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阵法是远古洪荒时期的古修士感悟天道,冥心静悟出来的一种脱胎于天道的玄奥线条,那时候还没有文字传承,这些按照大道韵律被修士组合起来的线条,便是他们的学识和传承。《+乡+村+小+说+网手*机*阅#读m.xiangcunXiaoshuo.org》。

    等到下一代修士接受了传承,并且在原来的基础上去芜存菁,阵法就被精简成了更加玄妙的阵符,随后又经数千上万年多不胜数的惊采绝艳之人的研究,阵符就变成的更近似于文字的符印。

    符印,又称符文,这已经是近似于文字一样的存在了,不过符印因为脱胎于天地大道,属于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传承,才只能流传于能够感悟天地进行修炼的修士之间。

    而人类的文字,只是被拆分,或者填充了一些封印,遮掩大道玄奥的能够为凡人所接受的传承而已。

    九鬼通冥噬心阵,其实就是一种阵符,不过这种阵法并不是人类修士感悟,而是天成地养,随天地法则自然演化而出,这个神通之所以是鬼树王的最强神通。

    皆因鬼树王就是从这个阵法衍生出来的灵物,时间大多数奇异的生灵,奇物,其实都是一些经历数万,乃至于数十万年的大道符印演变进化而来。

    残缺者为奴,天赋被限,灵智不高,难以修炼有成。

    但完整者却可以为王,天赋超群绝伦,灵智不下于万物之长的人类,不但拥有远超其他生物的悠久寿元,而且对于天地法则的感悟比之其他生物也要容易许多。

    九鬼通冥噬心阵一出。唐楚阳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一种来自于天地的浩瀚威压,若是其他同阶强者再次,必然会选择毫不犹豫地使用自身感悟天道得到的神通来对抗。

    但唐楚阳才不过四相境。既没有经历五行天劫,也没有**并行感悟出脱胎于天道的法相真身,可以说,五行境一下的修士遇到九鬼通冥噬心阵躲无可躲,必死无疑。

    幸好唐楚阳有个比较特殊的地方,那就是他的天神金身!

    天神金身是唐楚阳自己造神,把他自己硬生生地从一介凡人推到了神坛上。所谓天神,在唐楚阳看来就是遥远荒古时期的大能修士而已,他们感悟天道。周身自有天道符文护体,不死不灭。

    别说只是凡间界的一尊树王的神通,便是等级更高的鬼君,妖君的神通。也不见得能伤其分毫!

    哪怕。唐楚阳的天神金身只是最低等的那种。

    等到那股铺天盖地的浩瀚天道灵压将唐楚阳包裹的时候,九尊狰狞无比的巨大鬼脸已经瞬息将唐楚阳包围,这恐怖到似乎能够辗碎一切的威压接触到唐楚阳的瞬间。

    唐楚阳神台处的天神金身就直接被惊动了,一抹微不可查的金光陡然自唐楚阳眉心一闪而逝,随后唐楚阳包裹在身周的王符所化银色光罩陡然一胀一缩,随后‘啪啦’一声碎裂开来。

    碎裂之后的银色光罩如同透明的水晶碎片,虽然裂开了,但却并未消散。就似被某种无形的伟力捏弄着,在不断地变换着形态。甚至颜色。

    银色的光罩碎片之间变得晶莹剔透,甚至开始散发出一旦莹白色透着点点金色的光华,这个转变的过程似缓实快,万分之一眨眼都不到的时间,所有银色光罩便化作星星点点白中泛金的光点。

    光点如同组合成人体的亿万细胞一样,不断地覆盖到唐楚阳周身各处,而只是这么短的时间,唐楚阳的肉身,已经被来自于九鬼通冥噬心阵的可怖威压给挤压的开始龟裂。

    钻心的痛苦和肉身即将崩溃的危机感,让唐楚阳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他真真切切地感受的死亡距离他如此之近,也彻底明白了他和鬼树王之间的差距。

    一个人自我培养出来的自信,不经过一番切身经历的痛苦,是绝难在潜意识上改变这种认知的,唐楚阳尽管已经无数次警告自己五行大陆上的大能者不可小觑,所拥有的威能远超他的想象。

    但来自于地球上的古华夏传承给与他的自信太强烈,好处也太多了,以至于让唐楚阳有了危险的意识,但潜意识里依然还是存在一种无法磨灭的优越感,来自于穿越重生者的优越感。

    这一刻,唐楚阳真真正正地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切身感受到了**的崩溃,那是一种毫无抗拒之力的威压,他甚至连反抗的念头都来不及产生,就已经直接开始面临死亡了。

    虽然只是万分之一眨眼的时间,但唐楚阳若是没有神台守护,没有天神金身的及时爆发,他现在或许已经化作一片飞灰。

    不过也正因为此,不但让唐楚阳彻底感悟生死,明悟自身,彻底融入了五行大陆这个异世界,同时天神神力所化神光,也再次将他崩溃的肉身重组。

    修为境界暂且不说,单单他被天神金身重组改造的肉身,已经远超他原本的凡人之躯何止千百倍。

    等到亿万白中泛金的神光重新组合成唐楚阳的肉身,唐楚阳的元神已经附身到了天神金身之上,从无尽的恐惧中脱离出来,唐楚阳的心态瞬息万变。

    经历了生到死,死到生的感悟,天神金身周身环绕的本源符印突然齐齐一震,其中一枚符印爆裂开来,有无数大道规则开始演变绪动,五行法则生生灭灭,时隐时现。

    唐楚阳的元神里似有似无传出若隐若现的大道之音,似是在呢喃,似是在倾诉,又似是在传道,唐楚阳凝聚心神,收拢六识,拼命地去感悟着什么,但所得似是而非,不明不悟,无有想识。

    这种感悟似乎极为漫长。足有数十万年那么长,但又似极为短暂,似乎眨眼即过。等到唐楚阳突然意识回归肉身时,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感悟到了什么。

    茫然地看了看周身,发现七星剑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崩溃,此时唐楚阳正赤身果体地凌空而立,周身有莹白中泛着点点金色的光华闪耀,抬手看着晶莹近乎玉石的双手十指。

    唐楚阳目光迷茫,抬头看向外面。八尊狰狞鬼脸呈四面八方将他整个包裹,透过其中缝隙,还能看到外面还有一尊更加巨大的鬼脸在外环绕。不断地咆哮着想要冲过来。

    此时鬼脸却被唐楚阳周身的白金光华遮挡,虽然在疯狂咆哮着吞吐死气,但却似乎畏惧什么一样,不敢冲上来撕咬看似已经毫无防备的唐楚阳。

    “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楚阳迷迷糊糊。好似方才的感悟并不是他的本意。此时如梦方醒,再次茫然看了四处重重鬼脸,突然抬起右手,简简单单,堪称随意地掐了个法诀,口中清斥道:

    “天生一,地生二,道生其三。万物有灵,天地自成。收!”

    这咒语出口,唐楚阳迷茫的俊脸陡然变得宝相庄严,如有天神附体一般,一股磅礴无比,好似能撑破天地,又似是弥漫于地天地之间的浩瀚威压倏然而生,瞬息将周身九尊通冥九鬼笼罩。

    嗷嗷嗷!!

    九尊原本嚣张咆哮,狰狞无比的通冥鬼首如同感受到什么可怕无比的威胁一样,开始满脸惊惧地挣扎鬼叫,扭曲着似乎想要向外逃离。

    但随着唐楚阳口诀念出,天地间似乎有一股无上伟力禁锢拉扯住鬼首,任凭他们挣扎咆哮,但却无可抗拒地被拉扯到了唐楚阳掐诀的右手之上。

    距离唐楚阳莹白的右手越近,九鬼咆哮的声音便越来弱,巨大的鬼首也越化越小,最终化作九枚青碧色的珠子,滴溜溜地虚空在唐楚阳莹白的右手之上旋转。

    远处的原本全力爆发,嚣张无比的鬼树王突然变得狂躁无比,不可抑制地抖动着庞大的躯干,浑身枯枝乱舞,声音带着一种它自己都能清晰感觉到的恐惧狂叫道:

    “不不不!!我的本命符印!!人类!你对我的神通做了什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人类!快还我本命符印!!!”

    鬼树王疯狂地咆哮着,浑身枯枝挥舞冲向了唐楚阳,原本与它血脉相连的九枚符印突然被切断的联系,鬼树王眼睁睁地看着唐楚阳只是随即一指,他的神通便彻底烟消云散。

    更让鬼树王恐惧的是,他的九鬼通冥噬心阵并不是简单的散掉,而是彻底的消失,就在九尊狰狞的鬼首化作九枚青色珠子的时候,鬼树王惊恐无比地发现,它竟然失去了施展这种神通的能力!

    “呵呵,你这神通确实不错,便算作是给我的赔偿吧……”

    唐楚阳突然淡淡而笑,意识里多出一种明悟,他凝结出来的神通符印在切身经历了生死感悟之后,终于有一枚演化成了可以使用的神通,而且这个神通的能力相当变-态。

    这个神通预期说是神通,不如说是真言术来得更加贴切,因为这个神通的能力竟然是剥夺!

    剥夺别人的法术,禁术,乃至于神通!

    唐楚阳话才说完,整个人便突然一晃,原本莹白透着血色的俊脸突然变得苍白无比,嘴角无奈地抽了抽,唐楚阳心下无奈,这神通强是够强了,可是消耗也同样恐怖。

    最让唐楚阳郁闷的是,这神通消耗的还不是普通的本命元气,或者元神精华,而是真正的天神神力!

    只这一个神通施展出来,看似随意,却整整消耗了唐楚阳天神金身总神力储量的九成,差点儿没将他的金身给抽干!(未完待续。。)

    ps:(ps:这两天需要连续输液,而且马上过年了,贴对联,包饺子,打扫卫生,补齐年货,事情多的简直做不完,所以这几天更新比较少,还请诸位书友见谅,容小猪缓上几天,拜谢了……)R527()

第353章 肥美鲜嫩(为第725章 月票加更!第十六更)    ps:为第725章月票加更!今天第十六更了!猛虎已经跪在键盘上起不来了,兄弟姐妹们,你们太给力了!能第十七更么?另外感谢书友也是的确给贫道生日送上的生日香槟祝福,谢谢了,那瓶香槟酒很好喝,另外也感谢书友谈探的生日祝福。

    这位尚布斯男爵虽说已经成为了贾可道的外门弟子,但他在修道一途上还真没有多少天分,因而索性就将精力用在了帮助特伦斯治理领地上面。

    不管这尚布斯男爵有多么的贪生怕死,但他毕竟是从小培养起来的贵族,对于治理领地这些事情,比特伦斯精通太多了。

    说实话,能够帮着特伦斯治理伯爵领,尚布斯男爵感觉比自己当男爵的时候都要愉快很多。

    虽说面积仅仅只是一个子爵领,但名义上毕竟是一个伯爵领,作为伯爵领的政务官,所享受到的待遇和荣耀可要比区区一个小男爵强太多了。

    且不提特伦斯带领大军出发了,只说贾可道此时来到了养殖场。

    随着鸡群,鸭群,鹅群不断壮大,这养殖场也随之壮大,现在都占了青木山谷四成面积,另外的三成则是扩大之后的药田,剩下的三成农田,恐怕要不了多久也会被废除掉,改为药田或者养殖场的一部分。

    贾可道也想好了,以后那些鸭群,鹅群恐怕就要迁移到白大所占据的那条小河去。

    另外。贾可道这次到养殖场来,却是有着很重要的事情。

    进了养殖场的围墙,贾可道就看到那宽阔无比的养鸡场里空无一鸡。只是远远听到山谷后面森林里传来喧闹的鸡叫声,其中时不时还混杂着一些鸭叫,鹅叫。

    待到贾可道来到森林里,好家伙,密密麻麻的公鸡母鸡小鸡,里面混杂着一些鸭鹅,正浩浩荡荡的朝着森林深处扫荡过去。

    沿途所过之处。不管是什么虫子,只要被这些土匪发现。就难以逃脱魔掌。

    沿途过去的泥土都被翻了个底朝天。

    如果不是现在的鸡群还没法将整片森林给占据的话,只要这么扫荡个几天,恐怕这森林里就不会有什么虫子了,直接被斩草除根。绝种了。

    贾可道这时并没有将土地公招来,其这段时间正在神像内沉睡,企图将白敕彻底转化为红敕。

    因而贾可道就直接找上了此时统领着鸡群的青羽鸡妖。

    “青羽,过来!”

    这里的鸡鸭鹅太多了,密密麻麻,其总数恐怕不下数万之数了。

    即便是贾可道现在视力,也没法一瞬间从这么多的鸡鸭鹅里找出那头青羽鸡妖来,索性就大喝了一声。

    贾可道这声大喝,顿时惊得那些鸡慌乱了起来。朝着四周逃散开来。

    片刻之后,一道青光就从森林里飞了过来,嘴里还叫嚷着:“是谁?是谁要找你家鸡大爷的!”

    “青羽。过来。”

    贾可道面对这青羽鸡妖嘴里的不逊,倒也没有生气,只是又唤了一声。

    那青羽鸡妖转眼之间便落在了贾可道面前,见是贾可道,不由得就是浑身羽毛炸开。

    怎么是这位爷找自己?

    之前自己的话,他不会见怪吧?

    一想到这里。青羽鸡妖就有些哆嗦。

    这次看到贾可道,实力提升了不少的青羽鸡妖原本有些得意。但却发现自己与对方之间的差距已经扩大到自己都无法估计的程度了。

    因而青羽鸡妖有些哆嗦也在情理之中了。

    “原来是仙尊召唤小妖过来,小妖那个那个刚才失礼了。”

    从这青羽鸡妖的谈吐可以看出,土地公将其带在身边,倒是调教得不错,至少会说不少人话了,不至于张口粗鄙,就连马屁都会一点了。

    “嗯,此罪先行记下,本尊过来却是有事吩咐于你。”

    贾可道知道,像这些妖怪,若是不敲打一下,随时都可能给你惹出祸事来。

    “请仙尊明示。”

    青羽鸡妖此时就好似一个老实道童,规规矩矩的趴在贾可道面前。

    “嗯,鸡一百,鸭五十,鹅二十,要最强壮的,速速唤来。”

    贾可道看了看那些鸡鸭鹅,随即便吩咐道。

    听得贾可道吩咐,这青羽鸡妖也不敢耽误,随即就从地上跳了起来,跳到一棵大树上,就喔喔喔的叫了几声。

    贾可道也听不懂所谓的鸡语,不过却能够见到在那青羽鸡妖叫了几声好之后,从森林四处就钻出一只只鸡鸭鹅来。

    不过这些鸡鸭鹅的数量却超过了贾可道所需,足足有两千多只。

    这些鸡鸭鹅来到一片空地就相互打斗了起来,鸡对鸡,鸭对鸭,鹅对鹅,丝毫不混淆。

    没多久,这些鸡鸭鹅就分出了胜负,毕竟它们之间也没有下死手,只是较量了一下力气什么的。

    最强壮的鸡鸭鹅随后就好似军队等候检阅一样,在贾可道面前站了几排。

    青羽鸡妖则是飞了回来,趴在贾可道面前:“仙尊,选好了,鸡一百,鸭五十,鹅二十,都是最鲜美肥嫩的,保管仙尊吃了口滑,还想吃二次。”

    青羽鸡妖的这番话,让贾可道不由得笑了起来,它以为自己是为了贪图口舌之欲,却不知道自己是准备给它们好处。

    由此也可以看出,这青羽鸡妖可称得上是鸡奸了,为了讨好贾可道,不惜牺牲自己的族人。

    当然对于妖怪来说,其出身的种群未必就能够称得上是自己的本族,毕竟在化妖之后,妖怪与原本种族之间的距离就有些远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鸡群里绝大部分的鸡都是这头青羽鸡妖的后代,由此可见这青羽鸡妖完全已经脱离了自己的种群身份。

    想到这里,贾可道不由得童心顿起,想要与这青羽鸡妖开开玩笑:“鲜美肥嫩,本尊看来未必,要说鲜美肥嫩,还得数你青羽啊。”

    贾可道这句玩笑话一说,那青羽鸡妖不由得身体一抖,鸡冠子都有些颤抖了:“仙尊,您老人家是开小的玩笑吧?”

    “呵呵,让它们上前来。”

    贾可道也不与它多说,随后吩咐一句。

    这青羽鸡妖急忙叫了一声,那群鸡鸭鹅就走了过来,相互之间还来回碰撞着,似乎之前的战斗并没有让它们爽快。

    毕竟这些鸡鸭鹅原本就处于开始化妖的阶段,光是肉身强度较之其它的同类就要强上很多。

    贾可道一看,首先就满意了五成,虽说这些鸡鸭鹅的父母本是来自于夹山村散养的家禽,但在这异界里繁衍了十多代后,其血脉里原本的野性已经完全被激活了出来,极为好斗。(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