在百分之一左右了。

    “浪起!”

    随着一股浪花从贾可道脚底冲出,贾可道便缓缓升上了水面,朝着岸边移动过去。

    终于能够自由行动了。

    贾可道不由得一阵感叹,待到贾可道从浪花上跳下来,落在岸边岩石上时。那岩石也仅仅出现一些裂纹,不再崩塌粉碎。

    终于成功了!

    贾可道一贯古井不波的心境。也因此不由得一阵欢悦升起。

    随后,贾可道将天平取了出来,站在一侧托盘上,朝着另一侧托盘丢去砝码。

    第一个百吨砝码丢过去后。贾可道这边托盘就被翘起来,贾可道便将控制体重的神通渐渐撤去。

    随着贾可道的体重逐渐恢复,翘起的托盘也逐渐下降。

    随着一个个砝码丢过去,贾可道体重逐渐恢复,最终两边达到了相对的平衡。

    体重三千多吨。

    贾可道数了数砝码的数量,不由得苦笑一声。

    每沉睡一次,这体重就会暴增一截,连续七次沉睡之后,体重就涨到了这个程度。还好举重若轻的神通也在熟悉之中。

    虽说现在贾可道没法使用千步云这样的代步工具,但至少能够在较为坚硬的地面上行走,不至于整个人一下子就陷入进去了。

    就在贾可道挖空心思控制自己体重的时候。特伦斯伯爵率领的火焰甲兵大军已经击溃了一波拦路的恶魔,靠近了被亡灵层层包围的立米迪王城。

    此时的立米迪王城已经称得上是弹尽粮绝了。

    立米迪王城总人口超过十万,在立米迪王国境内算得上是第一大城了。

    但像这样的大城,粮食等等生活必需品都依赖于外界的输入。

    亡灵围城的最初阶段还好,作为王城,在建立之初就设置了大量的仓库。水井,来避免敌人围城所导致的饥荒。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就算是再多的粮食也会被吃光的。

    而亡灵连日不断的攻城,时不时派出一些吸血鬼突入城中制造恐怖气氛,王城仅存的那点守军也是损失惨重,现在基本上就是依靠两大教会的军力在支撑了。

    但如果城破的话,恐怕这两大教会也只会保护着自己的祭司离开,而不是顾忌王室乃至于那些贵族,平民的安危。

    最让人惊恐的是,随着连日不断的挖掘,有一段城墙的根基大多被挖空,如此一来,城破就在眼前。

    说实话,那些亡灵也是脑子不开窍,若是放开一侧城门的话,恐怕城里的人类早就弃城而逃了。

    而现在,那些人类也只能依靠城墙死守,直到城破那一刻与敌人同归于尽。

    这个时候,特伦斯率领的火焰甲兵出现在亡灵包围圈外,并且率先发动了对亡灵的攻击,给予坚守在城墙的守军有多么大的鼓励就可想而知了。

    一*带着火光的箭雨升空而起,随后朝着密集的亡灵俯冲下去,将亡灵所占据的地面变成一片片的火海。

    在这样的打击下,即便是对痛苦没有丝毫知觉的骷髅们也不得不无奈的倒下。

    那些被火焰甲兵符激发出来的火焰足以对骷髅眼窝里的灵魂火焰造成伤害。

    每次火焰箭雨落下,都能够将数以千计的骷髅清理掉。

    这样的攻势已经可以被称为是屠杀了。

    但最终特伦斯也没能率军突入王城之中,而是在亡灵大军不畏死亡的包围下,不得不暂时退却。

    亡灵的数量太多了,并且比骷髅兵更为高级的僵尸却能够承受更多的箭矢和火焰而不倒下。

    因而在暗中的亡灵巫师们将大量的僵尸调集过来的时候,特伦斯就下达了英明的决定。

    相对于数量已经突破百万之数的亡灵大军,特伦斯此次所带来的军队总数也就只有两千挂零。

    也就是说,如果与亡灵大军正面对战的话,火焰甲兵们每一个人需要对付五六百个骷髅兵,上百个僵尸以及少量的吸血鬼等等之类的高级亡灵。

    最终特伦斯不得不采取游击战来对付那些亡灵,每次抓住一部分亡灵猛打,待到对方包围过来的时候便及时撤走。

    利用这样的战术手段,在一周时间内,火焰甲兵团所消灭的亡灵超过十万之数。

    但相对于从几大墓地里源源不断涌出的亡灵来说,这十万的亡灵基本上要不了半个月就能够弥补回来。

    也就是说,不管特伦斯如何奋战,在破城之前,恐怕都没法击破亡灵大军了。(未完待续)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一滴眼泪    ( )“楚阳!咱们的好机会来了!”

    海大富和布衣一直在关注着琅邪老怪和蜚的激战,尽管唐楚阳精湛无比的炼制技巧,把海大富大半儿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但狂暴起来的蜚使用的终极大招威势太强大了,让人想忽视都难。《+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这个时候唐楚阳也才刚刚炼制完第一个灵笈而已,守护神的形象需要的能量支撑极为庞大,不论是大量的元气,还是大量的元神精华,数量都极为恐怖。

    如此巨量的能量汇聚到一起,使得一本灵笈也只能容纳一个守护神的形象,也就五阶的守护神不算太高阶,唐楚阳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炼制完成。

    如果是七阶守护神形象的话,没有个把时辰的功夫,唐楚阳是绝对不可能炼制出来的,王级守护神对唐楚阳来说,最消耗时间的不是神游寻找他们的踪迹。

    而是将大量的元气和元神精华输入到灵笈里,是个精细到不能再精细的活,少有不慎,就有可能导致灵笈自爆。

    “发生什么事了?”

    唐楚阳收起灵笈,好奇地转头看向海大富,方才他的心思全部沉浸在炼制灵笈上,根本没有听到海大富的话。

    布衣见状,抬手向着火树银花林那边一指,道:

    “你看看那边就知道了……”

    唐楚阳闻言扭头,原本有些怔忡的表情瞬间就是一呆,发动血脉神咒的蜚整个都狂暴了起来。周身烈焰升腾,一股无可言喻的恐怖威势正从他庞大的躯体里散发出来。

    “这是怎么了?琅邪老怪抢了它老婆了么?怎么蜚突然就这般狂暴?这种威势,怕不是使用了终极神通了吧?!”

    海大富闻言。忍不住嘿笑出声,一脸鄙视地看了远处的琅邪老怪一眼,好笑地解释道:

    “嘿嘿,琅邪老怪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难道他不知道神兽最忌讳的事情,便是至高无上的威严被侵犯么?竟然还大言不惭地让身为荒古神兽后代的蜚交出火麟玉,简直不知所谓!”

    海大富话音才落。布衣紧接着郑重道:

    “只有神兽的血脉神咒才有如此恐怖的威势,琅邪老怪再强,也不可能轻易抵挡蜚的本命神通。机会难得,咱们该准备了!”

    “对!趁他病,要他命!没想到终年谨慎行事的琅邪老怪竟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真是天助我也!”

    海大富一脸兴奋地点了点头。摩拳擦掌。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冲上去一般,唐楚阳见状苦笑,貌似必须要对付琅邪老怪的正主是他才对,海大富这厮是不是有些太入戏了?

    “先不急!”

    唐楚阳急忙摆手阻止就要冲出去的海大富,随后另一只手上下一番,随着一抹抹紫色,银色的光华闪烁,数十上百张超品将符和王符烟花般。从储物戒指当中喷涌而出。

    唐楚阳单手一分,数百灵符分作两份。左右飞向了布衣和海大富,见两人一脸诧异之色,当下解释道:

    “这些灵符拿来护身,既然你们都说了琅邪老怪实力强横,有了这些超品将符和王符,哪怕遇到危险,至少先要保护好自己的性命再说,你们是为助我,我可不想因此让你们赔上性命!”

    海大富和布衣闻言一呆,本能地借助飞过来的灵符之后,元神感知只是稍稍感应,心中便是一阵儿的惊涛骇浪,足足一百张超品将符,和五枚至少是上品的王符。

    只唐楚阳随手分给他们的这些灵符,就已经是海大富和布衣平生仅见的巨额财富了,而这么恐怖的财富在眼前这个刚结识没几天的兄弟眼里,只是用来让他们保命用的。

    “哈哈,楚阳老弟,还是你这家伙豪气啊,土豪的让哥哥我都有些嫉妒了!”

    海大富捏着百余丈灵符哈哈大笑,心里却如同沸腾的油锅一样久久不能平静,便是教他养他的师尊,恐怕也不可能给他这么多超品将符和王符护身。

    甚至于心底里有个不可抑制念头,海大富都不敢去碰触,就算他师尊拥有这么多的灵符,更多的怕还是留着自己用,绝不可能把这般巨大价值的财富,直接交给海大富保命!

    “唐大哥,你这是要把咱们二人的因果撑到西天圣土去啊,百张超品将符,五枚上品王符,换几条七阶王者的命都够了呢……”

    布衣的声音依然清亮透彻,但他一张清秀的俊脸,却已经满满的苦笑给占据,七阶守护神的信息这个人情就足够还半辈子了,现在又加上手里的这些灵符,这辈子怕是没法子还清因果了。

    百张超品将符,五枚上品王符,当然换不来一尊七阶王者的一世效忠,真正让海大富和布衣感动的,其实还是唐楚阳发自内心的那份在意和关怀。

    人生能得此肝胆相照的情义,这在极度缺乏信任的修士界,是何等难得,何等巨大的收获?

    尽管价值巨大,但海大富和布衣依然生受了,不为别的,就为唐楚阳的那份在意,他们也不得不受。

    “好了,咱们动手吧!对了,不要伤了那蓝裙女子!”

    唐楚阳一边掐诀召唤守护神,一边事宜海大富和布衣准备,看着远处那一抹清冷的蓝影,唐楚阳特意提醒了一下两个队友。

    “放心吧,便是哥哥拼着受伤,也不会让人伤了你的红颜知己的!”

    海大富忍不住调笑一声,双臂微微一震,飞天虎背后双翅倏然而出,抬手一甩,一枚‘六丁六甲符’便被他直接激发,只要灵符到了手里,只要稍稍感应,就能判断出灵符的类型。

    唐楚阳给海大富和布衣的百余张灵符,攻击类的并不是很多。连三分之一都不到,更多的还是防御类,回复类和增幅类的灵符。而这一类的灵符反而是对海大富和布衣作用做大的。

    以海大富和布衣现阶段的修为境界,即便给他威力巨大的攻击类王符,他们恐怕也无法发挥王符的全部威力,还不如使用激发要求更低的防御类和回复类灵符来得更加有用。

    数十里外,琅邪老怪大惊失色,歇尽所能地掐诀念咒,直接将驾驭的守护神给抛了出去。脱离守护神之后,几乎连停顿都没有便直接向后方飞退!

    他能够动用的真元和元神精华已经不足一成,面对狂暴的‘蜚’激发出来的终极本命神通。即便是全盛时期,琅邪老怪都得全力应对,这时候不跑,等待他的结局绝对是有死无生!

    次奥!!

    琅邪老怪跑的干脆利落。远处正打算出手的唐楚阳却忍不住骂娘了。因为被琅邪老怪使用秘法抛掉的黑甲守护神肩膀上,一脸苍白的凌紫嫣眸子里已经满是惊骇和绝望。

    “你们两个拦住那个老王八蛋!我去救人!!”

    唐楚阳头都不回地吩咐了海大富和布衣一句,瞬息合神之后,几十丈高的七星剑侍双翅一展,如同划破虚空的闪电一样,一闪而逝,瞬息数十里,直接挡在了黑甲守护神前面。

    唰唰唰!

    唐楚阳双臂连挥。七星剑侍巨大的双臂随之连连摆动,一瞬间便有近千张紫光闪闪的超品将符铺展开来。刹那间就把身前的空间铺满,遮挡得严严实实。

    随后唐楚阳猛地转身,单掌握拳,接着猛然旋转的巨力,体内真元沸腾着奔涌而出,顺着手臂涌向握紧的巨大拳头。

    “给我来!!!”

    一声近乎歇斯底里的暴喝猛然自七星剑侍口中爆出,唐楚阳握紧的巨拳携着可怖无比的威势,狠狠地砸向了身后黑甲守护神的肩膀。

    嘭!!!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黑甲守护神的肩膀如同被损失砸中的地面一样,猛地呈横向龟裂了开来,被束缚在肩膀上的凌紫嫣突然一阵,随后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震飞了出去。

    唐楚阳见状,急忙叹气另一只巨臂向着凌紫嫣一招,如同被无形丝线牵引一样,横飞的凌紫嫣突然身形一滞,随后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向七星剑侍的手心。

    “疾!!!”

    一声叱喝,环绕在唐楚阳身周的一枚王符突然飞射而出,瞬息化作一道银色流光,倏然窜入凌紫嫣的眉心,眨眼不到的时间,凌紫嫣周身猛然爆射出璀璨银芒,将她整个包裹了起来。

    这时候‘蜚’的神通终于完成,只见他庞大的躯体陡然崩解开来,转眼间凝聚成一尊狰狞无比的紫红色恐怖牛头,巨大的牛嘴缓缓张开,一道足有百丈粗细的恐怖火光倏然爆射而出!

    “给我爆!爆!爆!爆!!!”

    恐怖无比的火光爆发的瞬间,唐楚阳虽然没有回头,但心底里却陡然生出一股子毛骨悚然,无法抑制的恐惧,惊得他连想都来不及想,就直接引爆了遮挡在他和蜚之间的近千丈超品将符。

    轰轰轰!!

    嘭嘭嘭!

    哧哧哧!

    轰隆隆!!!

    一阵乱七八糟,震耳欲聋的恐怖爆炸连连响起,近千张超品将符有攻击的,也有防御的,几乎在最短的时间内近乎同时爆发了出来。

    威力甚至要超越王符的近千张超品将符一起爆炸,威力比唐楚阳当初在矿区引爆的那场大灾难还要恐怖许多,恐怖扭头喷涌而出的恐怖烈焰虽然浩瀚惊人无匹。

    但却依然被更加恐怖的近千丈超品将符爆发出来的可怖伟力更抵挡了下来,不过灵符一旦爆发之后可是不分敌我的,唐楚阳距离爆炸中心如此之近,所受冲击可想而知。

    “尼玛!好痛啊!!!”

    唐楚阳陡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七星剑侍一双巨手紧紧地护着手中的凌紫嫣,庞大的躯体如同被几万吨炸药给炸起来石头一样,‘嗖!’的一声给炸飞出去。

    剧烈到差点儿让唐楚阳直接昏厥的痛苦,让他抑制不住地惨呼连连,昏迷之前,他都不忘扯着嗓子冲海大富和布衣大叫:

    “布衣,海老大!绝对不能让琅邪老怪那个王八蛋跑了!我要生撕了他!!!”

    一句话喊完,排山倒海一样的剧烈疼痛瞬间席卷唐楚阳全身,如同周身所有骨头都被辗碎了的恐怖痛苦,直接让他眼前一黑,陷入了昏迷状态。

    周身金银光华闪烁的七星剑侍一边爆射翻腾,身上的金盔金甲也在逐渐溃散,近千张超品将符爆发出来的威力太过惊人,七星剑侍虽然强悍,依然有些承受不住这么恐怖的冲击。

    此时,从绝望中惊醒,听到了唐楚阳那熟悉声音的凌紫嫣,一双美眸呆呆地注视着七星剑侍面无表情的巨脸,双目之中满是不可置信和欣喜若狂。

    凌紫嫣定定凝实,仿似能够看穿被守护神包裹的唐楚阳,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滑落眼眶,瞬息又被剧烈的破风声撕碎,化作点点银星飞洒空中……(未完待续,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ps:三更完毕!又十二点了,好吧,不废话了,趁着票子刚刚刷出来,赶紧投给小猪吧,今天可是更了一万字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