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唐楚阳远远地潜藏下来静观其变,这一静,就是足足五天时间过去,五天时间的所闻所见,让唐楚阳极度庆幸他当时没有冲动地现身出手。《+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那个锦袍青年,绝对不像他俊逸的外表那般年轻,这厮的实力实在太强大了,在使用冰蓝巨蛛和神兽‘蜚’对耗了三天之后,他便亲自出手了,一出手,就把唐楚阳惊得面色巨变。

    “无量你个天尊的,这厮果然是个七阶神使!而且至少是七阶后期了!就这实力,怕是比烛翎都要强出不少……”

    锦袍青年不止面容俊逸,举止也非常优雅,即便是出手和蜚正面硬撼,举手投足之间也透露着一种让人艳羡的大家之气。

    锦袍青年的实力极为强横,随手丢出去的法术都是禁术级别,就似体内真元无穷无尽一般,在唐楚阳眼睁睁的注视下,整整两天打下来,锦袍青年出手威力最小的都是禁术。

    “这得有多么雄厚的真元,他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地挥霍啊?!!”

    唐楚阳自认他的本命元气已经足够惊人了,至少身为顶尖宗门嫡系传人的布衣和海大富,在本命元气的储量上是远远不如他的,可是跟眼前的锦袍青年一比。

    唐楚阳感觉自己就是真元就像一杯水,而锦袍青年,根本就是恐怖的汪洋大海!

    “天位啊!据说只要渡过五行天劫考验,修士本身实力会有一次全方位的巨大提升。五阶和四阶相比,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这时候唐楚阳就有些心虚了,一直以来他都认为。在拥有了七星剑侍的飞行能力之后,他和五阶天位修士之间的实力对比,绝对是压倒性的优势了。

    现在看来,他无疑有些太过自以为是了,亲眼见识了锦袍青年的实力之后,唐楚阳猛然醒悟,单单是在元气储量上来说。他和真正的天位修士就几乎没有可比性。

    五阶以下的修士,体内元气也只是气态元气而已,可一旦渡过五行天劫晋级天位修士之后。体内的元气却已经是液态的真元,这是一种更高级别的能量,质量上至少是元气的十倍以上!

    太自大了,唐楚阳有些老脸发红。深深庆幸今日亲眼见到了锦袍青年整整两天的肆意挥霍。终于明白了大修士和天位修士之间的巨大鸿沟。

    如果换做是唐楚阳的话,出手最低都是禁术级别的攻击这种高强度的战斗,别说两天了,他连半个时辰都坚持不下来,体内的所有元气怕都要被抽干了。

    以往唐楚阳和人动手,基本上都是灵符不要钱的狂丢,使用这种无消耗的时效性法术先把对方打的手忙脚乱,最后才歇尽全力地拿出最强杀招。达到速战速决,一击必杀的效果。

    不论是对付掩日蜃蛟龟的时候。还是之前击杀鬼树王的时候,唐楚阳基本上全是用的这一招,他之所以能够一直越级击杀,一个是因为对方的轻视,一个就是出其不意。

    如果一个失手,被人打成拖延消耗战的话,到时候逃跑甚至被干掉的,肯定是修士不高的唐楚阳!

    这次亲眼见识了锦袍青年强悍的实力,以及近乎无穷尽的海量真元之后,唐楚阳原本有些沉寂下去的修炼之心,如同被打了激素的树苗一样,再次开始疯狂地茁壮成长起来。

    调整好心态之后,唐楚阳又开始发愁,那个锦袍青年的实力强悍的出乎唐楚阳的预料,这都足足打了两天两夜了,也不见这厮有丝毫疲劳的模样,那家伙体内的真元莫不成真的无穷无尽?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唐楚阳对天位以上的修士并不了解,可死在他手里的五阶以上的存在,不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至少也破了两位数了。

    对于五阶以上的存在拥有怎样的实力,总体上唐楚阳还是有些认知的,即便锦袍青年的实力已经彪悍到了吓人的地步,唐楚阳也不信他的真元是无穷尽的。

    就算是上四界的天神,他们的神力都不可能无穷无尽!

    “妈的,咱们就继续耗下去好了,反正又不是我在打!”

    唐楚阳愤愤地咬咬牙,盘膝一坐,决定不等到锦袍青年的真元衰歇,他就出手了。

    “咦?这是什么情况?唐兄,发生什么事情了?”

    唐楚阳刚刚坐下,背后就传来了海大富带着疑惑的声音,当即惊喜地转过头去,高兴道:

    “海兄,你的伤势全部恢复了?!”

    “是啊!全力调息的情况下,活死人谷的天地元气又要比外界更加浓郁一些,有个三五天足够恢复了,我受的伤又不重……”

    海大富俊脸带笑,一边回答唐楚阳的话,一边向唐楚阳走了过来,他的笑容语气真诚无比,看向唐楚阳的眼神也满是信任和感激,之前唐楚阳的种种作为,已经彻底换来了海大富的敬重和信任。

    来到唐楚阳身边的时候,海大富这才好奇地抬手指向远处的大战,一边凝目细看大战境况,一边转头打算问问唐楚阳发生什么事情了,可是他嘴巴才刚刚张开,便陡然浑身一震,惊呼道:

    “尼玛!这,这他妈不是琅邪老怪么?!!这老怪物什么时候来的?!唐兄,到底什么情况啊?!”

    海大富惊呼着扭过脸的时候,唐楚阳被他扭曲的表情吓了一跳,此时海大富一张俊脸甚至变得都有些狰狞了,一张脸全部抽搐着往里面挤压,说着话的时候,嘴唇都是哆嗦着的。

    “琅邪老怪?你是说那个锦袍青年?怎么,你认识他?”

    “何止是认识啊!只要是来过活死人谷的,就没有不认识这个老怪物的!”

    海大富整张脸都青了下来,自大遇到他以来,唐楚阳还从未看到过海大富露出这么难看的表情,只这个,便让唐楚阳明白那个锦袍青年不是个简单货色了。

    联想海大富说到‘活死人谷’,又提到这琅邪老怪在活死人谷这里似乎名气很大,当下想到一种可能,禁不住惊讶道:

    “他不会是鬼修吧?王者级的鬼修?!”

    “如果只是这样就好了,至少咱们还有逃出去的可能!”(未完待续。。)

    ps:(ps:今天元宵节,小猪在这里祝福大家元宵节快乐,和和美美,团团圆圆,记得和家人一起吃元宵和饺子啊……)(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救?还是不救?    唐楚阳不可置信的抬头,数十里外,庞大无匹的火焰巨龙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了,原本千丈的躯体此时只余百丈不到,但对面的巨型冰蓝蜘蛛,却已经涨大到了原来的五倍!

    但这些已经不是唐楚阳关注的重点,就在更加巨大的冰蓝蜘蛛背后不远处,一身淡蓝色长裙,冰清玉洁中带着绝世妩媚凌紫嫣虚空而立,面色冰冷,飘然若仙。《+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唐楚阳面色震惊,不可置信地惊呼出声,唐楚阳如今的元神强度比之小天位修士都不逊色,感知范围足有数十里远,此时又是收束了感知,专门关注数十里外的战场。

    哪怕是再微弱的元气波动,也不可能瞒得住他的感知,除非凌紫嫣的修为远胜于他,至少得达到六阶的大天位境界才行,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凌紫嫣的资质再怎么逆天,也不可能在短短半年时间里,直接从四相境突破到界的大天位境界,这根本就不是资质上的问题,从四相境突破到天位,那就是一个巨大的门槛。

    就算是绝世修炼天才,少说也得三年以上世界,并且还要渡过五行天劫才有可能突破,而五行天劫,据唐楚阳所知,即便是渡劫最快的,也得三个月以上。

    这么算下来,真正留给凌紫嫣的修炼时间,只有区区三个月时间而已,三个月时间从四相境突破到大天位的境?

    这已经不是天方夜谭了。根本就是扯淡!

    否定了修为境界上的突飞猛进,唐楚阳猛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当即面色一紧。想都没想便抬手甩出一枚银光璀璨的王符。

    王符一出,悄无声息间倏然化作一道巨大光幕,瞬息笼罩以唐楚阳为中心的百丈范围,紧接着,百丈范围内的所有事物微微波荡了一下之后,竟然诡异地消失不见!

    遮天蔽日符!

    遮掩声息,斩断空间。将一定范围内的所有事物全部隔离到原来的世界之外,同时又没有脱离原来的世界当中,是一种极为强悍的遮掩天机的高阶灵符。

    唐楚阳三日顿悟。一直处于自我的空明状态,因为一直在本能地炼制灵符,所以炼制出来的灵符几乎都是他最熟悉的,出自于华夏神话体系的符篆。遮天蔽日符就是其中之一。

    麻衣相士的主职业可是相士。拥有窥视天机能力的同时,自然也有遮掩天机的法门,遮天蔽日符便是麻衣相士的拿手符篆之一。

    这种麻衣相士里拥有完整传承的高阶古篆,功效极为强悍,连天机都能瞒住的逆天能力,自然不是这个世界的修士能够轻易窥破的,灵符生效之后,唐楚阳这才再次抬头看向凌紫嫣的背后。

    果然。就在距离凌紫嫣不到一丈处,一名身着华丽金色长袍的男子长身而立。唐楚阳凝目细看。

    那男子大约三十岁的外表,面容俊逸中透着一丝妖异,气质超群,卓然而立,身上无时无刻不再散发着一种傲视天下的惊人威势,似乎周遭一切都不被他放在眼里。

    “感觉不到他的存在,至少也该是六阶以上的修士!这人我从未见过,难道是凌紫嫣新招揽的助力?”

    强悍的感知里,那男子就似死物一样根本无法感应,唐楚阳当即判断出来此人的修为下限,有些庆幸地舒口气,幸好凌紫嫣的突然出现虽让他震惊,但唐楚阳的反应也不慢。

    几乎在刹那间就做出反应,使用遮天蔽日符把周遭气息全部遮掩了起来,而且,那锦袍男子的所有注意力似乎都放在了凌紫嫣身上,根本就没有关注几十里之外的情况。

    “嗯?凌紫嫣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到凌紫嫣身上的时候,唐楚阳才发现,从出现一直到现在为止,凌紫嫣竟然连一点多余的动作都没有,仿似一尊绝美的雕像一样,就那么呆呆地虚空而立,不见动静。

    几十里的距离,对于唐楚阳如今的目力而言,几乎可以看得纤毫毕现,注意到凌紫嫣的俏脸时,唐楚阳才发现,一直遮掩着她绝世容颜的面纱,竟然不翼而飞。

    看到凌紫嫣那种绝美的俏脸时,唐楚阳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这位出自长生皇朝的公主殿下那张冰冷的容颜上,此时竟然多出了毫不掩饰的悲戚之色。

    而那双犹若夜空繁星一样的晶亮美眸,更是透露着近乎实质的恐惧和绝望,光洁无痕的眼角处,还挂着一条淡淡的,却又无法忽视的泪痕。

    “她被控制了?!”

    唐楚阳心中微微一突,原本平静下来的心绪突然又起了一丝丝波澜,如果此时见到的凌央泽,哪怕亲眼看着凌央泽被人干掉,唐楚阳都只会高兴。

    但凌紫嫣不同,这个外冷内热,看着高贵骄傲的公主殿下,骨子里其实是个非常单纯,并且很容易知足的女孩子而已。

    在不多的几个月相处时间里,唐楚阳和凌紫嫣其实已经是关系不俗的好友了,尤其是凌紫嫣,好不容易有了唐楚阳这么个不将她的公主身份放在心上,可以平等相处的同龄人。

    几乎稍有空闲,凌紫嫣就会跑到唐楚阳哪里捣乱,而对于唐楚阳来说,凌紫嫣首先是个女孩,而且是个姿容绝世的美女,只要是个男人,怕是没有人不愿意和美女相处。

    几个月相处下来,要说唐楚阳对凌紫嫣没有想法,那纯属就是扯淡了,他是个心理和生理都相当正常的男人,尤其和凌紫嫣还有之前的一段无比的相识过程,因此他对凌紫嫣的好感很重。

    当初之所以同意把信徒派给凌紫嫣效力,也是出于唐楚阳对凌紫嫣的好感,如果换做凌央泽相求,他连理都懒得理。

    就现在的情形来看,凌紫嫣显然是被他后面那个妖异的俊逸青年给控制了,唐楚阳不知道他离开之后,凌紫嫣和凌央泽发生了什么,但据他对凌央泽的了解,那厮应该不会让凌紫嫣单独出行才对。

    凌央泽的修为虽然才境,但唐楚阳估摸着,以凌央泽长生皇朝实权王爷的尊贵身份,再加上凌紫嫣这个皇家公主,他们的保护力量绝对不止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至少也得有七阶的王者在暗地里保护他们才对,凌紫嫣现在被人抓住,恐怕只有两种情况才会导致现在的局面。

    一个是那妖异男子至少是七阶神使,一个就是凌紫嫣自己偷跑出来,无人保护的情况下被人擒住。

    不过这只是唐楚阳个人臆测,想要知道真实情况,怕是只能亲口问问凌紫嫣了,唐楚阳再次抬头看向凌紫嫣,那张绝美俏脸此时一览无余,脑中闪过两人相处的种种情节,唐楚阳有些纠结。

    救?还是不救?

    唐楚阳如今已经彻底和凌央泽决裂了,以他对凌央泽的了解,那老家伙绝对不会轻易善罢甘休,毕竟当时唐楚阳表现的实在太强势了,几乎是以逼迫的方式让凌央泽妥协的。

    凌紫嫣同样是出身长生皇朝的公主,凌央泽又是几乎把他养大的亲叔叔,唐楚阳可不敢保证,凌紫嫣对他依然保持着一如以往的依赖和好感。

    “唉……,我这个性格可不好,想要在竞争残酷的修士界好好的生存下去,舍弃,几乎是必备的心理素质之一啊!”

    唐楚阳无奈地叹了口气,其实在发现凌紫嫣被控制的一刹那,他心里就已经有了决定了,看着熟识的人被擒而无动于衷,这绝对不是期冀所有情感的唐楚阳能够这得到的。

    就连布衣和海大富这种才认识没几天的队友,他们暂时性的绝对信任,都能换来唐楚阳近乎不惜代价的守护,更何况是已经有了感情的凌紫嫣?

    “妈的!这次麻烦大了!”

    唐楚阳愤愤地自骂了一声,那个锦袍青年既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距离巨型蜘蛛那么近,都没有受到攻击,打火树银花林,或者神兽‘蜚’主意的幕后黑手,显然就是这人无疑了。

    那只由无数蜘蛛组成的冰蓝巨蛛,既然能和蜚的神通拼个不相上下,显然不是什么简单货色,这还不包括那个修为不知深浅的锦袍青年呢。

    而且锦袍青年既然敢和身为神兽的‘蜚’正面硬撼,想来实力也差不到哪里去,唐楚阳自认以他目前的实力,想要干掉‘蜚’是没什么可能的。

    但锦袍青年却敢这么做!

    这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如果锦袍青年不是对火树银花林有所图谋的话,那就是他有干掉神兽‘蜚’的实力!

    “这不是折腾人嘛?还是先等等再说吧……”

    现在冰蓝巨蛛和蜚激战正酣,此时插进去显然是吃力不讨好,唐楚阳想了想,觉得目前还是静观其变,寻觅战机比较好,这场突如其来的大战给与唐楚阳的压力太大。

    如果贸然现身插手的话,他甚至连保住自己的把握都没有,就更不要说解救被擒的凌紫嫣了,更何况,唐楚阳还要守护全力疗伤的海大富和布衣呢。

    “最好拼个两败俱伤,这样我就能捡便宜了……”

    定定地看着远处的战场,唐楚阳难得地开始祈祷了起来,如果真能那样的话,偌大的火树银花林对他来说可就不再是禁地了。(未完待续……)

    …R640(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