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阵法……

    只这两个字,烛翎就彻底无言以对了,如果换做他切身体验万鬼大阵之前,唐楚阳的话换来的绝对是他的不屑和嗤之以鼻。?

    因为阵法这种修炼体系,在五行大陆上也算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了,但九成九的阵法虽然威力巨大的,可对于高阶修士来说,阵法的优势并不是很大。

    但唐楚阳布置出来的阵法不同,就拿幽冥万鬼大阵来说,这种阵法烛翎连听都没有听过,至于万鬼大阵逆天的增幅能力,甚至让烛翎怀疑这座大阵是不是凡间修士能够创造出来的。

    其他阵法也就算了,但若是唐楚阳以落月城的范围为基础,布置一座更加巨大的幽冥万鬼大阵的话,烛翎甚至有信心,单凭他这一尊鬼王,就能妥妥的将整座落月城给守住!

    当然,必要的主阵人员还是不能缺的,毕竟这种复合型的超级大阵,主要的运行方式就是靠人去堆。

    “我怎么就把这个给忘了!”

    烛翎懊恼地拍了一下脑袋,随后双目精光大放,如果是这样的话,唐楚阳将开采权卖给敌对势力的做法,不但不是白痴的无比的低级失误,反而是一种高明到了阴险的算计!

    “这样的话,只需要少量的人手,就能把整个落月城给保护起来,剩下的人确实可以放出去做许多事情了!”

    “当然!”唐楚阳肯定地点了点头,随后笑着继续道:“哈哈。而且还不止这些,等清除了落月城外围的威胁之后,这些人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完全可以去其他地方捣乱的嘛……”

    “嘿嘿,这个要得!”

    烛翎鬼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原本就够吓人的脸显得更加狰狞了,抽冷子占便宜这种事情,没有人不喜欢。

    不过随即烛翎想到了什么问题,转头看了看唐楚阳,好奇地问道:

    “这么说。你举办这场盛大的拍卖会,就是专门为了将那些资源点卖给不怀好意的人,用这样的方式算计他们?”

    “当然不是!”

    唐楚阳摇了摇头。见烛翎一脸疑惑,当下便继续解释道:

    “算计他们只是其中的一项好处而已,最重要的目的其实还是为了收集布阵的材料,金库和宝库里我能调动的资源。大半儿都已经消耗在紫青金玉矿脉那边了。再想布阵,必须筹集大量材料!”

    “原来如此……”

    烛翎有些理解地点了点头,像万鬼大阵那么恐怖的阵法,在烛翎看来所需要材料数量必然非常恐怖,不然绝对不可能发挥那么逆天的增幅能力,竟然连冥界才有的幽冥之气都能制造出来。

    “那成吧,事不宜迟,我马上就去安排一下!”

    既然清楚了唐楚阳的全盘计划。烛翎也再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他现在只想快点儿把布阵的资源收集起来。这样就能早点重新品尝无上美味一样的幽冥之气了。

    不过临走的时候,烛翎突然想到了一个相当重要的事情,转头有些犹疑地冲唐楚阳道:

    “对了,唐老弟,若是现在就举行拍卖会的话,那咱们对之前那一次参加拍卖会的势力,可就等于是失信于人了,这个问题你打算怎么解决?”

    这个问题可不能随便乱来,那次参加拍卖会的可全都是七阶强者,虽然因为万志秋,阿木尔等人参与了围攻矿脉的事情,让烛翎和唐楚阳都非常生气,没必要在对他们保守承诺。

    上次毕竟是足足三十多个七阶强者,而且因为后续的拍卖会被唐楚阳临时取消,那些因为准备不够充足而错过了当天拍卖会的七阶强者,可全盯着第二次的拍卖会呢。

    如果唐楚阳和烛翎不守信诺,到时候得罪的可不是一家两家,而是至少三五十个七阶强者,这后果可是相当严重的!

    唐楚阳自然也清楚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不过他从来就没打算不守承诺,信誉这东西,不论是对于商人而言,还是对国家,宗门和各大势力来说,都是一种相当重要的品牌。

    一旦坏掉了信誉,再想培养起来就不只是困难那么简单了,这绝对不是唐楚阳愿意去做的事情。

    “呵呵,我说老哥啊,这个有什么好担心的,你现在只是放出消息而已,如今距离一月之期已经不远,剩余的这段时间本就是宣传的最好时机,我可没打算提前举行拍卖会,只是让更多的人知道而已……”

    “呃,原来如此,倒是老哥我想多了。”

    烛翎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冲唐楚阳点了点头之后,便直接离开了城主府,要举办一场称得上盛大的拍卖会,需要准备的东西太多了,他必须马上开始布置才行。

    烛翎离开之后,唐楚阳在城主府坐等了大约两个多时辰之后,方万雄,陆俊等人终于带人回到了落月城,两人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就直接被唐楚阳招到了议事大厅。

    不只是陆俊和方万雄,就连一直呆在落月城布置护城阵法的金阳,以及阿宝也全部被叫了过来,唐楚阳计划里最重要的部分,还是要依靠自己人来做。

    等到所有人集合之后,唐楚阳也没客套什么,直接就开始向四人下令。

    “金阳,你继续布阵城墙周边的护城大阵,咱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准备了所有大阵的阵图,你就按照阵图来布置所有大阵,速度越快越好!当然,千万不能出错!”

    “是!少爷!”

    金阳只唐楚阳打算专门培养的阵法师,尤其是加上金阳发小兼家将的身份,唐楚阳已经打算全力培养他了。

    “陆俊,你负责招人!咱们手里的能用的人实在太少了。城卫军的月俸不是只有三十个下品元晶么?你给我提高到五十个!大量招收本城修士,有多少就给我招多少!

    同时留意所有散修和那些出身在郡国的修士,尤其是散修。只要他肯为我唐家卖命,四相境的修士,一律给予每月至少五张回复类将符,十张攻击类将符和五张辅助类将符的待遇!”

    嘶嘶!!

    唐楚阳后面的话一出口,金阳等四人禁不住齐齐倒抽冷气,月俸五枚元晶就不说了,关键是那些肯为唐家卖命修士的待遇。足足二十张将符啊,其中还包括最为难得的恢复类将符。

    就算是在价值大降是五行大陆,一张攻击类将符也能换到五枚左右的元晶。回复类的将符更多,至少价值十枚下品元晶以上,这二十张将符的价值加起来,已经超过了一百枚下品元晶!

    这可是潮汐山城卫军月俸的至少三四十倍!

    要知道。潮汐山可不是什么太平的地方。城卫军根本就是用命去换元晶的,比起五行大陆来要危险太多太多了,而唐楚阳给出这么恐怖的月俸,只是那些效忠唐家的修士在五行大陆的待遇!

    “这,少爷,这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身为唐楚阳的近侍,又是生生世世绑在一起的家将,陆俊必须得站在家主的立场上看问题。他觉得唐楚阳给出的待遇太高了。

    “不!这一点都不高!咱们唐家目前的敌人太多了,我还怕等他们知道了唐家情况之后。这些月俸都留不住他们呢!”

    听了陆俊的话,唐楚阳摇了摇头,比起整个唐家的安危,这点付出算得了什么?而且,将符在别人看来价值不低,但在他眼里,也就是大白菜一样的东西。

    能用这种在他看来不值钱的东西,为唐家换来大批肯拼命的修士,在唐楚阳看来,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了。

    而且,灵符这一类的东西,唐楚阳今后虽然一直会炼制下去,但手底下的人使用的灵符,他是不打算亲自炼制了,因为他心里还有个更加庞大的计划,到时候应该能为唐家招揽不少灵画师。

    只要拥有大量的灵画师加入唐家,用灵符来作为月俸的供应模式,绝对不会成为唐家的负担!

    陆俊想想唐家目前的敌人,越想面色便月苍白,外面的那些就暂且不说了,单单是自家少爷在潮汐山得罪的人,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货色,这么比较起来,少爷给出的月俸似乎也不是那么惊人了。

    “是!属下明白了!”

    说完了陆俊的任务之后,唐楚阳又转头看向方万雄,见这次明明长得猴子一样精明的皮相,却是个彻彻底底的粗鲁蛮汉,尤其是想到矿脉那边的事情,唐楚阳禁不住嘴角抽了抽。

    “小万子!”

    “属下在!”

    “你的任务很简单,就是把陆俊招来的那些人,咱们之前训练阿宝他们的方式,彻底把那些散漫惯了的修士给我回炉再造一遍,我的要求不高,三个月时间,你必须给我训练出一支令行禁止的城卫军出来!”

    “啊?这还简单啊?!”

    听了自己的任务之后,方万雄禁不住张大嘴巴叫了起来,当初训练那些信徒,只是区区几百人而已,就忙得方万雄,陆俊等人晕头转向了,城卫军的话,少说也得是几千上万人的规模。

    在短短的三个月时间里,将数千上千万人训练到令行禁止的地步,想想似乎很容易,但要知道,这要训练的可都是散漫惯了的修士,而且许多修士的修为可能要超过方万雄。

    比起阿宝那些原本只是平民的信徒,这些修士会有多难管理可想而知,只是想想要训练数千上万散漫强横的修士,方万雄脑壳都涨了起来,尼玛!这是要玩儿命的节奏啊!

    “怎么?你是在质疑我的命令?!”

    唐楚阳俊脸一绷,双眉一竖,目中精光闪闪,不怀好意地看向了方万雄。

    “呃,不不不,当然不是,属下领命!”(未完待续。。)()

第339章、雷劫!    热门推荐:、 、 、 、 、 、 、

    <ter style=”font-si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or=red></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ter>

    ps:不废话!月票拿来!呀呀呀呀!

    这些人有穿着道袍,拿着拂尘的道士,有西装革履的商人,更有官威森严的领导,秘书,但他们在上山之后,辛辛苦苦爬了半天山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又走回了山脚。

    这种意外更是让他们看向山上的目光变得炽热起来。

    “这才是真神仙啊。”

    一个得到消息刚刚从海外赶回来的东南亚财团大亨不由得叹气道。

    最初他是从某位好友手里得到了小半坛药酒,服用仅仅三天时间,原本已经瘫痪的他竟然能够活动自己的手脚了,虽说没能完全恢复,但他却是对此行充满了希望。

    如果能够让那位神奇的观主出手治疗的话,固然好,但若是不能的话,买上一些丹药,药酒也是好的。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山脚就吃了一个闭门羹。

    “要不,请赵市长出面帮着牵牵线?”

    大亨的管家也不愿意让老爷白跑一趟,便提议道,G市那位赵市长听闻东南亚财团大亨到了自己的辖地,差点没有欢喜得脑溢血,这可是一棵摇钱树啊,若是能够让这位大佬投点资,那么整个G市的招商引资事业都会得到大发展的。

    毕竟,像这样大佬级别的财团大亨,光是其名字就是发财的保证,谁不想跟着这位大佬一起赚钱,沾光的。

    因而如果赵市长知道这件事的话,一定会出面帮忙的。

    “请赵市长?老钱啊,你也是跟着我闯荡这么多年了,帮我办了不少事,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你说说,你见过这样的山路么?”

    东南亚财团大亨不由得摇头笑了笑,指着那条让他们最终自己走回来的山路问道。

    “这个,没有。”

    管家这时倒是明白点老爷的意思。

    “这才是真神仙啊,绝非那些招摇撞骗,贪图钱财的假神仙可以比拟的。你说,像这样的高人,你拿这些东西去压他,有用么?”

    东南亚大亨这句话若是让贾可道听见的话,保管会满脸泛红,在发现光门进入异界之前,贾可道虽说不算招摇撞骗,但贪图钱财是绝对有的。

    像东南亚大亨这样的人可不少,一时间夹山村乃至于县城里的宾馆里都住满了人,就连夹山村的老少爷们还是第一次得到了所谓的小费打赏。

    不过很快,老郑头在某道观召开五味吞气丹拍卖大会的消息一经传出,这些人也不在这里等候,纷纷前往某道观,擦拳磨掌的准备砸下重金抢购到一瓶号称仙丹的五味吞气丹。

    老君观中,贾可道正端坐在大殿之中。

    贾可道已经在这里坐了半个月了,渡劫这种事情并不是贾可道现在可以控制的,他大概能够猜测到所谓的雷劫应该就是天道对于企图突破某种力量限制的惩罚。

    但至于雷劫什么时候到来,贾可道就算是占卦了几次,其答案也是极为模糊不清的。

    随着自己道行抵到瓶颈之后,这天机已经被模糊了。

    想来也是,若是天道要对某人进行惩罚的话,难道还会提醒他么?

    天气有些炎热,贾可道坐在大殿里纹丝不动,即便是有一只蜘蛛嚣张的爬到贾可道脸上,贾可道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似乎这具肉身是别人的身体一般。

    而若是有人看到大殿内的情况,多半都会将贾可道直接忽略过去,此时的贾可道与外界之间的界限有些模糊了,这是一种很难形容出来的状态。

    风,突然吹了起来,气温变得凉快了起来。

    在老君观上空,一团乌云正在缓缓形成之中。

    贾可道这时缓缓睁开了眼睛,就在贾可道睁开眼睛的同时,那种与四周融为一体的感觉消失了。

    “来了。”

    贾可道笑了笑,就在这雷劫即将来临之前,他倒是悟透了这里面的道理。

    修道原本就是逆水行舟,人从一出生开始,就逐渐走向死亡,肉身逐渐腐朽,而灵魂则也会在脱离肉身后一点点的消散。

    这天道是什么?如果说大道乃是世界万物生死,乃是世界万物循环的话,那么维护这所有一切运转的规则就组成了天道。

    但修道却是想要超脱出这天道的限制,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自己想要脱离于天道之外,不受天道掌控,自成一体。

    这就好似一个机器上的某个零件突然之间想要脱离出去,那么在脱离出去的过程中,零件必然会受到机器运转时的碾压。

    再简单一点来说,手伸入正在开关闭合的门缝里会被夹伤。

    而修道之人所遇到的种种劫难正是如此。

    过得去就过去了,若是过不去的话,身死魂灭也是正常。

    此时的贾可道倒是显得无比淡然,缓缓将眼睛闭上,片刻之后,略显透明的阴神便从肉身里脱落出来,朝着大殿上方直冲了上去。

    就在阴神脱离肉身的一瞬间,天上的乌云迅速凝实,片刻之间,一根头发丝粗的雷电就朝着老君观大殿落了下来。

    雷电虽然很细,但其内蕴含着一股至刚至阳的毁灭之力,较之自己以往所招来的雷电却要纯正太多了。

    贾可道的阴神没有丝毫犹豫,转眼之间便穿过了大殿屋顶,主动朝着那根雷电迎了上去。

    没有丝毫的声响,那根雷电便从贾可道阴神正中穿过,片刻之间便化为无数电蛇在贾可道阴神体内来回蹿动。

    就在这一瞬间,贾可道有一种死亡的预感诞生,那密密麻麻的电蛇几乎一瞬间将贾可道阴神击溃为无数密密麻麻的小点。

    就在击溃后的瞬间,那些小点飞快聚合起来,重新化为一具阴神,但此时阴神显得比之前缩小了两成以上,好一阵子后,贾可道的神智方才恢复过来,那阴神被击溃的痛苦足以超过贾可道之前所受过的所有伤害。

    虽说受到如此重创,但贾可道的阴神却要凝实了不少,之前半透明的形体此时却要看得清楚了不少。

    这是淬炼!

    到了这时,贾可道算是明白了过来,这雷劫既是劫难,但同时也是一种对阴神的磨练和淬炼!

    挺不过去就不用多说了,但若是能够挺过去的话,对于阴神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R115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