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就在白大好似皇帝新衣一样的摆着不存在的威风时,就听得顺着水浪传来一个声音:“白大何在?”

    嗯?这个声音很熟悉,好像是明阳仙尊的声音?

    一记起是明阳仙尊的声音,白大就站不住了,也不管那些被声音吓得四处逃散的大鱼,驱使着浪头就朝着水潭赶去。

    贾可道这水面传音也仅仅只是禺猇血脉被巴蛇血脉吞噬之后所生出的一个小神通罢了,使用起来,就好似华夏人天生会用筷子一样简单,完全没有什么难度。

    贾可道知道,那禺猇血脉里自带着不少与水有关的神通,但究竟是什么神通,贾可道还真不太清楚,因而就得满满的摸索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神通的确好用,只要有水的地方,贾可道的声音就可以传送给指定的存在,不用担心距离等等限制,虽不如纸鹤可以四处传音相比,但在速度上却是快了一筹不止。

    白大急冲冲的赶到水潭边,见到贾可道时,孟挺几名弟子已经候在了旁边。

    师尊过来了,弟子们晚上不知道就不说了,早上起来见到师尊自然是先侍候师尊的。

    此时贾可道正在问话:“灵元情况如何?”

    孟挺作为众师兄里的大师兄,这样的事情自然是由他来回答:“禀告师尊,昨日弟子去过剑冢,据灵元师弟说,剑胚开光大概就在这几天了。”

    贾可道点了点头。这灵元自然就是蔡银玲,剑胚开光就是成就飞剑,也不知道蔡银玲的飞剑会是什么样。还别说,贾可道都有些期待。

    毕竟不管是谁,小时候大多有过成为剑仙的梦想,尤其是贾可道这样的道门弟子更是如此。

    这时,白大架着浪头赶了过来,远远见到贾可道就散去了浪花,跳到了岸上。朝着贾可道拜下:“小的见过仙尊,不知仙尊寻小的来。有何事?”

    贾可道看了看白大,脑海里随即浮现出踏浪这个小神通来,这些神通,那巴蛇血脉吞噬禺猇血脉后就自行拥有了。只不过白大的到来就好似一把钥匙,只要它展现出来的神通,贾可道便能够记起,随后使用出来。

    当然,这些暂时都是小事,等一会再做也可以。

    随后贾可道便安排起白大来。

    贾可道将白大寻来,不是为了别的事情,而是让白大将河中之鱼驱赶过来,便于自己捕捉罢了。

    听得贾可道吩咐之后。白大便在河里忙碌开了。

    对于一头鱼妖,或者说河神来说,驱鱼之术。天然而成,甚至于不用亲自去驱赶。

    当然,白大虽说脑子不太好使,但媚上这个方面,青羽鸡妖却是万万不如它的。

    这白大有更好的方法不用,却偏偏要化出原形。在水潭里来回游动几番之后,将那些大鱼聚在了贾可道座下巨石前的水面上。

    这是一幅较为壮观的场面。

    数以千计。大腿粗细的各色鱼类簇拥在一起,将头露出水面,望着一方巨石。

    这个水潭乃至于半条河里的大鱼都聚集于此了。

    贾可道也不再等待,右手一伸,轻轻一抓,一条大鱼就从水潭里被凌空抓了过来,就在那大鱼落入贾可道手掌之上时,手掌上随即便冒出一团火焰来,投入大鱼体内,火光一闪即灭。

    那大鱼随即便朝着四周散发出一股鱼肉香味来。

    就在那一瞬间,这条人类大腿粗细的鱼就被火焰给烤熟了。

    当然,若是有道门前辈看到贾可道居然用三昧真火做烤鱼这等事情,恐怕都会被气得心境不稳了。

    嗯,贾可道将这大鱼烤熟,无非就是为了照顾自己的胃口罢了,要说以贾可道现在的消化能力,别说这生鱼了,就算是一把泥土吞下去,片刻之间也能够消化得一干二净。

    贾可道将大鱼烤熟,左手一抹,所有鱼鳞便被抹掉,小指头一挑,鱼肚破开,那些内脏尽数掉入水中。

    至此这条烤鱼就算是打理好了,贾可道张开嘴巴,也不剔鱼骨,一口咬了下去,以贾可道现在嘴巴能够张开的角度,即便是一条大腿粗细的鱼,吃下去也不过十来口的速度罢了。

    “孟挺你等也帮着为师烤鱼,记住,不能太焦但也不能太嫩。”

    贾可道见孟挺几人不愿意离开,索性便给他们找了个事情来做,顺便也算是磨练一下他们对火势的控制。

    “哦,谨遵师命。”

    孟挺几人听得师尊吩咐,急忙应了下来,随后便来到水潭边,他们可没有修炼师尊一样的擒龙手,还好,白大这时倒是有几分眼色,急忙将那些大鱼一条条的丢到了孟挺等人面前。

    而孟挺几人便开始将鱼破肚打鳞,他们可不敢像师尊那样将鱼先行烤熟,再破肚去鳞,没有那个手段的话,弄出来的鱼恐怕就吃不得了。

    将鱼打理好之后,孟挺几人便一一在岸边坐好,将大鱼放在一块长石上,双手冒出火光,在大鱼身上来回移动。

    孟挺几人虽说没有三昧真火,但那用来点符箓,炼丹的凡火用来烤鱼倒也足够了。

    只不过所需要的时间,较之贾可道就差得有些多了。

    贾可道这边呼呼呼,一口气连烧带烤,一口气吃下去六十多条鱼,孟挺几人才将鱼的一面给烤熟,正翻面准备烤另一面。

    这里的鱼较之地球上的鱼的确有些差别,不说肉嫩等等特点,最关键的一条就是灵气充足,它们好似无法运用这灵气一样,灵气充裕于体内,但却没有半点化妖的趋势。

    关于这一点,贾可道之前就做过试验。

    化妖符对这个世界的生物没有任何效果,唯有地球上过来的生物,或者后代才有效果。

    这让贾可道最初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但后来转念一想,就明白了。

    地球上的生物能够化妖,说白了,就是其体内血脉里有洪荒大妖等等之类的血脉潜伏着,化妖就是激活了,借助这些血脉,妖怪才能够产生妖气,掌握神通。

    另外,在成功化妖,血脉返祖开始,妖气的产生就与血脉没有多少关系了,而是需要依靠自己苦修才行。(未完待续)

第三百三十二章 琅邪老怪(元宵节快乐!)    唐楚阳远远地潜藏下来静观其变,这一静,就是足足五天时间过去,五天时间的所闻所见,让唐楚阳极度庆幸他当时没有冲动地现身出手。《+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那个锦袍青年,绝对不像他俊逸的外表那般年轻,这厮的实力实在太强大了,在使用冰蓝巨蛛和神兽‘蜚’对耗了三天之后,他便亲自出手了,一出手,就把唐楚阳惊得面色巨变。

    “无量你个天尊的,这厮果然是个七阶神使!而且至少是七阶后期了!就这实力,怕是比烛翎都要强出不少……”

    锦袍青年不止面容俊逸,举止也非常优雅,即便是出手和蜚正面硬撼,举手投足之间也透露着一种让人艳羡的大家之气。

    锦袍青年的实力极为强横,随手丢出去的法术都是禁术级别,就似体内真元无穷无尽一般,在唐楚阳眼睁睁的注视下,整整两天打下来,锦袍青年出手威力最小的都是禁术。

    “这得有多么雄厚的真元,他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地挥霍啊?!!”

    唐楚阳自认他的本命元气已经足够惊人了,至少身为顶尖宗门嫡系传人的布衣和海大富,在本命元气的储量上是远远不如他的,可是跟眼前的锦袍青年一比。

    唐楚阳感觉自己就是真元就像一杯水,而锦袍青年,根本就是恐怖的汪洋大海!

    “天位啊!据说只要渡过五行天劫考验,修士本身实力会有一次全方位的巨大提升。五阶和四阶相比,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这时候唐楚阳就有些心虚了,一直以来他都认为。在拥有了七星剑侍的飞行能力之后,他和五阶天位修士之间的实力对比,绝对是压倒性的优势了。

    现在看来,他无疑有些太过自以为是了,亲眼见识了锦袍青年的实力之后,唐楚阳猛然醒悟,单单是在元气储量上来说。他和真正的天位修士就几乎没有可比性。

    五阶以下的修士,体内元气也只是气态元气而已,可一旦渡过五行天劫晋级天位修士之后。体内的元气却已经是液态的真元,这是一种更高级别的能量,质量上至少是元气的十倍以上!

    太自大了,唐楚阳有些老脸发红。深深庆幸今日亲眼见到了锦袍青年整整两天的肆意挥霍。终于明白了大修士和天位修士之间的巨大鸿沟。

    如果换做是唐楚阳的话,出手最低都是禁术级别的攻击这种高强度的战斗,别说两天了,他连半个时辰都坚持不下来,体内的所有元气怕都要被抽干了。

    以往唐楚阳和人动手,基本上都是灵符不要钱的狂丢,使用这种无消耗的时效性法术先把对方打的手忙脚乱,最后才歇尽全力地拿出最强杀招。达到速战速决,一击必杀的效果。

    不论是对付掩日蜃蛟龟的时候。还是之前击杀鬼树王的时候,唐楚阳基本上全是用的这一招,他之所以能够一直越级击杀,一个是因为对方的轻视,一个就是出其不意。

    如果一个失手,被人打成拖延消耗战的话,到时候逃跑甚至被干掉的,肯定是修士不高的唐楚阳!

    这次亲眼见识了锦袍青年强悍的实力,以及近乎无穷尽的海量真元之后,唐楚阳原本有些沉寂下去的修炼之心,如同被打了激素的树苗一样,再次开始疯狂地茁壮成长起来。

    调整好心态之后,唐楚阳又开始发愁,那个锦袍青年的实力强悍的出乎唐楚阳的预料,这都足足打了两天两夜了,也不见这厮有丝毫疲劳的模样,那家伙体内的真元莫不成真的无穷无尽?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唐楚阳对天位以上的修士并不了解,可死在他手里的五阶以上的存在,不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至少也破了两位数了。

    对于五阶以上的存在拥有怎样的实力,总体上唐楚阳还是有些认知的,即便锦袍青年的实力已经彪悍到了吓人的地步,唐楚阳也不信他的真元是无穷尽的。

    就算是上四界的天神,他们的神力都不可能无穷无尽!

    “妈的,咱们就继续耗下去好了,反正又不是我在打!”

    唐楚阳愤愤地咬咬牙,盘膝一坐,决定不等到锦袍青年的真元衰歇,他就出手了。

    “咦?这是什么情况?唐兄,发生什么事情了?”

    唐楚阳刚刚坐下,背后就传来了海大富带着疑惑的声音,当即惊喜地转过头去,高兴道:

    “海兄,你的伤势全部恢复了?!”

    “是啊!全力调息的情况下,活死人谷的天地元气又要比外界更加浓郁一些,有个三五天足够恢复了,我受的伤又不重……”

    海大富俊脸带笑,一边回答唐楚阳的话,一边向唐楚阳走了过来,他的笑容语气真诚无比,看向唐楚阳的眼神也满是信任和感激,之前唐楚阳的种种作为,已经彻底换来了海大富的敬重和信任。

    来到唐楚阳身边的时候,海大富这才好奇地抬手指向远处的大战,一边凝目细看大战境况,一边转头打算问问唐楚阳发生什么事情了,可是他嘴巴才刚刚张开,便陡然浑身一震,惊呼道:

    “尼玛!这,这他妈不是琅邪老怪么?!!这老怪物什么时候来的?!唐兄,到底什么情况啊?!”

    海大富惊呼着扭过脸的时候,唐楚阳被他扭曲的表情吓了一跳,此时海大富一张俊脸甚至变得都有些狰狞了,一张脸全部抽搐着往里面挤压,说着话的时候,嘴唇都是哆嗦着的。

    “琅邪老怪?你是说那个锦袍青年?怎么,你认识他?”

    “何止是认识啊!只要是来过活死人谷的,就没有不认识这个老怪物的!”

    海大富整张脸都青了下来,自大遇到他以来,唐楚阳还从未看到过海大富露出这么难看的表情,只这个,便让唐楚阳明白那个锦袍青年不是个简单货色了。

    联想海大富说到‘活死人谷’,又提到这琅邪老怪在活死人谷这里似乎名气很大,当下想到一种可能,禁不住惊讶道:

    “他不会是鬼修吧?王者级的鬼修?!”

    “如果只是这样就好了,至少咱们还有逃出去的可能!”(未完待续。。)

    ps:(ps:今天元宵节,小猪在这里祝福大家元宵节快乐,和和美美,团团圆圆,记得和家人一起吃元宵和饺子啊……)(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