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唐楚阳为了对得起海大富和布衣的信任,竟然没有半分犹豫就拿出一千多张超品将符来保护他们,此时还并未完全进入入定的布衣和海大富,感应到外界漫天超品灵符的瞬间,嘴角就抽了起来。《+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上千张超品灵符,就算其中有一半的威力不如王符,综合起来所能发挥的威力也至少抵得上百枚以上的王符了。

    任凭海大富和布衣往死了想,也想不到,他们的安全在唐楚阳的心里,竟然比上百枚的王符还要珍贵!

    只唐楚阳这么一个堪称土豪的行为,就让之前动了贪念的布衣和海大富,当即羞愧得无地自容,这家伙太能收拢人心了,哪怕这只是他无意中的行为而已。

    上百枚王符啊,不论是布衣,还是海大富,他们都能给出一个相当肯定的悲哀答案,如果唐楚阳愿意拿一百枚王符去宗门换他们的性命,不论是霸神宗,还是生佛寺,几乎没有拒绝的可能!

    他们确实是宗门里的修炼天才,但五行大陆上最不缺的就是天才了,毕竟人口基数太大了,相比于一百枚一名高阶灵画师或许一生都炼制不出来的王符,天才也是可以牺牲的。

    毕竟,哪怕是无价之宝,它也是有价值的,之所以无价,只是因为没有人能够拿出与之相匹配的价格而已。

    布衣和海大富已经被唐楚阳的‘惊人’的看重给感动了,可是在唐楚阳看来。千余张超品将符依然不够保险,因为他这次炼制的超品将符虽多,但攻击防御类的却很少。大多都是辅助类将符。

    所以放完将符之后,唐楚阳停都没停,双手继续连连摆动。

    唰唰唰!

    至少五十枚以上银光闪闪,散发着恐怖至极灵压的王符,就这么被唐楚阳扔大白菜一样,随手布置到了布衣和海大富的身边。

    “……”

    这下,海大富和布衣已经不只是嘴角抽抽了。整张脸都开始不自禁的抽出了起来,鼻子里面突然传出一种陌生又熟悉的酸涩之感,让二人直接产生了大哭一场的冲动。

    快两百枚将符。海大富和布衣可以用未来的生命发誓,在这个世上,包括他们的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亲人在内,恐怕没有人会给他们这么恐怖的身价!

    可是唐楚阳还没完。这是他获得的第一份来自于陌生人信任。而且是那种将生命依托的绝对信任,即便是那些不能暴露的底牌,如果真的遇到了难以抵御的危机,他甚至都有可能直接动用!

    超品将符和王符,唐楚阳的储物戒指里还有很多,不是他不想继续拿出了,而是留在储物戒指里他能获得更多的机动,想要怎么使用也更加灵活。

    外面扔出去的那些。可不是用来杀敌的,完全就是用来给布衣和海大富二人当盾牌用的。储物戒指里更多的好东西,才是他用于御敌的攻击手段。

    灵符方面布置完了之后,唐楚阳又开始拿出大堆的材料,只用灵符防御依然无法让他完全放心。

    因为阵法才是他在这个世界更加强大的底牌,布置一座综合型的超级大阵出来,才能让他稍稍安心,布置幽冥万鬼大阵那种恐怖的矩阵显然不可能了,因为没那么多材料。

    但更低一阶的阵法所需要的材料,他的储物戒指里堆了好几个小山那么多,最强的巨型矩阵无法布置,但低一个档次的阵法,布置三五座还是很轻松的。

    可是在海大富和布衣看来,上千张超品将符就连一组十名以上七阶的王者都能吓退了,后面的几十枚王符,怕是能直接将一尊八阶的半神给惊走。

    看到唐楚阳竟然还没有停下的意思,扔出了大堆大堆的高阶材料,居然开始埋头布置阵法,这下布衣和海大富真的要感动的哭出来了。

    二人几乎拼着再次受伤的危险,瞬间从入定状态退出,近乎异口同声地冲唐楚阳艰涩道:

    “唐兄,够了!真的够了!!”

    说着话,嗓子竟然干涩的有种说不下去的感觉,微微有些发红的眼圈,让布衣和海大富重新体会到了只有童年时期才拥有的,流泪的特权。

    “够?这怎么可能够?你们等等,我再布置几座大阵,便是无敌于天下的地仙来了,也让他捏鼻子绕道走!”

    唐楚阳连头都没回地连连摆手,不过话才说话便整个人一僵,回头看到布衣和海大富竟然已经出定,尤其是看到二人嘴角不约而同地流出来的一丝血线是,禁不住面色一变。

    强行出定,只看布衣和海大富更加苍白的面色,唐楚阳瞬间就知道,二人竟然为了阻止他布阵,不惜以伤上加伤的代价强行出定来劝阻他。

    唐楚阳知道布衣和海大富或许是出于好意,不想让他继续浪费才出声阻止,但这并不让他感到高兴,布衣和海大富的绝对信任已经换到了唐楚阳相等的信任。

    在此时的唐楚阳眼里,布衣和海大富的安全,要远远超过他拿出来的一切,当这两人却为了一些外物,竟然强行出定伤害自己的身体,这让唐楚阳有些愤怒,他们太不爱惜自己了!

    “谁让你们强行出定的?!”

    唐楚阳的语气相当的愤怒,一张俊俏的脸庞瞬间就绷了起来,布衣和海大富现在的不自爱行为,其实就是对唐楚阳费尽心机保护他们的那份心意的伤害,他真的生气了。

    “唐兄,你我不过相识数日,你不必为我二人这般…,做出这般奢侈的……”

    “我知道!”唐楚阳抬手打断了布衣想说的话,紧接着抬眼一瞪,让欲言又止的海大富也闭上了嘴巴,这才接着说道:

    “但这都不重要,在我看来,你们将性命安危交付给了我这个队友,身为被信任的一方,我必须对得起你们性命相托的信任!”

    说到这里,唐楚阳抬头看着目光闪动的海大富和布衣,绷着的俊脸微微松弛,叹了口气才继续道:

    “或许在你们看来,千余张超品灵符,乃至于几十枚王符,已经是一笔巨大到了惊人的财富,但于我而言,不过是一些能够用来使用的死物而已,相比于你们的信任,超品灵符,王符,又算得了什么呢?”

    “可是……”

    海大富张口还想说些什么,唐楚阳却不客气地再次抬手打断了他,以不容置疑的语气道:

    “没什么可是!不管你们是怎么想的,现在,此时此刻,你们的性命安危在我心里,比千百张王符重要的多!别废话话,赶紧打坐调息,居然强行出定,你们想自杀吗?!”

    说着话,唐楚阳抬手一甩,两道银光璀璨的光华一闪而出,在布衣和海大富反应过来之前,瞬息窜入二人识海当中。

    布衣和海大富微微一惊,习惯性的防备还没来得及做出来,二人便急忙盘膝坐下,眼观鼻,鼻观心,意识沉入识海,开始玩命地运转起元神来。

    方才唐楚阳打入他们的识海的银光,竟然极其稀少的疗伤类灵符,而且是还是有钱都买不到的王级疗伤灵符,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恐怖水木双属性精纯元气,让布衣和海大富不得不全力吸收。

    “你们可不能对不起我的信任啊……”

    看到海大富和布衣都被王符逼得彻底入定,唐楚阳喃喃自语了几句,这才转身开始布置阵法,布衣和海大富如今伤上加伤,短时间内怕是难以完全恢复,这下,阵法不布也得布置了。

    “不会的!”

    唐楚阳的自语虽轻,但还是被海大富和布衣感觉到了,二人毕竟是天才一级的精英,元神敏感度何等强悍,唐楚阳近乎唇语一样的呢喃,依然逃不过大半儿心思都关注在他身上的布衣和海大富。

    如果说之前布衣和海大富对唐楚阳还有贪念,那么经过了方才唐楚阳短短不到一刻钟的所作所为之后,二人已经清晰地感觉出他们在唐楚阳心里的地位,简直超乎他们自己的想象。

    说得难听一点,就算是海大富和布衣自身而言,他们都不会认为自己的命,能够价值一百枚王符,可是唐楚阳却用事实和行动告诉他们一句话。

    在我的心里,你们不止这个价!

    只这一句话,在缺乏信任的修士界,即便是拿命去换也值了!

    信任是对等的,你想要别人信任你,首先你得付出足够的信任,而在竞争无比残酷,极度缺乏信任的修士界里,首先付出信任这种傻事,显然会被九成九的修士视为‘自杀’一样的极度危险行为。

    布衣和海大富只是迫于唐楚阳逆天的强大,才付出了相对‘无奈’的绝对信任而已,可唐楚阳不会他心通,也不具备读心术这样的逆天神通,他太需要的信任了。

    既然布衣和海大富慷慨地付出了绝对的信任,唐楚阳感动,甚至欣喜若狂的同时,当然要对得起这份信任,给予海大富和布衣最大的保护,和相等的甚至于更多的信任。

    这就是唐楚阳能够回馈给他们的最直接的报答!

    三个才接触了不到三天的少年天才,就在这种相互误会的情况下,建立起了修士界最难,也最不容易获得的绝对信任,和能够相互交托后背,以至于性命相托坚实友谊。

    ps:(ps:第二更奉上!求月票!求推荐票!求收藏!求订阅!求各种支持!!!俺多久没这么喊了?兄弟姐妹们,给点儿面子吧,一点点就好……)

    (

第三百二十五章 交心(上)    当一个人拥有的让人感到恐惧的实力时,他就能轻易获得强者们的尊重和认可,同时也能压住大部分心怀不轨之人的贪婪之心。《+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3w.

    竞争无比残酷的修士界,几乎没有理想主义者的生存土壤,几乎九成九的修士都是无比现实的,用得着你的时候你就是朋友和盟友,用不着你的时候,你就是可以随便出卖甚至践踏的利益。

    而惹不起的时候,自然要用敬畏和谦卑来委曲求全,以求获得生存下去的机会。

    修士界的现实要联系到的方面很杂,越是天资聪慧的精英修士,需要考虑的事情就越多。

    就拿海大富和布衣来说,如果唐楚阳只是个拥有数千枚王符的超级土豪,他们两个即便此时此刻不出手,将来也会寻找机会干掉唐楚阳,把他拥有的王符全部抢夺过来。

    甚至于他们两个人对付不了唐楚阳的话,海大富和布衣会直接上报宗门,直接出动宗门的王者级高手,将唐楚阳身上的巨额财富给分而食之。

    但如果唐楚阳不但是个拥有数千枚王符的土豪,同时还拥有惊人的天赋和实力,更恐怖的是,他还拥有炼制大量王符的能力时。

    身为宗门内嫡系传人的海大富和布衣,最直接的,也是唯一能够做出的反应,就是结交,并且是拿出全副诚意去结交唐楚阳这个注定前途无量的灵画师天才!

    这并不是畏惧,以霸神宗和生佛寺称霸五行大陆几千年的强悍实力。哪怕是出动百分之一的实力,都能够把唐楚阳灭得连渣渣都剩不下来,哪怕他拥有数千枚王符傍身。

    但如果唐楚阳不但拥有数量恐怖的王符。拥有可以和七阶王者对撼的实力,甚至还拥有炼制大量王符的能力时,杀还是能杀掉他的,霸神宗的实力绝对不是一个人能够抗衡的。

    但需要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有些太过恐怖了,唐楚阳本身就拥有对抗七阶王者的实力,被干掉的鬼树王就是最好的证明。同时海大富和布衣又切身经历的唐楚阳变-态的炼符过程。

    唐楚阳在灵画师方面的天赋到底有多逆天,这三天下来海大富和布衣已经有了最为刻骨铭心的体会,这个小怪物太吓人了。

    这种情况下。想要干掉唐楚阳的话,在海大富看来,少说也得出动十名以上的七阶强者,以及一名八阶的半神。才具备干掉唐楚阳的可能。前提还得是唐楚阳不选择同归于尽的情况下。

    如果唐楚阳是那种个性比较极端的修士,被霸神宗和生佛寺逼得没有活路之后,最终选择将数千枚王符全部砸到霸神宗,或者生佛寺的山门所在的话。

    那样所造成的恐怖破坏和伤害,绝对能让一个最顶尖的超级宗门,在最短的时间来一落千丈!

    这种后果绝对不是任何一个超级宗门愿意承受的,即便唐楚阳没这么极端,以他的实力。利用王符躲躲藏藏,专门找霸神宗的中低阶弟子出手。也绝对能够搞得霸神宗元气大伤。

    王符的威力在五行大陆上虽然没有潮汐山这么恐怖,但遂不及防的情况下,即便是七阶王者被偷袭,也有可能被一击必杀,而**境的大天位修士,除非权利防御,不然必死无疑!

    至于小天位的修士,使用王符绝对是直接秒杀,就算是歇尽所能的防御,生存几率都小的可怜。

    如果选择隐蔽偷袭的话,一枚王符干掉十个八个的小天位修士都不奇怪,即便是一枚王符换一个天位修士,这种损失也不是霸神宗能够承受的。

    唐楚阳可至少拥有数千枚王符,而霸神宗满打满算,几千年下来也不过才拥有不到两千名天位以上的修士而已,就算是全部丢出去让唐楚阳消耗王符,恐怕连一半都用不完,霸神宗的天位修士就要死绝了。

    顶尖修士是每个顶尖宗门不可或缺的扛鼎人物,但却不能代表一个顶尖宗门的全部,再怎么强大的修士,哪怕是凡间界顶尖的存在,九宫境的地仙,也不是绝对无敌的存在。

    九宫境的地仙虽然强横无匹,但若是被千儿八百的八阶半神围攻的话,耗也能耗死他了。

    真正支撑一个顶尖宗门称霸大陆的,还是数量不俗的天位级修士,这是一个顶尖宗门的中坚力量,而再往下面四阶以下的弟子,更是所有宗门发展壮大的基础。

    如果用王符却猎杀四阶以下的修士,那简直就是拿导弹去炸普通人一样,绝对一下一大片,再强大的宗门也扛不住这么恐怖的袭击。

    海大富和布衣都是那种精英级别里的精英级天才,不论是修炼的资质天赋,还是在为人处事,城府机智方面,都是霸神宗和生佛寺数十万上百万弟子中数得着的顶尖存在。

    他们几乎在了解的唐楚阳可怕的潜力的第一时间,就立马抹杀了心底里那股子强烈的贪念,类似唐楚阳这种惊采绝艳的天才,想要没啥他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虽然任何一个顶尖宗门都有灭掉他的实力,但灭掉唐楚阳的代价,就是这个顶尖宗门整体实力至少下降一个层次!

    甚至于如果唐楚阳够阴狠的话,将一个顶尖直接搞得分崩离析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这绝对不是那些历经千年以上积蓄和发展,好不容易才站在大陆之巅的顶尖宗门能够接受的结果。

    从这一点上来看的话,唐楚阳其实已经具备了相当不俗的自保能力,以他如今亮在明面上的底牌和实力,只要不是刻意跟某个大宗门过不去,基本上不会再有人会主动去招惹他。

    尤其是唐楚阳在三天之内炼制出来的数量恐怖的超品将符,这玩意儿只要他敢拿出一张放出去。不论是古家,还是摩云宗这样的大宗门,都会立马收了不该有的念头。

    至少表面上。他们得把这个姿态做出来,一千张超品将符所能造成的恐怖杀伤力,虽然不至于直接毁掉一个大宗门,或者大家族的基业,但也绝对打得他们跌下一个档次。

    “唐兄,既然已经出定,那护法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我得趁着现在调息一下……”

    海大富脑袋里的念头虽多,不过也都是在他脑海里电石火光的一闪而已,不想再继续这个尴尬话题的情况下。海大富只能用入定调息这个借口,来阻止唐楚阳的探究之心了。

    “呃,好吧,既然你和布衣小师傅都受到心魔侵扰。那便由我来护法好了。你们放心调息就是。”

    见海大富不想深谈受伤的原因,唐楚阳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那样做未免有些交浅言深了,毕竟,他们三人虽然也算是一起经历的生死大战,但毕竟才认识没几天,友情上还没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

    海大富闻言点了点头,心里稍松口气之后。便直接就地打坐进入入定状态,他的心魔虽然没有布衣那么严重。但多少也扰乱的体内元气运行,如果现在遭遇敌人,他甚至连八成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一般而言,临时性结成的修士队伍,相互之间肯定是要带着一些防备之心的,这是修士行走大陆的生存之道,但海大富这次入定却对唐楚阳半点防备也没有。

    不是他不够警惕,而是现如今的唐楚阳所拥有的实力太过强大了,即便海大富和布衣二人联手,如果唐楚阳不吝啬超品将符,他们两个连生还的机会都没有。

    更何况,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唐楚阳对于灵符那种满不在乎的态度,海大富和布衣已经拥有相当深刻的体会了。

    既然主动防备都不会起到任何作用,在海大富看来,还不如全身心地开始调戏,用最短的时间将自身状况调整到最佳状态。

    布衣也是这个心态,所以在他明知道唐楚阳已经出关的情况下,甚至连出定打个招呼都懒得去做,直接开始全神调息,反正唐楚阳在他心里已经成为一个只能结交,不能交恶的存在了。

    这种毫不设防的作态,反而能够让唐楚阳感觉到他们完全的信任,信任这东西,很少存在于陌生修士之间,可一旦产生,却绝对是两个陌生人产生深厚友谊的最佳辅助基础。

    事实上也确实如同海大富和布衣想象的那样,看到全身心毫无防备的地进入调息状态布衣二人,唐楚阳收到的触动很大,严格来说,他到了五行大陆之后,还没有经过太多修士间的尔虞我诈。

    但这不代表唐楚阳不明白修士界的残酷,海大富和布衣能够做到在他这半个陌生人护法的情况下,敢于全身心地入定修炼,这份沉甸甸的信任,直接就触动了唐楚阳心底最软弱的那部分。

    上辈子孤家寡人的唐楚阳最缺乏的,怕就是正常人该有的各种情感了,亲人的无私爱护,下属的绝对忠诚和敬仰,朋友见的相互信任等等,都是他既期盼,又畏怯的情感。

    如今初次接触来自友情上的绝对信任,这让唐楚阳感动的同时,心里也稍稍有些混乱,不过两世为人的唐楚阳个性成熟,意志也相当坚定,只是心底稍稍触动便压下情绪,开始全神戒备。

    既然两人把生命安全交给了他,唐楚阳绝对不论这期间会不会有危险,他都必须对得起这份儿珍贵的信任,几乎想都没想,唐楚阳抬手连挥。

    唰唰唰!

    几个眨眼的功夫,数百上千张紫金光华闪烁的灵符,天女散花一样被他扔了出来,瞬息将海大富和布衣保护了起来,紫金色的光华,这是只有超品灵符才能散发出来的光芒。(未完待续。。)

    ps:(ps:新的一月开始了,新的征程也再次开始!诸位书友们,请将您手里保底月票甩给小猪吧,尽管年还没有过完,但小猪打算开始正常工作了,噢,解释一下,俺的工作其实就是码字,今天开始,每天保底两更六千字以上,不定时加更!这还可以吧?兄弟姐妹们,是不是把保底月票交出来呢?呵呵……)(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