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顿时,剧烈无比的炽热感从巴蛇血脉内透出,让贾可道都感觉差点无法承受。

    不过像这样的痛苦,倒算不了什么,贾可道已经很习惯了。

    贾可道能够感受到那东来紫气正在不断强化着巴蛇血脉,这种强化并不是提升血脉的浓度,而是从本质上强化血脉。

    原来如此,难怪上次吞下东来紫气之后,巴蛇血脉会主动将东来紫气吞下。

    接下来,就应该进入猎食阶段了。

    贾可道向前游动,一边游动,一边张开巨口轻轻吸气,将沿途所过之处的人类血脉尽数吸入口中。

    嗯?那头黑色豹子正在前面猎食人类。

    此时的巴蛇血脉足足有三百多米长,别的不说,光是这高度,就足以将很长一段管道里的情况看个清楚了。

    第一次见到的那头黑色豹子其体型已经有十来米长了,大概有百分之三的血脉浓度,在血脉之中也算得上是浓度较高的了,毕竟在没有贾可道心神附身的情况下,单凭血脉那一点点本能就能够将血脉浓度提升到百分之三,的确算是厉害了。

    相对于那些四处逃散的人类来说,这头黑色豹子算得上是一份大餐了。

    想到这里,贾可道直接将巨口对准了那头黑色豹子,随后用力一吸。

    那头黑色豹子大概是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双腿一蹬就化为一道黑色闪电逃走。

    若是在贾可道张嘴之前。黑色豹子就逃走的话,以它的速度或许就成功了。

    但现在为时已晚,一股比之前吸取人类强烈数十倍的吸力将黑色豹子四周尽数笼罩。那黑色豹子即便是化为黑色闪电,也被一下吸离地面,以更快的速度朝着贾可道嘴里投去。

    要说这黑色豹子也不愿意如此束手就擒,片刻之间,一道略小的黑色闪电就从那黑色闪电里分裂出来,朝着贾可道巨口射去。

    贾可道直接无视了黑色豹子的攻击,虽说那道分裂出来的黑色闪电击中贾可道嘴巴里时。爆为一团黑色电浆,炸出了一个一米多直径的黑色伤口。

    但对于体长超过三百米的巴蛇来说。这点伤害完全不值一提。

    嘴巴一闭,那头黑色豹子连同一并吸上来的数百人类被贾可道吞下了肚子。

    舒服!

    将黑色豹子吞下之后,其迅速分解吸收之后产生的快感让贾可道不由得颤抖了一下身体。

    巴蛇的身体此时迅速增长了起来,在短短的数息时间里。庞大的躯体就膨胀了一圈,长度也增长了五十多米。

    一些关于那黑色豹子的神通之术也随即浮现在贾可道心神之中。

    这头黑色豹子虽说也算得上是洪荒大妖,但较之洪荒海神禺猇就差上不少了,因而其血脉之中蕴含的神通之术被贾可道没有任何困难的记了下来。

    虽说在使用方面可能会存在一些问题,但多练习就好了。

    嗯,这个叫做黑冥之电的神通倒是不错,能够将自身化为闪电不说,还能够攻击敌人,可惜。遇到了自己。

    贾可道微微叹息一声,便试了试这黑冥之电。

    随着神通一起,接近四百米长的巴蛇就化为一道黑色闪电。朝着前方飞去,但尚未飞出多远,黑色闪电就自行崩溃,重新化为巴蛇掉落了下来,砸得地面如同山崩地裂一样的摇晃起来。

    贾可道也不知道是神通本身的问题还是那东来紫气干扰了,总之。这神通看来在短时间内也没法使用了。

    继续吃东西吧,贾可道晃了晃被撞得有些发晕的头颅。继续向前游去,不断吞吃着沿途遇到的人类以及其它血脉。

    在这之后,贾可道就没有遇到什么略微强力一点的血脉了。

    在东来紫气消耗完之前,贾可道也就吞掉了三条较为普通的血脉。

    这三条普通血脉太弱了,如果不是为了将血脉尽量纯化的话,贾可道都没有多少兴趣去吞噬。

    而这三条血脉带来的神通也比较普通,什么十里眼,水遁等等之类的小神通,贾可道在藏经阁里看过,因而掌握起来也倒不算麻烦,只是这些小神通没有多少战斗力罢了。

    尤其是水遁那个神通,倒是将巴蛇血脉里属于禺猇的几个神通激活了出来。

    东来紫气彻底消散,贾可道的心神也被踢了出去,随后巴蛇血脉缓缓消失在血管之中。

    巴蛇血脉的浓度从之前的百分之二十四上升到百分之三十,虽说没有之前吞噬禺猇血脉那样夸张的提升幅度,但也算是不错了,并且也获得了不少神通。

    但贾可道现在的重点还是放在了如何减轻体重之上。

    随着巴蛇血脉浓度的提升,贾可道对于举重若轻这个神通的了解也精进了不少。

    但想要离开这里,上到岸上去,还是有些困难。

    贾可道感觉这样的速度有些慢了,索性进了藏经阁,将与神通有关的书,尽数找出,随后便读了起来。

    之前,贾可道略看过一次,仅仅只是限于了解一些神通的名字罢了,就算是那本原本打算给弟子们修养的神通一书,也只是从几本书上抄录下来的。

    但这次研读,凡是看过的内容尽数记在脑海之中,实际上,这种能力也算得上是一种神通了。

    这种在踏入炼气化神之后自然拥有的能力,应该叫做过目不忘,算是人类血脉自带的神通吧。

    贾可道笑了笑,将思绪转回了手中的书上。

    一天一夜过去,贾可道看过与神通有关的书籍超过了三百本,整个过程几乎就是翻书,只要将书页上的内容印在脑海里就行,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贾可道也没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三百多本书看完。

    但这三百多本书在所有与神通有关的书籍里,只占据一小部分,这些书籍的总数是三万多本。

    实际上里面真正记载了修炼神通之术的书籍,按照贾可道的估计最多只有五百本,甚至于有些书,只记载一个神通之术。

    更多的书籍所记载的东西,要么是介绍如何防御破解某种神通,要么就是介绍如何使用某种神通。(未完待续)

第三百三十七章 血脉神咒    ( )三人一边聊天一边等待时机,这个空隙也是让唐楚阳三人加深了解的好机会,因此不论是唐楚阳,还是海大富和布衣,几乎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除开一些宗门隐秘不能说之外,基本上全都大大方方地交代了自身的底细,马上三人就要联手对付臭名昭著的琅邪老怪,这时候加深了解,也游离于三人互相配合。

    “诶,对了楚阳,你这次去幽冥鬼潭是为了什么?也是为通天晶玉来的?”

    随着三人越发的了解,海大富直爽的巷子也让他放下了心中的顾忌,问出了一直埋藏在心底的好奇。

    “通天晶玉?我可不是为了那东西来的……”

    一番交心,唐楚阳也不把海大富和布衣当外人了,斟酌了一下言语之后,坦然解释道:

    “我爷爷数十年前在潮汐山失踪,我这次进潮汐山,主要也是为了寻找我爷爷的踪迹,这次之所以前往幽冥鬼潭,也是得到了爷爷出现在这里的消息……”

    唐楚阳进入潮汐山的初衷当然不是为了招唐老爷子,但事实上在得到了唐老爷子的信息之后,他也不能不管不顾,综合近段时间经历的种种,唐楚阳这才斟酌着给出了个不是事实的事实。

    “你爷爷?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我说你怎么就敢单人独骑的来到恶人道这么危险的地方,若是为了老爷子的话,这倒也合情合理。若是需要帮忙的话,尽管开口!”

    海大富闻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有唐楚阳这么个妖孽一样的存在,就算唐家只是个声名不显的小家族,只要唐楚阳这里不出问题的话,唐家的成就不问可知。

    海大富毕竟出自顶尖宗门,行事说话都本能地带了一些功利,这个时候帮助唐楚阳,无疑是最为省钱省力的投资了。因此这话说来可谓毫无压力。

    “阿弥陀佛,既如此,也算我一个吧。天大地大,大不过亲情伦理,我虽是孤儿,也知晓亲人可贵。若需助力。唐大哥尽管开口……”

    布衣对唐楚阳的称呼也变得亲密,交谈的时候三人已经通报了年龄,布衣今年十六岁,是三人中年纪最小的,唐楚阳十八排行第二,海大富最大,今年刚满十九岁。

    “哈哈,便是你们不说。这次我也不会放你二人轻松,反正你们两个也只是去凑热闹。还不如帮我一起寻找爷爷,咱们搭伙,好歹互相也有个照应!”

    海大富和布衣来恶人道,更多的是为了历练,通天晶玉什么的也不是他们能够抢到的,那是王者级高手才有资格争夺的宝贝,就算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唐楚阳也得把和二人结伴。

    约定好了之后,唐楚阳开始制作灵笈,能够储存守护神象形的方式只有三种,一个是唤神图,一个神像,另一个就是灵笈,唤神图主要用于对战消耗,修士是无法通过唤神图读取守护神形象的。

    神像干脆就是用来给天神熔炼真身的,唐楚阳虽然能够雕刻炼制,但也没必要那么浪费不是?再说他身上也没有那么高端的材料。

    算来算去,就只有制作灵笈最为划算,唐楚阳身上最多的就是灵纸和灵墨材料了,还是炼制灵笈最为方便快捷。

    一次交心的深谈,让唐楚阳越发的看重海大富和布衣,他不断只是送给两人七阶守护神的形象了,而是要把从五阶,六阶,七阶这三阶的守护神形象打包给二人准备好。

    不是不想准备更高等级的守护神形象,半神一级的守护神形象在整个大陆上,随便一个都能引起整个修士界的腥风血雨,唐楚阳怕弄出来吓着海大富和布衣,最终还是歇了这个想法。

    这么做其实也是为了布衣和海大富着想,倒不是唐楚阳小气或者不信任他们,上四界的仙君一级的守护神加起来,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若是算上洪荒时期,这个数字直接得翻十倍!

    反正来日方长,等布衣和海大富拥有保护自己的实力时,唐楚阳在给他们也不迟,再说了,正所谓人心不古,唐楚阳也不能就这么简单的把自身的秘密暴露出去。

    制作灵笈可是个力气活,不但需要海量的本命元气,元神精华更是一点都不能少,五阶以上的守护神,个个都是有名头的存在,没有点儿本钱还真就难以吸引他们。

    不过唐楚阳的九彩元神可是万金油一样的存在,就连镇元子这尊地仙之祖都能为此而动心,更何况是其他寻常的仙王。

    见唐楚阳开始炼制灵笈,海大富不敢在继续打搅,反而给布衣使了个眼色,开始全神戒备,为唐楚阳护法。

    身为灵画师的海大富非常清楚,炼制灵笈的消耗极大,炼制过程中最忌分心,稍有不慎就会被灵笈反噬,这个时候可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不过唐楚阳才开始动手炼制,海大富就被他的行云流水一样的动作给镇住了,接下来调制灵符,勾画阵符,尤其是唐楚阳观想,通神,凝诀,画图的速度,简直快得让海大富想哭。

    尼玛!不带这么打击人的,海大富一双大眼瞪得快要凸出的眼眶,他自己炼制灵笈的时候,哪怕是最简单的初级灵笈,单单是观想这个步骤都得耗去半个时辰以上的时间。

    而唐楚阳炼制灵笈,从观想开始,一直到最后一个步骤开光,全部时间加起来都不足一刻钟,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要告诉海大富这世上有人能在一刻钟之内炼制一本灵笈。

    他绝对不介意给对方脸上印下几万个脚底板印子!

    那尼玛是人类能做到的事情么?!

    就算是大师级的灵画师,炼制初级灵笈也不可能缩短到一刻钟以内,不论是观想,还是后面最难的契约,都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

    唐楚阳惊人的炼制速度再次为海大富和布衣带来震撼的同时,对面数十里外琅邪老怪和蜚的交战也到了紧要关头,谁都知道神兽是不好惹的。

    没必要的话,哪怕再强大的修士,也不会随便去招惹神兽这种传承自远古的强大生物,琅邪老怪也是出于无奈,才硬着头皮来找这个强大邻居的麻烦。

    琅邪老怪的地盘就在葬骨平原,距离火树银花林并不远,他和蜚毗邻而居,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数百年。

    这次若不是琅邪老怪修炼的时候出了问题,必须要借火树银花林的宝贝一用,他绝对不会来招惹这尊荒古神兽的后代。

    花费了三天的时间来消耗蜚的妖元,接着又往死了对撼足足两天时间,琅邪老怪觉得他已经足够重视眼前这尊神兽后代了,可事实上蜚浑厚得惊人的妖元,远远超乎琅邪老怪的预料。

    将近六天时间过去,琅邪老怪自身的真元都消耗了八成以上,但对面的‘蜚’却依然生龙活虎,咆哮连连,仿似前面五天的消耗对他来说只是放个屁那么简单。

    这个结果让琅邪老怪郁闷到了极点,原本大鸣大放肆意挥霍的禁术也不敢再继续乱丢了,体内所剩真元满打满算都不足两成了。

    而现在已经被彻底惹毛了的蜚,显然不会给他吃药用符,回复真元的机会,王者级的修士对撼,哪怕最不起眼的间隙,都有可能直接分出胜负来,而且胜负即生死!

    胜者生,负者死,尤其是琅邪老怪面对的还是蜚这样的荒古神兽的后代,尽管还没有完全晋级,但其实力已经远超同阶的其他生物的了,稍不注意,琅邪老怪绝对得躺在这里。

    “准备的还是不够充足啊……”

    郁闷地心中暗叹一声,琅邪老怪心中已经生了退意,不说他已经没有把握重创蜚了,再继续打下去的话,他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个问题。

    更重要的是,因为他双系修炼上的冒进,让琅邪老怪受了不轻的内伤,他必须留下一成真元压制伤势,算下来,琅邪老怪如今能够动用的真元已经不足一成了。

    “虚厑(ya),我此来只为火麟玉,你若肯借我一块,咱们就此罢战如何?!”

    尽管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琅邪老怪依然虚张声势,信心满满地诈了蜚一把,这是人类最擅长的语言艺术了,蜚虽然是神兽并且灵智不俗,但比起勾心斗角就远逊于人类了。

    可是琅邪老怪远远低估了神兽那与生俱来的强大自尊,身为神兽后代,不主动找别人麻烦也就罢了,现在被人打到家门口来要东西,蜚原本就愤怒无比的情绪,直接就狂暴起来。

    “火麟玉?就凭你区区蝼蚁一般的人类,还想抢我的食物?给本王去死!!!”

    火树银花林出来盛产火树银花这种稀有树木之外,每隔百年都会孕育出数量不多的火麟玉,乃是蜚能够快速晋级的主要食物,它宝贝还来不及呢,岂会轻易送人?

    轰隆隆!!

    随着‘蜚’狂暴以极怒扣,化作巨人无匹巨人猛地双臂朝天一举,如同祈祷一样,巨人口中念出怪异无比的咒语。

    “血脉神咒??!该死!!!”

    见多识广的琅邪老怪见状,当即惊得骇然失色,他怎么也没想到蜚竟然愤怒到了这个地步,连句场面话都不说,就直接动用了神兽的终极大招!(未完待续,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