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在强者为尊的世界里,想要获得别人的认可和尊重,自身实力的强悍无疑是最为重要的因素,唐楚阳对这一点自然非常清楚。《+乡+村+小+说+网手*机*阅#读m.xiangcunXiaoshuo.org》

    原本他还想使用将符来开路,既轻松又节省元气,但看到海大富和布衣小和尚期待的目光,当下也只能收了这样的心思,稍微犹豫了一下后,七星剑侍双臂一交一分,背后金翅倏然展开。

    “这是,云翅?!!”

    海大富和布衣同时惊呼出声,七星剑侍身上金盔金甲,灵兽灵宝一样不缺,二人原以为唐楚阳召唤的是四阶守护神,事实上七星剑侍连四阶守护神都不是,只是三阶的神兵而已。

    但七星剑侍的一双金翅展开之后,海大富和布衣小和尚再次被震撼了,天帝系四阶守护神里能飞行的几乎没有,只有修士达到五行境,契约五阶神将之后才能借助守护神的驾云之力飞行。

    妖修虽然契约到四阶的飞行类守护神后,也能借助守护神本身天赋飞行,但飞行时间短暂,而且消耗巨大,除非契约的是五阶守护神,又或者是实力强悍的特殊守护神,结成云翅肆意飞行。

    唐楚阳驾驭的七星剑侍展开的双持,就是布满云纹的云翅,这和普通的诸如,鹰,鹤等拥有翅膀的天赋飞行能力不同,而是已经具备了低消耗飞行能力的云翅!

    简单点说,海大富的虎首人身守护神,就是拥有翅膀可以飞行的飞天虎。但因为飞天虎只是四阶守护神,它的翅膀却只是普通的翅膀而已,飞行是可以的。但消耗巨大,根本无法持久。

    但云翅不同,云翅已经融合了踏云之力,具备了五阶守护神遨游天际的飞行能力,消耗极少,可以肆意飞行。

    但唐楚阳的守护神在海大富和布衣看来却是四阶守护神,所以二人非常震惊。长有云翅的守护神不是没有,但却非常稀少,没有足够强大的元神。和足够好的运气,根本就难以契约这么难得的守护神。

    “这家伙运气真好……”

    海大富震惊之后就是羡慕,他的飞天虎也算稀有守护神了,但也只是拥有普通翅膀而已。想要结成云翅。还得等他渡过五行天劫凝结上界云气,构建出能够踏云飞行的云纹才可以。

    不过海大富也只是羡慕而已,他的飞天虎虽然不能长时间飞行,但在其他方面还有许多强大之处,不见得就比唐楚阳的守护神差多少。

    布衣小和尚倒是彻底冷静了下来,只是若有所思地看了眼七星剑侍背后的云翅,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七星剑侍的双臂上,因为唐楚阳已经开始动手了。

    七星剑侍双臂旋转挥舞了一圈之后。背后金色云翅已经彻底舒展开来,随着唐楚阳双手合并开始结印。金色双翅陡然金光暴涨倏然扩散到近二十丈方圆。

    等到刺目金光爆发到极致,七星剑侍的巨大双臂猛然一收,随后看似艰难地往前轻轻一推!

    轰!!

    如同即将飞天的巨大火箭推进器一样,唐楚阳背后的金色双翅陡然爆发出无与伦比伟力,一双纯由金色能量构成足有三五十长的金翅脱体而出,爆射向前方密密麻麻的枯树和蔓藤!

    这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威力实在太过巨大,金色双翅才脱体而出便瞬息狂扫到了十数里之外,之后威力不减,继续狂猛推进,一直到了三人的视线极远处才逐渐消减了下来。

    海大富和布衣小和尚极目远眺,发现只这一下攻击,至少打出近百里长的通道,两人禁不住对望一眼,可惜因为守护神阻挡,根本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不过即便看不到,也想象得到对方的表情。

    “小秃驴,你猜唐兄用了几成元气?”

    “……”

    布衣无言以对,真要答了海大富这话,岂不是成人自己是个秃驴了?佛门弟子虽然宽大为怀,但布衣自认还没大度到明知道是陷阱,还要往里面跳的地步。

    见布衣小和尚保持沉默,海大富有些遗憾这小秃驴竟然不上当,只能转头看向唐楚阳,好奇问道:

    “唐兄,你方才这一招,用了几成元气?”

    “几成?”唐楚阳诧异地反问一句,随后反应过来他自身的消耗,别人肯定看不出来的,当下摇摇头,随意道:

    “哪能几成那么多,非要说个数量的话,大约相当于半成的半成的半成吧……”

    “啊?”

    海大富直接被唐楚阳一连串的半成给绕晕了,这个半成的半成的半成?那是多少啊?这个帐可不太好算。

    “唐施主,你方才所施展的应该是禁术吧?若是全力施展,最少能施展几次?”

    布衣小和尚问得就要聪明多了,知道唐楚阳全力施展的次数,自然就知道他施展一次需要消耗多少元气了。

    不过这个问题比较敏感,没有人会把自身真正的实力全部暴露给别人,哪怕是结伴的队友,所以布衣只是问了最少,并没有问总共可以释放多少次。

    “一百次吧……”

    唐楚阳报了个整数,这当然不是他的全部实力,方才那招也不是什么禁术,只是七星剑侍的天赋法术而已,比禁术要低上一个档次,只是高阶法术。

    嘶!!!

    海大富和布衣闻言,禁不住倒抽一口冷气,威力这么恐怖的禁术能施展一百次?而且还是最少一百次?这小子到底得多雄厚的元气才敢说出这样的话?!

    方才海大富和布衣轮番出手,其实也有显示实力的意思,出手也是百分之一的元气,而且还是实打实的百分之一,但相比起唐楚阳的百分之一表现出来的威力。却至少是他们的三倍以上。

    这还只是唐楚阳报出来的保守数字而已,若是全力施展的话,海大富再次和布衣对望。心下齐齐暗惊,灵符暴多,实力还这么强悍,这厮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土豪级年轻高手?

    “哇!唐兄,那你的本命元气岂不是非常浑厚?怕不得是我的两倍吧?!”

    妖修不但能攻能防,而且还擅长治疗,是四大体系里生存能力最强的存在。但同时,妖修的本命真元和元神储存上限也是四大体系里最少的。

    而唐楚阳所属的天帝系,虽然不是四大体系里元气储量最雄厚的。但也是仅次于西天系佛修的第二位,排在杀伤力最强的魔神系魔修前面,海大富发出这样的惊叹,并不奇怪。

    “哪有那么夸张。我们三人修为不相上下。我本命元气再怎么浑厚也不可能是你的两倍,布衣或许还有这个可能……”

    唐楚阳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根本就没给海大富正面回答,就算他的元气储量真的是海大富的两倍,唐楚阳也不会承认,这种涉及到自身底细的数据,怎么可能随便让别人知道。

    “呵呵,唐施主廖赞了。佛门修士主修肉身,虽然本身元气确实极为浑厚。但同等境界下,要说小僧的本命元气超出海施主足足一倍,这说话未免有些夸大了。”

    唐楚阳一招乾坤大挪移把布衣牵扯进来,布衣和尚岂会轻易上当,当下一边笑着皆是,一边连连否认,出家人的诚实都是有针对性的,布衣可不是傻子。

    “算了,算了!不想说咱不问了就是,咱们还是赶紧通过鬼树森林吧,这鬼地方呆的时间越长就越危险,等一会儿惊动了太多的树灵,倒霉的还是咱们!”

    海大富见唐楚阳和布衣全都顾左右而言他,知道这话题再继续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当下摆手说了一句后,转身就向唐楚阳刚打出来的通道飞射而去。

    唐楚阳打出来的这个通道不但长,而且极为宽敞,至少也有三十丈往上,等真正进入了通道之后,海大富和布衣心里依然忍不住暗暗惊讶,越发确定了唐楚阳方才施展的肯定是禁术。

    而且还是中阶以上的禁术!

    百里长的通道听来很长,但在三尊数十丈高的巨大守护神全力狂奔的情况下,也就十几息的时间便到了尽头。

    再次轮到海大富出手,这次海大富没有再像之前那么随意,方才被唐楚阳一招禁术给震撼了一把,他也不想被人轻视了,一双巨大的虎爪虚空挠了几下,四周元气震动,产生一种奇异的共鸣。

    随着海大富挥舞双爪的速度越发快速,四周元气震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禁术这种杀伤力巨大的法术,唯一的缺点就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蓄势,在没有任何保护的情况下,修士一般不会轻用。

    嗷!!!

    大约十多息之后,海大富身前丈许处已经凝聚出一颗硕大无朋的狰狞虎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出口,一道比之前粗大三倍以上碧油油的光柱喷薄而出,直射前方!

    哧哧哧!

    光柱中蕴含极为恐怖的腐蚀之力,但凡被扫到的枯树,蔓藤,鬼哭草,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便被直接融化,瞬息间化作一滩墨绿色的液体铺满地面。

    光柱才打出不足三十里的距离,前方异变突生,一抹苍白的奇光闪耀,瞬时化作一堵十丈高,不知道有多长的灰白墙壁,直接将碧油油的光柱抵挡下来,不一刻便将光柱消磨干净。

    “桀桀!又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擅自破坏本王的领地?!!”

    光柱消失的刹那,一声阴森森的怪笑自四面八方传来,海大富,布衣,唐楚阳三人闻声色变,尤其是海大富,一脸愤愤道:

    “妈的!小的还没怎么打呢,老的就给招出来了,海大爷咋就这么倒霉呢?!”(未完待续

    …

第三百零八章 鬼树森林    “先不说这些了,咱们还是先进了活死人谷再说,到时候只要不在同一地停留太久,那么大的活死人谷白眼狼也不可能那么容易就找到咱们!”

    这事情说出来,其实主要就是为了让唐楚阳警醒些,既然唐楚阳此时已经知道的事情的严重‘性’,这对他们进谷之后的行动要方便了许多,至少谨慎总比大意要好得多。《+乡+村+小+说+网手*机*阅#读m.xiangcunXiaoshuo.org》-[哈

    “走吧……”

    唐楚阳点点头,心里狠狠底警告了一下自己,五行大陆物种繁多,惊采绝‘艳’之人更是数不胜数,他虽有不少优势,但也绝对不能小看了这些原住民。

    空旷的传送大阵里只有一座传送阵,而且不部分时间都处于停用状态,活死人谷凶险无比,没有足够的实力和准备,便是实力强横的七阶神使,也不会轻易涉足其中。

    唐楚阳不明白斗篷人为什么明明知道活死人谷如此凶险,还要选择在幽冥鬼潭做汇合地点,难道为了考验他?

    传送大殿之外有许多鬼卫巡逻,但大殿里的传送阵却无人照看,显得极为冷清。

    海大富带头走进传送阵之后,正想问问唐楚阳和布衣小和尚是否准备的幽魄石,却不想唐楚阳抬手就甩给他一枚碧绿‘玉’石,拿到手里一看,正是幽魄石。

    不只是海大富,布衣小和尚也得到了一枚幽魄石,对于同伴,哪怕是暂时‘性’的同伴,唐楚阳也是相当大方的,尤其是海大富和布衣小和尚在明知道危险的情况下。还要和他结伴进谷。

    单是这份情谊,唐楚阳都觉得他不能委屈了二人,等到三人启动了传送阵。出现在禁制另一边的谷口时,唐楚阳再次抬手一挥,一枚银光璀璨的王符飞出,在海大富和布衣小和尚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毫不犹豫地将之‘激’发。

    唰!

    王符爆发,一瞬间银光大放,刹那便将包括唐楚阳自己在内的三人全部笼罩了起来。这是一枚完整版的六丁六甲符,对于自身实力的增幅相当恐怖。

    “我现在突然觉得,即便遇到了白眼狼。我们似乎也不是没有抵抗的能力了……”

    海大富的话难得地换来了布衣小和尚的点头认同,唐楚阳这种随手便甩出一张王符使用的土豪行为,已经彻底震撼了他们,王符两人也不是没见过。

    但像唐楚阳这种近似于挥霍一般的使用。实在让两人有些难以接受。尤其是海大富,他自认也是个身价不俗的人了,但要拿出将符来招待刚认识不久的朋友,他还真做不出来。

    别说是刚认识的朋友了,就算是熟人兄弟,不到了真正危险的时候,他也不会随便拿王符出来挥霍,这种威慑‘性’的王级灵符太少也太过珍贵了。很少有人能够像唐楚阳这样败家。

    “只是防身灵符而已,我手里的攻击王符很少。得留着关键时候才能用……”

    唐楚阳淡淡一笑,也不多做解释,这枚将符原本是没必要‘浪’费的,唐楚阳之所提这般挥霍,其实也是在向海大富和布衣小和尚显示实力,这样大家才能更真诚地合作。

    出了狭隘的谷口,三人的视野一下子就扩展开来,一眼望去,入目所见竟是一片诡异无比的灰黑‘色’颓败森林,唐楚阳一脸惊奇之‘色’,还没来得及发问,海大富便开口介绍道:

    “前面那片森林唤做‘鬼树森林’,乃是万千树灵盘踞之地,树灵躯干坚硬无比,刀枪不入,能够破坏他们的只有法术,而且必须是高阶以上的法术,只要拥有足够多的将符,又或者咱们三人元气充足,通过这里不算难事。”

    旁边的布衣小和尚闻言点了点头,这活死人谷里的情况他是知道的,海大富说这么多,主要是解释给唐楚阳听的。

    “了解!”

    唐楚阳感‘激’地冲海大富点了点头,接下来三人就要相互依靠了,他不会,也不能再‘保持距离’这四个字写在脸上,要是连最基本的相处都做不到,他们三个联合起来也就没了意义。

    六丁六甲符提高的元气恢复非常恐怖,因此三人也不需调息准备,召唤出守护神,相互点了点头便结成三才阵冲近了鬼树森林。

    靠近鬼树森林边缘时,唐楚阳陡然感觉四周‘阴’气加重,一股股‘阴’寒无比的气息不断蔓延开来,如同无形巨兽,张口巨口想要将他们三人生生吞噬。

    ‘阴’寒无比的气息不断侵蚀着唐楚阳三人,不过他们三人身上有六丁六甲符形成的银‘色’防护罩,这‘阴’气虽重,却对他们产生不了任何伤害。

    “捡宽敞的地方走,不要靠近所有枯树,这枯树虽然是真正的死树,但树灵却可以依附枯树进行攻击,一个两个还好,多了应付起来就麻烦了……”

    刚进入鬼树森林,海大富就急忙提醒了一下唐楚阳,此时他们三人呈等三角结阵,由海大富打头,唐楚阳和布衣小和尚分处他身后两侧,海大富怕唐楚阳不知道厉害,才特意出言提醒。

    “嗯!”

    唐楚阳慎重地点了点头,进入鬼树森林之后,原本冰寒无比的‘阴’气突然转变,似乎隐隐带了一丝煞气,‘阴’气唐楚阳倒是不惧,但煞气就不是那么好防御了,那玩意儿可是直接侵蚀元神的。

    偌大的树林里巨树参天,蔓藤处处,最小的树木都有五个‘成’人合抱粗,所有树木全都苦干开裂,也不知道枯死多久了,地面上竟然连一片树叶都没有。

    即便是那些原本应该充满绿意的蔓藤,此时也只剩下枯干的枝节和根茎,似乎只要轻轻一碰就会从中折断一样。

    有海大富这个似乎经验很丰富的人带路,三人只选间隙超过十丈的空隙走,足足在林中行走了上百里都未曾遇到任何阻挠,这片枯树林范围极广,少说也有数千里。

    百里路听着很长,但也只是刚刚进入鬼树森林外围而已,等继续行进了两百多里后,海大富突然停下,语气郑重道:

    “再往前走,枯树,蔓藤,鬼哭草就比较密集了,接下来咱们只能硬闯,你们做好准备!”

    海大富说话的时候,布衣小和尚其实已经在将手中的降魔杖举了起来,唐楚阳好奇地往前一看,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就在海大富前方不到三里的地方,枯树密布,蔓藤环绕,地面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鬼爪一样的枯草,最恐怖的是这些枯树,蔓藤和枯草不再是死物,而是不断地在来回移动。

    海大富这话说完之后,虎首人身的守护神突然张开巨口,猛地吸一口气后‘嗷!!’的一声咆哮出声,一道粗有一丈的绿‘色’光柱陡然自虎口喷薄而出,暴‘射’而去!

    嘭嘭嘭!!

    绿‘色’光柱一闪而去,但凡被直接命中的枯树,蔓藤,皆都炸得粉碎,发出一阵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吱吱’怪叫,眨眼间绿‘色’光柱便打出丈许宽,足有十数里的通道来。

    海大富出手之后,后面的布衣和尚突然上前一步,手中降魔杖舞成一轮巨大的金‘色’圆月,随后叱喝一声,抬手将足有十丈大小的金‘色’轮盘甩出,金‘色’圆月携着恐怖无比的破空声飞‘射’而去。

    啪啪啪!

    被彻底惊动而挥舞着枝桠移动过来的枯树,蔓藤,以及地面上鬼爪草,只要被金‘色’轮盘上放‘射’的金光照到,便发出‘吱吱’的诡异尖叫,随后浑身冒着青烟无火自燃,转瞬就化作片片飞灰。

    两轮攻击过去,前面原本密密麻麻的枯树蔓藤,已经被彻底消灭干净,一条足有十丈宽的通道延伸到了十数里之外。

    唐楚阳见两人都已经出手,他也不好干看着,单手一提,正想结印,却不想海大富突然冲他摆了摆手,道:

    “唐兄,你先别急着出手,等咱们过了打好的通道,到时你继续清理通道,咱们轮番出手,也好分配回复时间!”

    “好!”

    唐楚阳有些汗颜地点了点头,此时前面的通道已经打出数十里长,他现在出手,除开能把通道打得更宽敞一些,似乎也没有其他作用了。

    进入刚打出来的通道之后,最前面的海大富不时低头捡着什么东西,等走到了通道末端时,海大富这才扬了扬虎爪里的东西,笑道:

    “嘿嘿,咱们运气不错,方才也不知道干掉了多少树灵,竟然出了这么多幽魄‘精’华,差不多都能凑出半枚幽魄石了!”

    半枚幽魄石差不多值五十张将符,算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不过唐楚阳根本不将那点儿东西放在眼里,听海大富的语气竟然非常高兴,便笑着接道:

    “看你那么欢喜,东西便全归你好了……”

    说完这话突然觉得不合适,因为唐楚阳正好看到了布衣小和尚,当下便有些不好意思地冲布衣小和尚道:

    “布衣,你说呢?”

    “幽魄石虽然珍贵,但与小僧而言,够用即可,出家人最忌贪妄,既然海施主需要那边全部归他便是。”

    一颗半颗的幽魄石,其实包括海大富在内都不是多在意,海大富之所以如此高兴,只是因为有了意料之外的收获而已。

    这时候三人已经走到了通道的尽头,再往前依然还是枯树,蔓藤密布,根本无路可走,海大富和布衣小和尚齐齐转头看向唐楚阳,这个土豪在灵符方面的挥霍让二人震惊。

    但对于唐楚阳真正的实力,海大富和布衣小和尚还是非常好奇的,判定一个修士的综合实力,灵符只是辅助,自身实力才是让人敬重的主要因素。,–80836+dsuaahhh+25280017–>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