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被无视了……

    唐楚阳脸上欣喜的笑容一僵,尽管有守护神遮掩别人看不到,但唐楚阳依然有些尴尬,不过他也理解布衣和海大富的心情,七阶王者,不论放在哪里都是不容忽视的存在。《+乡+村+小+说+网手*机*阅#读m.xiangcunXiaoshuo.org》

    说句夸张点的话,偌大的五行大陆上,七阶强者差不多已经是顶尖存在了,寻常想要见到一个都难,就更别说亲手干掉了。

    如今一尊七阶树王就这么死在了海大富和布衣眼前,尤其是事实还与他们预测的结果完全相反,这让让海大富和布衣不能不感到震惊和不可置信。

    “它是怎么死的?”

    海大富表情夸张,如同看到了一尊天神被普通凡人干掉一样,语气里都带着一种梦幻的意味,按理说这话他不该说的,毕竟干掉鬼树王的唐楚阳就在他们身边。

    但一个四相境的修士干掉七阶王者,这种事情实在太过骇人听闻了,以海大富的自信,他虽然底牌众多,还有许多保命宝贝,也不敢想象能够超越三个大境界干掉七阶王者级的存在。

    “是啊,他怎么死的?”

    就连一直都淡淡而笑,波澜不惊的布衣都怔忡着,僵硬地扭着脖子看着碎了满地的鬼树王躯体,一边呢喃,一边断断续续地倒抽着冷气。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海大富和布衣终于将目光转向唐楚阳,两人毕竟都是心智不俗之辈,震惊和不可思议的情绪过去后,本能地便在第一时间探查有没有更可怕的强者存在。

    不过海大富和布衣这份来自于阅历的经验,并未反馈给他们任何特殊信息。也就是说,自始至终和鬼树王对撼的,只有眼前这个和他们临时结伴而行的俊美的过分,又年轻的过分的唐兄弟。

    “唐兄弟,千万别告诉我这尊鬼树王是你一个人干掉的!”

    海大富俊朗的脸上大眼瞪到了极限。语气里甚至都有一些恳求的意味了,看他模样语气,仿似唐楚阳要是承认鬼树王是他干掉的话,海大富就没法子活了一样。

    “不是我……”

    唐楚阳憋了好久,最终还是憋屈地说了这么一句,海大富的表情实在太可怜了。

    唐楚阳自认是个很在意朋友感受的人。海大富虽然啰嗦,但就冲着他敢在有一尊七阶王者威胁的情况下冲过来,唐楚阳觉得海大富绝对是个可交的朋友了。

    “你骗我!你这人忒不诚实了!这方圆数百里除了你之外,连个活物都没有,不是你干掉的。难道是鬼啊?!”

    唐楚阳决定为朋友义气委屈一下自己的行为,不但未曾换来海大富的感动,反而让这厮愤慨地跳了起来,指着十几丈高的御龙天兵愤愤斥责,好似唐楚阳这种欺骗行为深深地伤害了他一般。

    “我,我靠!……”

    唐楚阳目瞪口呆,粗口忍不住就爆了出来,合着怎么着都是咱不对了是吧?

    “你。唐施主,你如何做到的?”

    身为无欲无求的出家人,问出这话的时候布衣相当不好意思。清秀的脸庞上甚至带上了一丝汗颜,不过他真的无法理解,一个四相境的大修士,到底是怎么超越三个大境界干掉一尊七阶王者的?

    越级对战这种事情布衣并不奇怪,不论是他自己,还是依然处在激动状态的海大富。都拥有干掉五行境小天位修士的实力。

    即便是对上**境的大天位修士,布衣虽然没有必胜的把握。但勉强拼个不相上下还是能做到的。

    可是七阶王者不同,如果说从四相境大修士。迈入五行境天位修士,是所有修士一生中最重要的门槛的话。

    那么从**境的大天位,迈入王者行列的七阶七星境,就是截断大部分修士求神之路的天堑!

    五行大陆上的**境大天位修士,虽然还不至于旺盛到了多如狗的地步,但也不差多少了。

    可七阶王者就不同了,七阶既然能被冠以‘王者’二字,本身就已经说明了这个层次的存在到底有多强悍,虽然不至于屈指可数,但每一个迈入七阶的修士,几乎都是名震天下的一代宗师!

    唐楚阳如今已经知道七阶强者的厉害之处,也大体上知道七阶王者在五行大陆上的地位,所以对于布衣的震撼他很理解,稍稍犹豫之后,最终还是指向漫天飞舞,并未被收回的将符道:“凭它们……”

    “啊?”

    海大富和布衣闻言转动守护神巨大的脑袋,这才留意到,就在他们身周四处,漫天将符如同道道虹光飞舞,绚烂无比,一阵阵隐隐约约的恐怖灵压似收似放,吞吐不定。

    “娘咧!!哪来这么多将符?哇哇哇!少说也有近万张吧?唐兄,别告诉我这些将符全都是你拿出来的?!!”

    “这还真就全是我拿出来的!”

    唐楚阳这次不再上当了,海大富的性情实在太过古怪,以唐楚阳上辈子几十年练就的察言观色能力,竟然无法通过表情来判定这厮心里到底转的什么年头。

    “又骗人!”海大富夸张地甩开守护神巨大的双臂,冲着身周四处比划了一个很大的动作,接着以更加夸张的语气道:“你一个小小的四阶修士,出门带上万张将符?老子身为霸神宗少…,内门嫡传弟子,这次进潮汐山也不过才带了三千张将符而已,就这,我都是我们这一批师兄弟里拿得最多的,你能跟我比?”

    “呃,霸神宗是个大宗门?很富裕么?”

    唐楚阳有些呆愣,‘霸神宗’他还真没有听说过,其实也是唐楚阳的关注面太小,最近虽然接触的层面高了,但也没有时间去了解这方面的信息。

    唐楚阳呆愣的表情。和紧接着愕然的反问,让海大富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以无比不可置信的语气惊叹道:“你不知道霸神宗?你你你,你竟敢不知道霸神宗?唐兄,你真的出自五行大陆?!”

    “这个。我当然来自五行大陆,之前不是告诉过你了么?天威王朝,唐家……”

    唐楚阳的声音越说越小,海大富震惊到惊叹的语气让他有些汗颜,难道霸神宗很出名?奶奶地,当土包子的感觉真让人不爽啊。

    “霸神宗。五行大陆八大超级宗门之一,宗内弟子分作妖圣系的‘霸皇’,和天帝系的‘惊神’两大修炼体系,是四极皇朝之一‘紫薇皇朝’最强大的宗门,没有之一!”

    说着话的不是海大富。而是一旁的布衣,唐楚阳感激地冲布衣点了点头,却依然有些疑惑地问道:“原来如此,不过这和带多少将符出门有什么直接关系么?”

    “当然有关系!而且关系大了去了!!”

    这次说话的变成了海大富,他终于从唐楚阳狭隘的让人不可置信的阅历震撼中回神,并且以一种相当鄙视的语气继续道:“竟然连我们霸神宗都不知道,唐兄,你的阅历实在太让人无言以对了……”

    “……”

    唐楚阳无言以对。憋了许久,最终咬牙道:“咱能说重点么?”

    “阿弥陀佛,看来唐施主应该出自隐世家族。还是由贫僧来为唐施主解释一下吧……”

    布衣和尚声音温和地插话进来,他之前对唐楚阳没有太多的认知,原本也没有深交的意思,之所以和唐楚阳结伴,也只是因为唐楚阳的危险是因他而起,布衣不想沾染太多因果而已。

    不过一尊七阶树王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倒在身前。这让布衣对唐楚阳的实力非常好奇,即便有那万千张将符辅助。本身实力不行的话,想要干掉一尊鬼树王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心里有了这个认知之后。布衣倒是不介意和唐楚阳结交一番了了,在实力为尊的五行大陆上,强者永远都所有修士所亲善向往的。

    “霸神宗内分作两阁,分作惊神阁和霸皇阁,妖圣系的霸皇阁就不说了,海施主肯定就是出自霸皇阁了,霸神宗惊神阁招收弟子极为苛刻,必须拥有多彩元神才有资格入阁!”

    说到这里,布衣似是想到了唐楚阳的‘无知’,当然略微摇了摇头,直白地解释道:“这么说吧,霸神宗惊神阁的每一位内门弟子,都是灵符师!”

    “什么?!全都是灵符师?!”

    唐楚阳忍不住惊呼出声,这下他终于明白海大富的反应为什么那么大了,同时说起灵符的时候,又为何表现得那么自信,感情人家宗门内有大把的灵符师啊!

    “对!虽然惊神阁择徒条件极为苛刻,但就五行大陆上而言,灵画师或许难寻,能够成为灵符师的修士,还是非常多的,霸神宗内八百灵符师,便是宗内弟子横行天下最大的底气。”

    “八百……”

    唐楚阳被这个数字给吓到了,他到目前为止,都还也就接触过一个灵符师而已,而且刚接触就起了冲突,根本就没有什么专业方面的交流。

    但这不妨碍他知道‘八百灵符师’代表着多么可怕的威慑,唐楚阳炼制灵符的能力虽然远超这个世界的所有同行,但面对八百灵符师,他还真就什么都不是了。

    “八大超级宗门?看来,我还是太小看这个世界了啊……”

    只一个霸神宗,便再次把唐楚阳的雄心壮志打压了不少,这还只是八个超级宗门中的一个而已,如果八大宗门齐聚,唐楚阳称霸五行大陆的梦想,似乎正在朝着幻想转进。(未完待续)

    ps:(ps:才看到多了好多打赏啊,小猪躬身拜谢诸位书友的慷慨打赏!感谢大家的鼎力支持!过年了,都有压岁钱了呢,羡慕啊,小猪这种大叔级的人物,只有给人发压岁钱的份儿了……)()

第355章、这狗曰的白大(为adsf234324打赏加更!第十八更)    ps:为adsf234324打赏30000起点币加更,今天第十八更!

    贾可道呵呵一笑:“大家站稳了!”

    听得这话,几个胆小的鸡妖甚至于就直接趴在了云上,下一刻,千步云开始迅速升空,没多久就上升了千米高空,随后便朝着白鲢河飞去。

    嗯,这白鲢河乃是白大自己取的名字,那条小河原本是没有名字的,在白大取了名字后,贾可道也就沿用了这个名字。

    千步云的速度并不算太慢,不过站在云上却吹不到一点风,千步云之外笼罩着一层透明的气罩,能够挡风遮雨。

    见云飞了一会,都没有出什么问题,那些妖怪就开始活跃了起来,趴在云上的那几个胆小鸡妖兴奋的叫着,想要让同伴感受一下这云的柔软。

    而青羽鸡妖则是靠近了贾可道,小心翼翼的问道:“请问仙尊,小的走了后,那鸡群由谁掌管?”

    贾可道此时双眼迷糊着,看着不断变化的天空,脑海里却是想着事情,听得青羽鸡妖这么一问,不由得笑了:“放心,本尊将会给土地公说一下,让鸡群交给夹山松鼠代管的。”

    夹山松鼠?

    一听这话,青羽鸡妖的羽毛都竖了起来。

    要说这青羽鸡妖现在最不对付的就算是那头夹山松鼠了。

    虽说在土地公那里,夹山松鼠算是妖界前辈。但对于青羽鸡妖来说,那夹山松鼠凭借着自己可爱的外表在土地公那里夺走了自己不少的好处,现在还将鸡群交给它来管理?

    青羽鸡妖转身就想要跳下白云。

    青羽鸡妖虽说现在还不能够自由飞行。但滑翔是没有问题的,即便是从数千米高空掉落下去,也不会被摔成肉饼的。

    “站住!”

    贾可道直接就喝住了青羽鸡妖,他现在才明白,这头青羽鸡妖的权力*还不小,就连区区一个鸡群都舍不得放弃。

    “既然这样,本尊且让你回去。就换那夹山松鼠来统领这群小妖吧。”

    贾可道也不愿意强迫青羽鸡妖,故意笑道。

    那青羽鸡妖原本打算就此跳下去回到养殖场。免得被夹山松鼠那小子将自己的鸡王位置给撬了。

    可现在听贾可道这么一说,脚下顿时犹豫了起来。

    青羽鸡妖也化妖这么长一段时间里,在跟着土地公公的时间里也学了不少东西,此时脑子里一转。将夹山松鼠放在自己现在的位置上一想,就明白了。

    若是那夹山松鼠在鸡群和这群妖怪里选择的话,必定是这群妖怪。

    原因很简单,一群鸡有什么好统领的,但一群妖怪就不一样了,很显然,以后统领妖怪的地位更高一些。

    “小的不回去了,愿听仙尊教诲。”

    如此一想,这青羽鸡妖立即就扑在了贾可道面前。也不管其它妖怪小弟看着它的丑态,就径直朝着贾可道求道。

    贾可道倒也没有真的想要将夹山松鼠给换过来,毕竟这些妖怪都是家禽所化。让夹山松鼠管管那鸡群还行,要想镇住这帮家禽妖怪,就有难度了。

    千步云很快就飞到了白鲢河上空。

    贾可道将云头压低,朗声喝道:“白大何在!速速来见!”

    随着贾可道的声音好似飓风一样扩散开来,那原本平静无比的河面都微微震动了起来,至于站在千步云上的那些妖怪一个个惊慌失措。用惊骇的目光看着贾可道。

    贾可道出行的乃是阳神,虽不说言出法随。但这一喝,自然散发出来的气势,在这些刚刚化妖不久的妖怪眼里简直就如同天地的化身,犹如一位天神,威风凛凛。

    没多久,远处河面顿时一片浪花溅起,随后河面分开,一条巨大的白鲢就从水中冲出,高高跃起,随后落在了千步云面前,溅出无数水花。

    这水花溅射出来,却被千步云外的气罩尽数挡下。

    片刻之后,那条白鲢便浮出水面,在水中一滚,就变成了一个半鱼半人的妖怪,站在水面上就朝着贾可道拜了下来。

    “白大拜见仙尊,来迟了,还望仙尊见谅。”

    这白鲢鱼妖白大在这河里待了不少时间,现在说话都要比之前流利不少了。

    而之前显现出的原形,较之以前却要庞大了数倍,体型由六米多长变成了九米接近十米的样子,由此可见这白大在河里可是吃了不少的好东西。

    相对于人类修道者而言,妖怪的修炼虽说很慢,但多数时候却可以依靠吞吃有灵气的食物来成长。

    因而古时才会有那么多喜欢吃人的妖怪,它们吃一个人类所获得的灵气足以抵挡它们一个月的修炼了,若是吃上千人,足足抵挡百年修行,如此一来,妖怪吃人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只不过,这人吃多了,总会撞上降妖除魔的修道之人。

    贾可道倒也不在乎这些妖怪吃人,只要不吃自己人就行了,至于那些挡道的敌人,却是多多益善。

    “这是青羽,这是白大,日后以白大为主,青羽为辅,管制此河。”

    贾可道给两妖相互介绍了一番之后,正言说道。

    不管是白大还是青羽自然是不敢在贾可道面前做些什么。

    两妖初次见面,以后的关系怎么样,则是关系着两妖相互之间配合得如何。

    但贾可道决定白大为主,那么自然是要给白大一些依仗。

    “白大!上前听封!”

    贾可道右手掏出一道散发出白色微光的符箓,嘴里喝道。

    那白大一愣,不过手脚却没有丝毫迟缓,立即就扑到了贾可道面前,它可不傻,至少它知道自己应该有好处了。

    “元始安镇,普告万灵,水神祗灵,左社右稷,不得妄惊。今奉吾命,敕封尔为山白鲢河河神,护法卫道,安定社稷,急急如律令!”

    贾可道嘴里念着咒语,右手那道符箓随即冒出火光,但却在火光之中那符箓却丝毫不损,朝着白大的额头就落了下去。

    片刻之后,那道符箓便悬浮在白大头顶,散发出一丝丝白色光芒来。

    封神!

    看见那白大身上的黑色妖气在符箓散发出的白光之下一点点的淡化下来,那青羽鸡妖哪里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狗曰的白大,着实好运,竟然被仙尊册封为河神!(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