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自己的体重似乎又增长了?

    贾可道不由得苦笑一声,站立起来。

    随着贾可道站立起来,那方巨石竟然在一瞬间轰然垮塌了下去。

    贾可道自然也跟着掉了下去,待到贾可道从碎石堆里爬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灰头土脸。

    按说,自己的体重再度暴增,贾可道是哪里都没法去了。

    但贾可道却没有丝毫恼怒,反倒是小心翼翼的伸出腿,落在了旁边的一块石头上。

    石头随即便在重压下炸裂开来。

    石头被踩爆了,贾可道脸上却挂上了笑容,再度伸腿踩在了另一块石头上。

    这一次,石头依然被踩爆,但较之之前那块石头被一脚踩得成为粉末的结果相比,这块石头里已经出现了一些小碎石。

    这也就意味着贾可道能够开始控制自己的体重和力道了。

    在昏睡的时候,贾可道陷入到巴蛇与禺猇血脉残留下来的记忆之中,这种记忆使得贾可道对于体内血脉更为熟悉,因而知道了如何控制体重所带来的麻烦。

    实际上,这仅仅只是一个小神通罢了,一个属于巴蛇的小神通,一个能够控制自身体重的神通。

    当然,这个小神通多数情况下,巴蛇是用在经过一些比较容易破碎的地面时。

    虽说这个神通并不能将巴蛇的体重减少到能够浮在水面上,但至少能够让巴蛇减少很多麻烦。

    在试验了多次之后,贾可道大概将这个神通给掌握了。

    以贾可道现在对于这个神通的了解,大概能够将自己的体重减弱到原来的五成。

    虽说这还不足以让贾可道就此自由行走在大地之上,但至少也算有个盼望了。

    趁着自己刚刚醒来,四周没人,贾可道试着从水潭里唤出一朵浪花,企图踩上去。

    但这个行为可耻的失败了,那朵浪花压根就无法承受贾可道的体重,并且让贾可道直接掉到了水里。

    水潭边的泥地很软,结果,贾可道就好似一个秤砣掉入水里,直接就陷了下去,一直陷到泥地下面十多米处。

    等到孟挺等人赶回来的时候,贾可道已经不见了踪影。

    “师尊不会出事了吧?”

    一贯有些跳脱的张庆明不由得担心了起来,但说出来的话,却被一干师兄弟唾弃:“怎么会,以师尊的道行,若是出事的话,怎么也会给我们传来一点消息的。”

    “没错,师尊一定是有事离开了,我等在这里修炼等候就是。”

    孟挺作为大师兄,所说的话,在众师兄弟心里还是颇有分量,因而他一发言,其余师弟就没有了任何争议。

    而他们现在的道行已经提升到炼精化气下层,以前不能够做的事情,现在能够做了,便拿丹炉的拿丹炉,拿熔炉的拿熔炉,一个个开始做起自己的事情来。

    孟挺自然是与龙沂水凑在了一起,两人在交流了一会绘符心得之后,便各自拿出一张方案,调好朱砂,铺上黄裱纸,取出符笔,便口中念念有词绘制起符箓来。

    流青云则与赵天亮靠在一起,流青云拿出师尊赐予的蛤蟆炉,开始催发炉火,而赵天亮则是从乾坤小袋里取出药材,用小刀将药材切为小段,投入到流青云的蛤蟆炉中,随后赵天亮也伸出双手按在丹炉上。

    原来,这两人准备合作炼制一炉丹药出来。

    这合作炼丹之法自古有之,古时不少道家门派里,利用大量的低级弟子来炼制高等丹药,以节约真人的时间。

    而流青云和赵天亮正是准备炼制一炉万木催熟丹出来。

    这万木催熟丹乃是某个门派用来研究药材之用的丹药,这种丹药不但能够促进植物迅速生长,并且能够让植物种子出现一些变异。

    当然,这样的丹药在古时算是一般了,但也不是炼精化气下层能够炼制出来的。

    这两人炼制万木催熟丹,完全是准备让张庆明帮着炼制一件专门用来炮制药材的法器。

    像这样的低级法器,他俩不太好意思请师尊动手,而张庆明这段时间则是在研究那些异界的植物,他在大学的时候,专业就是植物生态学兼修植物遗传学。

    因而,张庆明苦于制器材料不足,寻思着让一些异界植物变异之后,看能否充当炼器材料。

    双方之间随即便一拍即合。

    说实话,这里面的好处,还是流青云与赵天亮两人占得多上一些,毕竟那张庆明搞植物研究,指不定就变异出什么药材来。

    不过这三人倒是精明,贾可道都没有注意到的万木催熟丹都被他们从书里找了出来。

    这也说明了一点,一个人总不可能将所有事情包揽的,总会有一些遗漏之处。

    张庆明此时自然在一旁拉开架势,将熔炉摆好,将几把破烂武器从乾坤小袋里取出丢入熔炉之中。

    这些破烂武器乃是希望小镇送来的,由于蔡银玲的飞剑已经出来,那剑冢的用处就不大了,也不用将武器插在里面,因而张庆明索性就当了个收破烂的,将那些破烂武器给收了,现在正好充当制器的原材料。

    那蒋和义此时正拉着青羽鸡妖一干妖怪,蹲在树林边给它们一一算命。

    说实话,在这些妖怪心里,这蒋和义是最可恨的,自己是妖怪,算什么命啊。

    但蒋和义三言两语下来,这些妖怪顿时便将蒋和义尊为神人。

    里面无非就是蒋和义算准了。

    一只鸡妖羞羞答答的询问蒋和义,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找到如意老婆。

    要换成别人,保管笑喷。

    但蒋和义不愧是专修此道,面色丝毫不变,侃侃道来:“你冠顶紫红,羽尖亮色,尾毛黑亮,这预示着你三月之类必有娇妻。行了,下一位。”

    且不提蒋和义的算卦生意不错,只说蔡银玲此时却端坐在水潭边,双目注视着飞剑,良久之后方才疾喝一声:“出!”

    随着蔡银玲这一声疾喝,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了过来。

    之前众师兄弟想要见识一下蔡银玲的剑仙风采,但却被蔡银玲推脱了过去,他们也不好强逼着蔡银玲,否则的话,岂不是欺负小师妹了。R1152(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我不能走    布衣称呼上的改变,已经充分说明了他的认真程度了,至于海大富,他的性格要比布衣更加果断一些,孰轻孰重,海大富几乎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决定。《+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我所求不多,只希望将来唐家需要帮助的时候,你们能够不吝出手相助,只此足矣!”

    唐楚阳并未提出多么让人难以接受的要求,但他这个要求也不断简单,在有唐楚阳带领家族壮大的情况下,唐家的发展速度可想而知,在不远的将来唐家绝对不会再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家族。

    在海大富和布衣看来,有唐楚阳这么个妖孽在,即便唐家真的只是个小家族,怕是不用几十年时间,唐家肯定会成为名闻大陆的超级家族,那时候真要遇到的什么危难的话。

    恐怕绝对不会是什么小困难,这个要求不算轻松,但也绝对不过分,如果布衣和海大富真的因为唐楚阳给予的信息,进而契约到王级守护神的话,那必然会是大陆上数得着的高手了。

    能让一尊七阶王者动手的事情,怕也只有超级大家族,大宗门之间的冲突了,唐楚阳的要求不难不易,正好说到了关键点上。

    布衣和海大富没有在保证什么,只是郑重地向唐楚阳点了点头,左拳右掌一碰,随后右掌握拳拍了三下心口,掐了个剑诀上下连点三下,随后收起所有动作,面露笑容。

    唐楚阳见状,同样郑重地重复了一边布衣和海大富的动作。做完之后,这才收起面上郑重的表情,笑道:

    “将来的唐家能有你们两个保驾护航。我便是出了意外,也足以含笑冥渊了……”

    方才海大富和布衣的一连串动作,是五行大陆上一种极为神圣的承诺仪式,这种仪式看似只是几个简单的动作,但却是有着相当神秘的束缚作用的。

    一旦这个仪式完成,将来海大富和布衣将来若不完成这个承诺的话,必然会遭遇绵延不绝的心魔侵袭。不死不休,最轻都得落个走火入魔的结局,严重一些的。身死道消都不奇怪!

    “你这样的小怪物都能轻易死掉的话,我们两个岂不是要死的更早?这话还是不要说的好,咱们还是想想法子怎么躲过这次危机的好……”

    海大富摇着头鄙视了唐楚阳一句,随后转头看向了远处依然激烈的大战。此时琅邪老怪和蜚已经打得热火朝天。看家本事都毫不吝惜地丢了出来。

    千丈方圆的蜚已经化作一尊周身被紫色火焰包裹的巨人,这足有数十丈高的巨人头顶一双漆黑牛角,一张狰狞如同恶鬼一般的恐怖面容极为吓人,双手持着一只巨型的金色葫芦对着琅邪老怪。

    金色葫芦紫红光芒一闪,便有一团散发着可怖炽烈气息的光团喷涌而出,足有数十丈大小,如同巨型炮弹一样,‘轰轰轰’不断想着琅邪老怪喷射!

    另一边。面容俊逸的琅邪老怪已经消失不见,代之而起的是一尊同样数十丈高大的黑甲巨人。不用想也知道是琅邪老怪的守护神了。

    琅邪老怪的守护神极为奇怪,鹿首人身的外相很像是要修,但他周身又有无边魔气环绕,一股暴戾无比的气息无时无刻不再影响着周遭的一切,所有被波及的蓝色蜘蛛,全都变得狂暴起来。

    唐楚阳见状面色再变,不是因为琅邪老怪的似魔似妖,而是他发现一身蓝裙的凌紫嫣竟然失去了踪影!

    有些焦急地凝目远望,寻觅许久,这才在黑甲守护神背后的一件灵宝上看到了被束缚在上面的熟悉身影,松了口气后,这才奇怪地问海大富,道:

    “海兄,这琅邪老怪的守护神很奇怪的,妖圣系的守护神,怎么会拥有这么恐怖的魔气?”

    “这就是琅邪老怪让人闻之色变的主要原因了……”

    海大富点着头,抬手指了指琅邪老怪的守护神,面色怪异地接着解释道:

    “这琅邪老怪,原本开启了木属性神印,属于妖圣系的修士,但在四百年前不知有了何等奇遇,竟然又开启了火属性神印,若只如此到也什么,

    可让人震惊的是,他非但契约了妖圣系守护神,竟然还契约了魔神系守护神,若是在外界,他这般跨系契约,等同亵渎天神,必然要遭天罚加身,魂飞魄散,灰飞烟灭,但他偏偏躲到了潮汐山!”

    说到这里,海大富稍稍缓了口气,看了看一脸惊讶的唐楚阳之后,这才苦笑着继续道:

    “潮汐山的天地法则之所以如此特殊,就是因为它是完全独立于五行大陆之外的小世界,除开每三十年一次的潮汐山开启时间,潮汐山和五行大陆根本没有任何联系,

    如此,也导致上界天神无从下手,让琅邪老怪避过天罚,幸存至今,由此可知,这老怪物到底有多胆大包天,肆无忌惮了!”

    听完海大富详细的解释,唐楚阳一脸恍悟的同时,心底也忍不住惊讶,没想到,这五行大陆上除了他自己之外,竟然还有第二个敢开启第二神印的修士。

    而且在唐楚阳看来,这琅邪老怪明显要比他的胆子大,因为唐楚阳虽然开启了第二神印,但却不敢契约第二个系别的守护神,但琅邪老怪非但开启了第二神印,还同时契约了第二系的守护神!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话果然不是说假的,唐楚阳心中惊涛骇浪,他当初进入潮汐山发现了这个小世界奇特的规则之后,便有过使用天神金身的想法。

    但为防万一,唐楚阳最终还是一直隐忍着不敢轻易使用,即便是对付掩日蜃蛟龟的守护,也只是动用了天神金身的神力,不曾将天神金身召唤出来。

    这么一比较的话,琅邪老怪这个原住民,可要比唐楚阳这个外来人胆大多了,甚至可以说是疯狂,毕竟跨系契约可是等同亵渎天神,这和找死没有多大区别。

    唐楚阳自认他从不是个疯狂的人,有时候逼急了虽然会冒险,但他大多时候都是相当谨慎小心的,听了琅邪老怪的事迹后,唐楚阳反而对这老怪有些佩服了。

    因为,这琅邪老怪算是唐楚阳遇到的第二个,敢于对抗天神的凡人了,至于第一个,当然是已经铸就天神金身的唐楚阳!

    “看在你和我共同点不少的份儿上,如果凌紫嫣没有收到什么的伤害的话,我会放你一马……”

    唐楚阳心里转着这样的念头,眯着眼睛看向战场,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的生灵,对上四界的所谓天神都是保证敬畏膜拜之心的,唐楚阳想要找个敢于逆神的凡人还真不容易。

    唐楚阳的那些信徒虽然也算是在逆神,但他们都是被动的,先是被唐楚阳不断洗脑,随后又是蛊惑,又是神迹震慑的,基本上都是唐楚阳给彻底洗脑的。

    类似琅邪老怪这样,敢于主动干出逆神之事的人,唐楚阳也只是遇到这么一个而已,所以他对琅邪老怪就保有了一份同病相怜的心思,只要不是不死不休,放他一马又如何?

    正分心想着这些事情,唐楚阳的肩膀突然被身旁的海大富拍了一下,转头诧异地看过去,才发现海大富一脸兴奋地指着远处的战场,喜道:

    “大好机会啊!你们快看,琅邪老怪拼出真火了,他怕是已经把全副精力用到了蜚身上,咱们若此时逃跑,他必然无法分心,楚阳,小秃驴,咱们快走!”

    唐楚阳转头一看,确实如同海大富说得那样,琅邪老怪的的黑甲守护神被蜚的金色葫芦给烧掉了一只手臂,此时庞大的黑甲守护神周身魔气狂涌,背后足足三件灵宝竟然全部被老怪发动了。

    灵宝的消耗可是相当巨大的,琅邪老怪一口气发动所有灵宝进行攻击,巨大的元神精华消耗,居然容不得他分出半分心思来关注其他事情,这个时候确实是逃跑的大好机会。

    可惜,唐楚阳从看到凌紫嫣的那一刻,心里就再没有逃跑躲避的想法,除非琅邪老怪已经强大到了让唐楚阳无法抵御的地步,不然凌紫嫣他是必须要救的。

    见布衣和海大富召唤出守护神,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唐楚阳无奈,摇头苦笑道:

    “你们两个先离开吧,我,恐怕暂时不能走……”

    布衣和海大富闻言止步,齐齐诧异转头看向站在原地未曾动弹的唐楚阳,海大富想都没想便劝道:

    “不能走?这是什么话?楚阳兄弟啊,我知道你实力远超我和布衣,但这琅邪老怪不同,他的实力,比之那些精英级的王者妖兽都要强出许多,和鬼树王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你对付不了他的!”

    “海兄,别说了,我真的无法离开,你们两个先去入谷口等我吧,三日之内,若我回去,咱们便继续结伴通过活死人谷,若是我三日未到的话,你们便出谷重新组队吧!”

    唐楚阳不是没想过让海大富和布衣留下来帮忙,但琅邪老怪对海大富和布衣的威慑力显然太大了,唐楚阳不想不想因为这个,影响了他和布衣,海大富两人的信任。

    “楚阳,你莫不是为了郎溪老怪擒住的那个女子?”

    布衣驾驭佛陀抬起巨臂指着远处,琅邪老怪动用了全部的灵宝攻击,此时原本被束缚在灵宝上的凌紫嫣,已经被他转移到了黑甲守护神的肩膀上,布衣观察入微,早就发现那个蓝裙女子。(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