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乡+村+小+说+网手*机*阅#读m.xiangcunXiaoshuo.org》

    鬼树王突然发出愤怒以极的咆哮,庞大无比的身躯陡然耀起万千碧油油的光华,这光华里蕴含着浓浓生命气息的同时,还散发着淡淡的却不可忽视的死亡之气.

    生气和死气同时出现,当即让唐楚阳惊诧莫名,属性完全相反的两种能量糅合在一起,只是想想就足够可怕了,当那种矛盾的能量冲突传出的瞬间,唐楚阳就毫不犹豫地转身,头都不回的狂奔.

    这种攻击不是他能够正面硬抗的,鬼树王毕竟是七阶王者,唐楚阳再强,也只是个四相境的修为而已,相差足足三个大境界的情况下,他能够创伤鬼树王,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成绩了.

    七星剑侍虽强,也就能和五行境的天位修士抗衡一下,放到六阶守护神的层面,三阶的七星剑侍也就勉强能够保命,这还是因为七星剑侍的金翅大鹏血统让他飞的够快.

    生气和死气混合齐出,漫天说不出颜色的光华笼罩四野,不分敌我地见物就吞,无物不化,最先遭殃的就是鬼树王四周的树灵,枯藤以及万千鬼哭草.

    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方圆十里内便化作一片浓雾沼泽,万千鬼物和树灵凄惨嚎叫,似是在恐惧,又像是绝望不甘的咆哮,它们不明白至高无上的王为何敌我不分,连自己的属下都要&长&风&文学{}.{cf}{wx}.{}杀.

    鬼树王也是气昏了头,偌大的鬼树森林只有三尊王者,它便是其中之一.几千年下来早就习惯了修士的畏惧和胆怯,但凡鬼树森林的王者一出,所有途经此处的修士无不退避.

    在鬼树王的主场和它较量.便是同阶强者联手,也难以取得太多的优势,能够安全的通过鬼树森林,便是最大的胜利了.

    唐楚阳能在短短几个照面的功夫就伤了鬼树王,一来是鬼树王轻视,而是也是因为将符之威,一张将符.乃至十张百张将符都难以伤到鬼树王,当然,前提是它得有足够的重视和准备.

    但若是数千张将符一起攻击的话.即便鬼树王全力防御,也不可能全身而退,将符原本没有这么大的威力,但这里是潮汐山.特殊的天地法则支持下.让将符拥有了勉强媲美王符的威力.

    一张两张鬼树王可以无视,几百张也能勉强应对,可一旦将符的数量上千,就能因为量变引起质变,威力上的恐怖提升简直没有道理可讲.

    五千张以上的将符连实力堪比鬼君的八姐吞日龙龟都能伤,更何况是七阶的鬼树王?

    七星剑侍双翅一震就是数十里的距离,唐楚阳转过身看到以鬼树王为中心,方圆实力都被漫天鬼雾笼罩.所有被波及的事物无不被化成恶心的液体,形成一片方圆十里的恐怖毒沼.

    “七阶王者.果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招惹的,我若不是有金翅大鹏双翅,又有万千将符撑腰,找鬼树王的麻烦,就等于找死!”

    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唐楚阳顿觉一股不可抑制的寒气自脚底升起,直窜心底最深处,方才他他若是慢了那么半眨眼的功夫,现在怕是已经被化作一滩液体了.

    单凭将符是肯定搞不死鬼树王的,即便能,所付出的将符数量也不是唐楚阳能够承受的,当初击杀马上就要进阶的吞日龙龟,唐楚阳可是耗费了好几张王符,那才是他的底牌.

    现在最重要的是彻底把鬼树王激怒,只有鬼树王彻底发狂,唐楚阳才有机会使用王符一击彻底重创它!

    每一枚王符都相当于王级强者的全力一击,鬼树王若是挨上同阶强者的全力一击,就算不死,也绝对够它受的,起码重创他应该没什么问题!

    “人类!只要进了鬼树森林,没有本王的允许,你就永远别想离开这里!!”

    鬼树王声震四野咆哮自鬼雾中传出,被一个蝼蚁一样的存在伤了本体,这是对它王者尊严的最大侵犯,不杀不足以平息鬼树王发自心底里的愤怒.

    “哈哈,小爷长这么大,听了无数的大话,今天又听到你一个小小树怪的鬼话,想杀我?先把你的老命搭进来再说!”

    唐楚阳的表现要比鬼树王更加嚣张,嚣张得让鬼树王觉得他简直不知死活,只有这样才能让把王者威严当饭吃的鬼树王愤怒.

    “……”

    唐楚阳话出口,鬼树王反而不再多说了,这个敢主动来找自己麻烦的蝼蚁显然是有底气的,就凭他方才能伤到自己,这本身就是一种实力的表现.

    有实力的生物一般都比较嚣张,那是因为它们拥有嚣张的本钱,这可不仅仅是鬼物和妖物的特性,人类也一样.

    鬼树王庞大无匹的身躯扭动几下,原本唐楚阳削掉的枯枝断口处冒出丝丝绿气,随着绿气蔓延身处,转瞬又化作万千枯枝,将原本秃了一小半的头顶重新装点了起来.

    这休枝是鬼树王的万千手臂,同时又是它的完全武器,是鬼树王主要的攻击手段之一,在没有彻底干掉它之前,这休枝它要多少就能转化多少,除非它身上的生气断绝.

    数百上千条粗如巨蟒的枯枝重新开始漫空.[,!]飞舞,鬼树王每挥舞一下,便有数十条枯枝化作绿色巨蟒,如同凌空飞舞的蛟龙一样纠缠咆哮着飞向唐楚阳.

    被注入了生之气的巨蟒通体碧绿,同时混着一点点死气化作巨蟒黑色的头颅,生死之气混合,让枯枝所化巨蟒平添三分威势,巨口一张竟有吞天噬地之威!

    唐楚阳知道这只是错觉,一种境界差距上的错觉,这些巨蟒事实上并没有吞天噬地的能力,之所以会给他这样的错觉.无非就是他本身的境界太差,这是一种纯粹的修为境界上的压制而已.

    鬼树王这次是真的愤怒了,数十条巨蟒释放出去之后它依然有些不满意.几乎停顿一下都没有,依然在连续不断地挥舞着万千灰绿色的枯枝,一**数十条的巨蟒被不断化出.

    不过三五息时间,方圆数十里之内已经被千余条黑头青躯的飞天巨蟒充斥,唐楚阳想要躲得更远一些.

    可惜这些巨蟒张口一吸便有一股巨大的吸扯力传出,二三十条一起吸,他还能凭借七星剑侍勉强抗拒.

    可是当这个数量突破一千的时候.即便唐楚阳展开大鹏之翼,也依然蔓延了几十里的恐怖吸扯力给拉扯了过去.

    对抗这种恐怖至极的吸扯力,唐楚阳已经有了两次已经.一次是面对矿区的恐怖空间崩塌,一次是面对暂时将境界提升到仙君级别的凌紫河.

    眼前面临的状况,和唐楚阳面对凌紫河的时候很像,唐楚阳毫不犹豫地双手连挥.储物戒指中的将符不要钱一样狂甩了出来.只要是有灵智的生物,大多都是有‘畏惧’这种情绪的.

    数千张将符放出去,连仙君鬼君都得退避三舍,唐楚阳不相信鬼树王就是个不畏生死的傻大胆.

    唰唰唰!

    不过十息时间,唐楚阳一边抵抗恐怖的吸力,一边疯狂地释放将符,等到他周身方圆几十丈内到处都是将符的时候,那无比恐怖的吸扯力终于消失了.因为鬼树王怕了.

    看着满天足有近万张各种属性的将符,鬼树王庞大无匹的身躯禁不住连连震动.心头如有一万头羊驼狂奔而过,这尼玛是哪里出来的变态,将符不带这么糟蹋的!

    一万张将符,换到十张王符都有多了,而随便一枚王符就能让鬼树王顾忌万分,现在面对近万张将符侵袭,鬼树王就算再嚣张也不敢把这么危险的玩意儿全部吸到身边来,那不是找虐么?

    “哈哈,树妖,怎地不嚣张了?!”

    唐楚阳抬眼看向鬼树王的时候,才发现这厮竟然将上千条巨蟒全部收回了身边,整个庞大的树体都处于绝对的防御状态,看来上万张将符的威慑力还是蛮大的,至少鬼树王现在充满顾忌.

    唐楚阳当然不认为一万张将符能够干掉鬼树王,除非是在它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不过即便鬼树王全力防备,一万张将符一起爆炸的威力也足以重创它了,但想干掉它还是不够的.

    “人类!你莫要欺人太甚!拥有如此数量将符,想必你在人类世界的地位不俗,也罢,本王便不与你计较,这便放你过去吧!”

    鬼树王虽强,但也不是无敌的存在,以往通过鬼树森林的强者多了去了.

    随便三五个七阶强者结伴而行,除非是生死攸关,不然鬼树王绝对贸然阻拦,趋吉避凶才是鬼树王能熬到现在的保命手段.

    既然唐楚阳的实力,至少眼前近万张将符,已经证明了眼前这个蝼蚁的软实力太过吓人,干掉他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鬼树王觉得还是放人得了,威严什么的,那是要看实力说话的.

    “嘿嘿,你说得轻巧,说不打就不打了?方才若不是小爷躲得快,早就被你化作一滩烂泥,小爷我的胆子小的很,现在已经被你吓到了,你不觉得应该拿出些东西为小爷压压惊么?”

    唐楚阳当然不可能接受鬼树王的建议,既然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尊树王,轮晶这东西他是必须要得到的,谁知道下一次他要多少年才能遇到另一尊树王?

    “什么?!你,你这是在勒索我?你竟敢勒索我?!”

    鬼树王的语气里充满了难以想象的惊讶,它活了足足几千年时间,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蝼蚁一样的存在,居然如此坦然地勒索一尊王者一般的存在!

    这个世界怎么了?鬼树王有些不可置信地迷茫了……

    ps:(ps:为断更解释一下,大约半月前小猪开始咳嗽,原本只是以为着凉了,想着多喝点热水就没事了,大约一礼拜后咳嗽严重了,就开始吃药,吃了三天,咳嗽不轻反重,又换了一种药,已经是在论把吃了,一次就是十几二十粒啊!可惜吃了一礼拜还是不管用,就在断更的当天,已经咳嗽得浑身乱颤了,无法,只能输液静养,两天啥都不能干,输了两天液,现在终于轻点了,今天输完液,特地码一章出来,顺便解释一下断更的原因,还请诸位书友见谅,抱歉……)()

第351章、张大牛(为第675张月票加更!第十四更)    ps:为第675张月票加更!今天第十四更!感谢书友奈生打赏!兄弟姐妹们继续啊!猛虎跪在键盘上,等着你们投票呢。

    “谢谢仙师。”

    这人倒是机灵,知道像这样的高人,多数都是卸不过面子,但只要答应了一定会做到。

    没几步路,竹林就到了。

    贾可道将一瓶五味吞气丹丢给那人,随后又问道:“这竹林是谁家的?”

    “啊,是张大牛家的。”

    那人急忙答道。

    “行了,你自去。”

    贾可道倒是记得那个张大牛,他母亲生病,自己去治过一次,得了半扇猪肉,可是让自己吃了几顿好的,满口流油啊。

    现在在饮食方面压根就不可能短缺了,贾可道入了炼气化神之后,吃东西也很少了,多数时候都是为了享受一下口舌之欲罢了。

    但现在也很难体会到以往饥饿时的那种满足感了。

    “去!”

    贾可道取出一只纸鹤,将一瓶丹药往纸鹤上一放,喝了一声,那纸鹤就扑扇着翅膀朝着张大牛家飞去,飞得倒是颇为辛苦。

    毕竟这纸鹤原本就只是用来传信之用,让它背着一瓶丹药,着实有些为难它了。

    随后,贾可道将道德经朝着竹林一丢,片刻之间,那些竹子就尽数从根部断裂,自行朝着道德经飞去,转眼之间便消失一空。

    将竹林尽数收取之后,贾可道也不再耽误停留,将道德经抓了回来,一步踏入道德经中消失不见。

    且说那只纸鹤,托着药瓶就朝着张大牛家飞去。

    没多久张大牛家就近在眼前了,正巧那一群县上的领导准备去老君观山脚看看情况,以便于日后规划风景区,就看见一只巴掌大小的纸鹤扑扇着翅膀从头上飞过来。

    顿时,人群一阵哗然,就算是领导,见到这种诡异的情况,表现也不会太好。

    不过还好,那纸鹤就只是从头顶上飞过去,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更诡异的情况来。

    直到纸鹤飞入张大牛家院子里后,众人方才回过神来。

    “那纸鹤上面好似有个小瓶子。”

    有人眼尖,倒是看见了那纸鹤上托着的药瓶,便说了出来。

    当然,更多的人还是以为是撞鬼了,只不过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张村长,哪一家是?”

    有机灵的秘书就开始询问夹山村的村长了。

    “是张大牛家,今天遇见怪事了,怎么纸鹤会动,还会飞?难道是山神爷爷显灵?”

    张村长年轻时也是经常出没山里采药的,对于山神是极为信奉的,因而直接就将这纸鹤与山神给挂上勾了。

    带队的那位县长倒是个胆大的,寻思片刻之后,就做出了决定:“走,我们去张大牛家看看,我就不信了,就算是有鬼,大白天还能出来?”

    领导开口了,剩下的那些小领导也不敢说自己害怕不敢去的话,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这个时候也得硬着头皮上啊。

    再说了,有这么大一群人,应该问题不大吧。

    张村长上前将院门敲了几下,里面就传出一个粗犷的声音来:“谁啊?”

    “是我,你三叔公!”

    “是三叔公啊,您老今天怎么来了,稀客稀客,来来来,里面坐。”

    一个黑乎乎的彪形大汉就推开了院门,看见真是村长,急忙邀请,毕竟虽说是亲戚,但也隔得有些远了,何况在村子里,张村长可是一言九鼎的大人物,寻常这些小家小户,想要让张村长上门,多数都是家里出了问题,村长跑来调解的。

    不过,这张村长一眼就看见了张大牛右手上抓着的那只纸鹤:“这纸鹤是怎么回事?”

    “对啊,三叔公,您老人家也知道啊,刚才这纸鹤自己就飞来了,吓了我一跳,好不容易才抓住的。上面还有个药瓶呢。”

    这张大牛倒是个心眼粗的人,别人看着这纸鹤,恐怕连碰都不敢碰,他倒好,还追着抓。

    不过就在这时,纸鹤说话了:“本尊乃是明阳真人,今日借张大牛家竹林一用,无长物相还,五味吞气丹一瓶,以作补偿。”

    纸鹤刚将话说完,就燃烧了起来,吓得张大牛急忙将其甩掉。

    看到这一幕,在场众人不由得将眼珠子就盯在了那药瓶上。

    就包括县上领导过来之前,都是做过功课的。

    这老君观是个什么样子,里面有什么人,大致都了解过。

    一听到那什么明阳真人,大家就知道,这就是老君观那位传说已经得道成仙的观主了。

    目光炽热啊,没法不炽热。

    那五味吞气丹,早就在权贵富豪圈子里传开了。

    县上那几位大老爷虽说还混不到那个档次去,但去拜会自己老领导的时候多少还是听说过一些,这可是真正的仙药啊。

    光是一粒,就能够卖出数百万的天价。

    简直就让人以为那些富豪疯了。

    张大牛也不是傻子,光一听那明阳真人就知道是原来那个小道长了,这位爷现在可不是当初的小道长了,是仙人,仙人给的东西,怎么可能不是好东西。

    又看看周围的人,妈蛋,张大牛这样粗心眼的人都被那些目光看得有些毛骨悚然了。

    接下来,张大牛做了一个让众人意想不到的举动,将瓶塞揭开,就将丹药给尽数倒入嘴里了。

    “哎呀,你个傻蛋啊傻蛋!这仙药一粒就能够卖出数百万的天价啊,有钱都未必能够买到。”

    一个领导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感觉有些头晕,自己还打算想想办法,花个几十万从这张大牛手里买上一粒,可没想到这家伙还真是一头牛,一口就吞了。

    “没了,化成水了。”

    张大牛或许脑海里想到解剖等等之类的恐怖镜头,将丹药一吞之后,就张开了嘴巴,示意就算是将我拉到医院去解剖也没法找回来了。

    不过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这张大牛就一头栽倒在地,昏迷了过去。

    顿时众人一阵混乱,不得不将这张大牛给送往医院抢救。

    这张大牛胆子的确有些大,寻常人用五味吞气丹泡上一坛子酒,都要喝上好一阵子,他可好,一口吞了,结果药力化开,一个普通人哪里承受得住,当即昏迷都算是好的。

    等送到医院的时候,张大牛全身都浸出了鲜血,让人一度以为要报病危了。R115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