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管怎么说,这些洪荒血脉就是化妖的基础,化妖原本就是一种血脉返祖现象罢了。

    而贾可道在闲暇之时,也对这异界生物进行过诸多研究,最终发现一个问题。

    这异界生物体内若是有其它血脉的话,必定会显现出来,不会像地球上的生物那样隐藏起来。

    也就是说,若是一头魔兽与其它普通生物繁衍出来的后代,都会显现出相应的特征来,即便是血脉单薄得无法计算,也会如此。

    就拿立米迪王国的王室来说吧,其一代祖先乃是某位神子,也就是神明之子,因而他们的血脉之中一直都有着神性血脉的存在。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们也应该算是神性生物了。

    即便是到现在,那神性血脉被人类血脉冲淡到极致,但立米迪王室成员至少是高寿,在修炼斗气,魔法方面,都有着常人难以比拟的天赋。

    这就是神性血脉的显现了。

    就算是再稀释数百倍,只要这神性血脉还存在,那么立米迪王室成员在这些方面都要比普通人杰出一些,尽管这种杰出或许会弱小到无法察觉。

    但华夏人类就不一样了,不管何种血脉,其浓度被稀释到百分之十以下之后,就会自行隐藏起来,不再显现出来。

    这也就是为什么化妖符对于异界生物不起作用的原因所在了。

    不管怎么说。这河里的鱼吃起来倒是颇为美味,就是差一点盐。

    此时贾可道的饥饿感已经被压住了一点,便腾出手来。取出几包盐,每烤好一条鱼便加上一点,然后食用。

    终于,在贾可道吃了上百条鱼后,孟挺等人的鱼也烤制好了,呈了上来。

    贾可道看了看,不由得苦笑起来。

    自己早就该想到的。赵天亮做出来的烤鱼还不错,可除他之外。孟挺几人做出来的烤鱼就不能让人恭维了。

    要么就是焦糊了一大块,要么就是没烤熟。

    总之,不太好吃就是了。

    当然,贾可道此时也不会挑剔。尽数吃了下去,只是淡淡的点评了几句,羞得孟挺几人都是满脸通红,转身回去继续烤鱼。

    看他们的劲头,今天若是不让师尊说出一个好字来的话,恐怕他们也不会罢休了。

    贾可道呵呵一笑,继续烤鱼。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白大聚集过来的大鱼很快就只剩下寥寥几条。

    之前上千条人类大腿粗的大鱼,足以让数千人饱餐一顿了。

    不过对于贾可道来说。却仅仅只是吃了个七成饱,之后白大又去小河下游转了一圈,方才将贾可道的肚子填饱。

    随着那原本不断膨胀的饥饿感消退下去。一股难以抑制的困意涌上心头。

    还好,这次贾可道已经有了经验,随即便吩咐孟挺等人自己去修炼,不用理会自己,反倒是将白大给留了下来。

    不过孟挺几人哪里放心,执意留下照顾师尊。何况在师尊身旁打坐入定也是一样可以修炼的。

    见弟子们执意如此,贾可道也没有多话。双眼一闭,不再抗拒那股困意,片刻之后便浑然入睡。

    孟挺几人见师尊并无异样,稍微放下心来,各自选了个位置,取出蒲团,就地坐下,双眼微闭,口中默默念诵经文,借此打坐入定。

    但尚未等到孟挺几人真正入定,他们就察觉到四周似乎出现了一些什么变化。

    在略微体味之后,孟挺倒是发现了一些问题,四周的灵气似乎在缓慢的减少,并且这个速度在不断加快之中。

    孟挺睁开眼,朝着师尊所坐的地方看去,担心有什么变故。

    师尊那里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孟挺这时捏了一个法诀,从双眼抹过,开启了阴阳眼,再度看去。

    这一看则是让孟挺不由得一惊,只见以师尊的身体为中心,随着贾可道的呼吸起伏,那些灵气就好似被一个黑洞牵引,朝着师尊的身体就一波波涌了过去。

    并且每一次涌动,其速度都会快上一点。

    渐渐的,天光开始减弱,天上的太阳也仅仅只剩下一个虚影,现在已经是黄昏了。

    到了这时,不光孟挺,就连赵天亮等人也不得不停下了打坐入定,站立起来。

    他们也感受到了四周灵气被抽走。

    嗯,准确来说,以贾可道为中心,半径千米以内的灵气,转眼之间便被贾可道的身体给抽干了。

    随着这个范围内的灵气被抽干,更远处的灵气就顺势流淌了过来,但下一刻却又被抽干。

    并且这个范围也因为贾可道抽取灵气的力度不断开始扩大。

    孟挺等人在贾可道身边守了一会,就站不住脚了。

    这里给孟挺等人的感觉就是一片空寂,好似什么都没有,并且那些被吸过去的灵气,每一次从孟挺等人身边掠过之时,甚至于还想要从他们体内抽走一些灵气。

    这样的感觉可不太好,尤其是到了后来,人站在那里就好似要窒息了一般的难受。

    如此一来,孟挺等人不得不退到了千米之外,并且随着那灵气抽取的范围扩大而退得更远。

    除了孟挺等人之外,青羽鸡妖等妖怪也被这种天地之间的异变惊动,跟在孟挺等人身后一起后退。

    至于白大,它早就见事不对逃得远远,踩着浪花,肉痛无比的看着这边。

    要知道,贾可道现在抽取的灵气里,大部分都是来自于白鲢河的,因而白大获得的灵气随之减少,这如何不让它肉痛。

    当然,就算是再肉痛,白大也是不敢有半点怨言的。

    呼!呼!呼!

    随着抽取范围扩大,朝着贾可道体内涌入的灵气也迅速增多。

    随着灵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在靠近贾可道身体时不断被压缩,在贾可道的体外甚至于出现了凝结为水露的灵气,这些灵气已经被压缩到极致,但下一刻,就会消失不见,被贾可道的身体吸收进去。

    渐渐的,随着无数灵气的涌入,贾可道的身体也开始渐渐出现了一些变化,在贾可道吐气的时候,一片片青黑色带着红丝的鳞甲便会从体表浮现出来,而在吸气的时候,那些鳞甲又会迅速消散。(未完待续)

第三百三十三章 遮天蔽日符    “到底什么情况?这个琅邪老怪是不是很危险?”

    唐楚阳被海大富苦起来的一张脸给吓到了,主要还是因为海大富说话的语气太凝重了,前所未有的凝重。《+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w,,cO

    海大富面色难堪,也没有回头看唐楚阳,盯着远处的战场正想开口说什么,却被背后一把清透的声音给打断了。

    “琅邪老怪不是鬼修,但他却是活死人谷里连鬼修都不敢招惹的存在,相比而言,琅邪老怪要比鬼修更加凶残,他性情乖戾,行事荤腥不忌,是活死人谷最危险最可怕的三大王者之一!”

    唐楚阳闻言回头,看到布衣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二人身后,微微松口气,喜道:

    “布衣,你的伤势也全部恢复了?”

    “嗯!”布衣点了点头,略带些羞惭地道:“到底还是小僧的心性磨练差了些道行,这次还要多谢唐兄,若不是你,小僧这次怕是真的要危险了,岂能还有现在的突破。”

    “什么?和尚,你竟然还突破了?!”

    唐楚阳还没有回过味,一直面色凝重地观看远处战斗的海大富便一脸吃惊地扭过头,看向布衣的目光要多惊讶,就有多惊讶。

    “正是,此次心魔汹涌,小僧侥幸连续看破,如今在心境上已经可窥五行天劫一点点信息了……”

    说着话,布衣平静的表情也难得地多出一丝激动,熬过了数波心魔侵袭之后。他的心境已经趋近于圆满,只要等修为和境界跟上进度,差不多就能直接渡劫进入天位行列了。

    “你娘咧!你们修佛的就是占便宜。只要心境圆满了,什么境界修为魔障,便如烟尘一般起不了半丝波澜!”

    海大富一脸的羡慕嫉妒恨,他和唐楚阳,布衣三人都是四相境的修为,唐楚阳表现出足够变-态的天赋之后,海大富已经没有和这个妖孽比较的意思了。

    但布衣就不一样了。布衣和海大富一样,都是出自名闻大陆的八大顶尖名门,而且两人实力上也是各有优劣。布衣总体上的实力或许比海大富强出一线,但也强的有限。

    如果海大富玩命儿的话,布衣也就能跟他打个不相上下,谁胜谁负还真不一定。

    但现在听说布衣心境大进。海大富心里多少就有些郁闷。佛修和其他三系修士不同,他们虽然主要依靠神灵符,通过天神附体的方式来对敌,但修炼上最主要的还是依靠心境。

    可以说,佛门修士一生最大的滞碍便是心境,只要心境能够突破,不论是境界限制也好,还是修为限制也罢。都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跟着心境突飞猛进,比什么灵丹妙药何止强上十倍!

    “阿弥陀佛。侥幸,侥幸而已……”

    布衣这话可不是客气,他是真的非常庆幸,如果唐楚阳当时知道他和海大富心中所想,怕是性子再怎么大度,也不可能再和二人继续同行了。

    那样的话,留下海大富和布衣两个受了内伤的人,又是在活死人谷这么危险的地方,二人会有什么凄惨的结局可想而知。

    “唉,羡慕死老子了!”

    海大富愤愤地叫了一声,不过随即便面色郑重地转头看向琅邪老怪那边,抬手指了指面容妖异的琅邪老怪,苦笑着冲布衣和唐楚阳道:

    “咱们三个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琅邪老怪几百年都不见得出现一次,偏偏就让咱们给撞着了,若是被这老怪发现,咱们仨怕是的同年同月同日死了……”

    “也不尽然!”

    布衣摇头笑着,抬手指了指数十里外正在大战的琅邪老怪,随后收回手指了指三人所在,淡然接着道:

    “数十里距离而已,琅邪老怪是七阶神使,以他强悍的王级元神,不可能一直到现在都发现不了咱们,可现在咱们在这里交谈许久,琅邪老怪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你不觉得奇怪么?”

    经布衣这么一提醒,海大富才猛然醒悟,对啊,几十里的距离而已,即便是他这个四相境大修士的元神感知,都足以将周遭探查的清楚明白了,更何况是达到七阶王者级别的琅邪老怪?

    “对啊!琅邪老怪竟然没有发现咱们么?还是他根本就不屑于对咱们几个小杂鱼出手?”

    布衣再次笑着摇头,海大富这话说出来,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吧?不过布衣知道现在可不是抬杠的时候,当下继续道:

    “琅邪老怪虽然性情乖张,且目中无人,但他行事一行谨慎小心,哪怕是再小的危险他也不会忽略,更何况,咱们三个的元神强度可不差,他可不能发现不了!”

    海大富闻言翻了个白眼,佛门修士就有一点不好,说什么话都喜欢卖关子,打禅机,现在是吊胃口的时候么?当下没好气道:

    “那你又如何解释现在这般怪异的情状?”

    “小僧不知!”

    布衣这话说的极为坦然,没有半分不好意思的模样,他确实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若知道的话他就不会这么多废话了。

    “你!说了半天,我还以你知道呢?感情你高深莫测了半天,竟然什么都不知道啊?耍我呢?!”

    海大富怒了,这小秃驴太过分了,闲着没事儿逗猴呢?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么?

    “两位,两位稍安勿躁!琅邪老怪之所以对咱们视而不见,乃是我用了王符遮蔽气息的缘故……”

    见海大富表情愤愤,大有和布衣开嘴仗的意思,当即一个大步插到了两人中间,一边阻止两人继续抬杠,一边笑着冲海大富道:

    “海兄也莫要过于担忧了,我这枚王符威能极强。虽然不具备攻击防御能力,但在遮蔽气息方面,可谓登峰造极。别说琅邪老怪只是一七阶神使,便是八阶半神来了,也不见得能够勘破!”

    这话唐楚阳说得相当自信,按照他那个世界的说法,遮天蔽日符理论上连无所不在的天机都能瞒得住,更何况是凡间界区区一修士看,说实话。唐楚阳觉得遮天蔽日符怕是连天神的神识都能阻挡!

    “呵呵,果然是唐兄所为啊!”

    布衣一脸笑意地接了一口,看向唐楚阳的目光精光闪闪。海大富和唐楚阳见状,禁不住齐声道:

    “原来你早就猜到了!”

    “呵呵,这其实不难猜测,以王级灵符在潮汐山的能够发挥出来的威能。不论是人类的七阶神使。还是其他种族的七阶王者,怕是都不敢轻撄其锋,而唐兄,他身上的王符可不少……”

    “就你聪明!”

    海大富不客气地鄙视了一句,随后看向唐楚阳,郑重问道:

    “唐兄,不是我不相信你,你是不知道琅邪老怪有多可怕。便是我师尊遇到他,第一时间怕也是选择退避。你这枚王符,真有那么强大的威能,连半神的感知都能遮蔽?”

    海大富这话其实已经是在变相的质疑了,如果换做不认识的人这么说,唐楚阳非得一把灵符呼他脸上不可,但此时唐楚阳却没有因为海大富的质疑生气,因为他知道海大富并不是故意这么做。

    海大富的表情无时无刻不在告诉唐楚阳,这个琅邪老怪真的很危险,这也让自信的唐楚阳多少有些心虚。

    遮天蔽日符毕竟不是这个世界的灵符,他还真不敢保证是不是已经瞒住了琅邪老怪,不过想想过往亲手验证的那些灵符,唐楚阳到底还是肯定地道:

    “海兄,我还年轻呢,可不想这么早死……”

    虽然没有直接回答海大富的问题,但唐楚阳的话却比回答来得更加可信,海大富闻言点头,心说,是啊,就算不顾及他和布衣二人,唐楚阳本身可还留在这里呢,他不可能拿自己的小名胡搞。

    “那就好,不过,唐兄啊,你这什么灵符?连七阶神使的感知都能瞒住,功效竟然如此强悍,而且,居然还是群体的!”

    海大富问这话的时候,表情也极为好奇,遮掩生机和遮蔽生灵气息的灵符,五行大陆上也不是没有,就算是霸神宗,也有好几种这一类的灵符,但十成十都是单体的。

    至于群体的遮蔽,法术他倒是知道几个,灵符的话,那是一个都没有!

    就连布衣也好奇地将目光转了过来,布衣自小便博览群书,自认见识在同龄人里即便不是拔尖,也能位列前茅,但群体里的遮蔽法术神通他知道不少,灵符,还真就没听说哪里有。

    法术和灵符虽然可以说是同根同源,但说到具体功效上却又大不相同了,至少法术是可以由惊采绝艳的天才修士自创的,但灵符的话,就必须借用上界天神之力了。

    除非契约,或者临时契约了精通遮掩神通的天神,不然这一类的灵符绝对不可能炼制的出来,既然唐楚阳能够炼制,并且还是王级灵符,这说明他肯定临时契约了擅长这个神通的守护神!

    海大富和布衣好奇的并不是这个,而是唐楚阳说他使用的是王级灵符,只有借用仙王一级的天神神通,才能够炼制出王级灵符,这在五行大陆几乎是常识了。

    唐楚阳能够炼制群体性的遮蔽气机的王符,岂不是说他已经有了某位擅长这种神通的仙王?若真是这样的话,这个信息就非常吓人了。

    因为仙王,即便是修为境界已经达到契约资格的神使,都不见得能够契约的下来,五行大陆上达到七阶修为的其实并不少,但成功契约的了仙王级别守护神的,却少之又少。

    一尊仙王的信息,不论放到哪里,都是不容人忽视的超级炸弹,比之地阶以上的功法还要珍贵无数倍!(未完待续。。)

    ps:(ps:今天是农历正月十六,在农村可是个大日子,烤杂饼,吃芝麻糖,庙会,看烟花,等等等等,小猪这里,祝福大家拥有一个欢乐的夜晚,美好的明天……)(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