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污蔑!这是赤果果的污蔑!哪个王八蛋说的?有种告诉我,我现在就去宰了他!!”

    唐楚阳如同被才了尾巴一样跳了起来,这他妈又是哪个王八蛋在败坏他的名声?唐楚阳自重生以来,对前任留下的臭名声可谓深恶痛疾,一直都在苦恼怎么挽回声誉呢。《+乡+村+小+说+网手*机*阅#读m.xiangcunXiaoshuo.org》

    现在倒好,他的名声居然臭到连潮汐山这样的地方都有人知道了,纨绔败家?还他妈不堪造就?这得多么彻底的失望,才能给出如此让人绝望的评价啊?

    斗篷人闻言,嘴角禁不住一抽,差点儿失声笑出来,抬头看着暴跳如雷的唐楚阳,强忍着笑意道:

    “我敢保证,你若是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绝对不敢像现在这般嚣张……”

    “哦?这个人很厉害?又或者是我的长辈?”

    唐楚阳狂躁的情绪突然消失的一干二净,问出这话的语气格外认真,斗篷人见状面皮又是一阵儿哆嗦,娘的!这小子又想套我的话,当下也不回答,转而说道:

    “你爷爷现在很危险,我需要你的帮助,必须得尽快把他救出来了,再不去的话你爷爷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的!”

    斗篷人一二再而三地把问题往唐家老爷子身上引,这让唐楚阳非常惊讶,难道这厮真的知道唐老爷子的踪迹?

    不过唐楚阳连烛翎这种已经开始合作的伙伴都信不过,更何况是数次见面都不愉快的斗篷人。尽管心下犹豫,嘴上却不甘示弱地嘿笑道:

    “嘿嘿,话都是从你的嘴巴里说出来的。听与不听还是在我自己,我说,你还是拿出点诚意来吧,我现在可是落月城城主,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呢……”

    言下之意,就是告诉斗篷人他的时间宝贵的很,如果拿不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咱就不奉陪了。

    “你!!”

    斗篷人再次恼怒,他实在有些受不了唐楚阳这种嚣张无比的语气,实则斗篷人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唐楚阳和他又不熟,他又凭什么在唐楚阳面前摆谱?

    “门在那边,不送!”

    唐楚阳的面色比斗篷人更冷,一句话出口。直接抬手朝大门一指。架子都摆到城主府来了,这可是唐楚阳的地盘,谁怕谁啊?

    “好好好!你小子给我记住,早晚我会好好收拾你!”

    斗篷人气极而笑,原本打算掉头走人,可是想想那处恐怖的所在,若是没有唐楚阳的帮忙,他是肯定闯不进去的。当下只是说了句狠话之后,抬手甩给唐楚阳一样东西。愤愤道:

    “有这个东西,应该能让你相信我了吧?!”

    唰!的一声,一物凌空直奔唐楚阳,去势甚急,仿似携着数万斤巨力狠狠砸了过来。

    唐楚阳微微一惊,随后嘴角往上一挑,紧跟着抬手一甩,金色的城主大印脱手而出,唰!的金光暴涨,化作一只黄金色的大手直接将那物给捏了起来。

    一边暗中警惕,一边招收将金色巨手招了回来,唐楚阳将那物拿到手中一看,禁不住面色巨变地惊呼道:

    “唐家族牌?!!”

    此物约莫三寸长短,紫青色,材质特殊,非金非木,如同一块小小的令牌,正面印刻有唐家族徽,族徽之上有个古篆‘唐’字,唐楚阳翻转到北面,之间上面刻着‘文天’二字。

    唐楚阳放出元神感知稍稍感应一下族牌,一股血脉相连的特殊感觉让他微微一呆,这确实是唐家的族牌!

    唐楚阳的脖子上也有这样一枚族牌,这是每一个唐家人都有的标识,男丁的族牌呈紫青色,女孩的族牌呈紫红色,这族牌材质特殊,并且蕴含持有者精血,只有唐家之人才知道制造它的秘方。

    而唐文天,正是唐楚阳爷爷的名讳,如此看来,这神秘斗篷人确实知道唐老爷子的信息!

    不过唐楚阳确认了族牌的真伪之后,只是淡淡瞥了斗篷人一眼之后,周身气息突然就狂暴起来,几乎毫无预兆地抬手一挥,四枚王符倏然而出,直接将遂不及防的斗篷人被包围了起来!

    “你这是作甚?!”

    斗篷人见状大惊,怎么也想不到唐楚阳突然就冲他出手了,难道那族牌有问题?斗篷人心下有些惊疑不定,不过随即就否定了这个怀疑,这根本不可能!因为族牌是他亲手摘下来的!

    唐楚阳神色冷漠,见王符镇住了斗篷人之后,双手继续连连挥舞,不一刻便有数千张将符被他甩的满大厅都是,这一招他已经用的极为熟练,动起手来,流畅至极!

    “唐楚阳!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快住手!!”

    看到原本空旷的议事大厅瞬间就被数千张将符铺满,斗篷人的面色巨变,双手一合一分,唰唰唰!三面紫红色盾牌倏然闪现竟让护了起来。

    抬头看看面色越发冰寒的唐楚阳,斗篷人满心疑惑,他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竟然让这心机可怕的小子突然就翻脸了,当下一边全神戒备,一边继续开口道:

    “我虽不是唐家之人,但却和你爷爷亲如兄弟,你这般不问缘由地对我出手,将来见到你爷爷必然追悔莫及,莫忘了,如今就只有我一人知道你爷爷在哪里!!”

    听到这话,唐楚阳双眼一眯,随后目中冷光一闪,讥讽道:

    “亲如兄弟?呵呵……,若你真的和我爷爷亲如兄弟,就跟知道族牌在我唐家的禁忌,牌不离身,牌在人在,牌失人亡!”

    说罢,唐楚阳手诀一掐,当即就要引爆满大厅的灵符,他方才说的可都是事实,既然爷爷的族牌不在身上了,那肯定代表那位未曾见过面的老爷子已经出事了。

    有城主大印护身,数千张将符爆炸虽然恐怖,但却不至于伤了有神碑禁制护体的唐楚阳,他虽没见过唐老爷子,但如今唐楚阳已经融入唐家,亲人被杀,作为子孙的它自然有义务为亲人报仇!

    “住手!!你不是要看我的真面目么?好!老子让你看!!”

    见唐楚阳真的要出手,斗篷人终于彻底变色了,数千张将符一起激发,虽然不至于直接将他秒杀,但重创他还是没问题的。

    更何况,他身周还有足足四枚更恐怖的王符环绕!

    斗篷人一双枯瘦的双手微微颤抖,也不知是吓得,还是气的,抬手往头顶的斗篷一撩,一头碧绿色,略微有些干枯长发首先印入唐楚阳的眼瞭。

    紧接着是一张满脸皱纹,如同枯干了的树皮一样的老脸,双目浑浊,眉眼晦暗,单是这面相便看得唐楚阳心中一惊,他可是麻衣相士啊!

    看相乃是唐楚阳的主业!

    这人不但眉眼晦暗,印堂紫黑,枯瘦的双腮也向内凹陷,整张老脸上都不慢了灰褐色的老人斑,唐楚阳之所以心惊,就是因为这面相在他看来,本该是个死人才对!

    但眼前的斗篷人却活生生地站在他的眼前,这时候唐楚阳才突然反应过来,怪不得他感应不到此人的气息,原来此人身上根本就没有生命气息!

    “靠!你是人是鬼?!!”

    唐楚阳当即被吓了一跳,猛地向后退了好几步,虽然他在万鬼窟呆了不短的时间,也见识了各种各样的鬼物,更认识了烛翎这个鬼族的王者。

    但鬼族之人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鬼,他们身上也是有生命气息,‘鬼族’只是烛翎的种族而已,并未说烛翎就是鬼,因为所有鬼族之人都是有元神的,而元神,就是所有生物的灵魂!

    眼前的斗篷人不同,就目前所见,他显然是个人族,一个活生生的人,身上却没有半点儿生命气息,严格来说,斗篷人根本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想想刚才竟然和一具尸体抬了半天杠,唐楚阳禁不住一阵儿头皮发麻,浑身汗毛倒竖,这还真他妈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

    一具能够行走,说话,甚至还有喜怒哀乐这等情绪的尸体,这事怎么看怎么透着一股子让人心底发寒的诡异。

    “……”

    看到唐楚阳如避蛇蝎的动作和表情,斗篷人苦干的面皮再次抽了抽,心底生出一种冲上去狂踩几万脚的冲动,不过这个时候斗篷人已经没有这样的心情了,沉默了一下后,缓慢开口道:

    “我算是死人吧,同时也还是活人,至于是生是死,这都取决于你时候会帮我去救你爷爷了……”

    “这话是怎么说的?”

    唐楚阳听得一脑袋问号,活死人他虽没见过,但也看到过典籍记载,不过那都是神话传说里的存在,尽管五行大陆已经向唐楚阳充分展示了它的神话性质,但面对斗篷人,他脑袋真的不好使了。

    “我和你爷爷被困在潮汐山一处密地,原本以为在劫难逃,再无可能生离此地,但就在半年多以前,你爷爷突然在潮汐山感应到了唐家血脉的气息,我,便是被你爷爷派来找你的。”

    “这个……”

    唐楚阳听得皱起眉头,斗篷人这话他还真信了,因为唐家的族牌确实具备这样的能力,只要是在一定范围之内,唐家之人都能通过族牌感应到自己的族人。

    而且,修为越高,能够感应的范围有越广,唐楚阳进入潮汐山的时候不过三才境而已,但唐老爷子却是七星境的神使,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唐楚阳感应不到唐老爷子,但唐老爷子却能感应到他。(未完待续。。)

    …()

第341章 临空画符,天赋神通    说实话,贾可道最初丢出金色沙砾,也就是那一缕神性的时候压根就没太指望它能够将闪电给吸引走。

    无非就是想着,这神性内有着贾可道的一丝意识,若是逃走了的话,即便是自己挂了,或许过一些时间,神性就能够将自己的意识恢复过。

    大不了自己以后走神道了。

    当然,这也是贾可道最后的退路了。

    至于能不能成,那就看运气了。

    在这时,贾可道也明白了,这神性原本就是异界规则知识的具现化,而这闪电则是这一方世界的天道之雷,专门解决那些破坏天道运转的家伙。

    而这神性无疑在天道之雷眼里可要比贾可道的危害大多了,所以最终追了出去。

    那金色沙砾最多也就是逃到院子里,就被闪电追上,一穿而过,金色沙砾顿时崩溃,化为一片沙尘暴就朝着那闪电掩盖了下去。

    神性彻底崩溃之后形成的这片沙尘暴倒还真起了点作用。

    闪电似乎愤怒了,或许这原本就是它的职责,在那闪电在沙尘暴里来回转了几圈之后,所有的沙尘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到了这个时候,闪电的大小也缩小了七成以上,但它并没有放弃自己的职责,随后就朝着贾可道的阴神扑了回去。

    那金色沙砾已经是贾可道最后的手段了,但转眼之间就被毁灭。连同神性之中的一丝意识。

    贾可道阴神这时没有逃跑,反倒是直接迎了上去。

    转眼之间,阴神彻底崩溃。

    而天上那片乌云也在贾可道阴神彻底崩溃的同时迅速消散得无影无踪。露出了原本晴朗无比的天空,使得炽热的阳光再度洒落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贾可道阴神被彻底击溃的大殿里,浮现出一粒小点来。

    这粒小点朝着贾可道那被烤熟的肉身缓缓飘了过去,那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要掉落下去的模样,让人看了万分心焦。

    好不容易飘到了贾可道的肉身旁,小点似乎再也无法支撑住。一头就掉落下去,砸在肉身之上。融入了进去。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风吹了起来,雨点啪嗒啪嗒的顺着那个屋顶上的大洞掉落下来,砸在贾可道那被烤熟五成的肉身上。

    由于失去了魂魄的支撑。贾可道的肉身在雨水的浸泡下,开始一点点发霉腐烂。

    眼看这肉身就要损坏的时候,贾可道的胸口终于缓缓出现了一点起伏。

    终于苏醒过来了。

    贾可道刚刚苏醒就察觉到浑身传来的痛苦,肉身已经损坏八成。

    不过即便是如此,这也值得庆幸了。

    贾可道之前仅仅只剩下了一点最基础的魂魄,三魂七魄各占其一,但却无法清醒神智,如果不是魂魄的本能驱使着那一点魂魄返回了肉身,贾可道就真的身死魂散了。

    那一点魂魄返回了肉身之后。仅存那点完好的肉身便开始滋润魂魄,使得那一点魂魄缓缓的恢复了过来。

    现在魂魄仅仅也就恢复了一成不到。

    但这足够了,贾可道此时已经能够感受到自己与之前的不同。

    自己好似随时随地都可以融入四周之中。即便是肉身彻底损毁,自己也能够逍遥自在的存活下去。

    这具肉身再不恢复的话,可就真的完全损坏了。

    莫名之间,贾可道脑海里浮现出一些东西来。

    “生生不息!”

    这念头一起,贾可道那损坏得不堪入目的肉身便一点点的恢复了起来。

    几乎是肉眼可见的速度,那些被闪电烧焦烧熟的肉。开始霉烂腐烂的肉,都开始一点点的恢复。重新生长了出来。

    过了整整一天一夜,贾可道的肉身终于尽数复原,而复原之后的肉身也开始迅速滋润恢复魂魄。

    之前的阴神在雷电淬炼之下已经由阴彻底化阳,这恢复起来的速度可要比在度风火两劫时快多了。

    良久,贾可道重新睁开了眼睛。

    自己终于进入了炼气化神!

    贾可道心头略微一丝喜意浮现出来,这次渡劫可谓是九死一生。

    但这样是值得的。

    贾可道右手伸出,掌心之上随即一道红色火焰出现,这是君火,之后又是一道黄色火焰出现,这是臣火,最后一道蓝色火焰出现,这是民火。

    渐渐的,三道火焰一点点的融合在一起,变成了一道红黄蓝三色不断变化的火焰。

    “三昧真火,总算是成了!”

    这三昧真火可谓是无物不化,却是在进入炼气化神之后,炼丹制器的必备。

    若是没有这三昧真火的话,很多仙石灵药都很难被融化提纯。

    当然,贾可道的收获并不仅仅局限于这三昧真火之上。

    之前的生生不息便是贾可道在跨入炼气化神之后所获得的神通。

    用比较时髦的话来说,这可称得上是天赋神通了。

    只要使用这个神通,贾可道任何伤势都会快速回复。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贾可道之前的伤势想要恢复的话,恐怕还要耽误不少时间,甚至于肉身彻底损坏也就只能放弃。

    当然,要说这个神通的弱点就是战斗力不够,但贾可道却已经很满意了。

    何况在踏入炼气化神之后,只要贾可道愿意,激活血脉,修炼几个神通倒是不算什么难事。

    不过现在嘛,贾可道暂时还没有修炼神通的时间,这么久时间过去了,也不知道老郑头怎么样了。

    去看看吧。

    贾可道随后坐下,片刻之后,一个贾可道便从肉身里走出,与肉身完全一模一样,丝毫不差半点。

    贾可道,或者应该说是贾可道的阳神看了看自己的肉身,伸手在面前的空气里画了几下,随即一道由线条组成的符箓便在空气里形成,随后朝着肉身上一落便消失不见。

    这便是炼气化神之后拥有了阳神之后才能够做到的临空绘符了。

    有了这一手,贾可道绘制符箓不再需要受限于符纸,符笔,朱砂等等材料了。

    只要愿意消耗灵气,便可临空绘制出符箓来。

    当然,这一手临空绘符还是有点缺陷的,若是一些太过于高级的符箓,就不行了,至少在炼气化神下层这个阶段,贾可道还做不到,只能依靠一些珍贵材料来绘制。(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