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唐楚阳顿悟的状态足足持续了三天之久,等他突然从顿悟状态中清醒过来的时候,看着身周四处堆积成小山一样的各种灵符,呆愣了许久的时间。《+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以往唐楚阳炼制灵符的极限速度,即便是批量不顾惜消耗的情况下,一天撑死也就是炼制五百张左右而已,并且这还是在他达到了高阶灵画师的情况下。

    而此时此刻,身周四处堆砌起来的各类灵符,已经多到了几乎能把他埋起来的地步,即便不去细数,只是粗略的用‘看’的方式来计算,其数量也得在万张以上!

    顿悟状态持续的过程中,唐楚阳一直处于一种无想无识,空明无界的玄妙状态,根本就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炼制上万张灵符在唐楚阳看来,即便是他的极限炼制速度,也得二十天左右。

    “难道我就这么在这里呆了二十天时间?……”

    唐楚阳喃喃自语,环目四顾,早前布置的禁制早就被炼制灵符时不断爆发的灵压,给摧残的点滴不剩了,而失去了保护的山壁裂缝里,并未积下太多的灰尘。

    这让唐楚阳知道,他这次顿悟所消耗的时间绝对不会很长,至少不会超过五天,这从身周四处的环境变化就能大体判断出来,对于自己的眼力,唐楚阳还是相当自信的。

    收敛感知,感应了一下元神之后,唐楚阳再次目瞪口呆,刚刚突破没多久的高阶灵画师境界。竟然又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竟然只差一步之遥,似乎就要迈入大师级灵画师了。

    判断灵画师层次的办法很简单。灵画师每突破一个层次,元神之上就会多出一层神环,唐楚阳突破到高阶灵画师的时候,他元神之外已经扩展出赤橙黄三色三道神环。

    只是代表高阶灵画师的第三道黄-色的神环,在颜色上显得非常浅淡,不过是勉强形成一道细细的光华而已,但此时。代表高阶灵画师的第三道神环,已经变得凝实无比。

    最外围甚至已经开始向外散发点点绿芒,大有即将凝结第四道绿色神环的趋势。绿色神环,那可是大师级灵画师才拥有的神环,整个五行大陆上对没有多少灵画师能进阶到那等境界。

    唐楚阳早就已经知道他的九彩元神很强大,但强大到在不足三年的时间里。就成长到大师级灵画师的地步。就算是他自己也有些难以置信了,这也太容易了吧?

    不可思议的情绪还没有过去,唐楚阳突然想到了之前的顿悟,如果是在顿悟状态下的突飞猛进,似乎也不是那么夸张了,上一世直接由一介凡人顿悟成神成佛的,似乎也不在少数。

    唐楚阳一次顿悟不过是将近一个境界的进步,似乎也不是多么夸张的样子。至少相对于那些一悟成神,拈花成佛的逆天凡人来说。一次顿悟只是不到一个境界的进步,反而显得相当可怜。

    “先去问问海大富和布衣吧……”

    想不明白,唐楚阳干脆就不去多想,这时候他才突然想到还有两个队友在附近呢,直接问问他们就是了。

    唰唰!

    唐楚阳抬手连挥,身周四处全由灵符堆砌成的小山,成片成片地被他全部收到了储物戒指当中,这个过程因为要使用感知计算数量,唐楚阳再次被得到的具体数字给震撼了一把。

    四万九千多张!

    将近五万张的将符,其中至少两成成都是超品,极品将符的数量高达七成半,而剩下的半成将符,也全都是上品,其中还包括近枚的王符!

    而中下品的将符,竟然一张也无!

    “嘶!!这算是大神附体了么?!”

    唐楚阳直接被自己暴表到逆天的状态给惊得倒抽了口冷气,将近五万张将符啊,以往他状态最好,精气神最为充足的时候,也不可能在短短二十天时间炼制出数量这么恐怖的将符来。

    更何况,其中还有近百枚更难炼制的王符!

    身形倏然一闪,唐楚阳瞬间从原地消失,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他的这次偶然顿悟到底用了多长时间,因为灵画师层次的提升,唐楚阳的元神感知范围至少又一声了三倍以上。

    不逊于天位修士的恐怖感知放出的瞬间,就感应到了距离并不远的布衣和海大富,唐楚阳再次现身,已经到了布衣和海大富二人附近。

    布衣和海大富的状态似乎不是很好,完全没有了之前那种虽然内敛,但让人无法忽视的奇特气质,尤其是布衣,之前他一直给唐楚阳一种温润如玉,如沐春风之感。

    可此时此刻,布衣原本红润的清秀俊脸,此时变得几乎失去了血色,额角不断有汗珠跌落下来的同时,口中佛家禅语一叠声地呢喃不停,看样子,似乎正处于修炼的紧要关头。

    “唐兄,你醒了?”

    另一边突然传来海大富有些惊喜中,有带着一些闷闷的声音,两种完全相反的情绪柔和到一起的感觉,让唐楚阳听得极为别扭,诧异地扭头看到海大富俊脸上怪异的表情,诧异道:

    “海兄,你面色怎地这么差?受伤了?还有,布衣小师傅这是怎么了?他似乎受到了很严重的伤一样,难道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了?”

    “过去就三天发生的事情,如果把我们两个和你对调一下,你或许比会比我们更惨,嗯,如果你的心性堪比圣人,就当我没说好了……”

    海大富的语气更加沉闷了,一张俊脸甚至再次开始往里面挤压了起来,任凭谁被一个妖孽一样的小怪物刺激了足足三天,而且还是在你不能随便离开必须被动承受的情况下。状态恐怕都好不到哪里去。

    尤其是对海大富和布衣这种心性高傲的人来说,这种刺激对他们造成的压力和心理冲击还要更大,没看布衣这样佛心极为坚定的人。都和心魔死扛了足足三天了么?

    “呃,海兄的意思是,你们遇到强敌了?难道是鬼树森林的那尊望着追过来了?为何不招呼我帮忙呢?”

    海大富的话说得很乱,似乎牛头不对马嘴,任凭唐楚阳再怎么聪明,恐怕也想不到海大富和布衣现在这种凄惨的状态,就是被顿悟中的他给刺激的。

    “……”

    海大富看唐楚阳表情迷糊。但言语之间对他和布衣却充满关切,甚至还带了一丝丝歉意,当下心里一惊。暗暗羞愧他的心志怎地变得的这么散乱,竟然升起如此强烈的嫉妒之心。

    不只是佛修要修心,除开嗜杀的魔修之外,天帝。妖圣。西天三系修士都要修心养性,唯一的区别,就是追求的层次不同而已。

    海大富身为巴神宗内门嫡传弟子,其心性意志之坚定远超寻常的修士精英,只是唐楚阳顿悟的这三天里干出来的事情太过逆天,让自小便被培养出高傲个性的海大富有些难以接受。

    所以此时的海大富才会表现得如此失态,毕竟即便是再怎么心如磐石的人,切身遭遇一次两次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能够守住心神都是相当了不起的存在了。

    而海大富和布衣却足足被唐楚阳刺激了三天,这可不是论次数的。而是整整持续三天的不间断的心理上,精神上,甚至于个性上的全方位刺激。

    就拿唐楚阳炼制的超品将符来说,随便炼制一张出来,就已经是对同为灵画师的海大富不小的刺激了,而唐楚阳却是用一次十张超品灵符来刺激他的。

    更让海大富差点儿崩溃的是,一次炼制出足足十张超品灵符就足够吓人了,甚至都打击得他和布衣直接生出心魔,可后面唐楚阳却不间断的,连续了至少数百次的炼制,全都是超品灵符!

    当时唐楚阳炼制次数持续到十次一样的时候,海大富已经被惊得差点儿吐血,他甚至都怀疑唐楚阳是不是披着人皮的天神了,而且还是上四界专门司职符阵的仙王!

    按理说,不论是海大富,还是布衣,都是出身八大顶尖宗门的顶尖精英了,心性之坚韧早就报警考验,决不至于脆弱到了被人间接打击就折腾成现在这般摸样。

    可唐楚阳的表现实在太逆天了,逆天到了让海大富和布衣根本无法接受的地步,那是几百上千张超品将符啊!

    寻常的时候能有三五张超品将符现世,就能引起非常惊人的轰动了,可是唐楚阳就这么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不容炼制不入品的低阶灵符一样,一口气不打晃的炼制了数千张出来!

    这尼玛也太妖孽,太逆天了吧?

    尤其是当两人发现,唐楚阳竟然在随便炼制灵符的情况下,居然进入了百年不遇的顿悟状态的时候,这个发现直接让好不容易帝抵抗了心魔侵袭的布衣,再次遭受了更加恐怖的心魔入侵。

    就连粗神经的海大富,也如遭雷击般,真的吐血并且步入布衣的后尘。

    刺激太大了,他坚韧的心性也直接被唐楚阳惊人到吓人的逆天表现给刺激的千疮百孔,心魔丛生。

    随便炼制几张灵符也能进入百年不遇的顿悟状态,这个小怪物真的是人么?

    海大富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开始抵抗心魔的,幸好海大富是妖修,对于修心养性的层次追求是除魔修之外最低的,即便如此,海大富也用了足足近两天时间才缓过劲儿。

    “唉……”

    海大富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一脸迷惘又担心的唐楚阳,心想他和布衣遭遇心魔,其实还是自身心性不够坚韧,完全都是自找的,毕竟唐楚阳又不是故意刺激他们,苦笑一声,开口道:

    “我们并未遭遇袭击,只是我和布衣心性不够,突然遭遇心魔侵袭,一时不慎受了些影响,稍稍调息一下便好,唐兄不用担心我们……”

    因为被唐楚阳刺激而受了内伤这种话,自尊心很强大的海大富是绝对不会主动承认的,他相信,即便是不打妄语的布衣,怕是也不会主动说出受伤的原因。

    “心魔?这也行?!”

    唐楚阳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心魔很恐怖,这个他是知道的,因为这是每个修士都明白的修炼常识,而且烛翎也曾经跟他说过心魔有多么可怕,少有不慎,直接身死道消都不奇怪。

    不过唐楚阳毕竟不是菜鸟了,他可非常清楚,在没有外邪入侵或者渡劫的情况下,修士是很少难遇到被动遭受心魔入侵的。

    难道这里是一处魔气冲天的险地?

    唐楚阳有些疑惑地放出感知细细感应,浓郁到让人窒息的天地元气扑面而来,除此之外,便只有百里之外的微弱死气飘荡,根本就感应不到半分魔气存在的痕迹。

    “不用费心了,我和布衣遇到的是心劫,不是外邪入侵……”

    海大富似是知道唐楚阳的疑惑一般,主动开口阻止了他浪费精力,一句话说完,随后便转移话题道:

    “唐兄此次顿悟,怕是所获不少吧?足足三天时间,炼制了数千张超品将符,可把我给羡慕得差点儿想动手抢你了。”

    说着话,海大富的语气就变得欢快了起来,他还真是羡慕的口水流了一地,数千张超品将符啊,基本上就等同于数千枚王符,这么巨大的数量,还真就让海大富动了杀人夺宝的心思。

    这并不能说明海大富就是个恶人,生在修士界这么个竞争无比残酷的时间,其中根本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好人,资源这东西,从来都不会有人嫌多。

    尤其王符这种威慑级的存在,随便一枚就能轻动一尊王者出手了,更何况是数千枚之巨?

    其实也不是海大富不想动手,事实上如果不是唐楚阳正处于顿悟状态,他甚至都有可能和布衣联手,直接把唐楚阳干掉,夺取那数千枚超品将符。

    之所以不敢动手,就是因为‘顿悟’这种逆天状态,顿悟之所以能用‘百年不遇’‘千载难逢’这样的词汇来形容,除开它对修士境界修为上的逆天拔升之外。

    更让人害怕的,还是顿悟状态下的修士,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至少是清醒状态下的百倍之上!

    唐楚阳虽然只有四相境的修为,可是处于顿悟状态中的他,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就连七阶的王者都会避之不及。

    顿悟状态中的修士,基本上就是在循着天地法则修炼感悟,这个时候动手,根本就不是在挑战修士本身,而是在挑战顿悟中的修士正在领悟的天地法则!

    跟法则硬撼,那和自杀有区别么?这样的傻事,没有人会去干!

    唐楚阳现在虽然从顿悟状态出来了,但不论是海大富,还是布衣,两人反而更加不敢动手了。

    原因很简单,拥有数千张超品王符傍身的修士,就连八阶的半神遇到了怕也得小心对待,更何况是他们两个四相境的大修士?(未完待续。。)

    ps:(ps:感谢‘难以释怀う’兄弟5888豪赏!小猪鞠躬叩谢!感谢看海盟主的十张月票!小猪拜谢!感激不尽!感谢诸位书友的月票支持!十二万分的感激送上!谢谢了……)R527( )

第362章、饥饿饥饿    ps:月票,月票,贫道爱您,您就是贫道的老鼠和大米,请用高音歌唱一遍,谢谢。

    就在那野猪被贾可道吞下肚子的同时,贾可道的心神就被踢了出去,随后体内一股难以遏制的饥饿感传了出来,让贾可道不得不伸手从道德经里取出一包煮好的盐蛋,一粒粒连壳都没有剥,直接丢入口中吞下。

    早已迫不及待的胃轻轻一阵蠕动,那些吞下去的盐蛋便被压成了碎片,连壳一并被消化得干干净净。

    饥饿感还在,并且开始迅速攀升,贾可道感觉自己从没有这么饿过。

    贾可道索性将道德经里储备的食物都倒了出来。

    要说道德经里的食物,贾可道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动过了。

    如果不是在道德经里,食物并不会变质的话,恐怕这些食物早就长霉生蛆了。

    倒出来的食物有腊肉,豌豆,盐蛋,卤牛肉,新鲜猪肉,新鲜鸡蛋等等,还有一大堆蔬菜。

    卤牛肉和盐蛋在第一时间就被贾可道吞了个干净,至于腊肉等等其它食物在没有进过烹饪之前,贾可道此时即便是再饿也是吃不下的。

    千步云被贾可道丢了出来,随即变大,贾可道一步就跨了上去,在千步云起飞的同时,贾可道也放出了一只纸鹤,吩咐青木山谷里的外门弟子立即准备熟食,多多益善!

    贾可道此时心头有一丝丝不安。他明白,如此自己此时的饥饿不被止住的话,恐怕后面出现的事情不会让他感到愉快。

    实际上。这就是巴蛇血脉显现的后遗症了。

    巴蛇吞象,大家都知道,由此可见那巴蛇的胃口有多大,而这样的胃口也随着血脉的显现出现在贾可道的身上,寻常一顿的食物在贾可道面前连塞牙缝都不够了。

    千步云的速度不慢,但在贾可道眼里却是奇慢无比。

    终于,在一阵剧烈的饥饿感冲击着脑海的时候。贾可道不得不将一块生腊肉吞了下去。

    虽说暂时平息了那种饥饿感,但生腊肉的味道较之熟腊肉自然差上了一个档次以上。让贾可道的眉头皱得都快要变成一团了。

    看来,在解决了饥饿问题之后,自己应该炼制一些新的东西,否则的话。遇上事情还真麻烦。

    在进入炼气化神之后,贾可道可以炼制的灵器自然就多出了不少,甚至于一些最低级的仙器,贾可道都可以炼制,只不过像这些顶级灵器,仙器,炼制的时候,材料固然是一个很大的限制,但对于精力和时间的消耗也是一个让贾可道有些难以投入进去。

    顶级灵器。仙器可不像那些低级,中级灵器几天半个月就能够炼制出来一件,其炼制的时间则是按照月来计算。甚至于一件仙器用个上百年来炼制都不算什么。

    在贾可道看来,灵器,仙器这些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算是外道了,在自保有余的情况下,贾可道并不愿意将精力专注在这方面。如此还不如修炼几门神通来得更快捷。

    不过,现在看来。这外道之物,并不是完全没用,毕竟这就跟交通工具一样,在自己能够每个小时跑出八十公里的高速之前,汽车这玩意能够让自己更快的抵达目的地。

    待到贾可道将腊肉香肠之类的食物吃完,正在考虑自己是否将新鲜猪肉之类的食物吞吃下去的时候,千步云总算是赶回了青木山谷。

    正巧这时,奥迪斯骑着绿龙正大呼小叫的冲过来,见到千步云就知道是贾可道回来,正待与绿龙打个商量,让它平稳一点,好让自己给明阳大人打个招呼。

    可没等奥迪斯开口,贾可道朝着这边一甩袖子,吼了一声:“别挡道!”

    随着那袖子甩起,猝不及防的绿龙连同奥迪斯就被一股巨力击中,转眼之间就是几个跟头翻飞了出去。

    待到绿龙将身体重新平衡,却看到那千步云已经一溜烟朝着青木山谷里落下。

    “明阳大人有急事?该不是出什么事了吧?”

    奥迪斯现在基本上已经习惯了在空中翻来翻去的过程,倒也不太呕吐了,因而此时他也就有时间说话,思考一下问题。

    “那我去看看。”

    绿龙从始至终都将贾可道当成自己的主人,至于坐在自己后背上的这个人类,最多也就算是一个搭顺风车的乘客罢了。

    话音落下,绿龙压根就没有征询奥迪斯的意见,双翼一收,就追着千步云,朝着青木山谷便俯冲了下去。

    此时的青木山谷里已是一片忙碌的景象。

    在接到贾可道的纸鹤传书后,作为外门弟子里的大师姐,特伦斯的掌上明珠克拉斯便开始指挥起师弟们,安排起各种事务来。

    “舍伍德,你带一百人做土灶!梅森,你带一百人去准备柴火!尤尼第,你带五十人去仓库搬运食物……”

    在克拉斯的分工下,青木山谷里的人纷纷忙碌了起来。

    就连地精库克都被抓了壮丁,它被安排了一个总厨的职务,负责带领那十多个厨师做菜。

    实际上,异界人类都知道,地精是一种肮脏垃圾的智慧生物。

    但往往这样的智慧生物,却能够做出让人难以忘怀的美食来。

    之前就说过,地精就好似蝗虫一样,只要能够填饱肚子,它们什么都吃。

    要说对食材的研究,恐怕异界里,除了传说之中的半身人之外,就数这些地精研究得最为透彻了。

    任何东西,只要吃不死人,它们都可以拿来制作食物。

    这是一种难以模仿的天赋,据说魔法里就有一个七级魔法地精的美食,使用了这个魔法之后,任何生物都可以成为顶级大厨,甚至于可以制作出带有神奇力量的食物来。

    另外,据说在东面的一些国家里,那些顶级酒楼里,都豢养着一群经过培训的地精充当厨师。

    好吧,不管怎么说,地精的烹饪天赋是存在的,只不过野外的地精由于条件和知识所限,这种天赋往往用在了炖人肉等等之类的恶心食物上。

    地精库克感觉自己这段时间过得太舒服了。

    作为一个地精,能够在人类社会里享受到比较崇高的地位,每天能够吃得撑不下,睡觉的时候不用提心吊胆,东张西望,即便是睡到大天亮,都不用担心安全问题。(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