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为第675张月票加更!今天第十四更!感谢书友奈生打赏!兄弟姐妹们继续啊!猛虎跪在键盘上,等着你们投票呢。

    “谢谢仙师。”

    这人倒是机灵,知道像这样的高人,多数都是卸不过面子,但只要答应了一定会做到。

    没几步路,竹林就到了。

    贾可道将一瓶五味吞气丹丢给那人,随后又问道:“这竹林是谁家的?”

    “啊,是张大牛家的。”

    那人急忙答道。

    “行了,你自去。”

    贾可道倒是记得那个张大牛,他母亲生病,自己去治过一次,得了半扇猪肉,可是让自己吃了几顿好的,满口流油啊。

    现在在饮食方面压根就不可能短缺了,贾可道入了炼气化神之后,吃东西也很少了,多数时候都是为了享受一下口舌之欲罢了。

    但现在也很难体会到以往饥饿时的那种满足感了。

    “去!”

    贾可道取出一只纸鹤,将一瓶丹药往纸鹤上一放,喝了一声,那纸鹤就扑扇着翅膀朝着张大牛家飞去,飞得倒是颇为辛苦。

    毕竟这纸鹤原本就只是用来传信之用,让它背着一瓶丹药,着实有些为难它了。

    随后,贾可道将道德经朝着竹林一丢,片刻之间,那些竹子就尽数从根部断裂,自行朝着道德经飞去,转眼之间便消失一空。

    将竹林尽数收取之后,贾可道也不再耽误停留,将道德经抓了回来,一步踏入道德经中消失不见。

    且说那只纸鹤,托着药瓶就朝着张大牛家飞去。

    没多久张大牛家就近在眼前了,正巧那一群县上的领导准备去老君观山脚看看情况,以便于日后规划风景区,就看见一只巴掌大小的纸鹤扑扇着翅膀从头上飞过来。

    顿时,人群一阵哗然,就算是领导,见到这种诡异的情况,表现也不会太好。

    不过还好,那纸鹤就只是从头顶上飞过去,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更诡异的情况来。

    直到纸鹤飞入张大牛家院子里后,众人方才回过神来。

    “那纸鹤上面好似有个小瓶子。”

    有人眼尖,倒是看见了那纸鹤上托着的药瓶,便说了出来。

    当然,更多的人还是以为是撞鬼了,只不过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张村长,哪一家是?”

    有机灵的秘书就开始询问夹山村的村长了。

    “是张大牛家,今天遇见怪事了,怎么纸鹤会动,还会飞?难道是山神爷爷显灵?”

    张村长年轻时也是经常出没山里采药的,对于山神是极为信奉的,因而直接就将这纸鹤与山神给挂上勾了。

    带队的那位县长倒是个胆大的,寻思片刻之后,就做出了决定:“走,我们去张大牛家看看,我就不信了,就算是有鬼,大白天还能出来?”

    领导开口了,剩下的那些小领导也不敢说自己害怕不敢去的话,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这个时候也得硬着头皮上啊。

    再说了,有这么大一群人,应该问题不大吧。

    张村长上前将院门敲了几下,里面就传出一个粗犷的声音来:“谁啊?”

    “是我,你三叔公!”

    “是三叔公啊,您老今天怎么来了,稀客稀客,来来来,里面坐。”

    一个黑乎乎的彪形大汉就推开了院门,看见真是村长,急忙邀请,毕竟虽说是亲戚,但也隔得有些远了,何况在村子里,张村长可是一言九鼎的大人物,寻常这些小家小户,想要让张村长上门,多数都是家里出了问题,村长跑来调解的。

    不过,这张村长一眼就看见了张大牛右手上抓着的那只纸鹤:“这纸鹤是怎么回事?”

    “对啊,三叔公,您老人家也知道啊,刚才这纸鹤自己就飞来了,吓了我一跳,好不容易才抓住的。上面还有个药瓶呢。”

    这张大牛倒是个心眼粗的人,别人看着这纸鹤,恐怕连碰都不敢碰,他倒好,还追着抓。

    不过就在这时,纸鹤说话了:“本尊乃是明阳真人,今日借张大牛家竹林一用,无长物相还,五味吞气丹一瓶,以作补偿。”

    纸鹤刚将话说完,就燃烧了起来,吓得张大牛急忙将其甩掉。

    看到这一幕,在场众人不由得将眼珠子就盯在了那药瓶上。

    就包括县上领导过来之前,都是做过功课的。

    这老君观是个什么样子,里面有什么人,大致都了解过。

    一听到那什么明阳真人,大家就知道,这就是老君观那位传说已经得道成仙的观主了。

    目光炽热啊,没法不炽热。

    那五味吞气丹,早就在权贵富豪圈子里传开了。

    县上那几位大老爷虽说还混不到那个档次去,但去拜会自己老领导的时候多少还是听说过一些,这可是真正的仙药啊。

    光是一粒,就能够卖出数百万的天价。

    简直就让人以为那些富豪疯了。

    张大牛也不是傻子,光一听那明阳真人就知道是原来那个小道长了,这位爷现在可不是当初的小道长了,是仙人,仙人给的东西,怎么可能不是好东西。

    又看看周围的人,妈蛋,张大牛这样粗心眼的人都被那些目光看得有些毛骨悚然了。

    接下来,张大牛做了一个让众人意想不到的举动,将瓶塞揭开,就将丹药给尽数倒入嘴里了。

    “哎呀,你个傻蛋啊傻蛋!这仙药一粒就能够卖出数百万的天价啊,有钱都未必能够买到。”

    一个领导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感觉有些头晕,自己还打算想想办法,花个几十万从这张大牛手里买上一粒,可没想到这家伙还真是一头牛,一口就吞了。

    “没了,化成水了。”

    张大牛或许脑海里想到解剖等等之类的恐怖镜头,将丹药一吞之后,就张开了嘴巴,示意就算是将我拉到医院去解剖也没法找回来了。

    不过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这张大牛就一头栽倒在地,昏迷了过去。

    顿时众人一阵混乱,不得不将这张大牛给送往医院抢救。

    这张大牛胆子的确有些大,寻常人用五味吞气丹泡上一坛子酒,都要喝上好一阵子,他可好,一口吞了,结果药力化开,一个普通人哪里承受得住,当即昏迷都算是好的。

    等送到医院的时候,张大牛全身都浸出了鲜血,让人一度以为要报病危了。R1152(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单挑鬼树王    >

    ps:(ps:刚刚在qun里发了红包,默默地为干皱的钱包悲伤一下……)

    从远处看的时候,鬼树王已经是接天连地一样的存在,此时到了今天再次感受鬼树王的巨大,唐楚阳有种来到了撑天巨柱不周山旁边的错觉。《+乡+村+小+说+网手*机*阅#读m.xiangcunXiaoshuo.org》

    这鬼树王实在太过高大,如果仅凭个头来判断修为的话,唐楚阳甚至认为眼前的鬼树王得有几十万年的修为。

    不过唐楚阳如今已经相当适应五行大陆上的一切,这个世界做大的特色,便是所有事物都超乎想象的大,几丈高的花草,数十丈高的树木,就连昆虫这种最微末的生物,都能成长到一丈大小。

    眼前的鬼树王虽然看着庞大的恐怖,但也就是三百多丈高,十余丈粗细,当然,也绝对算得上庞然大物的,但要说遮天蔽日还是显得夸张了些。

    “小小人类修士,竟敢擅长本王领地,杀我下属,真是不知死活!”

    震耳欲聋的呵斥声仿似从天际传来,唐楚阳抬头仰望,但见偌大的鬼树王浑身枯枝乱颤,似乎对唐楚阳等人的冒犯非常恼怒。

    唐楚阳不以为意,大大咧咧地抬手一指鬼树王,嘿然笑道:

    “嘿嘿,小小树怪,竟然如此嚣张,划地为王,太不把我们人类这个万物之灵放在眼里了!”

    “放肆!!”

    地面陡然‘轰隆隆’震动起来,庞大无匹的树干以更加恐怖的幅度震动着。似乎没想到唐楚阳敢这么跟它说话,鬼树王出离地愤怒了。

    躯干上万千枯枝挥舞,如同一条条巨蟒。张牙舞爪,盘旋着向唐楚阳环绕而下。

    “胆敢冒犯本王,人类!死吧!!!”

    数十条恐怖巨蟒一样粗壮枯枝飞舞而下,发出‘哧哧’的破空声,携着可怖绝伦的威势狠狠甩向唐楚阳。

    感受到头顶传来的可怖压力,唐楚阳估摸着这些枯枝少说也蕴含着十数万斤的巨力,若是被命中了。以他现在的肉身强度而言,绝对只有粉身碎骨的份儿。

    唰唰唰!

    唐楚阳抬手一挥,数十张将符飞射而出。在不能召唤镇元子的情况下,他根本就没想着和鬼树王硬撼,灵符,才是他最大的依仗。

    数十张灵符飞射到半空中后突然爆开。化作数十柄火焰巨刀盘旋着飞舞上升。和数十条巨蟒一样的枯枝相遇之后,左砍又劈只七八息功夫,便将枯枝砍得七零八落。

    潮汐山天地法则特殊,将符在这里能够发挥出来的威力,比之在外界的王符威力只是稍逊而已,鬼树王的枯枝虽刀枪不入,寻常灵宝都难以破坏。

    但面对威力仅次于王符的攻击,鬼树王只是随意的一次攻击轻而易举便被瓦解。

    枯枝碎掉的刹那。唐楚阳驾驭七星剑侍双翅一展,屈膝一弹‘嗖!’的一声爆射而出。环绕着庞大无匹的鬼树王躯干飞舞之上。

    鬼树王的躯干数倍于七星剑侍,唐楚阳想要伤到鬼树王,只攻击它的脚底板显然是不可能的,飞射而上的途中七星剑侍的一双大手也不闲着,双掌连连挥舞,一张张将符不断被甩了出来。

    这次释放的将符全都是金属性的,鬼树王虽然已经成为半灵体一样的存在,但它主要属性还是以木为主,不论是天帝系守护神法术,还是金属性灵符,都能对鬼树王造成加幅伤害。

    一张张将符出现的瞬间就被激发,化作刀枪剑戟,万千波刃,数息时间便将鬼树王整个笼罩了起来。

    唐楚阳同时又驾驭七星剑侍双手结印,分分合合见,有七颗璀璨金色光点闪耀,刹那组合成七星北斗,分散开来直射鬼树王!

    “七星归一!!”

    一声叱喝出口,唐楚阳分开的双臂猛然一合,已经临近了鬼树王庞大躯干的金色光点猛然绽放出刺目金芒,随后七个巨大的金色光点齐齐向着中间汇聚,在鬼树王反应过来之前陡然爆炸开来。

    轰隆隆!!

    唐楚阳的攻击迅速而且突然,加上鬼树王根本没把唐楚阳这么个四相境的人类修士放在眼里,大意之下,直接被唐楚阳来了个覆盖式攻击,周身遍处将符和法术齐齐爆炸。

    “吼!!!”

    鬼树王陡然发出凄惨至极的咆哮,庞大的躯干瞬息间被海量的攻击淹没,为它的自尊自大付出惨重代价。

    不论是将符,还是唐楚阳的金属性法术,对于鬼树王来说都是相当巨大的伤害,尤其是这种全方位的覆盖式攻击,数百上千张将符叠加,造成的伤害更加恐怖。

    等到浩若烟海的攻击余波过去,鬼树王庞大的躯干上已经是坑坑洼洼,淡绿色的液体如同暴雨一般,挥洒得到处都是。

    “吼!!!人类,本王要将你碎尸万段,元神炼制成分身,让你生生世世承受本王折磨!!”

    轰隆隆!!

    哗哗哗!!!

    地面更加疯狂地震动起来,鬼树王躯干上的完全枯枝,已经被唐楚阳突然的攻击给轰掉了一半还多,剩余的枯枝突然散发出诡异的幽绿色光华,唰唰唰!洒下万千碧绿水滴。

    这万千碧绿水滴降落的途中,不断散发着丝丝绿气,滴落地面上之后竟发出‘哧哧’的融化声,大片大片的地面都被生生腐蚀,一眼望去,触目惊心,恐怖至极!

    唐楚阳此时身在空中,见地面诡状之后,那里还敢落地,七星剑侍背后金翅一震,呼扇几下再次凌空飞起,一直飞到近千丈的高空之后。

    这才猛然倒转了身躯,双手握住真武七截剑,如同离玄之箭一样。头下脚上陡然向着鬼树王爆射而下!

    “哈哈!谁杀谁还不一定呢!小小树妖,吃爷爷一剑!!!”

    ‘啪!’的一声恐怖的音爆声传出,唐楚阳速度之快已经超越了音速。这一剑蕴含了他全身至少五成元气,若是被命中了,即便以鬼树王强悍的七阶修为,也得被一穿而过。

    “吼!!”

    鬼树王再次惊天动地地咆哮一声,头顶只剩下不足一半的粗壮枯枝左右摆动,等到唐楚阳临近时,突然化作一条条恐怖绿色巨鞭。狠狠地想着唐楚阳抽了过去。

    真武七截剑已经用来攻击,唐楚阳想要拦截攻击他的枯枝,要么停下他自己的攻击。要么就只能使用其他办法。

    “想阻我攻击,没那么容易!”

    话才出口,七星剑侍背后突然金光暴涨,金色的双翅诡异无比地旋转起来。如同一个巨大的金色轮盘。将所有接近的枯枝全部切成碎片,把唐楚阳整个保护了起来。

    “哼!”

    鬼树王怒哼一声,庞大无匹的树干上当陡然裂开一张大嘴,足有七八丈方圆,这大嘴出现的太过突然,更突然的是大嘴才一张开便有一道诡异绿光喷薄而出,瞬息直奔唐楚阳。

    嘭!!!

    唐楚阳遂不及防,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绿光击中。七星剑侍周身光华猛地一亮后又是一黯,差点儿就被这一抹诡异的绿光给直接打散!

    被七星剑侍包裹在其中的唐楚阳也不好受。这一下攻击又快又疾,他根本就反应不过来,被绿光命中守护神胸口处,打得他一阵儿气血沸腾。

    “妈的!果然不愧是七阶的王级存在,攻击手段不但令人防不胜防,就连攻击速度也不是我能防御得住的,幸好之前用了一枚六丁六甲符,不然这下非得把守护神打散不可!”

    唐楚阳心中震惊,一下被打飞之后,当下也不敢再贸然接近鬼树王,倒飞的过程中甩手甩出几百张将符,直奔狂追而了上百条巨蟒一样的枯枝。

    轰轰轰!!

    一连串恐怖的爆炸绵延不绝的响起,可怖的爆炸余波掀起的狂暴气流,直接将唐楚阳倒飞的速度推升一倍有余。

    足足后退了近千丈的距离,唐楚阳才好不容易将鬼树王这一击的余力化解,由此可见鬼树王这一下突然而又诡异的攻击有多么恐怖。

    “硬撼是干不过了,只能用灵符堆死它了!!”

    稳住身形之后,唐楚阳心念电转,双手开始连续挥舞,不一刻的功夫便有数千张将符被放了出来,随后双臂向前一推,数千将符如同飞瀑一样凌空飞射而下。

    “嗷!!!”

    鬼树王见漫天将符飞瀑一样降下来,当即变了调一样咆哮震动了起来,方才只是数百张将符,就已经把它炸的遍体鳞伤,虽然没有伤及根本,但被炸到身上也很痛的。

    呼呼呼!!

    随着鬼树王的咆哮,他周身突然耀起刺目绿芒,一层足有半丈后的碧绿光膜陡然撑起,将鬼树王庞大无匹的躯干护了起来。

    它虽然实力远超唐楚阳,但数千张将符一起爆炸的威力太过可怕,即便以他七阶的实力,也绝对不敢好不防御的去正面承受。

    嘭嘭嘭!!

    一朵朵绚烂的金色光华不断爆开,唐楚阳释放的数千丈将符全部都是克制鬼树王的金属性灵符,每一张灵符爆开,鬼树王撑起的碧绿护罩便薄弱一分。

    等到两三千张将符陆续命中绿色护罩后,原本足有半丈宽的护罩已经若隐若现,几近崩溃,随着后面千余张将符再次爆发,碧绿色的护罩终于‘啪啦’一声破碎开来。

    随后仅剩的上千张将符飞射而去,直接打到鬼树王的身上爆开,带起一片片金色的光华,同时还伴随着片片绿色的液体。

    “啊!!可恶的人类!你彻底惹怒本王了!现在给我死吧!!!”(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