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本章为第150张月票加更!另外猛虎请求一句:“各位老少爷们,大哥大姐,本书已经很肥了,开宰吧。”求订阅!至少也要让本书上一次大封推吧,猛虎跪谢了。

    因而此时见到蔡银玲有所举动,众人的注意力自然就被吸引。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孟挺等人不由得冒出一身冷汗来。

    那把飞剑微微一颤,便缓缓移动了起来,数息之后便化为一道流光,唰一声消失不见。

    众人心头不由得暗暗叫了一声好。

    光看着这速度,剑修的攻击力就可见一斑,太快了,防不胜防啊,如果不是一直将混元一气罩开着,恐怕就算是孟挺也难逃劫难。

    嗯?混元一气罩能否挡住飞剑?不知道。

    不过白大却知道这飞剑差点就将自己头颅给削下来了。

    “仙尊饶命!仙尊饶命!”

    贾可道被陷入潭边泥地下面后,就给白大发了水波传音。

    被陷在下面,虽说金缕八卦衣将那些泥浆给撑开了,但贾可道也被结结实实的埋在了下面,在这样的情况下,纸鹤是没法用的,就连贾可道大吼,外面也是听不到的。

    何况,贾可道也不知道孟挺几人什么时候过来,索性就用水波传音这门小神通给白大说了一声,让它过来。

    白大接到贾可道的传音之后便急冲冲的赶了过来。可没想到刚刚出现在水潭上,就见到一道流光朝着自己射来,寒光逼人。吓得白大的腿都软了,它还以为自己来得慢了,惹恼了贾可道,从而要被惩罚。

    还好那飞剑射过来的时候,略微向上抬了一下,否则的话,白大就算是河神。今天这脑袋也得掉下来了。

    到了这时,大家才看见水潭对面的一块巨石已经变成两半。一把飞剑正摇摇晃晃的飞了回来。

    再看那蔡银玲,此时正满脸涨红的捏着剑诀。

    到了这时,大家算是明白了,蔡银玲之前不愿意展现剑仙风采的原因所在。

    这压根就是一无证开车上路的女司机啊。

    说实话。到了这个时候,大家都有些提心吊胆了。

    这飞剑是不长眼睛的,尤其在蔡银玲的驱使下,没见到那白大都吓得屁滚尿流了么?

    好不容易等到蔡银玲将飞剑收了,众人不由得暗自松了一口气,心头打算着主意,自己还是找个远一点的地方吧,否则要是下一次目标是自己的话,那可就惨了。

    白大吓得屁滚尿流。那蔡银玲也不是仗势欺人的主,过来给白大倒了个歉,也不和其他师兄说话了。自己远远的找了个山坳去练习飞剑之术了。

    看来,这七师弟(师弟并不只指男性师弟,其用法与先生一样)倒是明白事理,只不过光道个歉就够了?

    将心放下来的孟挺不由得在心头暗叹一声,随后便来到白大身前,将自己绘制的一叠符箓赠给白大当赔礼之后。行了一礼:“孟元见过河神。”

    不管怎么说,这河神乃是师尊敕封。乃是神明,孟挺也不会仗着自己是老君观掌门大弟子的身份去藐视对方。

    “上仙,这怎么敢当?”

    白大倒还没有适应自己的河神身份,见到堂堂老君观掌门大弟子居然先行给自己行礼,倒是闹了个手忙脚乱,急忙回礼。

    “不知河神伤到没有?”

    这是孟挺的惯有问话了,虽说有些套路化,但给人感觉确实彬彬有礼,暖人心怀。

    “没有没有,就是不知道仙尊找小的过来何事?”

    白大倒是没有忘记贾可道找自己过来的事情,环视一圈没有见到贾可道之后便急忙问道。

    孟挺倒是知道这些妖怪,河神对师尊的尊称,但师尊叫这河神过来,自己却消失不见?

    白大催问了一下之后,孟挺便如实相告,师尊不在。

    “可明明是仙尊传讯让小的过来啊?”

    白大倒是感觉有些奇怪了。

    “什么时候?”

    孟挺不由得追问道。

    “刚才,最多不过百息。”

    白大回答。

    百息?孟挺也被绕晕了,如果只有百息的话,那么就等于自己到来这里之后,师尊才给白大传讯的。

    可师尊在哪里?

    “大家找一下师尊,可能师尊出问题了。”

    孟挺一想到之前师尊时不时昏睡等等之类的事情,心头不由得一跳,便急忙招呼师弟们一起寻找师尊。

    顿时,众人开始寻找,就连鸡妖等等都参与了进来。

    不过以水潭为中心,方圆数里之类都被寻找过来,贾可道还是不见踪影。

    怪事!

    这怎么回事?难道师尊失踪?

    就在众人聚在一起商量的时候,白大突然就跳了起来,叫道:“仙尊问我怎么还没到。”

    这?

    不假思索,孟挺便将目光移向了水潭:“师尊应该在水里,还请河神帮助寻找一下。”

    白大一听自然也没有迟疑,就变成一条十多米长的白鲢鱼跳入水中寻找起来。

    而贾可道也在下面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便将道德经拿了出来,朝着外面一丢,随即无数的泥浆便被道德经吸了进去。

    渐渐的,上面的泥浆就被吸光了,接下来就是潭水。

    这潭水被道德经一吸,水位顿时就降了下去,并在贾可道头顶上方的水面上形成了一个倒斗式的漩涡。

    之前找了一圈没有结果的白大顿时大喜,一头就扎了下去,结果却被贾可道身上的金缕衣给弹了回来。

    “我找到仙尊了,就在那里。”

    白大自己撞了个晕头转向,却兴奋的指着那漩涡叫道。

    孟挺几人直接就跳到了水里,待到靠近漩涡之后,就叫了起来:“师尊在下面吗?”

    “为师就在下面。”贾可道淡定的回答道。

    接下来便是孟挺等人商议如何将师尊从下面给救出来。

    贾可道倒是拒绝了弟子们的好意,让他们各自去修行,自己自有办法出去。

    之后贾可道又将白大叫了下去,让其守在漩涡之上,避免有什么东西将漩涡挡住。

    一夜过去,一缕天光从天际之处透射出来。

    贾可道照例将第一缕天光之中蕴含的东来紫气吞了下去,同时,贾可道的心神下沉,直接便依附在刚刚浮现出来的巴蛇血脉之上。

    待到成功依附转换了巴蛇的视角之后,贾可道便朝着那一缕开始消散的东来紫气一口吞了下去。(未完待续)

第三百三十六章 不能乱说话    ( )“楚阳,你莫不是为了琅邪老怪擒住的那位蓝裙女子?”

    布衣这话可不是随便问问的,就连打算离开的海大富闻言,都有些诧异地回过头,恍悟道:

    “我说你神情怎地这般为难,原来是为了那个蓝裙女子啊?她是你未婚妻?”

    不怪海大富这么问,联姻这种势力联合的手段,几乎是每个势力必然会用的常备手段了,就连霸神宗这样的超级宗门,为了宗门基业,都要时不时的和宗门内的长老,阁主背后的家族联姻。《+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对于这一点,就连作为出家人的布衣都不觉得的奇怪,生佛寺的嫡传弟子虽然不宜嫁娶,但通过俗家弟子联姻,也是生佛寺笼络下属势力的必然手段之一。

    “这倒不是……”

    唐楚阳再次苦笑,在竞争残酷的修士界里,大多数修士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他这种纯粹为了友情去救人的事情,即便是佛门弟子,除非是为了作秀和宣扬声名,不然也不会随便去做。

    “那就是你对这女子有意了?”

    见唐楚阳否认,海大富只能想到这个理由了,以他的目力自然能够看清楚凌紫嫣的绝世姿容,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海大富看来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唐楚阳闻言一呆,想要解释一下,想来想去还真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索性闭嘴不言,让海大富自己联想。

    “看来是这样了……”

    海大富叹着气转过了身,看看远处白热化的战场。又转头看看唐楚阳,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劝道:

    “如果那个女子对你不是很重要的话。你还是不要冒险的好,琅邪老怪不是鬼树王,对付他,随时都要冒着生命危险啊。”

    “红颜祸水啊,善哉,善哉……”

    就连布衣,都忍不住奉劝了一句。琅邪老怪的名头太大了,不论是布衣,还是海大富。都不愿意轻易招惹他。

    “布衣,海兄,你们先行离开吧,这女子我必须救。不然良心上过不去啊。”

    唐楚阳看得出海大富和布衣的顾忌。也没有怪他们的意思,毕竟他们两个和凌紫嫣没有任何关系,没必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我们能走开吗?”

    海大富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儿,彻底歇了趁隙逃跑的心思,刚刚才接受了唐楚阳一个天大的人情,他怎么可能在唐楚阳需要冒险的时候离开?

    “因果,因果,种了因。必然要承受果,我和你以生因果。你不走,今日我怕也难以离开了……”

    布衣表情无奈中带着些释然,佛修最讲究心境,他见唐楚阳态度这么坚决,反而比海大富更容易接受唐楚阳的决定。

    “你们……”

    唐楚阳心中一涩,心底里生出一丝难以抑制的感动,上辈子的人情冷暖体会了太多,海大富和布衣的不抛弃,让唐楚阳感触颇大,知道他们两个都是说一不二的人,当下也不在劝,笑道:

    “大恩不言谢,你们这份人情,兄弟记下了!”

    海大富和布衣闻言齐齐摇头,笑着看了看唐楚阳,海大富没好气道:

    “什么大恩,人情的,这比得上你给我们的帮助?别废话了,既然你打算找琅邪老怪的麻烦,咱们还是好好商量一下怎么对付这个老怪物吧……”

    布衣赞同地点了点头,走前两步,一副得道高僧模样道:

    “阿弥陀佛,琅邪老怪在活死人谷横行数百年,残害人类修士无数,说不得,咱们三个今日要为修士界除去这一害了!”

    海大富闻言嘴角一抽,忍不住插嘴道:

    “你们佛修,最是虚伪,咱们明明是为了救人,偏偏这话放到你嘴里,就成了行侠仗义,为民除害了,我师尊说的果然没错,这世上最不可信的,就是你们这帮秃驴的嘴皮子了!”

    旁边的唐楚阳见海大富说得不好听,以为他又要和布衣斗嘴,正打算张口劝两句,却不想海大富突然‘哈哈’一笑,转而笑道:

    “不过你这话,还海大爷我还是非常赞同的,琅邪老怪杀人无算,再任他这么嚣张下去,岂不是让人以为修士界无人能敌了么?今日咱们三人联手,为修士界荡平琅邪老怪这一巨害!”

    “你这厮……”

    唐楚阳无奈地抬手指了指海大富,憋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厮的脸皮实在是让人无语到极致了。

    布衣抬手看看远处战场,凝视良久,最终盘膝坐下,淡然道:

    “此时琅邪老怪和那只神兽争斗正烈,咱们暂时怕没有插手的余地,还是稍安勿躁,等等再说吧。”

    “确实!”

    唐楚阳认同地点了点头,抬手拿出几张明黄色的灵纸,随后又拿出画板,灵砚,调制灵墨的材料,摆好之后盘膝坐于地面。

    海大富见状,一脸好奇地走了过来,拿起唐楚阳身前的画板感应了一下,一脸竟然道:

    “五阶印制画板?好东西啊,这玩意儿在我们霸神宗都没有多少,楚阳,你小子太富裕了吧?什么好东西到里你手里怎地就变得不值钱了呢?随手就拿得出来。”

    唐楚阳看着海大富研究画板,这画板是烛翎送给他的见面礼,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当下笑着解释道:

    “呵呵,这画板可不是我自己弄的,我和烛翎鬼王有些合作,这东西是他送我的……”

    “烛翎?万鬼窟十大鬼王的烛翎?!”

    海大富有些吃惊地放下了画板,万鬼窟十大鬼王在潮汐山名气可不小,基本上只要在万鬼窟混过的。怕是无人不知道十大鬼王的名头,大多数修士送礼巴结还来不及呢。

    就连霸神宗和生佛寺这样的超级宗门,每次带着弟子到万鬼窟历练的时候。都要送上一份儿厚礼,拜托十大鬼王照顾一下宗门内的后辈弟子,唐楚阳竟然能让一尊鬼王送礼。

    这面子可有点儿太大了,至少在海大富看来,以他师尊不逊于鬼王的实力,也从未获得过哪个鬼王的赠礼。

    看海大富一脸吃惊,就连布衣都惊异地望了过来。唐楚阳如今已经认可了海大富和布衣,觉得他和烛翎的事情也没必要瞒着二人,当下随意道:

    “是吧。我举办过一次拍卖会,便是由烛翎鬼王主持的。”

    “拍卖会?!”布衣有些惊讶地接口,想起什么一般,表情有些震惊地惊呼道:

    “前段时间万鬼窟举行的那场拍卖王符。还有六阶唤神图的高端拍卖会。幕后之人不会就是你吧?!”

    经布衣提醒,海大富也是一脸吃惊之色,有些不可置信地叫道:

    “哎呦喂啊!还真是,楚阳,难道那次批量拍卖数万张将符,数十枚王符的拍卖会,就是你和烛翎鬼王合作举办的?!”

    “是啊,你们也听说过那场拍卖会?”

    这件事实在没什么好隐瞒。唐楚阳坦然承认。

    “何止是听说过啊!”

    海大富嚎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到唐楚阳身边。抬手拍着他的肩膀埋怨道:

    “那么多将符,王符,甚至还有六阶的唤神图,在潮汐山能够起到的作用太吓人了,便是我们霸神宗也不能坐视,原本这次带队的长老要参加的,可是你的要求太特别了,竟然指明了要大量材料竞拍!”

    说到这里的时候的时候,海大富还没好气地瞪了唐楚阳一眼,龇牙继续道:

    “当时长老调集了所有参加了试炼的宗内弟子,好容易凑齐了材料之后,你竟然取消的后面的拍卖会,为这事儿,我们丁长老可气得不轻,幸好你说了后面补办,不然许多人怕是得杀到烛翎鬼王那里要个说法不可!”

    “还有这事儿?”

    唐楚阳闻言大汗,他当初也是因为受到的好东西太多了,而且所需材料也全部收齐,原本是打算直接取消的,不过考虑到烛翎的声名,才有了延迟一月继续拍卖的决定。

    现在听了海大富的话,唐楚阳禁不住有些庆幸,幸好他也没打算赖账,不然烛翎的麻烦怕是少不了。

    毕竟鬼王的名头再大,一旦烦了众怒的话,就算是有鬼君坐镇万鬼窟,百族其他王者级高手也不是白给的,到时候倒霉的绝对会是不占理的烛翎。

    “阿弥陀佛,说起来,我们生佛寺的戒律堂主持,也是未曾参与第一场拍卖的修士之一……”

    布衣一脸淡然的插话,直接让唐楚阳出了一头冷汗,心说这修士界果然是不能随便放话的世界,这随随便便的他就差点儿得罪了两个超级大宗门。

    “呵,呵呵,幸好我也没打算赖账,这次本来也正在筹备拍卖会事宜,只是中间出了些意外,我不得不往幽冥鬼潭去一趟,等这边事了,拍卖会定然会如期举行!”

    “嗯,只要拍卖会能够如期举行就好,潮汐山的王者级修士可不在少数,在这个特殊的小世界里,有些话可能随便乱说的。”

    海大富闻言点了点头,他已经知道唐楚阳在这方面的稚嫩,特意提点了一句,免得将来唐楚阳在因为这个惹出什么大麻烦来。

    “是啊,潮汐山太危险了,以后怕是不能乱说话了……”

    唐楚阳汗颜地点着头,对于海大富的提醒给与了肯定的答复,不论是对他自己,还是对将来的唐家,‘信誉’这东西都是无法不去顾忌的。

    ps:(ps:感谢‘’护法大人绵延不绝的打赏!小猪感激不尽!感激涕零!感谢诸位书友投出的宝贵月票!小猪躬身叩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