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霸神宗强大的让人震颤的实力给了唐楚阳很大的冲击,唐家如今不过是个小型家族而已,距离霸神宗这样的超级巨无霸,还差十万八千里那么远。《+乡+村+小+说+网手*机*阅#读m.xiangcunXiaoshuo.org》

    这让唐楚阳知道,他想要将唐家彻底发展起来,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至少目前唐家的人丁实在太过淡薄,在没有积蓄够足够强大的实力之前,他还是闷声发大财的好。

    收拾了下有些被打击到的心情,唐楚阳驾驭着守护神巨臂挥舞,环着满地的枯树烂枝指了一圈,豪爽道:“这许多的材料我一个人也拿不完,你们不用客气,看看有什么用得着的,尽管拿!”

    鬼树王身为七阶王者,可以说浑身上下都是宝,树皮可以用来炼丹,炼制灵纸,灵甲,树木可以用来炼制画板,灵甲,法宝,就算是那些大的吓人的枯枝,也能用来炼制兵器和傀儡。

    潮汐山内虽然不缺少七阶材料,但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得到的,就算以海大富的出身,七阶材料于他而言也是极为珍贵难得的好材料,只要有机会得到,绝对没有错过的道理。

    “不好吧,这鬼树王可是你一个人单独干掉的……”

    说这话的不是谦逊平和的布衣,反倒是看似贪财,自恋,话唠一样的海大富,他表现出来的性子看似颇不喜人,但出身名门的弟子,有怎么可能那么差劲?

    唐楚阳虽然不了解海大富,但也能肯定,海大富目前表现出来的性情,只是一种保护自己的伪装而已。

    “什么话,若是没有你们两个抵挡住那些树灵,我一个人能搞的定一尊七阶王者?既然咱们目前是一个团队,所有收获自然是见者有份!”

    唐楚阳挥舞着御龙天兵的巨臂,语气里也带着些没好气,这种气氛下用这种姿态语气说话,能够很好地拉进双方的关系,这点交谈相处的技巧,他还是非常熟练的。

    唰唰!

    布衣和海大富的守护神微微一晃,随后崩散了开来,显出二人的真身,他们脸上的表情很奇怪,有喜悦,有难为情,犹犹豫豫的看着唐楚阳,欲言又止,很是搞笑。

    “别跟我说那些虚头巴脑的,咱们虽然说不上是朋友,但至少目前是一个团队的伙伴,我虽然不是什么有大出身的人,但有福同享这个问题道理还是懂的,你们就别废话了,赶紧动手吧!”

    这次布衣和海大富的表情实在太明显了,唐楚阳只一眼就看出了二人心中所想,无非就是平白得了别人好处这种事情,让布衣和海大富感觉受之有愧而已。

    唐楚阳知道这个时候不宜多说,因此话一说完,他也不理布衣和海大富,直接散掉了守护神,转身开始在山一样的鬼树王躯体上挑拣了起来。

    充满生之气的材料可都是宝贝,别的不说,随便弄一截树干回去,配一些其他材料炼制一下,就能炼制出一块品级不低的画板。

    画板可是灵画师的脸面之一,唐楚阳身为灵画师,一两块极品画板那可是必备品。

    后面的海大富和布衣看着唐楚阳投入到挑拣大业里,禁不住面面相觑,虽然那为情,不过二人眼中更多的还是惊喜,七阶鬼树王啊,它身上的任何一点材料,对二人来说都是不能忽视的好东西。

    “唉,看来这份儿人情,咱们根本抗拒不了啊……”

    犹豫看许久,还是海大富先开口了,不过这个时候的海大富却像换了个人似的,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原本就俊朗的面容,此时显得越发丰神俊朗。

    出自七阶王者身上的材料,不论是海大富,还是看似无欲无求的布衣,根本无可抗拒,尤其是鬼树王这种极其稀少的王者,绝对是他到潮汐山以来最巨大的收获之一了。

    “阿弥陀佛,相遇即是有缘,既然已经和唐施主生了缘法,小僧只能生受了……”

    布衣表情似悲似喜地宣了个佛号,表现得要比海大富坦然的多,说完话之后,便不声不响地循着鬼树王的躯干开始翻找起来。

    鬼树王的树心可是制作念珠的极品材料,别说是他自己了,就是他师傅遇到了也不会错过。

    可惜在鬼树森林干掉鬼树王这种事情,就连那些七阶强者们也不敢奢望,如今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不但发生了,大把的极品材料更是铺了一地,布衣觉得他要不拿点东西,怕是佛祖都要鄙视他。

    “哇哇哇,你这和尚忒不讲究了吧?竟然比我脸皮还厚?!”

    海大富见布衣竟然连招呼都不打,便直接开始狂捡材料,原本超群的气质瞬间崩溃,一个饿虎扑羊就冲了过去,当然,他可不是冲着布衣去的,而是冲满地的材料去的。

    七阶鬼树王的躯干啊,随便拿一截树皮回去,惊神阁那帮眼睛长到头顶上的灵符师师兄们,哪怕是长老,恐怕都得跑来给他赔笑脸求材料了,这可是炼制高阶灵纸的极品材料!

    “利益动人心啊……”

    唐楚阳悄然回头,看到海大富和布衣全都放下了矜持,嘴角禁不住扯起一丝莫名笑意,利益这东西,没人能够拒绝得了,甚至于连天神也一样。

    毕竟,利益可不仅仅局限于钱财。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千余张的鬼树王已经被三人收拾的干干净净,布衣甚至连枯枝上的那些近似腐烂的枯叶都没放过,鬼树叶上充满死气,乃是佛门弟子凝锻佛元的极品磨刀石。

    偌大的鬼树王去干,唐楚阳一个人就拿走了一半儿还多,不是他太过贪心,而是布衣和海大富相当节制,尽管已经接受了唐楚阳这份偌大的人情,他们也不可能和唐楚阳这个主人抢东西不是?

    因此,最终的结果便是,唐楚阳将鬼树王的躯干收走了一半还要多一些,剩下的全部由布衣和海大富平分。

    即便如此,不论是海大富,还是布衣,都已经觉得收获极其巨大了,若单论价值的话,只今日一次所得,便抵得上他们进入潮汐山以来,一直到目前为止的收获总和了。

    “这次可真是发了巨财了!!”

    三人再次走到一起的时候,海大富看向唐楚阳的目光已经非常熟络,这么大的人情接到手里,他将来可有的还了,因此海大富跟唐楚阳也就不再虚伪客套,显得真诚了许多。

    “楚阳兄弟,这次拿你的好处实在太多了,等这次回去,我找惊神阁的长老帮忙炼制几枚王符,到时候你将家族所在告知与我,我亲自给你送去!”

    这是海大富唯一能够想到的还人情的办法了,而且几枚王符也只是他的一点心意而已,比起今日的收获,真要说起来的话,王符都不算什么了。

    “呵呵,无须客气,既然大家结伴而行,自然要有福同享,能攀升你这个霸神宗内门嫡传弟子,对我来说就是做大的收获了!”

    王符什么的,唐楚阳虽然不至于不屑一顾,但在他自己都能炼制的情况下,王符也提不起他多大的兴趣,不过唐楚阳也没有拒绝,五行大陆上的灵画师体系何等庞大。

    他自己炼制的灵符虽然强大,但毕竟不能代表五行大陆的全部灵符体系,能够接触一下其他灵符师炼制的王符,观摩参研,对他本身的灵符知识也是一种全面的完善。

    “嘿嘿,我也不想和你客气,拿人的手短,今日所获实在太过巨大,我都瞅着将来怎么还你这个天大的人情呢……”

    海大富扯着大嘴嘿笑,说话也直白坦诚了许多,话说一半,他突然转头向布衣道:“和尚,拿了人家楚阳兄弟这么大的好处,你不觉得应该说些什么嘛?你们佛家最讲究因果,缘法,如今是不是该先把自己的身份什么的坦诚一下?”

    “阿弥陀佛……”

    布衣温和而笑,宣了声佛号后冲唐楚阳点点头,这才开口道:“小僧乃‘生佛寺’藏经阁主持长老座下弟子,出家法号‘布衣’,唐施主今后若是有需要小僧的地方,还请不吝开口,今日和唐施主结下偌大的因,这‘果’小僧怕是要还好久呢……”

    海大富闻言,当即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一边哈哈大小,一边道:“哈哈,我就说嘛,你果然是出自八大宗门之一,生佛寺,啧啧,天皇皇朝的国寺,历届主持都是天皇皇朝的护国法师,弟子遍布天皇皇朝,万家生佛,比我们霸神宗还霸道啊!”

    一边的唐楚阳闻言点头,他知道海大富这是说给他听的,之前的交流唐楚阳已经充分地表现出了他孤陋寡闻的土包子本质,如今海大富受了唐楚阳偌大的好处,自然要照顾一下唐楚阳的面子。

    海大富看似是在和布衣说话,其实就是用这种方式来为唐楚阳解释布衣的出身,既让唐楚阳了解了生佛寺是什么级别的存在,也顾忌了唐楚阳这个土包子的颜面。

    “呵呵,布衣小师傅不必如此,所谓缘法,有缘才有法,既然你我有缘,又何必讲究那么多,嘿,不说这个了,咱们似乎该离开这里了,那边似乎又有什么东西要过来了……”

    唐楚阳说着话,抬手向着布衣和海大富后方一指,那些原本被数千张灵符威慑,躲在一边不敢靠近的树灵,鬼爪草,好似感受到了什么一样,正开始变得躁动了起来。(未完待续()

第356章、仙尊,小的被欺负了(为adsf234324打赏加更!第十九更)    ps:为adsf234324打赏30000起点币加更!今天第十九更了!今天有没有二十更呢?

    这可是与自家主人土地公一样的级别啊。

    不过白大头上的符箓看上去好似颜色很淡,较之自家主人土地公头上的符箓可要差多了,土地公的符箓近乎于全红色了,只有一丝丝的白色纠缠在里面。

    但即便如此,青羽鸡妖也是嫉妒得全身颤抖,就想要扑上去将对方的符箓给抢过来。

    当然,这仅仅只是脑海里的臆想罢了。

    别说贾可道就在这里,就算是贾可道没在这里,青羽鸡妖也是不敢真的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不过想了一会,这青羽鸡妖倒是将自己给安慰了一把,自己只是没有立下什么功劳罢了,要是以后立下了功劳,仙尊还不得给自己封个什么山神?

    对于青羽鸡妖这样被招安的妖怪,其理想就是成为一位被册封的神明,从此光明正大的掌管一方地盘,享受人间香火,那日子可要比当一个被追得四处逃命的野妖怪强太多了。

    不过青羽鸡妖倒是猜对了。

    这白大虽说被敕封为河神,但也仅仅只是一个白敕地祗罢了,较之快要晋升为红敕地祗的土地公,的确要差上很多。

    但即便是如此,也真的足以让人羡慕嫉妒恨了。

    待到那白敕符箓在头顶稳固了。白大不由得欢喜的扑在水面上,朝着贾可道就嘭嘭嘭连磕了三个响头,为了让这三个响头够响。祂甚至于用神通将水面变得坚硬无比,足足将额头撞出一个大包来,方肯罢手。

    不如此的话,白大感觉无法表达自己对贾可道的崇敬之心。

    “罢了,白大,你即为河神,那么就在河边给它们寻个好地安置下来。日后有事也可助你一臂之力!”

    贾可道笑了笑,随口吩咐道。虽说那封神符绘制起来并不困难,但对于贾可道来说,使用这道封神符却让他的阳神很疲劳。

    在敕封白大为河神之后,贾可道恐怕在一段时间内。也没有能力再度敕封地祗了。

    这敕封地祗原本就不是很好玩的事情,就拿古时的王朝来说,册封地祗太多的话,王朝的气运都会受到影响,何况贾可道区区一个炼气化神阶段的修道者。

    这白大之前还多少有点活跃,但在成为河神之后,似乎立马就变得成熟了起来,看了看青羽后面的那些妖怪,随后朝着贾可道拱了拱手:“小神在此河上游发现一处深潭。旁边有树林,倒是比较适合它们居住。”

    贾可道点了点头道:“那就前面带路吧。”

    白大回了一声,也不肯变回原形。而是手持分水叉,驱起一片浪花,自己踩在上面便在前面引路。

    在成为河神之后,白大的神通似乎又精进了一层,那浪花就好似拥有了生命,顶着白大就朝着白鲢河上游而去。

    白大一动。贾可道脚下的千步云随即便自行跟上。

    没多久,那水潭到了。

    贾可道看了看。又听了白大所述之前与火焰小鸟大战三百回合的故事,不由得对那片树林有了好奇之心。

    举目望过去,贾可道就见到那片树林之上蕴含灵气却要比其它地方浓郁了数倍以上,并且以火性灵气为主。

    虽说这个异界的生物对灵气没有什么感觉,但一种天然的本能却驱使着它们在树林里安了家,只不过后来招惹了白大这个大魔头,结果全族近于毁灭。

    贾可道倒是记得白大送来的鸟蛋,不过当时太忙了一些,就将那鸟蛋丢在了道德经里与银龙蛋放在了一处。

    靠近树林之后,贾可道就不由得赞叹了一声,这片树林里蕴含的灵气竟然比青木山谷还要浓郁五成以上,这样的地方放在华夏古时,虽说距离福地还有一些距离,但也是修道之人与妖怪争夺的上好修炼之地了。

    随后贾可道便让青羽将那些妖怪赶了下去,让它们在树林附近自行休息,而贾可道自己则是进了树林仔细查看。

    在查看了一番之后,贾可道方才发现,这里地脉极为雄厚,距离地表不到百米之处就有岩浆泛滥,因而才使得灵气如此充裕。

    青羽鸡妖也跟了进来,在察觉这里的火系灵气极为充裕之后,哪里还按忍得住,当即就从地上取了不少的枯枝,飞到一棵大树上搭建了一个窝,趴在里面就不愿意动弹了。

    而那些鸡妖也纷纷在树林外侧地带将自己的窝搭建了起来,至于鸭妖,鹅妖则是将窝搭建在距离河较近的地方,毕竟这两种妖怪还是比较亲水的。

    倒是白大对于这样的地方有些不太适应,跟了一会就告罪离开了树林。

    贾可道看完之后,不由得点了点头,这片树林虽说不算太大,但却很适合炼丹制器,等就问问孟挺几人,愿意过来的就过来,毕竟这里比青木山谷更利于修行。

    与妖怪不一样,修道之人,只要是灵气都不忌讳,多多益善。

    贾可道也没有回去青木山谷,直接放了一只纸鹤回去,而自己则是取出一个蒲团就坐了下来,闭上双眼,开始打坐入定。

    没多久,孟挺几人就赶了过来,见到师尊已经入定,这树林里灵气充裕,纷纷心头一喜,随即也跟着师尊坐下。

    唯独蔡银玲没来,她与众师兄所选择的道路不同,因而剑冢反倒更适合于她。

    贾可道才进入炼气化神没多久,正在稳固,既然找到了这样一块风水宝地,也就没有浪费,索性在这里多清修几天。

    贾可道准备在这里清修到炼气化神下层的瓶颈再说,可偏偏有人就不让他如愿。

    刚在树林里入定到了晚上,白大就叫苦连天的来了,但却被谨慎的孟挺给直接挡在了树林之外,以免打扰了师尊的清修。

    贾可道不由得叹了叹气,这妖怪毕竟是妖怪,即便是被敕封了地祗,那咋呼的性格恐怕一时半会也很难改变过来。

    “让它过来。”

    贾可道说了一声,孟挺也不得不带着白大过来。

    在白大告罪之后,贾可道便问道:“出了何事,如此慌乱?”(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