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新书月票榜最后关头了!兄弟姐妹们顶住!顶住!顶住!干掉敌人!杀人吃肉!神挡弑神!佛挡杀佛!敌人来挡,连菊花一起吞下!

    刚才那一道符箓便是用来保护肉身给阳神发出警示的,只要有人动了肉身,那么贾可道的阳神就能够立即知道。

    但转眼之后,贾可道就改变了主意,将坐在地上的肉身直接收入到道德经之中。

    这老君观怎么说也没有道德经里保险啊。

    贾可道可不希望等到自己回来的时候发现肉身之上落了几点鸟屎等等之类的事情发生。

    在这之前,贾可道去院子里转了一圈,捡了一件东西。

    这东西便是之前贾可道用来吸引天道之雷的神性,不过这个时候,金色沙砾已经变成黑色,但贾可道却能够察觉到里面的神性并没有完全被摧毁,似乎出现了一些什么奇怪的变化。

    但想要观察到这种变化,还得等其变化完成之后。

    “嗯,老郑头应该在东北方。”

    贾可道略微掐指一算,就算出了老郑头现在的方位。

    这乃是贾可道从藏经阁里学到的一门占卦之法,名字就叫做掐指一算,乃是金光洞的算卦之法。

    很显然,这样的占卦之法较之文王简卦都要简单很多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掐指一算用来算算老郑头这样关系比较亲密的人还算准确。若是用来算比较陌生的人,其难度就会直线上升。

    贾可道纵身一跃,便化为一道流光。朝着东北方而去。

    此时老郑头倒是遇上了点麻烦。

    在连续举办了数场拍卖会之后,老郑头便开始减缓了举办拍卖会的速度。

    那些参加拍卖会的人太疯狂了,用一掷千金来形容已经不足够了。

    在很多时候,光是一粒丹药都可以轻易拍出数百万来,最疯狂的时候,上千万都是等闲,老郑头收钱都收得手软了。银行卡里的数额已经超过了八位数。

    老郑头可是知道的,这五味吞气丹虽说在那些人眼里珍贵无比。但实际上仅仅只是明阳真人用一些普通药材炼制出来的。

    如果愿意的话,明阳真人几天时间就可以炼制出上万粒来。

    但老郑头并不知道,之前那些道观光是卖药酒就卖得更狠。

    现在丹药的价格已经很平稳了。

    毕竟那些参加拍卖会的富商们大概在心里对丹药也有了一个自己的心理价位。

    但老郑头手里的丹药,足以引起一些人的窥视了。

    何况这老郑头看上去也没有什么背景。在脱去凡胎,成为仙民之后,肉身变得年轻了,如果没有人说破的话,恐怕不少人都会以为他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罢了。

    “郑先生,我们老总愿意出价一亿,将您手里的丹药尽数买下来。”

    一个衣冠楚楚,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在拜会老郑头的时候笑呵呵的说道。

    “一亿?”

    换了一身西装,看上去颇为精神。还有几分小帅的老郑头不由得笑了,就算按照最低的价格,自己手上现在剩下的丹药价值将会超过六七个亿。并且就算是有钱以后也未必能够买到。

    对方竟然出一个亿就想要买下所有的丹药,着实有些贪心了。

    “请出去吧,贫道的丹药并不直接出售,只拍卖。”

    老郑头也不想得罪对方,像这样的家伙多半都是地头蛇,自己即便是住在道观里。在很多时候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不要去招惹。

    不卖?原本信心十足的年轻人不由得愣神了。

    要知道,自己之前可是报出了老总的名号。谁不知道自家老板在这里的威名,大凡不听话的家伙都被整得欲哭无泪,居然还有这样的愣头青。

    要不是老总害怕影响太大的话,自己早就带人将这家伙给抢了,哪里还由得他现在这样嚣张。

    老郑头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的拒绝在别人眼里竟然是嚣张。

    尚未入夜,就有人找上了门,自称是药检管理部门的,说老郑头卖出的丹药吃死了人,现在依法带老郑头去问话。

    老郑头见对方穿着制服,倒也没有起疑,不过对于丹药吃死人是决计不信的。

    跟着对方离开道观的时候,老郑头还喋喋不休的不相信对方的言论。

    而这个道观的道士们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也没有插手进去,虽说在这里举办拍卖会,道观也跟着占了不少光,光是道观里的厢房出租就从那些土豪手里狠狠的赚了一笔,但人心不足蛇吞象,看着老郑头收入的钞票,要说这些道士心里舒服那是不可能的。

    何况之前这个清河观的观主找到老郑头想要索要几瓶丹药被拒绝后,全观上下对于老郑头已经有不满了。现在有人找老郑头的麻烦,他们自然是乐见其成,甚至于老郑头刚刚一走,就有人跑去翻老郑头所住的厢房了。

    当然,他们除了翻到一包换洗衣服之外什么都不可能找到,不管是丹药还是银行卡可都放在老郑头腰间挂着的乾坤小袋里。

    老郑头跟着那几人下山,越走越感觉有些不太对劲,走到后面,他们竟然从腰间抽出了匕首。

    到了这时,老郑头也明白了,这些人恐怕不是他们自称的药检管理部门工作人员,而是怀有坏心的家伙。

    “小子,将东西交出来!”

    为首那人握着匕首恶狠狠的靠近了老郑头,企图逼迫老郑头就范。

    “东西?什么东西?”

    即便是面对四个彪形大汉,老郑头也丝毫没有半点害怕,在老君观这段时间锻炼的时候,老郑头可都是将四百多斤的石碾子当成杠铃使用。

    再说了,老郑头身上带着混元一气罩可不是吃素的。

    “小子,不要装傻!”

    “老大,给他点颜色瞧瞧!”

    听得老郑头如此一说,几人就感觉不爽了,在之前的几次敲诈勒索里,他们只要将匕首一亮出来,那些人就变得老老实实,任凭取索,不敢有一点反抗。

    因而偶尔一个人表现出反抗精神的时候,就会让他们感觉分外的不爽。

    说着话,一个短发,满脸横肉的家伙就用匕首朝着老郑头的脸划了下去,准备让老郑头见见血。

    很多人都是嘴巴死硬,一旦见了血,顿时就腿软了,这样的人,他可是见多了。(未完待续)

第三百零一章 活死人?    “污蔑!这是赤果果的污蔑!哪个王八蛋说的?有种告诉我,我现在就去宰了他!!”

    唐楚阳如同被才了尾巴一样跳了起来,这他妈又是哪个王八蛋在败坏他的名声?唐楚阳自重生以来,对前任留下的臭名声可谓深恶痛疾,一直都在苦恼怎么挽回声誉呢。《+乡+村+小+说+网手*机*阅#读m.xiangcunXiaoshuo.org》

    现在倒好,他的名声居然臭到连潮汐山这样的地方都有人知道了,纨绔败家?还他妈不堪造就?这得多么彻底的失望,才能给出如此让人绝望的评价啊?

    斗篷人闻言,嘴角禁不住一抽,差点儿失声笑出来,抬头看着暴跳如雷的唐楚阳,强忍着笑意道:

    “我敢保证,你若是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绝对不敢像现在这般嚣张……”

    “哦?这个人很厉害?又或者是我的长辈?”

    唐楚阳狂躁的情绪突然消失的一干二净,问出这话的语气格外认真,斗篷人见状面皮又是一阵儿哆嗦,娘的!这小子又想套我的话,当下也不回答,转而说道:

    “你爷爷现在很危险,我需要你的帮助,必须得尽快把他救出来了,再不去的话你爷爷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的!”

    斗篷人一二再而三地把问题往唐家老爷子身上引,这让唐楚阳非常惊讶,难道这厮真的知道唐老爷子的踪迹?

    不过唐楚阳连烛翎这种已经开始合作的伙伴都信不过,更何况是数次见面都不愉快的斗篷人。尽管心下犹豫,嘴上却不甘示弱地嘿笑道:

    “嘿嘿,话都是从你的嘴巴里说出来的。听与不听还是在我自己,我说,你还是拿出点诚意来吧,我现在可是落月城城主,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呢……”

    言下之意,就是告诉斗篷人他的时间宝贵的很,如果拿不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咱就不奉陪了。

    “你!!”

    斗篷人再次恼怒,他实在有些受不了唐楚阳这种嚣张无比的语气,实则斗篷人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唐楚阳和他又不熟,他又凭什么在唐楚阳面前摆谱?

    “门在那边,不送!”

    唐楚阳的面色比斗篷人更冷,一句话出口。直接抬手朝大门一指。架子都摆到城主府来了,这可是唐楚阳的地盘,谁怕谁啊?

    “好好好!你小子给我记住,早晚我会好好收拾你!”

    斗篷人气极而笑,原本打算掉头走人,可是想想那处恐怖的所在,若是没有唐楚阳的帮忙,他是肯定闯不进去的。当下只是说了句狠话之后,抬手甩给唐楚阳一样东西。愤愤道:

    “有这个东西,应该能让你相信我了吧?!”

    唰!的一声,一物凌空直奔唐楚阳,去势甚急,仿似携着数万斤巨力狠狠砸了过来。

    唐楚阳微微一惊,随后嘴角往上一挑,紧跟着抬手一甩,金色的城主大印脱手而出,唰!的金光暴涨,化作一只黄金色的大手直接将那物给捏了起来。

    一边暗中警惕,一边招收将金色巨手招了回来,唐楚阳将那物拿到手中一看,禁不住面色巨变地惊呼道:

    “唐家族牌?!!”

    此物约莫三寸长短,紫青色,材质特殊,非金非木,如同一块小小的令牌,正面印刻有唐家族徽,族徽之上有个古篆‘唐’字,唐楚阳翻转到北面,之间上面刻着‘文天’二字。

    唐楚阳放出元神感知稍稍感应一下族牌,一股血脉相连的特殊感觉让他微微一呆,这确实是唐家的族牌!

    唐楚阳的脖子上也有这样一枚族牌,这是每一个唐家人都有的标识,男丁的族牌呈紫青色,女孩的族牌呈紫红色,这族牌材质特殊,并且蕴含持有者精血,只有唐家之人才知道制造它的秘方。

    而唐文天,正是唐楚阳爷爷的名讳,如此看来,这神秘斗篷人确实知道唐老爷子的信息!

    不过唐楚阳确认了族牌的真伪之后,只是淡淡瞥了斗篷人一眼之后,周身气息突然就狂暴起来,几乎毫无预兆地抬手一挥,四枚王符倏然而出,直接将遂不及防的斗篷人被包围了起来!

    “你这是作甚?!”

    斗篷人见状大惊,怎么也想不到唐楚阳突然就冲他出手了,难道那族牌有问题?斗篷人心下有些惊疑不定,不过随即就否定了这个怀疑,这根本不可能!因为族牌是他亲手摘下来的!

    唐楚阳神色冷漠,见王符镇住了斗篷人之后,双手继续连连挥舞,不一刻便有数千张将符被他甩的满大厅都是,这一招他已经用的极为熟练,动起手来,流畅至极!

    “唐楚阳!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快住手!!”

    看到原本空旷的议事大厅瞬间就被数千张将符铺满,斗篷人的面色巨变,双手一合一分,唰唰唰!三面紫红色盾牌倏然闪现竟让护了起来。

    抬头看看面色越发冰寒的唐楚阳,斗篷人满心疑惑,他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竟然让这心机可怕的小子突然就翻脸了,当下一边全神戒备,一边继续开口道:

    “我虽不是唐家之人,但却和你爷爷亲如兄弟,你这般不问缘由地对我出手,将来见到你爷爷必然追悔莫及,莫忘了,如今就只有我一人知道你爷爷在哪里!!”

    听到这话,唐楚阳双眼一眯,随后目中冷光一闪,讥讽道:

    “亲如兄弟?呵呵……,若你真的和我爷爷亲如兄弟,就跟知道族牌在我唐家的禁忌,牌不离身,牌在人在,牌失人亡!”

    说罢,唐楚阳手诀一掐,当即就要引爆满大厅的灵符,他方才说的可都是事实,既然爷爷的族牌不在身上了,那肯定代表那位未曾见过面的老爷子已经出事了。

    有城主大印护身,数千张将符爆炸虽然恐怖,但却不至于伤了有神碑禁制护体的唐楚阳,他虽没见过唐老爷子,但如今唐楚阳已经融入唐家,亲人被杀,作为子孙的它自然有义务为亲人报仇!

    “住手!!你不是要看我的真面目么?好!老子让你看!!”

    见唐楚阳真的要出手,斗篷人终于彻底变色了,数千张将符一起激发,虽然不至于直接将他秒杀,但重创他还是没问题的。

    更何况,他身周还有足足四枚更恐怖的王符环绕!

    斗篷人一双枯瘦的双手微微颤抖,也不知是吓得,还是气的,抬手往头顶的斗篷一撩,一头碧绿色,略微有些干枯长发首先印入唐楚阳的眼瞭。

    紧接着是一张满脸皱纹,如同枯干了的树皮一样的老脸,双目浑浊,眉眼晦暗,单是这面相便看得唐楚阳心中一惊,他可是麻衣相士啊!

    看相乃是唐楚阳的主业!

    这人不但眉眼晦暗,印堂紫黑,枯瘦的双腮也向内凹陷,整张老脸上都不慢了灰褐色的老人斑,唐楚阳之所以心惊,就是因为这面相在他看来,本该是个死人才对!

    但眼前的斗篷人却活生生地站在他的眼前,这时候唐楚阳才突然反应过来,怪不得他感应不到此人的气息,原来此人身上根本就没有生命气息!

    “靠!你是人是鬼?!!”

    唐楚阳当即被吓了一跳,猛地向后退了好几步,虽然他在万鬼窟呆了不短的时间,也见识了各种各样的鬼物,更认识了烛翎这个鬼族的王者。

    但鬼族之人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鬼,他们身上也是有生命气息,‘鬼族’只是烛翎的种族而已,并未说烛翎就是鬼,因为所有鬼族之人都是有元神的,而元神,就是所有生物的灵魂!

    眼前的斗篷人不同,就目前所见,他显然是个人族,一个活生生的人,身上却没有半点儿生命气息,严格来说,斗篷人根本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想想刚才竟然和一具尸体抬了半天杠,唐楚阳禁不住一阵儿头皮发麻,浑身汗毛倒竖,这还真他妈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

    一具能够行走,说话,甚至还有喜怒哀乐这等情绪的尸体,这事怎么看怎么透着一股子让人心底发寒的诡异。

    “……”

    看到唐楚阳如避蛇蝎的动作和表情,斗篷人苦干的面皮再次抽了抽,心底生出一种冲上去狂踩几万脚的冲动,不过这个时候斗篷人已经没有这样的心情了,沉默了一下后,缓慢开口道:

    “我算是死人吧,同时也还是活人,至于是生是死,这都取决于你时候会帮我去救你爷爷了……”

    “这话是怎么说的?”

    唐楚阳听得一脑袋问号,活死人他虽没见过,但也看到过典籍记载,不过那都是神话传说里的存在,尽管五行大陆已经向唐楚阳充分展示了它的神话性质,但面对斗篷人,他脑袋真的不好使了。

    “我和你爷爷被困在潮汐山一处密地,原本以为在劫难逃,再无可能生离此地,但就在半年多以前,你爷爷突然在潮汐山感应到了唐家血脉的气息,我,便是被你爷爷派来找你的。”

    “这个……”

    唐楚阳听得皱起眉头,斗篷人这话他还真信了,因为唐家的族牌确实具备这样的能力,只要是在一定范围之内,唐家之人都能通过族牌感应到自己的族人。

    而且,修为越高,能够感应的范围有越广,唐楚阳进入潮汐山的时候不过三才境而已,但唐老爷子却是七星境的神使,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唐楚阳感应不到唐老爷子,但唐老爷子却能感应到他。(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