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嗯,各位兄弟姐妹,诸位道友,本月内每五十张月票加更一章,照例是每天六点后统一进行加更。昨天太兴奋了,搞得贫道现在心境都是余波未平啊,精神状态可以说是亢奋之后的萎靡。昨天的加更基本上将稿子给干光了,今天的加更都是贫道拼着老命干出来的,所以还请兄弟姐妹们继续支持,将月票丢给本书,一直到7号都还是双倍月票哦。另外还有一个事情通知一下,凡订阅本书达到1000起点币的书友将会获得一张免费的评价票,这张评价票只能投给本书的,所以别浪费了。在本书首页右上角那里能够看见《我要评价》,点进去后就可以投评价票了,这张评价票是免费的哟。

    这样的生活简直就连神国都不能比拟吧。

    说实话,贾可道将地精库克丢到青木山谷后就基本上将其忘到了脑后。

    不过地精归地精,但在那些农夫的眼里,可是土地神庙明阳大主祭的宠物,因而也没有人会对库克怎么样。

    说到这里,还需要多说两句。

    地精库克在青木山谷里还认识了两个朋友,一个叫做杰丝倪,是个魔藤术士,一个叫做卡斯,是个夜盗。

    没错,就是贾可道从绿色森林带回来的两个佣兵。

    在跟着贾可道经历了那一场连续不断的追杀之后,不管是杰丝倪还是卡斯。对于佣兵的冒险生涯都感到了极度厌倦,因而索性向贾可道讨了个差事,杰丝倪当了厨师。而卡斯不太愿意与人打交道,索性就当了一个仓库管理员,两人从此过上了安定的生活。

    即便是贾可道在选择金刚护甲力士的时候,两人都婉言拒绝了。

    由于相对于其他人来说,地精库克以及杰丝倪,卡斯都算得上新人,并且在其他人看来。这一地精两人类都是明阳大人的嫡系手下,有点敬而远之的感觉。而后面被俘的那些佣兵,基本上都被迁移到希望小镇去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居然跨越了种族,成为了好朋友。倒是让人比较惊异。

    且不提地精库克带着一帮厨师在土灶前忙碌着,贾可道踩着千步云就落了下来。

    刚一跳下千步云,贾可道伸手就朝着面前土灶上架着的大锅里捞了下去。

    “大人,烫!”

    地精库克正来回巡视着,听得有人说明阳大人回来了,便赶了过来,一过来就见到贾可道伸手抓向锅里,不由得惊叫了起来。

    那口铁锅里面煮着牛肉和土豆,虽说正在小火收汁。但依然是滚烫无比,任何一个人伸手进去,就算是肉身强悍的大剑士。恐怕也得烫出一手的水泡来。

    对于地精简短的话语,大家还是能够听懂,因而都转头朝着贾可道看去。

    而贾可道此时哪里顾得上烫还是不烫,以他肉身的强度,这上百度的高温,还伤不到他。

    何况。贾可道的擒龙手可以不用接触到牛肉,就将其将锅里捞出。

    从铁锅里捞出一把牛肉土豆后。贾可道就将几口就吞了下去,滚烫的牛肉土豆在贾可道的嘴巴里压根就没有什么影响。

    这一幕倒是将旁边正在忙碌的人吓了一跳。

    “大人,没事?”

    地精库克感觉自己对明阳大魔王的敬仰已经比高山还高了,但现在直奔天上的太阳。

    贾可道感觉用手抓牛肉颇为有些不雅,正待寻找什么容器,地精库克就奔到了面前。

    库克倒是机灵,去搬了一个大碗过来,足足比库克的头还要大上两倍。

    贾可道接过大碗,目光朝着四周巡视了一圈,那些正待围观大胃王的,不管是金刚护甲力士还是火焰甲兵,都不由得将头低了下去,继续着手上的事情,不敢再朝着这边多看一眼。

    在贾可道目光扫射过来的那一瞬间,这些人类顿时有一种被巨兽盯住的感觉,这让他们有一种下一刻就会被吞吃下去的错觉,胆量略小的家伙,后背立马就被汗水给打湿了。

    太恐怖了,这目光!

    但贾可道此时却已径直坐在了地上,用大碗在锅里舀着,嘴巴张得已经超过了正常人类能够张开的极限,每舀一碗起来,就直接倒入口中。

    毫无疑问,贾可道嘴巴能够张这么大,完全是受了巴蛇血脉的影响。

    此时贾可道已经很难感受到食物的美味,更多的是想要将升腾起来的饥火压制下去。

    贾可道不由得记起在藏经阁里,有一本书专门讲解如何炼制辟谷所用之丹药,只不过,贾可道仅仅只是看了看书名,内容没看。

    看来下一次进藏经阁的时候,需要多查看一些比较偏门的书籍才行。

    可别小看了这些偏门书籍,这些书籍里记载的东西,虽说对于道行,战力未必有多大帮助,但在很多时候却能够解决掉一些麻烦。

    如果这个时候,贾可道储备了辟谷所用的丹药,压根就不用这样好似一个饭桶坐在这里吞吃东西,只需要服用一些丹药即可。

    这口铁锅里所煮的牛肉土豆很快就被贾可道吃了个干净,而在克拉斯和库克的指挥下来,更多煮好的食物被送了过来。

    从早上吃到晚上,贾可道吃了足够两千多人大吃一顿的食物,腹中升腾起来的饥饿感方才消退下去。

    不过这饥饿感刚刚消退下去,贾可道就感觉到一股难以抑制的睡意涌上心头,也不敢迟疑,将一只纸鹤放了出去,随后倒地便酣然入睡。

    见到明阳大人入睡,绿龙奥普斯西便守在了旁边,而奥迪斯也不敢去动贾可道,随后便开始驱赶在场人员,就算是外门弟子也不得不站在远处观望,顺便带着金刚护甲力士阻拦企图过来的人。

    待到孟挺几名弟子匆匆赶过来后,孟挺也没有过去,远远望了一眼之后,表示师尊没有什么大碍,奥迪斯方才松了一口气。

    听得明阳大人无事,青木山谷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欢快起来。

    虽说明阳大人经常没有在青木山谷里出现,但任何一个人都知道,明阳大人就是青木山谷的顶天支柱。

    自己现在的安定生活都是明阳大人带来的。

    若是明阳大人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恐怕这来之不易的安定生活将会一去不返。

    没有一个人愿意如此。

    且不提,孟挺等人守护在贾可道身边,贾可道在睡梦之中却经历着一场灾难。

    此时贾可道化身在一枚蛇蛋中,由于之前有了类似的经历,贾可道也没有半点不耐,他知道,像这样的梦境,只需要等待就可以了。

    没多久贾可道便从蛇蛋里孵化了出来,成为了一条三十多米长的巨蛇。

    好吧,像一出生幼蛇就有三十多米长这样的怪事,也就只可能出现在巴蛇这样的洪荒巨兽身上。

    而贾可道钻出来的蛋壳就有七八米的体型,如果幼蛇对蛋壳破坏得不算厉害的话,这蛋壳就足以当成一栋小楼房使用了。(未完待续)

第三百二十四章 惊人收获    唐楚阳顿悟的状态足足持续了三天之久,等他突然从顿悟状态中清醒过来的时候,看着身周四处堆积成小山一样的各种灵符,呆愣了许久的时间。《+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以往唐楚阳炼制灵符的极限速度,即便是批量不顾惜消耗的情况下,一天撑死也就是炼制五百张左右而已,并且这还是在他达到了高阶灵画师的情况下。

    而此时此刻,身周四处堆砌起来的各类灵符,已经多到了几乎能把他埋起来的地步,即便不去细数,只是粗略的用‘看’的方式来计算,其数量也得在万张以上!

    顿悟状态持续的过程中,唐楚阳一直处于一种无想无识,空明无界的玄妙状态,根本就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炼制上万张灵符在唐楚阳看来,即便是他的极限炼制速度,也得二十天左右。

    “难道我就这么在这里呆了二十天时间?……”

    唐楚阳喃喃自语,环目四顾,早前布置的禁制早就被炼制灵符时不断爆发的灵压,给摧残的点滴不剩了,而失去了保护的山壁裂缝里,并未积下太多的灰尘。

    这让唐楚阳知道,他这次顿悟所消耗的时间绝对不会很长,至少不会超过五天,这从身周四处的环境变化就能大体判断出来,对于自己的眼力,唐楚阳还是相当自信的。

    收敛感知,感应了一下元神之后,唐楚阳再次目瞪口呆,刚刚突破没多久的高阶灵画师境界。竟然又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竟然只差一步之遥,似乎就要迈入大师级灵画师了。

    判断灵画师层次的办法很简单。灵画师每突破一个层次,元神之上就会多出一层神环,唐楚阳突破到高阶灵画师的时候,他元神之外已经扩展出赤橙黄三色三道神环。

    只是代表高阶灵画师的第三道黄-色的神环,在颜色上显得非常浅淡,不过是勉强形成一道细细的光华而已,但此时。代表高阶灵画师的第三道神环,已经变得凝实无比。

    最外围甚至已经开始向外散发点点绿芒,大有即将凝结第四道绿色神环的趋势。绿色神环,那可是大师级灵画师才拥有的神环,整个五行大陆上对没有多少灵画师能进阶到那等境界。

    唐楚阳早就已经知道他的九彩元神很强大,但强大到在不足三年的时间里。就成长到大师级灵画师的地步。就算是他自己也有些难以置信了,这也太容易了吧?

    不可思议的情绪还没有过去,唐楚阳突然想到了之前的顿悟,如果是在顿悟状态下的突飞猛进,似乎也不是那么夸张了,上一世直接由一介凡人顿悟成神成佛的,似乎也不在少数。

    唐楚阳一次顿悟不过是将近一个境界的进步,似乎也不是多么夸张的样子。至少相对于那些一悟成神,拈花成佛的逆天凡人来说。一次顿悟只是不到一个境界的进步,反而显得相当可怜。

    “先去问问海大富和布衣吧……”

    想不明白,唐楚阳干脆就不去多想,这时候他才突然想到还有两个队友在附近呢,直接问问他们就是了。

    唰唰!

    唐楚阳抬手连挥,身周四处全由灵符堆砌成的小山,成片成片地被他全部收到了储物戒指当中,这个过程因为要使用感知计算数量,唐楚阳再次被得到的具体数字给震撼了一把。

    四万九千多张!

    将近五万张的将符,其中至少两成成都是超品,极品将符的数量高达七成半,而剩下的半成将符,也全都是上品,其中还包括近枚的王符!

    而中下品的将符,竟然一张也无!

    “嘶!!这算是大神附体了么?!”

    唐楚阳直接被自己暴表到逆天的状态给惊得倒抽了口冷气,将近五万张将符啊,以往他状态最好,精气神最为充足的时候,也不可能在短短二十天时间炼制出数量这么恐怖的将符来。

    更何况,其中还有近百枚更难炼制的王符!

    身形倏然一闪,唐楚阳瞬间从原地消失,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他的这次偶然顿悟到底用了多长时间,因为灵画师层次的提升,唐楚阳的元神感知范围至少又一声了三倍以上。

    不逊于天位修士的恐怖感知放出的瞬间,就感应到了距离并不远的布衣和海大富,唐楚阳再次现身,已经到了布衣和海大富二人附近。

    布衣和海大富的状态似乎不是很好,完全没有了之前那种虽然内敛,但让人无法忽视的奇特气质,尤其是布衣,之前他一直给唐楚阳一种温润如玉,如沐春风之感。

    可此时此刻,布衣原本红润的清秀俊脸,此时变得几乎失去了血色,额角不断有汗珠跌落下来的同时,口中佛家禅语一叠声地呢喃不停,看样子,似乎正处于修炼的紧要关头。

    “唐兄,你醒了?”

    另一边突然传来海大富有些惊喜中,有带着一些闷闷的声音,两种完全相反的情绪柔和到一起的感觉,让唐楚阳听得极为别扭,诧异地扭头看到海大富俊脸上怪异的表情,诧异道:

    “海兄,你面色怎地这么差?受伤了?还有,布衣小师傅这是怎么了?他似乎受到了很严重的伤一样,难道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了?”

    “过去就三天发生的事情,如果把我们两个和你对调一下,你或许比会比我们更惨,嗯,如果你的心性堪比圣人,就当我没说好了……”

    海大富的语气更加沉闷了,一张俊脸甚至再次开始往里面挤压了起来,任凭谁被一个妖孽一样的小怪物刺激了足足三天,而且还是在你不能随便离开必须被动承受的情况下。状态恐怕都好不到哪里去。

    尤其是对海大富和布衣这种心性高傲的人来说,这种刺激对他们造成的压力和心理冲击还要更大,没看布衣这样佛心极为坚定的人。都和心魔死扛了足足三天了么?

    “呃,海兄的意思是,你们遇到强敌了?难道是鬼树森林的那尊望着追过来了?为何不招呼我帮忙呢?”

    海大富的话说得很乱,似乎牛头不对马嘴,任凭唐楚阳再怎么聪明,恐怕也想不到海大富和布衣现在这种凄惨的状态,就是被顿悟中的他给刺激的。

    “……”

    海大富看唐楚阳表情迷糊。但言语之间对他和布衣却充满关切,甚至还带了一丝丝歉意,当下心里一惊。暗暗羞愧他的心志怎地变得的这么散乱,竟然升起如此强烈的嫉妒之心。

    不只是佛修要修心,除开嗜杀的魔修之外,天帝。妖圣。西天三系修士都要修心养性,唯一的区别,就是追求的层次不同而已。

    海大富身为巴神宗内门嫡传弟子,其心性意志之坚定远超寻常的修士精英,只是唐楚阳顿悟的这三天里干出来的事情太过逆天,让自小便被培养出高傲个性的海大富有些难以接受。

    所以此时的海大富才会表现得如此失态,毕竟即便是再怎么心如磐石的人,切身遭遇一次两次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能够守住心神都是相当了不起的存在了。

    而海大富和布衣却足足被唐楚阳刺激了三天,这可不是论次数的。而是整整持续三天的不间断的心理上,精神上,甚至于个性上的全方位刺激。

    就拿唐楚阳炼制的超品将符来说,随便炼制一张出来,就已经是对同为灵画师的海大富不小的刺激了,而唐楚阳却是用一次十张超品灵符来刺激他的。

    更让海大富差点儿崩溃的是,一次炼制出足足十张超品灵符就足够吓人了,甚至都打击得他和布衣直接生出心魔,可后面唐楚阳却不间断的,连续了至少数百次的炼制,全都是超品灵符!

    当时唐楚阳炼制次数持续到十次一样的时候,海大富已经被惊得差点儿吐血,他甚至都怀疑唐楚阳是不是披着人皮的天神了,而且还是上四界专门司职符阵的仙王!

    按理说,不论是海大富,还是布衣,都是出身八大顶尖宗门的顶尖精英了,心性之坚韧早就报警考验,决不至于脆弱到了被人间接打击就折腾成现在这般摸样。

    可唐楚阳的表现实在太逆天了,逆天到了让海大富和布衣根本无法接受的地步,那是几百上千张超品将符啊!

    寻常的时候能有三五张超品将符现世,就能引起非常惊人的轰动了,可是唐楚阳就这么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不容炼制不入品的低阶灵符一样,一口气不打晃的炼制了数千张出来!

    这尼玛也太妖孽,太逆天了吧?

    尤其是当两人发现,唐楚阳竟然在随便炼制灵符的情况下,居然进入了百年不遇的顿悟状态的时候,这个发现直接让好不容易帝抵抗了心魔侵袭的布衣,再次遭受了更加恐怖的心魔入侵。

    就连粗神经的海大富,也如遭雷击般,真的吐血并且步入布衣的后尘。

    刺激太大了,他坚韧的心性也直接被唐楚阳惊人到吓人的逆天表现给刺激的千疮百孔,心魔丛生。

    随便炼制几张灵符也能进入百年不遇的顿悟状态,这个小怪物真的是人么?

    海大富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开始抵抗心魔的,幸好海大富是妖修,对于修心养性的层次追求是除魔修之外最低的,即便如此,海大富也用了足足近两天时间才缓过劲儿。

    “唉……”

    海大富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一脸迷惘又担心的唐楚阳,心想他和布衣遭遇心魔,其实还是自身心性不够坚韧,完全都是自找的,毕竟唐楚阳又不是故意刺激他们,苦笑一声,开口道:

    “我们并未遭遇袭击,只是我和布衣心性不够,突然遭遇心魔侵袭,一时不慎受了些影响,稍稍调息一下便好,唐兄不用担心我们……”

    因为被唐楚阳刺激而受了内伤这种话,自尊心很强大的海大富是绝对不会主动承认的,他相信,即便是不打妄语的布衣,怕是也不会主动说出受伤的原因。

    “心魔?这也行?!”

    唐楚阳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心魔很恐怖,这个他是知道的,因为这是每个修士都明白的修炼常识,而且烛翎也曾经跟他说过心魔有多么可怕,少有不慎,直接身死道消都不奇怪。

    不过唐楚阳毕竟不是菜鸟了,他可非常清楚,在没有外邪入侵或者渡劫的情况下,修士是很少难遇到被动遭受心魔入侵的。

    难道这里是一处魔气冲天的险地?

    唐楚阳有些疑惑地放出感知细细感应,浓郁到让人窒息的天地元气扑面而来,除此之外,便只有百里之外的微弱死气飘荡,根本就感应不到半分魔气存在的痕迹。

    “不用费心了,我和布衣遇到的是心劫,不是外邪入侵……”

    海大富似是知道唐楚阳的疑惑一般,主动开口阻止了他浪费精力,一句话说完,随后便转移话题道:

    “唐兄此次顿悟,怕是所获不少吧?足足三天时间,炼制了数千张超品将符,可把我给羡慕得差点儿想动手抢你了。”

    说着话,海大富的语气就变得欢快了起来,他还真是羡慕的口水流了一地,数千张超品将符啊,基本上就等同于数千枚王符,这么巨大的数量,还真就让海大富动了杀人夺宝的心思。

    这并不能说明海大富就是个恶人,生在修士界这么个竞争无比残酷的时间,其中根本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好人,资源这东西,从来都不会有人嫌多。

    尤其王符这种威慑级的存在,随便一枚就能轻动一尊王者出手了,更何况是数千枚之巨?

    其实也不是海大富不想动手,事实上如果不是唐楚阳正处于顿悟状态,他甚至都有可能和布衣联手,直接把唐楚阳干掉,夺取那数千枚超品将符。

    之所以不敢动手,就是因为‘顿悟’这种逆天状态,顿悟之所以能用‘百年不遇’‘千载难逢’这样的词汇来形容,除开它对修士境界修为上的逆天拔升之外。

    更让人害怕的,还是顿悟状态下的修士,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至少是清醒状态下的百倍之上!

    唐楚阳虽然只有四相境的修为,可是处于顿悟状态中的他,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就连七阶的王者都会避之不及。

    顿悟状态中的修士,基本上就是在循着天地法则修炼感悟,这个时候动手,根本就不是在挑战修士本身,而是在挑战顿悟中的修士正在领悟的天地法则!

    跟法则硬撼,那和自杀有区别么?这样的傻事,没有人会去干!

    唐楚阳现在虽然从顿悟状态出来了,但不论是海大富,还是布衣,两人反而更加不敢动手了。

    原因很简单,拥有数千张超品王符傍身的修士,就连八阶的半神遇到了怕也得小心对待,更何况是他们两个四相境的大修士?(未完待续。。)

    ps:(ps:感谢‘难以释怀う’兄弟5888豪赏!小猪鞠躬叩谢!感谢看海盟主的十张月票!小猪拜谢!感激不尽!感谢诸位书友的月票支持!十二万分的感激送上!谢谢了……)R527(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