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王级的守护神在凡间界非常非常稀少,即便是唐楚阳这个才到了五行大陆不到三年的人,都对这个情况相当了解。《+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修士界满足契约相应等级守护神的修士非常,就拿七阶这个比较尖端的层次来说,真要统计的话,单单是人类阵营里能够达到这个层次的,没有一百万也有八十万了。

    但境界和修为到了,却不代表你就能够契约到守护神了,上界天神到了仙王这个级别之后,即便是七阶神使能够提供的信仰之力,对于他们本身的助力也相当小了。

    说是可有可无也不夸张,毕竟再怎么强大的凡人,对上在天神这个群体里都属一方诸侯仙王,除非是狂信徒那样的疯狂信仰,不然能够提供给他们的元神信仰还真不算多。

    这就导致凡间界达到七阶的王者们,往往很难获得王级守护神的认可,就更不要说需要支付一缕元神的守护契约了。

    就海大富和布衣了解的信息来看,凡间界一百万个七阶王者里面,能够真正获得上界王级守护神认可和契约的,怕是连万分之一都不足!

    就算是霸神宗和生佛寺这样的大陆顶尖名门,派内弟子达到七阶的不在少数,但已经契约了守护神的却少之又少。

    而但凡能够契约到仙[长^风^文学].[cf][wx].王级守护神的,在宗门内的地位绝对能够一飞冲天,至少也得给个长老的职务,才配得上人家能够契约七阶王级守护神的资质和机缘!

    “王符嘛。自然是从仙王那里借来的神通了,我也是在顿悟的时候神游上界,运气不错。撞到了几个仙王,所以就有幸炼制出了不少王级灵符……”

    唐楚阳当然知道海大富和布衣关心的重点是什么,不过这个问题他显然不能说真话,因为穿越重生的秘密唐楚阳连家人都无法说,更何况是布衣和海大富?

    不过唐楚阳已经认可了海大富和布衣,将他们当做了真正意义上朋友,既然他们问道了。唐楚阳也不介意跟他们透露一些信息。

    “仙王?!还几个?!!”

    海大富震惊无比地张大了嘴巴,说出这话的时候语气里那种无可置信,简直无以言表。即便是那些资质根骨超人的修士精英,能够撞到一尊仙王就足以欣喜若狂了。

    而唐楚阳却表情极为随意说他遇到了仙王,并且还不止一个,那可是仙王啊。九成九的七阶修士神游上界几十上百年。都不见得能够撞到一个,而唐楚阳这厮,随便一次神游就遇到不止一个?

    “唐兄,你糊弄我呢吧?仙王又不是大白菜,你能遇到一个我或许还会相信,毕竟我和布衣当时感应到你炼制出了王符,但不止一个?你当仙王是路边的乞丐啊?想见就见?”

    震惊过后,海大富情绪激动地咋呼了起来。王级守护神的信息太珍贵了,就算是霸神宗之内。虽然有三尊王级守护神的信息,但那必须要是宗内资质最好的弟子,才有资格获得契约信息的。

    海大富虽然是宗门内的嫡传弟子,但像霸神宗这么大的超级宗门,嫡系弟子可不止他一个,有些同门师兄弟的修炼资质甚至比海大富还好,他都不知道将来有没有机会获得契约名额呢。

    唐楚阳这极为随意的几句话,可真的刺激到海大富了,说句夸张点儿的话,如果唐楚阳肯给他透露一尊王级守护神的信息,就算是让海大富拜他为师,这厮都不会有任何犹豫!

    “唐兄,你莫不是真的知道不止一个王级守护神的信息?”

    布衣清秀的面庞有些凝重,他和海大富这个大嘴巴不同,从唐楚阳话出口的时候,布衣就一直在盯着唐楚阳的俊脸了,不论是表情,还是语气,布衣都未曾看出唐楚阳有开玩笑的意思。

    “当然!”

    唐楚阳肯定地点了点头,正想开口继续说下去的时候,看到海大富和布衣眼中闪过的艳羡之色,心里微微一动,突然懊恼道:

    “说来也是我倒霉,好不容易神游一次,竟然遇到了几尊仙王斗法,若不是我躲得快,差点就魂飞魄散了!”

    “啊?!你竟然遇到天神斗法?而且还是几尊仙王斗法?!”

    海大富再次被唐楚阳的话吓了一跳,之前几尊仙王的信息震撼还没有过去就被他放到一边,上上下下看了唐楚阳几眼之后,这才呼口气道:

    “你能活着下来,还真是万幸啊!说起来,许多修士都是栽在这上面的,不是被凶物吞了元神,就是被邪神炼化,你这小子能够从几尊仙王手里跑出来,简直是遭天之幸!”

    “阿弥陀佛,神游上界凶险无比,机缘不够,随时都有可能魂飞魄散,唐兄竟能够从几尊仙王的法场中逃出生天,真真是天大的幸事了!”

    海大富和布衣真诚的关心,让原本打算吓吓他们的唐楚阳有些惭愧,什么仙王之类的,全都是唐楚阳胡乱杜撰的扯淡而已,上四界几乎所有王级守护神的信息,全都搁他脑袋里放着呢。

    哪里需要冒险神游上界?

    原本打算开开玩笑的,但看看海大富和布衣脸上庆幸无比的真挚表情,就好似遭遇危险的是他们自己一样,这让唐楚阳怎么也恶搞不下去了,当下叹口气道:

    “谁说不是呢,三尊仙王,两尊妖王,四尊罗汉,两尊魔王,简直就是神魔大战一样,当时可真把我吓坏了!”

    海大富和布衣闻言,习惯性地就打算点头配合一下,可是反应过来唐楚阳暴露出来的信息之后,当即如同被炮仗炸了起来一样,异口同声地不可置信道:

    “什。什么?!!!”

    “你,你,你当真遇到的十尊以上的王级守护神?!而且神魔佛妖全都有?!!”

    布衣激动的血红的清秀俊脸。和磕磕巴巴的语气,让唐楚阳知道他想要的效果终于达到了,当下一脸肯定地点头道:

    “这种事情我能糊弄你们么?!”

    “真的遇到了十尊以上王级守护神啊?!”

    布衣和海大富脸上的表情无比震惊,甚至用‘震惊’都不足以形容二人来上的癫狂之色,那根本就是听到了天方夜谭一样的无可置信到迷惘的痴傻呆愣。

    “大爷!我的亲大爷!”

    肉麻到了极致的谄媚声音突然在唐楚阳身侧响起,唐楚阳诧异扭头,这才发现海大富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到了他身侧。一张大脸几乎快贴到他的脸上了,当即惊得一个闪身躲开,抽抽这嘴角道:

    “海兄。你这是搞什么?兄弟可不好男风!”

    “我也不喜欢男人!”

    海大富一脸严肃地回了一句,随后哈巴狗一样一脸谄媚地重新靠了过来,唐楚阳见状,一脸惊惧地连连摆手后退。叱喝道:

    “打住!有话就站在那里说。我听得到!”

    “呃……”

    海大富一脸愕然地止住脚步,看唐楚阳一脸防狼小媳妇一样的表情动作,当下讪讪地挠挠头,犹豫了一下这才腼腆道:

    “好吧,我就是想问问,嘿嘿,你不是遇到了超过十尊的仙王么?其中似乎又两尊妖王?那个,呵呵。反正你是天帝系的修士,妖王对你而言也就是炼制灵符。不若,不若将他们的想象告知与我如何?”

    羞羞怯怯地说完这话之后,海大富似乎是嫌自己的诚意不够,话才说完,当即便换做一脸郑重的表情,信誓旦旦冲唐楚阳道:

    “当然!王级守护神的信息,在五行大陆上几乎等同于无价之宝,我海大富也不说什么大话,只要唐兄给我的守护神信息是真实的,咱老海这条命便算你一半,以后有事尽管张口!”

    海大富没有把整条命都送出去,反而让唐楚阳更加相信他的话,而且唐楚阳自信他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海大富这些话绝对是出自肺腑,他这是认真的。

    唐楚阳闻言点点头,表示他相信海大富的诚意,正想将早就想好的两尊妖王说出来,一旁的布衣却突然站了出来。

    布衣的表情不像海大富那般忸怩,反而极为坦然地,先向唐楚阳打了稽首之后,这才一字一顿道:

    “唐兄,我只要一尊罗汉形象,不论将来能够契约成功,我都欠唐兄一个天大的人情!”

    这话说来,掷地有声,并且布衣罕见地没有使用‘小僧’之类的自称,而是用了‘我’这个出家人几乎不会用到的自称,只这一点,唐楚阳就能感觉到布衣的郑重了。

    “哈哈,瞧你们把话说的,今日我既然当着你们的面把这些信息透露出来,难道只是说着好玩儿么?还是你们觉得我是为了炫耀?”

    海大富和布衣闻言,双目齐齐精光一闪,唐楚阳这话暗地里的意思他们已经懂了,感情人家之所以说这些,原本就是冲着他们两个来的。

    “楚阳,够意思!废话我海大富就不多说了,虽然认识没几天的时间,但你的人品我已经有了切身感受,我不问你的目的和用意,现在想来你掌握的王级守护神信息恐怕是真实的,这人情,我接下了!”

    海大富和布衣何等精明的人,不然年纪轻轻的他们,恐怖也没胆子独闯恶人道,明白了唐楚阳的用意,海大富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决定吃下这个天大的人情。

    王级守护神啊!整个霸神宗才几个?!

    海大富在明白了唐楚阳的暗地里的意思之后,就没有想过要拒绝,一尊王级的守护神,或许就是他这一声的终点了,真正能够成为半神,乃至于地仙的,整个大陆上才几个?

    “呵呵,布衣虽谨小慎微,但楚阳你的人情,我也承下了!”

    布衣神情淡定,说话的速度不快,但每一个字都是法子本心。

    ps:(ps:今天就这两更了,正月十六在农村很热闹,也很重要,要陪家人,要和小伙伴儿一起去看烟火,今年小猪家里有事庙会的会主,忙得没时间码字了都,咱还是明天见吧……)

第372章 抽取灵气    不管怎么说,这些洪荒血脉就是化妖的基础,化妖原本就是一种血脉返祖现象罢了。

    而贾可道在闲暇之时,也对这异界生物进行过诸多研究,最终发现一个问题。

    这异界生物体内若是有其它血脉的话,必定会显现出来,不会像地球上的生物那样隐藏起来。

    也就是说,若是一头魔兽与其它普通生物繁衍出来的后代,都会显现出相应的特征来,即便是血脉单薄得无法计算,也会如此。

    就拿立米迪王国的王室来说吧,其一代祖先乃是某位神子,也就是神明之子,因而他们的血脉之中一直都有着神性血脉的存在。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们也应该算是神性生物了。

    即便是到现在,那神性血脉被人类血脉冲淡到极致,但立米迪王室成员至少是高寿,在修炼斗气,魔法方面,都有着常人难以比拟的天赋。

    这就是神性血脉的显现了。

    就算是再稀释数百倍,只要这神性血脉还存在,那么立米迪王室成员在这些方面都要比普通人杰出一些,尽管这种杰出或许会弱小到无法察觉。

    但华夏人类就不一样了,不管何种血脉,其浓度被稀释到百分之十以下之后,就会自行隐藏起来,不再显现出来。

    这也就是为什么化妖符对于异界生物不起作用的原因所在了。

    不管怎么说。这河里的鱼吃起来倒是颇为美味,就是差一点盐。

    此时贾可道的饥饿感已经被压住了一点,便腾出手来。取出几包盐,每烤好一条鱼便加上一点,然后食用。

    终于,在贾可道吃了上百条鱼后,孟挺等人的鱼也烤制好了,呈了上来。

    贾可道看了看,不由得苦笑起来。

    自己早就该想到的。赵天亮做出来的烤鱼还不错,可除他之外。孟挺几人做出来的烤鱼就不能让人恭维了。

    要么就是焦糊了一大块,要么就是没烤熟。

    总之,不太好吃就是了。

    当然,贾可道此时也不会挑剔。尽数吃了下去,只是淡淡的点评了几句,羞得孟挺几人都是满脸通红,转身回去继续烤鱼。

    看他们的劲头,今天若是不让师尊说出一个好字来的话,恐怕他们也不会罢休了。

    贾可道呵呵一笑,继续烤鱼。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白大聚集过来的大鱼很快就只剩下寥寥几条。

    之前上千条人类大腿粗的大鱼,足以让数千人饱餐一顿了。

    不过对于贾可道来说。却仅仅只是吃了个七成饱,之后白大又去小河下游转了一圈,方才将贾可道的肚子填饱。

    随着那原本不断膨胀的饥饿感消退下去。一股难以抑制的困意涌上心头。

    还好,这次贾可道已经有了经验,随即便吩咐孟挺等人自己去修炼,不用理会自己,反倒是将白大给留了下来。

    不过孟挺几人哪里放心,执意留下照顾师尊。何况在师尊身旁打坐入定也是一样可以修炼的。

    见弟子们执意如此,贾可道也没有多话。双眼一闭,不再抗拒那股困意,片刻之后便浑然入睡。

    孟挺几人见师尊并无异样,稍微放下心来,各自选了个位置,取出蒲团,就地坐下,双眼微闭,口中默默念诵经文,借此打坐入定。

    但尚未等到孟挺几人真正入定,他们就察觉到四周似乎出现了一些什么变化。

    在略微体味之后,孟挺倒是发现了一些问题,四周的灵气似乎在缓慢的减少,并且这个速度在不断加快之中。

    孟挺睁开眼,朝着师尊所坐的地方看去,担心有什么变故。

    师尊那里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孟挺这时捏了一个法诀,从双眼抹过,开启了阴阳眼,再度看去。

    这一看则是让孟挺不由得一惊,只见以师尊的身体为中心,随着贾可道的呼吸起伏,那些灵气就好似被一个黑洞牵引,朝着师尊的身体就一波波涌了过去。

    并且每一次涌动,其速度都会快上一点。

    渐渐的,天光开始减弱,天上的太阳也仅仅只剩下一个虚影,现在已经是黄昏了。

    到了这时,不光孟挺,就连赵天亮等人也不得不停下了打坐入定,站立起来。

    他们也感受到了四周灵气被抽走。

    嗯,准确来说,以贾可道为中心,半径千米以内的灵气,转眼之间便被贾可道的身体给抽干了。

    随着这个范围内的灵气被抽干,更远处的灵气就顺势流淌了过来,但下一刻却又被抽干。

    并且这个范围也因为贾可道抽取灵气的力度不断开始扩大。

    孟挺等人在贾可道身边守了一会,就站不住脚了。

    这里给孟挺等人的感觉就是一片空寂,好似什么都没有,并且那些被吸过去的灵气,每一次从孟挺等人身边掠过之时,甚至于还想要从他们体内抽走一些灵气。

    这样的感觉可不太好,尤其是到了后来,人站在那里就好似要窒息了一般的难受。

    如此一来,孟挺等人不得不退到了千米之外,并且随着那灵气抽取的范围扩大而退得更远。

    除了孟挺等人之外,青羽鸡妖等妖怪也被这种天地之间的异变惊动,跟在孟挺等人身后一起后退。

    至于白大,它早就见事不对逃得远远,踩着浪花,肉痛无比的看着这边。

    要知道,贾可道现在抽取的灵气里,大部分都是来自于白鲢河的,因而白大获得的灵气随之减少,这如何不让它肉痛。

    当然,就算是再肉痛,白大也是不敢有半点怨言的。

    呼!呼!呼!

    随着抽取范围扩大,朝着贾可道体内涌入的灵气也迅速增多。

    随着灵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在靠近贾可道身体时不断被压缩,在贾可道的体外甚至于出现了凝结为水露的灵气,这些灵气已经被压缩到极致,但下一刻,就会消失不见,被贾可道的身体吸收进去。

    渐渐的,随着无数灵气的涌入,贾可道的身体也开始渐渐出现了一些变化,在贾可道吐气的时候,一片片青黑色带着红丝的鳞甲便会从体表浮现出来,而在吸气的时候,那些鳞甲又会迅速消散。(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