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今天晚上十二点前,必定是血战一场,我们已经牢牢的霸占住了月票榜,但最后时刻却不可掉以轻心,各位兄弟姐妹!请投出您最后的力量!猛虎给你们跪了!

    嗯?

    这怎么回事?

    匕首尚未落在老郑头脸上就被一层透明的东西给挡住了,然后一股力量就反弹了回来,将匕首直接弹飞了出去。

    尚未等那短发横肉想出什么东西来,就被老郑头一拳打在了脸上。

    老郑头现在可不是当初那个任人欺凌的老乞丐了。

    在老君观待了这么久,见过不少事情,还会怕这么几个家伙,既然对方都想要伤害自己了,那么老郑头自然也不会客气,以牙还牙,直接就一拳打了回去。

    老郑头的力气可不小,即便是收了不少力气,这一拳打在了那短发横肉脸上,就将他一拳直接打飞,在飞出十多米远之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之后满脸流血就再也爬不起来了,就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出来。

    有没有这么夸张?

    剩下的三人不由得目瞪口呆,一拳将人打飞出去十来米远,就算是电影上的特技动作也没有这么夸张的。

    这给人的感觉就好似那短发横肉正在与对方配合演戏一样。

    可问题是那短发横肉,他们是知道的,打架砍人是把好手,但要说能够后退飞出这么远。绝对是超过了他自己的能力。

    要是他有这一手的话,当初还用得着混社会?

    但,老郑头可没有给他们继续思考的机会。一拳将短发横肉打飞之后,就上前两步,抓住两人的头发朝着中间一撞,两人直接被撞晕了过去。

    这时就剩下那个为首的老大了。

    见到自己三个手下转眼之间就被这看上去并不强壮的小子给打倒在地,着实让这个老大感觉自己好似在做梦一样。

    “你,你你想干什么?”

    不敢相信眼前一切的老大此时说话都有些结巴了,一时间攻防转换。就算是一贯横行霸道,奉行不服就打风格的他都有些慌了神。

    “啪。谁派你们来的?”

    老郑头直接就一耳光扇在了对方脸上,自从给孙子报仇之后,他心头的那股热血似乎就沉寂了下去,不过现在似乎又升腾了起来。

    “是某某某。”

    到了这时。这个所谓的老大再不懂事也明白一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哪里还敢怠慢,一口气就将主使者给供了出来。

    “走,去找他。”

    老郑头心头莫名升起一种行侠仗义的快感,押着那老大就朝着山下走去。

    而这时,贾可道正好看到老郑头,便径直朝着这边落了下来。

    看到一道流光从天上飞来,转眼之间落在地上变成一个人。

    老郑头略微愣了一下。那个老大都感觉自己快要发疯了,是神仙还是妖怪?今天怎么老出怪事。

    看见是贾可道,老郑头倒是一阵欢喜。观主没有出事,这就是好事啊。

    “见过观主。”

    老郑头也没管那老大了,径直上前给贾可道行礼。

    见到老郑头松开了自己,那老大不由得心头一喜,转身就朝着山下飞速逃去。

    “那是何人?怎么跑了?”

    贾可道看着那老大跑了,不由问道。

    老郑头如此如此一说。贾可道就笑了:“这样说来,本尊还得见识见识是什么人胆敢动老君观的人。”

    要说从古至今以来。道门之中最是团结,鲜有背叛门庭之人,而若是有妖怪招惹了道门中人,那可就有点惨了,打了小的,来大的,打了大的来老的。

    总之,不将你拿下,给修理服气了,是决计不肯罢休的。

    贾可道右手一招,一团白云随即在脚下生成,朝着老郑头一抓,老郑头就被一股力量抓住然后送到了这白云之上。

    这一手名叫擒鹤手,是一门神通,贾可道过来的途中感觉有些不太方便,便选了这门神通修炼。

    以炼气化神的道行去修炼这小神通倒是方便无比,仅仅这么一会就入了门。

    入门之后,就可以被称之为小神通了,不过想要将这门神通修炼到大神通范围去,就需要采取吞吸东来紫气,提纯自身血脉才行了。

    “走。”

    贾可道也没多话,带着老郑头踩着白云就在天上缓缓跟着那个拼命逃走的老大。

    不过这个逃走的老大做事倒是拖沓,逃回市区之后就躲在了一座仓库里,然后拼命打电话召集小弟,可偏偏就没有一个电话是打给主使人的。

    而这个时候,老郑头站在云头上,拿着手机将那个主使人的名字给千度了出来。

    没法,像这样的知名人士太容易搜索了。

    光看着这个名字前面那一连串头衔,老郑头就知道此人在当地的声势了。

    有了这些信息,贾可道掐指一算便将对方现在的位置给找了出来。

    既然有了那个主使人的位置,下面那个躲在仓库里的老大就没有什么用处了。

    就那个老大身上的血气浓郁程度,至少也是杀了三四个人的样子。

    如果贾可道没有遇到就算了,但现在遇到了,在这样的和平环境下杀三四个人,其罪孽也足以让贾可道动一次手了。

    贾可道伸出手指凭空画了一道符箓,那符箓随即燃烧了起来,片刻之后,一道闪电落下,径直击穿了仓库屋顶,将那个老大劈成了一块焦炭。

    次日,当地报刊上就登载了两则消息。

    其一便是当地某社会大哥在某仓库里被天降雷霆劈成焦炭的新闻,当地民众欢欣鼓舞。

    其二则是某知名企业老总,在自家别墅里召集企业高层吸毒招妓,结果被人现场直播到了网上,最要命的就是里面还有两个才上初中的女生。

    顿时舆论哗然,要知道这位老总平时里可是做了不少好事,人称大善人,但现在大善人的脸皮被剥了下来。

    之后查出来的事情更是让人震惊。

    首先是偷税漏税,这个知名企业偷税漏税每年超过两亿。

    另外与社会份子勾结不说,公司里还设有一支特别保安大队,实际上里面的特别保安都是社会大哥小弟,专门用于对付竞争企业乃至于不开眼的家伙。

    光是这个特别保安大队手里犯下的案子在当地就有一摞那么高。

    总之,这位老总就算不判死刑,这一辈子也要将牢底坐穿了。

    贾可道在见到别墅里的污秽时,都差点忍不住直接平了那栋别墅,仅仅只是将对方的福禄两火灭掉,算是开恩了。(未完待续)

第三百一十二章 土豪    “你第一次见我时为何不直说?”

    尽管斗篷人的话唐楚阳已经有些相信,但也只是有些相信而已,而且,即便唐老爷子现在活生生地站在眼前,唐楚阳也会验明真身之后,才会给予相应的信任。《+乡+村+小+说+网手*机*阅#读m.xiangcunXiaoshuo.org》{[}

    这个到处充斥着修士的神话世界太危险了,在这种修士多如狗的世界里,你稍微不小心,丢掉的可不仅仅是钱财这些身外物,而是事关自身安全的身家性命!

    “嘿!那时候你的修为不过三才境,带进来的侍从更是不堪入目,我找人是为了救命,不是带着唐家的血脉去送死!”

    斗篷人想都不用想就回答了唐楚阳的疑问,这个话说得合情合理没有让唐楚阳看出问题,不过这还不够,唐楚阳不是个疑心多重的人,但现在他必须抱着怀疑态度你看待一切。

    “第二次相遇又如何解释?别告诉我你是恰巧出现在那里,难道不是一直在跟踪我?!”

    虽然依据唐楚阳得到的大部分信息来看,唐老爷子或许真的就是被困在万鬼窟,但万鬼窟里轮回六恶道,黄泉洞,奈何谷加起来的面积何等巨大?

    当时斗篷人不在万鬼窟里面,却跑到了进入万鬼窟的万鬼域,而且正好还在唐楚阳和烛翎开打的时候出现,这种情况怎么想怎么不合理,唐楚阳绝对有理由怀疑斗篷人当时肯定在跟踪他。

    这个问题直接问得斗篷人皱起了眉头,唐楚阳以为问到了关键点儿上。谁知斗篷人皱起眉头后,便没好气地道:

    “我可以不在乎你的生死,你爷爷能看着唐家的血脉出事?我此行找到你之后。便被你爷爷特意交代了一下,在情况允许的时候尽量护着唐家血脉,当时若不是我及时出现,你认为你能从一尊鬼王手中轻易逃脱?!”

    唐楚阳闻言一呆,难道这厮当时突然冲出去是为了救他?不过看斗篷人一脸闷闷的表情,唐楚阳却以更加没好气的态度道:

    “谁告诉你我当时在打架了?如果不是你贸然冲出来,我早就和烛翎把合作的事情谈完了!”

    “合作?什么合作?”

    斗篷人满是皱纹的老脸惊讶地舒展了些。似乎没想到唐楚阳会这么说,突然想到烛翎目前似乎真的和唐楚阳达成了什么合作,当下越发好奇地继续问道:

    “这么说来。烛翎之所以这般不遗余力地帮你,是因为你们目前是在合作么?究竟是什么方式的合作,竟然让烛翎这样一尊鬼王都甘愿任你驱使?”

    “这个就不劳您老费心了,合作这种事情可都是机密。怎能随便对外人讲?”

    “我是外人么?!”

    “难道不是?”

    “你!小子。以我和你爷爷的关系,无论怎么说也算是你的长辈,你竟然拿我当外人?!”

    “这些都是你说的,我可不知道!”

    唐楚阳昂起头,一脸‘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表情,斗篷人看得心里既是恼怒,又是无奈,除了那块族牌他确实拿不出其他东西来取信唐楚阳了。除非唐楚阳跟他一起去困住唐家老爷子的所在。

    不过唐楚阳目前对他如此戒备,又怎么可能随便跟着他前往那处所在?这种老鼠拉龟无处下手的感觉。让斗篷人郁闷的想吐血,酝酿好久才无力道:

    “你到底要如何才肯信我?”

    听到斗篷人无奈憋屈的语气,唐楚阳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其实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有所保留的相信了斗篷人的话,之所以这么针锋相对,只是另有所图罢了。

    再说了,如今唐楚阳完全爆发的话,短时间内已经可以和七阶强者硬撼,就算真的冒险跟斗篷人去一趟,谁暗算谁都不一定,想了想,唐楚阳这才开口道:

    “你先说说打算什么时候让我帮你吧……”

    突然听到唐楚阳这么直接地问道了自己在意的话题,斗篷人无比诧异地忘了唐楚阳一眼,很想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过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个机会,斗篷人可不想闲扯淡,当下毫不犹豫道:

    “我知你当上了城主,尤其还是提前半年继任城主,这是个相当了不起的成就,我和你爷爷也曾想过,但却从未做到过,救你爷爷的事情当然是越快越好,因为我们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而且,如果这次能够将我们肉身解脱出来,半年之后的夺城大战我们绝对能够帮上大忙,因此,你此行虽然危险,可一旦事成,绝对有万利而无一害!”

    唐楚阳闻言,双目陡然一亮,斗篷人说的不错,那位未曾谋面的唐老爷子暂且不说,单是眼前这个斗篷人,唐楚阳估摸着也是个逊于烛翎的存在。

    若是夺城大战开始后有他们相助,不但唐楚阳接下来的计划会轻松许多,便是获胜的几率也会大大的增加。

    “你的意思是,越快越好?”

    “当然!”

    斗篷人肯定地点了点头,说完似乎又怕这简单的两个字无法说明事情的紧急性,当下继续解释道:

    “那处地方非常怪异,我们每时每刻都在收到削弱和伤害,越快去解救,我们生还的几率也就越高,同时恢复的速度也越快,能帮你的时间自然就越早!”

    “大约需要多长时间?”

    “那要看你有多少灵符了,灵符越多,咱们所需的时间就越短,若是能有超过三千之数的将符,和你用来对付我的这些王符,我想半月时间足矣!”

    “好!我跟你走!现在就出发!”

    “啊?!”

    斗篷人彻底愣住,枯皱的面皮一颤一颤的,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怎么也想不到,明明刚才还针锋相对到了要动手的地步,怎么突然就飞流直上,眼前这个谨慎到让人无语的小子,居然连犹豫都没有便直接要跟他走了?

    “前辈,其实从你敢冒险出现在城主大厅,我就已经感觉到你的诚意了,我如今是城主,拥有控制神碑大部分禁制的能力,哪怕你实力再强,一旦进入神碑笼罩范围,便等于把性命交予我手。”

    唐楚阳很理解斗篷人的惊诧,如今他已经选择相信斗篷人,自然得表现的坦诚一些,当下继续解释道:

    “小子不论是在潮汐山,还是在五行大陆上,皆都是个声名不显的无名之辈而已,如果你只为算计我,便将自身置于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险境,单是这份儿魄力,便算小子被算计了,那也心服口服了!”

    “这么说,方才你所作所为,只是为了试探我?”

    斗篷人不笨,唐楚阳虽然没有把话说全,但他已经一脸恍然,同时心里也禁不住赞叹,这小子不但心机不俗,而且机智灵敏让人防不胜防,心下却越发疑惑,这真的是唐家那个败家小纨绔?

    “不错!事关晚辈性命安全,又是涉及到家祖的大事,晚辈不得不慎重对待,如有冒犯,还请前辈海涵……”

    说着话,唐楚阳起身一脸诚恳地冲斗篷人施了一礼,刚才把这老头气了个半死,这会儿也该放低姿态,以尊敬的态度来抚慰斗篷人受伤的心灵。

    “嘿!老夫自问智计不俗,却不想今日被你一小娃玩弄于鼓掌之间,这事若是被唐文天知道了,他怕是得把尾巴翘到天上去。”

    斗篷人满脸皱纹几乎堆叠到了一起,满是感慨地说了一句,随后便一脸郑重地冲唐楚阳道:

    “此去那处所在可谓凶险无比,你还是好好准备一下再说吧,我知你是灵画师,不过你连番与人冲突,怕是没有多少存货了吧?那地方需要大量将符,咱们还是准备充足之后再去吧!”

    斗篷人说得郑重,唐楚阳却听得一脸轻松,尤其是听到斗篷人说起将符的时候,更是忍不住笑出声来,见斗篷人不悦皱眉,当下笑脸一收,自信满满道:

    “前辈放心,您若是需要大量强者相助,小子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人,但若是灵符的话,根本无需准备,小子最不缺的就是灵符了!”

    这话唐楚阳说来可谓理所当然,信誓旦旦,如今的他可以说什么都缺,唯独的不缺的便是灵符了。

    唐楚阳元神特殊,知识体系远比五行大陆的灵画师完善,别人累死累活连几张将符的时间,足够他炼制几十张,乃至于几百张相同等级的将符了。

    用地球上比较流行的话来说,将符这玩意儿对唐楚阳来说,那就是大白菜一样的东西。

    “哦?这么说你还有不少将符?小家伙,此事关系重大,容不得你胡闹,这么跟你说吧,方才老夫说需要三千张将符,那只是保守估计而已!”

    见唐楚阳一脸自信满满,斗篷人不得不出言打击,或者说提醒一下这个有些自满的小子,那地方连他这个七阶强者都被收拾的半点儿脾气都没有,一旦进去,根本容不得半点儿疏忽!

    “事关家祖安危,晚辈怎敢胡闹?”

    唐楚阳一脸认真之色,没有半点儿开玩笑的意思,他也没心情在这个时候开玩笑,见斗篷人一脸不信,唐楚阳干脆抬手向着布满大厅的将符一指:

    “单是这些将符,便有四五千张,三千张将符算什么?若是不够,那就三万张!这样前辈时候满意?”

    “三万张……”

    斗篷人直接傻了,三万张将符他连想都没想过,这小子简直就是个土豪啊!(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