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传送阵倏然耀起刺目绿芒,唐楚阳闭上双目,只感觉浑身一轻,如同灵魂出窍一样,轻飘飘的无着无落,这是传送阵发动的时候对人体产生的吸扯力,唐楚阳已经体验了很多次,不再感觉惊奇。《+乡+村+小+说+网手*机*阅#读m.xiangcunXiaoshuo.org》

    等视觉再次恢复的时候,唐楚阳已经出现在了一片广阔浩瀚的巨大荒原上,顾不上查看周遭环境,他第一时间就甩出早就准备好的王符,手诀一掐,瞬间激发。

    唰!

    淡淡银色星辉洒落,一座笼罩方圆数丈距离的半圆形银色护罩出现,将唐楚阳整个保护起来,恶畜道那条惊天巨腿的经历,让唐楚阳印象极为深刻,所以他出现的第一时间便是防御。

    银色护罩撑起之后,唐楚阳这才开始环顾周边环境,偌大的荒原上寂静无声,仿似一个完全死寂的世界一样,周遭安静的让人觉得诡异。

    抬头仰望,发现恶人道的天空和恶畜道大大不同,恶畜道的天空是一片血红之色,而恶人道却是一片金黄,将整个大地都辉印成了黄灿灿的金色。

    发现四周并没有危险之后,唐楚阳依然不敢放松心神,他对恶人道几乎一无所知,唯一知道的一点信息都是来自于修士们的谈论,此地出现的凶物,都是半人半灵的怪物,虚实转换很难对付。

    *

    确定了自身安全没什么问题,唐楚阳这才想起斗篷人的吩咐,当下仰头四周查看。不一刻便看到的背后斜对角的方向,一道碧绿色的恐怖光柱通天而起,放佛一根碧绿通天柱一样支撑着这片天地。

    尽管四周看起来没什么危险。唐楚阳也不敢冒然展开双翅飞行,唐楚阳虽然只去过万鬼窟两处试炼地,但这鬼地方的一些常识他还是专门留意过的。

    不论是十八层地狱,还是更加危险的轮回六恶道,最大的一条禁忌就是不要随便飞行,便是天位修士,乃至七阶强者。在万鬼窟都不敢随意驾云飞行。

    万鬼窟虽然不禁飞行,但空中战斗永远都不是人类,或者其他不擅长空中战斗的种族能够横行的领域。

    调整了一下方向之后。唐楚阳驾驭七星剑侍迈开大步开始往幽冥鬼潭前进,赶路的速度不快不慢,匀速向着前方奔跑。

    不是唐楚阳不想全力赶路,对于未知的环境。再谨慎都不会有错。他必须得留几分余力应付突发时间。

    事实证明唐楚阳的谨慎一点都不多余,才奔跑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他便感觉周遭的光线陡然一黯,似乎天空的黄金光线陡然被一尊庞然大物遮住,抬头一看,唐楚阳倏然而惊。

    就在他头顶上空约莫几百张的处,一直如同电鳗一样的庞然大物飘然而来,似缓实快地自天空横扫而过。庞大的惊人躯体至少覆盖方圆数千丈范围,直接将唐楚阳头顶的空间遮住大半儿!

    唰唰唰!

    唐楚阳二话不说。抬手就是数百上千张将符甩出,不管这庞大的吓人的电鳗是否发现了他,先做好充足的反击准备再说。

    呼呼呼!

    巨大得恐怖电鳗怪物一双肉翅轻轻一震,庞大的身形瞬息窜出不知多少里,不到十几息的时间,便从唐楚阳头顶穿过,飞向似乎没有边际的极远处。

    唐楚阳怔然看着,心中兀自惊叹,这样的庞然巨物在地球上怕是绝难见到,但在五行大陆这个充满神奇法则的世界,唐楚阳自己都记不清楚他到底见过多少不可思议的生物了。

    感叹地看着逐渐消失不见的巨大电鳗,唐楚阳收拾心情正打算继续赶路,却倏然转身,虽然背后空无一物,唐楚阳却依然冲满脸戒备地大喝道:

    “什么人?!出来!!”

    一声暴喝出口,唐楚阳身后依然寂静无声,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隐藏。

    唐楚阳只是冷笑一声,七星剑侍巨大的手臂相互一环一套,方圆数十丈范围顿时出现数百根一丈大小的金色羽毛,如同数百支蓄势待发的利箭,将身前一片空无一物的空间笼罩的起来。

    “且慢动手!”

    一把清朗的声音突然自空旷的荒原响起,唐楚阳身前本来空无一物的空间荡起阵阵涟漪,随后绿色光华一闪,一尊虎首人身,足有三十多丈高的守护神陡然显出真身。

    所处之地,正好被唐楚阳释放出来的满天金羽包围,这尊虎首人身的守护神才一现身,便连连冲唐楚阳摆手道:

    “兄弟切莫误会,万鬼窟凶险无比,这六恶道的凶险之处还要更甚,突然见到你出现在这里,自然不敢轻易现身相见……”

    见人出来了,唐楚阳依然不敢放松警惕,潮汐山天地法则奇异无比,但凡在潮汐山召唤守护神,直接就是最强状态,根本就无法隐藏修为。

    眼前的这尊守护神足有三十多丈高,和唐楚阳召唤出来的七星剑侍差不多,也就是说此人修为和唐楚阳差不多,同样是四相境的大修士。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唐楚阳才不敢稍有放松。

    这里可是万鬼窟最凶险的轮回六恶道,便是大小天位的修士,轻易也不敢涉足其中,四阶修士来到这里根本就是送死,唐楚阳敢来是因为他底牌够多,而且有斗篷人结伴。

    而眼前这个四阶修士同样敢于单人独骑地进入恶人道,若是没有点儿依仗的话,打死唐楚阳都不信。

    “既然是误会,阁下还请自便,我还要于长辈会合,就不奉陪了!”

    唐楚阳来恶人道是为了救人,他不想因为其他事情耽搁时间,单手一摆,散掉了漫天金羽,环绕在周身的将符却未曾收回,他不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也从不会轻信他人。

    虎首人身的守护神闻言一呆,见唐楚阳极为干脆地转身就走,看了看唐楚阳所走的方向,当下继续开口道:

    “兄弟是要往幽冥鬼潭去的吧?”

    “怎么?阁下有意见?”

    唐楚阳突然转身,语气也冷了下来,一个突然相遇的陌生人,无缘无故地询问他的目的地,怎么看也不想随便聊聊的样子。

    “不不不!兄弟误会了,我的目的地其实也是幽冥鬼潭,来恶人道不去幽冥鬼潭闯闯岂不是白来一趟?”

    虎首人身的守护神连连摆手解释,唐楚阳周身将符环绕,少说也得有数百上千张,真要一言不合打起来,他虽不惧,但肯定也麻烦的很。

    “免了,我不习惯和陌生人结伴而行!”

    唐楚阳干脆无比地出口拒绝,也懒得和眼前这个藏头露尾的人继续浪费时间,一句话说完,双脚猛地在地上一踏‘嗖!’的一声飞射而出,瞬息飞窜到了数里之外。

    “哎哎,别急着走啊!兄弟,认识一下不就是熟人了么?我叫海大富,人族要修,兄弟怎么称呼?喂喂喂!前往幽冥鬼潭要路过活死人谷你一个人是肯定过不去的!”

    海大富一连声的话还没有说完,唐楚阳已经飞奔到了十数里开外,尤其是看唐楚阳一点回头的意思都没有,无奈之下,只能起身追了上去。

    他原本隐身藏在此处,到并不是为了暗算谁,而是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恶人道太凶险了,海大富虽然实力不俗,但之前也差点儿将小命儿交代在这里。

    这会儿好不容易见到同样孤身一人的唐楚阳,海大富当然想要拉上一份助力,哪怕唐楚阳的态度并不友好,海大富依然厚着脸皮追了上去,这人怎么着也比他一个人赶路安全得多不是?

    其实海大富之所以如此,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唐楚阳周身环绕的那数百上千张将符,能随便把几百上千张将符拿出来护身的人,就算不是灵画师,怕也是个实力不俗的存在。

    若是能和唐楚阳同行,这一路上无疑要安全许多。

    海大富虽然追了上来,唐楚阳却并未再说什么,也没有停下来警告海大富的意思,方才海大富一句话倒是让他醒悟。

    这恶人道唐楚阳从未来过,对于其中状况几乎没有半点了解,听海大富话里的意思,那个活死人谷似乎很危险的样子,只要海大富没有什么不利举动,唐楚阳也不介意有个看似了解恶人道的修士跟着。

    尽管不介意海大富跟随,但唐楚阳依然和海大富保持着安全距离,同时也放弃了原本打算收回去的将符,上千张将符对于四阶以上的修士虽然没有致命威胁,但好歹也是很强的威慑。

    约莫三个多时辰的狂奔之后,唐楚阳抬头再前往看,前方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一座绵延看不到边际的山脉,这山脉绵长雄峻,如同一座无头无尾的宏伟长城,拦住了唐楚阳的去路。

    不过唐楚阳四处看了看之后,发现他正前方偏东大约不到百里处的山脉,仿似被什么恐怖巨刃劈开了一般,离开一条狭长无比的巨大裂缝。

    “那条裂缝之内就是活死人谷,想要到达幽冥鬼潭,必须要过了活死人谷才行,至于直接翻山,我劝最好不要有这样的想法,这山脉高度最矮地方都有万丈之高,而且还有恐怖的阴煞罡风,除了天生不惧阴煞的鬼族,贸然上山可送死无异!”

    说话的是唐楚阳身后的海大富,这厮一路上虽然一直乖乖地和唐楚阳保持着安全距离,但一张八婆一样的大嘴巴根本就没有停下来过,若不是他一直在介绍恶人道的各处险地,唐楚阳早就甩下他独自赶路了。(未完待续……)R12)

第344章、晚上风大(为第575张月票加更!)    ps:第575张月票加更!

    当然,这种事情在贾可道眼里就是小事罢了。

    办完了两件小事之后,贾可道看了看老郑头不由得笑了起来:“老郑头,你现在是愿意回去世俗还是跟贫道一并回去老君观?照实了说,不用顾忌。”

    贾可道之所以这样问道,完全因为看到老郑头面带桃红,红鸾星动,似乎碰上了什么好事。

    说实话,老郑头由于脱了凡胎,成就仙民,光是从外表上来看,已经回到了二十多岁的模样,看上去的确有些小帅,因而惹得一些女人欢心也属于常事。

    听得贾可道这么一问,老郑头倒是有些脸红,支吾了一会便将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在举办拍卖会的时候,由于需要接触的人多,有个女富商对他很有好感,这段时间都在约他谈事,但谈的事情却不是老郑头预料之中关于购买丹药的事情,而是什么风花雪月的故事。

    虽说那女人年纪已有三十多岁,但在老郑头看来,就是个小丫头。

    可那女人却不知道老郑头的真实年龄,多半有着吃嫩草的想法。

    说到最后,老郑头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我都八十多岁了,还找一三十多岁的小丫头,岂不是让人笑话。”

    “那女人不好?”

    贾可道故意问道。

    “好,虽说是结了几次婚。不过以我的眼光看来,这女子品性很不错,是个居家过日子的女人。”

    老郑头说着话。言语之中倒是对那女人感觉不差。

    “好就行了,不如让本尊帮你看看,叫什么名字?”

    贾可道说着话,便从道德经里取出了《仙籍普册》。

    “叫章冰,文章的章,冰雪的冰。”

    老郑头连思索都没有就一口将名字吐了出来。

    贾可道笑了,将女人的名字凭空写在了仙籍普册旁边的空白。

    能够将名字记得这么清楚。并不意味着老郑头的记忆力有多好,而是意味着老郑头对于那女人的确上了心。

    随着章冰的名字写在仙籍普册的空白上。一行功德数字便显现了出来。

    贾可道看了几眼,便将仙籍普册递给了老郑头,笑道:“这个章冰倒是不错,功德差点就赶上你了。”

    老郑头一看。这章冰的功德数竟然有一千挂零,自己是凭借辛辛苦苦教书育人,时不时资助贫困学生得来那么多功德,而这章冰既然是个商人又是如何得到这样多的功德?

    但转即看了之后,老郑头倒是对这个章冰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简单来说,一句话就可以将她形容完了,做人正直,经商公道。

    里面有一条就是这样的,大概意思就是某某年某种商品紧缺。爆涨,章冰的公司正好有一批货尚未交付给客户,若是找找借口。拖延一下,先将这批货转手给别人的话,章冰至少能够多赚两百万,但章冰却依然将货物发给了客户。

    像这样的事情着实不少,因而章冰的功德才能够上涨到一千挂零。

    “光从这些事情来看,这女子不坏。倒是挺合适你的。”

    贾可道笑呵呵的劝说了一句,此时的贾可道倒不像是一位得道高人。反倒是像极了一个媒婆。

    当然,如果老郑头不是老君观的一员,贾可道又何必如此劝说。

    在贾可道看来,老郑头既然尘缘未了,之前的那些年原本就不幸福,现在能够获得幸福,又何必阻拦。

    “这个这个,真人,我以后还能回来老君观么?”

    老郑头犹豫了好久,方才吐出这句话来。

    听到老郑头这句话,贾可道不由得笑了,搞了半天这老郑头犹豫了这么久就为了这个?

    想来也是,那章冰虽说三十来岁,但也算是妙龄了,总不可能跟着老郑头在老君观里待一辈子吧,两人还得生儿育女,至少短时间内,老郑头是不可能在老君观了,因而老郑头方才有这个顾忌,不管怎么说老君观算是给了他新生,算是他这一辈子的根基所在了。

    若是让他就此不再回来,着实让老郑头有些不太愿意。

    “本尊又没有将你赶出老君观,只要你愿意,随时都可以回来的。”

    贾可道笑着说道,随手便将几张纸鹤给了老郑头:“有了这纸鹤,有事可传言回来,老君观的大门永远都为你敞开。对了那章冰在什么地方?”

    老郑头说了地方,满脸通红,却将自己的乾坤小袋递给了贾可道:“真人,这里面是银行卡,这次出售丹药的钱都在里面了。”

    贾可道笑着挥了挥手,这些钱财看上去很多,但对于贾可道来说却不值一文。

    不过,老郑头倒是说了一句让贾可道注意的话:“真人,您是神仙,自然不用这钱,老君观修缮需要钱,孟元几位道长家里也需要钱吧?”

    老郑头这句话倒是说对了,贾可道自己不怎么需要钱,但老君观日后修缮的话,那需要的钱就多了。

    “这样,老郑头,此事就交给你了,这些钱算是投资吧,也不求分红,只要在老君观修缮的时候,运一些材料来就是了,另外给孟元他们家里送一些钱去。”

    说到这里,白云停了下来,下面就是市区,正在一家酒店上面。

    想来,那章冰就住在这酒店里了。

    “那剩下的丹药怎么办?真人。”

    老郑头倒是不贪心,随即便问了起来。

    “一并给予你了,随你怎么处置。行了,下去吧。”

    说着话,那白云就降落到酒店三十多层的位置,贾可道一脚便将老郑头踢了出去。

    正巧,那层楼临街的窗户没有关闭,老郑头就一头撞了进去,扑到了床上,身下却是将一个温软的身体给压住了。

    一声尖叫响起:“救命啊。”

    “别叫,别叫,是我,是我啊。”

    “你是郑非鱼道长?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唉,一言难尽啊,贫道,我是被神仙一脚踢到这里来的,你信不信?”

    “信,快进来,别凉着了,晚上风大。”

    “别,别,男女授受不……呜…”

    “别急嘛,我们可是有很长的时间。”(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