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实话,贾可道最初丢出金色沙砾,也就是那一缕神性的时候压根就没太指望它能够将闪电给吸引走。

    无非就是想着,这神性内有着贾可道的一丝意识,若是逃走了的话,即便是自己挂了,或许过一些时间,神性就能够将自己的意识恢复过。

    大不了自己以后走神道了。

    当然,这也是贾可道最后的退路了。

    至于能不能成,那就看运气了。

    在这时,贾可道也明白了,这神性原本就是异界规则知识的具现化,而这闪电则是这一方世界的天道之雷,专门解决那些破坏天道运转的家伙。

    而这神性无疑在天道之雷眼里可要比贾可道的危害大多了,所以最终追了出去。

    那金色沙砾最多也就是逃到院子里,就被闪电追上,一穿而过,金色沙砾顿时崩溃,化为一片沙尘暴就朝着那闪电掩盖了下去。

    神性彻底崩溃之后形成的这片沙尘暴倒还真起了点作用。

    闪电似乎愤怒了,或许这原本就是它的职责,在那闪电在沙尘暴里来回转了几圈之后,所有的沙尘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到了这个时候,闪电的大小也缩小了七成以上,但它并没有放弃自己的职责,随后就朝着贾可道的阴神扑了回去。

    那金色沙砾已经是贾可道最后的手段了,但转眼之间就被毁灭。连同神性之中的一丝意识。

    贾可道阴神这时没有逃跑,反倒是直接迎了上去。

    转眼之间,阴神彻底崩溃。

    而天上那片乌云也在贾可道阴神彻底崩溃的同时迅速消散得无影无踪。露出了原本晴朗无比的天空,使得炽热的阳光再度洒落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贾可道阴神被彻底击溃的大殿里,浮现出一粒小点来。

    这粒小点朝着贾可道那被烤熟的肉身缓缓飘了过去,那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要掉落下去的模样,让人看了万分心焦。

    好不容易飘到了贾可道的肉身旁,小点似乎再也无法支撑住。一头就掉落下去,砸在肉身之上。融入了进去。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风吹了起来,雨点啪嗒啪嗒的顺着那个屋顶上的大洞掉落下来,砸在贾可道那被烤熟五成的肉身上。

    由于失去了魂魄的支撑。贾可道的肉身在雨水的浸泡下,开始一点点发霉腐烂。

    眼看这肉身就要损坏的时候,贾可道的胸口终于缓缓出现了一点起伏。

    终于苏醒过来了。

    贾可道刚刚苏醒就察觉到浑身传来的痛苦,肉身已经损坏八成。

    不过即便是如此,这也值得庆幸了。

    贾可道之前仅仅只剩下了一点最基础的魂魄,三魂七魄各占其一,但却无法清醒神智,如果不是魂魄的本能驱使着那一点魂魄返回了肉身,贾可道就真的身死魂散了。

    那一点魂魄返回了肉身之后。仅存那点完好的肉身便开始滋润魂魄,使得那一点魂魄缓缓的恢复了过来。

    现在魂魄仅仅也就恢复了一成不到。

    但这足够了,贾可道此时已经能够感受到自己与之前的不同。

    自己好似随时随地都可以融入四周之中。即便是肉身彻底损毁,自己也能够逍遥自在的存活下去。

    这具肉身再不恢复的话,可就真的完全损坏了。

    莫名之间,贾可道脑海里浮现出一些东西来。

    “生生不息!”

    这念头一起,贾可道那损坏得不堪入目的肉身便一点点的恢复了起来。

    几乎是肉眼可见的速度,那些被闪电烧焦烧熟的肉。开始霉烂腐烂的肉,都开始一点点的恢复。重新生长了出来。

    过了整整一天一夜,贾可道的肉身终于尽数复原,而复原之后的肉身也开始迅速滋润恢复魂魄。

    之前的阴神在雷电淬炼之下已经由阴彻底化阳,这恢复起来的速度可要比在度风火两劫时快多了。

    良久,贾可道重新睁开了眼睛。

    自己终于进入了炼气化神!

    贾可道心头略微一丝喜意浮现出来,这次渡劫可谓是九死一生。

    但这样是值得的。

    贾可道右手伸出,掌心之上随即一道红色火焰出现,这是君火,之后又是一道黄色火焰出现,这是臣火,最后一道蓝色火焰出现,这是民火。

    渐渐的,三道火焰一点点的融合在一起,变成了一道红黄蓝三色不断变化的火焰。

    “三昧真火,总算是成了!”

    这三昧真火可谓是无物不化,却是在进入炼气化神之后,炼丹制器的必备。

    若是没有这三昧真火的话,很多仙石灵药都很难被融化提纯。

    当然,贾可道的收获并不仅仅局限于这三昧真火之上。

    之前的生生不息便是贾可道在跨入炼气化神之后所获得的神通。

    用比较时髦的话来说,这可称得上是天赋神通了。

    只要使用这个神通,贾可道任何伤势都会快速回复。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贾可道之前的伤势想要恢复的话,恐怕还要耽误不少时间,甚至于肉身彻底损坏也就只能放弃。

    当然,要说这个神通的弱点就是战斗力不够,但贾可道却已经很满意了。

    何况在踏入炼气化神之后,只要贾可道愿意,激活血脉,修炼几个神通倒是不算什么难事。

    不过现在嘛,贾可道暂时还没有修炼神通的时间,这么久时间过去了,也不知道老郑头怎么样了。

    去看看吧。

    贾可道随后坐下,片刻之后,一个贾可道便从肉身里走出,与肉身完全一模一样,丝毫不差半点。

    贾可道,或者应该说是贾可道的阳神看了看自己的肉身,伸手在面前的空气里画了几下,随即一道由线条组成的符箓便在空气里形成,随后朝着肉身上一落便消失不见。

    这便是炼气化神之后拥有了阳神之后才能够做到的临空绘符了。

    有了这一手,贾可道绘制符箓不再需要受限于符纸,符笔,朱砂等等材料了。

    只要愿意消耗灵气,便可临空绘制出符箓来。

    当然,这一手临空绘符还是有点缺陷的,若是一些太过于高级的符箓,就不行了,至少在炼气化神下层这个阶段,贾可道还做不到,只能依靠一些珍贵材料来绘制。(未完待续)

第三百章 斗篷人再现    “阿宝!”

    “属下在!”

    方万雄的任务分配完之后,就只剩下唐楚阳目前最看重的阿宝了,这小家伙只是个懵懂无知的凡人少年,可自从被唐楚阳用阵法激活元神,并且契约他成为信徒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了。《+乡+村+小+说+网手*机*阅#读m.xiangcunXiaoshuo.org》

    虽然唐楚阳依然搞不清楚五行大陆上的资质是怎么评级的,但这不妨碍他知道阿宝绝对是个隐藏的天才,这一点,从阿宝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连续突破差点儿进入五行境便可见一斑。

    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唐楚阳的聚灵阵,天石地晶等大量天材地宝的辅助,但毫无疑问,阿宝的进步是所有人当中最快的,包括修炼速度已经足够惊人的唐楚阳。

    阿宝的体质很奇特,对于别的修士来说最为艰难的凝炼根基,阿宝做来却格外容易,原本唐楚阳怕阿宝因为修为进境太快,而导致根基不稳,所以最近一直让他压制的修为凝炼元气和元神。

    可是这才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阿宝的元神和本命元气已经凝实无比,好似在四相境圆满停留了几十年一样扎实,这种情况下唐楚阳实在没有理由在继续阻止阿宝继续修炼。

    而且唐楚阳手里的高手实在太少了,如果单论到唐家这方面,可以说一个拿得出手的高手都没有,相比于那些需要花费时间培养忠诚度的散修,或小家族修士。

    身为信徒的阿宝无疑更加可靠,几乎没有背叛的可能。唐楚阳没有理由不尽全力将他培养起来。

    尤其是这次的矿脉遭遇之后,唐楚阳对于天位修士的需求更加迫切起来,如果矿脉是由三位以上的七星境强者守护。那些大势力恐怕绝对不会这么肆无忌惮地入侵矿场!

    任何强大势力之所以能够强大,能够让人畏惧的主要基础就是人,没有人,没有足够强大的中坚力量,再牛逼的势力也不过是空中楼阁,崩塌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情。

    唐楚阳不是五行大陆的过客,以修士那惊人的寿数。他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要生活在这里,何况他还有了更加珍惜的家人和亲情,这些都是他的牵挂和需要守护的东西。

    遭受了这次打击之后。唐楚阳幡然醒悟,突然发现以人为本的发展模式,才是最稳当,也最能将他的潜力发挥出来的壮大途径!

    阿宝。就是唐楚阳决定要培养出来的第一张王牌!

    “阿宝。从现在开始,你便开始全力修炼,修炼所需一应物品可直接向我索取,其他事情一律无须理会!”

    “是!”

    阿宝对唐楚阳的信仰无比虔诚,唐楚阳发出的任何命令他都不会有任何疑问,虽然他知道帮忙做一些其他事情,但既然唐楚阳下令了,阿宝绝对会毫不迟疑的执行。

    “好了。暂时就先这样,若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可直接来找我,你们都下去做事吧……”

    任务分配完毕,唐楚阳挥手让陆俊等人离开,等四人离开议事大厅之后,唐楚阳才惊愕地发现,所有事情都吩咐下去了,他似乎反倒没什么事情可做了。

    其实也不是没有事情可做,而是唐楚阳能做的事情太多了,反而让他自己有些无所适从。

    炼制灵符,布置阵法,筹备拍卖会,修炼,所有的事情唐楚阳都都能做,也必须做,这时候他甚至恨不得把自己劈开了用。

    犹豫许久,唐楚阳最终还是决定去炼制灵符,就目前而言,在没有天石地晶辅助的情况下,修为上段时间内不可能再有太大的进步,布阵的话也没有足够的材料。

    筹备拍卖会那边又有烛翎负责,唐楚阳相信已经有了第一次经验的烛翎,一定会把这次拍卖会办得更加隆重。

    如此算下来,唐楚阳似乎就只能去炼制灵符了,这次拍卖会虽然主要不是为了拍卖灵符,但王符,六阶唤神图这些压轴之物也是不可或缺的,况且,唐楚阳还欠了那些强者一次拍卖会呢。

    有了决定之后,唐楚阳直接起身前往画室,不过他才刚刚有所动作,整个人却突然僵在了原地,缓缓扭头看向大厅中央,一名身披紫黑色斗篷的神秘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那里。

    “又是你?”

    看着那人斗篷前面的火焰图纹,唐楚阳心中震惊,暗中凝神戒备,这人突然出现在议事大厅,他竟然一点感应都没有,也不知道这斗篷人是有什么异宝加持?还是修为高出他太多了?

    不过震惊归震惊,唐楚阳对神秘斗篷人可没什么好感,虽然双方已经见面两次,却都不是什么愉快的会面,看神秘斗篷人不声不响地站着,唐楚阳面上却不动声色地接着道:

    “你不觉得这种不经允许,就贸然进入别人的地盘是一种很没礼貌的行为么?”

    “我只是不想打断你思考而已……”

    斗篷人没有哪怕一点作为客人的自觉,见唐楚阳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便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了下去,懒散地舒了口气之后,这才转头看着唐楚阳,语气里带着一丝惊奇道:

    “你真的很让我惊讶,这才短短半年时间而已,你不但积攒够了成为城主的贡献,而且还让之前与你拔刀相向的烛翎言听计从,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们很熟吗?”

    唐楚阳也跟着一脸懒散地坐了回去,这里可是落月城,有城主大印在手,哪怕斗篷人是八阶的半神,唐楚阳也能把他从城主府赶出去。

    在神碑能量充足的情况下,唐楚阳只要不被人一击必杀,身为城主的他就是近乎无敌的存在,尽管斗篷人给他很危险的感觉,但唐楚阳很好奇,这人为什么三番五次的找他?

    “一回生,二回熟,你我已经见面两次,怎么也不算陌生人了吧?”

    斗篷人的领悟能力很强,唐楚阳一句‘我们很熟吗’的潜在意思他瞬间就领悟了,唐楚阳的意思是在说,既然不熟,我为嘛要回答你的问题呢?

    “诚意,公平,坦诚相见这些词语,有时候不只是一句话那么简单,同时它还是一种让陌生双方互信的基础,你说见面两次,我却从未见过你的真面目,你觉得这种情况下,我该怎么对你?”

    唐楚阳对斗篷人的面目真的很好奇,算上这次,他们已经见面足足三次了,可是每一次斗篷人都将面部遮了起来,甚至连他的身高体型,都被一种奇异的元气包裹,让人无法分辨。

    这让唐楚阳不得不怀疑,这人是不是他见过的某个人,不然为什么斗篷人为什么三番五次的找他,但就是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哈哈!小家伙,现在看到我的真面目对你没有任何好处,等时机成熟了,你自然会知道我是谁,总之,我对你没有恶意!”

    “恶意可不是说出来的!”

    唐楚阳毫不领情,之前两次不愉快的见面,让唐楚阳感觉到了斗篷人满满的不怀好意,在没有确定对方的身份之前,他是绝对不会跟此人有任何合作的。

    斗篷人见唐楚阳对他如此戒备,禁不住无奈地摇了摇头,甚至有些后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表现的太过强势了,就目前来看,眼前这个令人惊奇不断的小子,显然是个吃软不吃硬地主。

    摇了摇头,斗篷人不得不转变策略,他这次来找唐楚阳是为了寻求帮助,如果这个念头是在他初见唐楚阳的时候诞生,斗篷人自己怕都会发笑,一个三才境的小修士能帮他什么?

    但半年之后的现在,斗篷人不得不承认,他实在太小觑眼前这个满打满都不到二十岁的少年了,这小子太能给人制造震惊了,尤其是矿脉一战,唐楚阳爆发出来的实力彻底让斗篷人震撼了。

    “小家伙,你真的不想找你爷爷了?你千辛万苦地进入潮汐山,难道不是因为找到了你爷爷的线索,才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冒险的么?现在你已经有了去救他的实力,为何不肯与我合作?”

    “我爷爷和你什么关系?”

    斗篷人正说得慷慨激昂,唐楚阳突然就插嘴问了一句,突然被打算说话的斗篷人呆了一下,本能地顺口道:

    “我是他结义……,该死!你套我话?!!”

    “结义?”唐楚阳眉毛一挑,惊讶地道:“你是我爷爷的结义兄弟?这么说你也认识穆爷爷了?”

    “……”

    斗篷人漠然以对,唯一露在外面的双目,就那么死死地盯着唐楚阳,眼中瞬时闪过复杂难言的巨多情感,看得唐楚阳浑身发毛,一脸戒备道:

    “你这么盯着我干什么?我胆子很小,不经吓的,万一失手启动了神碑禁制什么的,对大家可就不好了……”

    妈的!这小子是在威胁我么?

    斗篷人双目一瞪,心里无奈至极,若不是迫不得已,他才不会冒险进入落月城,将自己置于这等危险境地,唐楚阳此时可是落月城城主,有城主大印在手,斗篷人都不敢和他正面硬撼。

    最终斗篷人无奈一叹,摇着头语气慨然道:

    “我本以为够高看你了,没想到还是小看了你,真不明白,你明明拥有此时可怕的心机,为何那人却说你纨绔败家,不堪造就?”

    “污蔑!这是赤果果的污蔑!哪个王八蛋说的?有种告诉我,我现在就去宰了他!!”(未完待续……)R1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