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热门推荐:、 、 、 、 、 、 、

    <ter style=”font-si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or=red></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ter>

    ps:不废话!月票拿来!呀呀呀呀!

    这些人有穿着道袍,拿着拂尘的道士,有西装革履的商人,更有官威森严的领导,秘书,但他们在上山之后,辛辛苦苦爬了半天山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又走回了山脚。

    这种意外更是让他们看向山上的目光变得炽热起来。

    “这才是真神仙啊。”

    一个得到消息刚刚从海外赶回来的东南亚财团大亨不由得叹气道。

    最初他是从某位好友手里得到了小半坛药酒,服用仅仅三天时间,原本已经瘫痪的他竟然能够活动自己的手脚了,虽说没能完全恢复,但他却是对此行充满了希望。

    如果能够让那位神奇的观主出手治疗的话,固然好,但若是不能的话,买上一些丹药,药酒也是好的。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山脚就吃了一个闭门羹。

    “要不,请赵市长出面帮着牵牵线?”

    大亨的管家也不愿意让老爷白跑一趟,便提议道,G市那位赵市长听闻东南亚财团大亨到了自己的辖地,差点没有欢喜得脑溢血,这可是一棵摇钱树啊,若是能够让这位大佬投点资,那么整个G市的招商引资事业都会得到大发展的。

    毕竟,像这样大佬级别的财团大亨,光是其名字就是发财的保证,谁不想跟着这位大佬一起赚钱,沾光的。

    因而如果赵市长知道这件事的话,一定会出面帮忙的。

    “请赵市长?老钱啊,你也是跟着我闯荡这么多年了,帮我办了不少事,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你说说,你见过这样的山路么?”

    东南亚财团大亨不由得摇头笑了笑,指着那条让他们最终自己走回来的山路问道。

    “这个,没有。”

    管家这时倒是明白点老爷的意思。

    “这才是真神仙啊,绝非那些招摇撞骗,贪图钱财的假神仙可以比拟的。你说,像这样的高人,你拿这些东西去压他,有用么?”

    东南亚大亨这句话若是让贾可道听见的话,保管会满脸泛红,在发现光门进入异界之前,贾可道虽说不算招摇撞骗,但贪图钱财是绝对有的。

    像东南亚大亨这样的人可不少,一时间夹山村乃至于县城里的宾馆里都住满了人,就连夹山村的老少爷们还是第一次得到了所谓的小费打赏。

    不过很快,老郑头在某道观召开五味吞气丹拍卖大会的消息一经传出,这些人也不在这里等候,纷纷前往某道观,擦拳磨掌的准备砸下重金抢购到一瓶号称仙丹的五味吞气丹。

    老君观中,贾可道正端坐在大殿之中。

    贾可道已经在这里坐了半个月了,渡劫这种事情并不是贾可道现在可以控制的,他大概能够猜测到所谓的雷劫应该就是天道对于企图突破某种力量限制的惩罚。

    但至于雷劫什么时候到来,贾可道就算是占卦了几次,其答案也是极为模糊不清的。

    随着自己道行抵到瓶颈之后,这天机已经被模糊了。

    想来也是,若是天道要对某人进行惩罚的话,难道还会提醒他么?

    天气有些炎热,贾可道坐在大殿里纹丝不动,即便是有一只蜘蛛嚣张的爬到贾可道脸上,贾可道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似乎这具肉身是别人的身体一般。

    而若是有人看到大殿内的情况,多半都会将贾可道直接忽略过去,此时的贾可道与外界之间的界限有些模糊了,这是一种很难形容出来的状态。

    风,突然吹了起来,气温变得凉快了起来。

    在老君观上空,一团乌云正在缓缓形成之中。

    贾可道这时缓缓睁开了眼睛,就在贾可道睁开眼睛的同时,那种与四周融为一体的感觉消失了。

    “来了。”

    贾可道笑了笑,就在这雷劫即将来临之前,他倒是悟透了这里面的道理。

    修道原本就是逆水行舟,人从一出生开始,就逐渐走向死亡,肉身逐渐腐朽,而灵魂则也会在脱离肉身后一点点的消散。

    这天道是什么?如果说大道乃是世界万物生死,乃是世界万物循环的话,那么维护这所有一切运转的规则就组成了天道。

    但修道却是想要超脱出这天道的限制,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自己想要脱离于天道之外,不受天道掌控,自成一体。

    这就好似一个机器上的某个零件突然之间想要脱离出去,那么在脱离出去的过程中,零件必然会受到机器运转时的碾压。

    再简单一点来说,手伸入正在开关闭合的门缝里会被夹伤。

    而修道之人所遇到的种种劫难正是如此。

    过得去就过去了,若是过不去的话,身死魂灭也是正常。

    此时的贾可道倒是显得无比淡然,缓缓将眼睛闭上,片刻之后,略显透明的阴神便从肉身里脱落出来,朝着大殿上方直冲了上去。

    就在阴神脱离肉身的一瞬间,天上的乌云迅速凝实,片刻之间,一根头发丝粗的雷电就朝着老君观大殿落了下来。

    雷电虽然很细,但其内蕴含着一股至刚至阳的毁灭之力,较之自己以往所招来的雷电却要纯正太多了。

    贾可道的阴神没有丝毫犹豫,转眼之间便穿过了大殿屋顶,主动朝着那根雷电迎了上去。

    没有丝毫的声响,那根雷电便从贾可道阴神正中穿过,片刻之间便化为无数电蛇在贾可道阴神体内来回蹿动。

    就在这一瞬间,贾可道有一种死亡的预感诞生,那密密麻麻的电蛇几乎一瞬间将贾可道阴神击溃为无数密密麻麻的小点。

    就在击溃后的瞬间,那些小点飞快聚合起来,重新化为一具阴神,但此时阴神显得比之前缩小了两成以上,好一阵子后,贾可道的神智方才恢复过来,那阴神被击溃的痛苦足以超过贾可道之前所受过的所有伤害。

    虽说受到如此重创,但贾可道的阴神却要凝实了不少,之前半透明的形体此时却要看得清楚了不少。

    这是淬炼!

    到了这时,贾可道算是明白了过来,这雷劫既是劫难,但同时也是一种对阴神的磨练和淬炼!

    挺不过去就不用多说了,但若是能够挺过去的话,对于阴神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R1152( )

第二百九十八章 疯狂计划    >

    唐楚阳并不知道这一下报复性的拦截,究竟会为他的将来带来大多的麻烦,而且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在乎,相比于凌紫河的愤恨,损失了整座紫青金玉的唐楚阳更有理由愤怒。[

    原本围绕着这座紫青金玉矿脉,他甚至已经在安排怎么利用矿脉价值的计划,可是这个计划才开了个头,就因为各大势力和组织的破坏流产了。

    这也让唐楚阳看到了夺城大战多那些势力的重要性,不然单凭一座紫青金玉矿脉,绝对不至于引起那些拥有皇朝背景,以及整个种族背景的超级大势力跟他这个新嫩过去。

    原本唐楚阳对这半年的优势虽然重视,但也没到了将之摆在首要位置的地步,但如今好几个超级大势力的联合破坏,让唐楚阳看到了夺城大战这个试炼里,连这些超级大势力都不择手段恐怖利益。

    将放出去的万余张将符全部收起来之后,唐楚阳就直接动用城主大印的能力直接瞬移回到落月城,原本信心满满的矿脉应对计划刚刚开始就被彻底破坏,一个是他小看了那些大势力的实力。

    另一个就是他本身的实力太弱小了,甚至于连撑起他布置的那三座大阵的人手都凑不齐的地步,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唐楚阳也终于醒悟,其实从一开始他思路就错了,选错了发展的方向。

    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完整神话体系,让唐楚阳的潜力超越五行大陆的任何人或者势力。但他的潜力再怎么逆天,想要将这些潜力发挥出来的基础,就是人口!

    传说中的九宫境地仙堪称天下无敌。但这种‘无敌’可是相对来说了,在单挑,甚至于小范围的围殴方面来说,九宫境的地仙确实是无敌的存在。

    但若是于整个大陆上的所有种族为敌,哪怕是中低阶的天神怕也得歇菜,不说整个五行大陆数百上千的种族,单单是一个人族里的皇朝。想要灭掉一个九宫境的地仙也不算难事。

    唯一让人顾虑的,也就是想要灭掉一个九宫镜的地仙,付出的代价大的超乎想象罢了。

    这也就是说。哪怕唐楚阳能够毫无顾忌地使用天神金身,成为五行大陆上无敌的存在,那也只是个体上的无敌而已,相比于五行大陆上的万千种族。一个人的无敌掀不起太多的浪花来。

    更何况。唐楚阳根本就不敢在五行大陆上,把他的天神金身暴露出来,如果被上界天神发现凡间界竟然出现了抢食的凡人,不用他那些敌人出手,上界天神首先就得出手把他灭成渣渣。

    紫青金玉矿脉的遭遇,给与唐楚阳最深刻的教训,就是他的基础太差太薄弱了,根本遭受不起稍微大一点强度的破坏。

    往粗浅了说。就是他手里的人太少,根本不足以支撑唐楚阳把他所有潜力彻底爆发出来。

    无法转化为使用价值的潜力。哪怕再逆天,也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看着华丽堂皇,其实不过是美丽的气泡,一碰就破!

    唐楚阳回到城主府没多久,同样具备瞬移能力的烛翎也紧跟着回到了落月城,到城主府看到唐楚阳的第一时间,烛翎劈头就问:

    “唐老弟,你怎么回事?突然发了狂一样搞出那么大的动静

    ?唉……,这下好了,原本好好的安排,这下全泡汤了。”

    唐楚阳也有些汗颜点了点头,事情之所以会走到这个地步,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他身上,当时唐楚阳至少稍微冷静一些,就不至于赶出后面那么疯狂的事情来。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唐楚阳也不想再解释什么,事实上这种事情在他看来也就是早晚的事情,就算没有紫青金玉矿脉,那些超级大势力也会寻了其他由头来找他的麻烦。

    总之他们是不会允许唐楚阳安安稳稳地把这半年又是彻底发挥出来的。

    “烛翎大哥,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去纠结其中因由完全就是浪费时间和精力,您应该知道,这种事情肯定会发生,无非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没人会看着我成长起来的!”

    烛翎闻言沉默,摇头晃脑许久,才满是感慨地点头道:

    “是啊,阵营大战的利益太大了,若不是潮汐山的天地法则不允许八阶超级强者出手,恐怕那些隐藏起来的半神都会为了这恐怖的利益参与进来,不过,紫青金玉矿彻底没了,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唐楚阳叹口气,随后整张俊脸都绷了起来,咬牙切齿道:

    “既然他们都不愿意让我发展起来,我片片就要在众强环伺的情况下发展给他们看!”

    这话说完,唐楚阳稍稍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事情,思虑良久,他再次抬头继续道:

    “烛翎大哥,你马上向外发布一个信息,落月城要举办一场盛大的拍卖会!王符,六阶唤神图,还有落月城周边资源开发权,只要能吸引人的全都给我放出去!”

    “老弟,你这不是胡闹吗?真要那么做,到时候整个落月城怕是要被其他势力的人给占领了,据我所知,城池金库和宝库里的资源并不少,犯不着为了收集资源,冒着将落月城变成筛子的危险搞这么大动作啊!”

    烛翎被唐楚阳的话给惊到了,一下子放出这么多重磅消息出去,整个潮汐山还不得乱套啊?不说王符和六阶唤神图的吸引力,单单是落月城周边资源的开采权,就足以把大部分投机者给吸引到落月城了。

    别的不说,到时候整个落月城怕是得被海量的修士给填满,各大势力绝对不会错过这个在落月城里捣乱的机会。破坏什么的有神碑守护或许无法办到,但安插人手,间谍什么的。简直太方便了。

    “要的就是他们来!”

    唐楚阳狠狠地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完全开放落月城,会给落月城的防御留下多大的隐患,但即便唐楚阳全力抵制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根本就没有充足人手的情况下,又能做到什么地步呢?

    所以唐楚阳考虑之后,干脆就直接向所有势力开放落月城。只要他们愿意为落月城的资源付出相应的代价,唐楚阳就当做是资源交换了。

    最重要的是,摆在眼皮子底下的敌人。可要比隐藏在暗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暴起攻击的敌人安全太多了。

    这一点,对于人手不足的唐楚阳尤为重要。

    烛翎的顾忌唐楚阳是知道的,资源开采权这种对每一座聚居点都非常重要的权利,原本是每一个城主笼络其他势力助力的好机会。通常想要拿到开采权的实力。都必须和城主达成互助协议。

    这样在卖出开采权的同时,城主也相当于壮大的了自身的实力,但拍卖不同,拿到拍卖场的东西,那就是价高者得,没有任何其他附加条件。

    这也就意味着,落月城周边资源的开采权,很有可能会落到那些落月城将来的敌对城主手里。开采资源用到的人手可不少,平时的时候他们或许只是矿工和采药人。

    可一旦夺城大战正式开始。谁知道这些开采点会不会变成敌人的驻兵点,又或者干脆就是敌人的前军大本营!

    唐楚阳若是真的将开采权以拍卖的方式放出去,能够得到的利益肯定非常巨大,但也意味着,他将落月城以外万里方圆的地盘,全部交到了外人,甚至于敌人的手里。

    这种事情可绝对开不得玩笑,说得夸张一点,如果外围所有开采权全部被一个势力拿走,那就相当于落月城在夺城大战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被人从外面彻底给包围了!

    烛翎正是出于这样的担忧,才表现得如此震惊和急切,唐楚阳真要那么干的话,他原本优势就不再是优势,反而变成最大的劣势和弱点了!

    “烛翎大哥,放心吧,我手里那么点儿人你也是知道,即便加上你全部的家当,能够守住落月城就不错了,外面那些地盘该被攻破的,早晚也得被攻破,既然如此,咱们何必为此伤神?”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你若是以开采权来换取那些投机者的支持,岂不是能够壮大本就薄弱的势力?以往历届城主都是这么干的,你那么做,不是自寻死路么?”

    唐楚阳的话从大方面来说,基本上就是注定的事实,毕竟夺城大战开始之后,两座城池一旦开战,外围的资源点肯定是他们第一时间就要清理的对象,灭是肯定要灭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但烛翎可比唐楚阳更了解潮汐山,见识了上千年的夺城大战,他可知道那些投机者们的实力一点都不差,利用好了,甚至能够直接导致一场战争的胜负!

    “唉,烛翎大哥啊,我这么说吧……”

    唐楚阳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知道不把他的计划彻底交代清楚,烛翎恐怕绝对不会认同现在这种看似自寻死路的做法,毕竟两人现在已经绑在一起,烛翎希望看到唐楚阳倒霉。

    “你说,我听着!”

    烛翎点点头,一脸认真地看着唐楚阳,那模样就似再说,我依然坚持我观点。

    “好吧,我真是的意图,其实就是将所有开采权卖给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这么做不但能够获得他们手里积蓄的大量资源,同时等到夺城大战开始,

    他们也差不多开发资源的设施建好,等他们开始对落月城出手的时候,我便可以名正言顺地灭了他们,然后无偿地将所有开踩点全部收回来!!”

    “啊?!”

    烛翎闻言,直接被唐楚阳嚣张无比的计划给惊呆了,他听到唐楚阳的计划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唐楚阳是不是疯了?

    “唐老弟你疯了?!方才你自己都说了,咱们的所有人手加起来能守住落月城就不错了,你哪里来那么多人去把那些资源点给抢回来?!”

    “我手里的人,加上烛翎大哥手里的人,难道不够将落月城周边的地方给扫一遍?他们就算将落月城给包围了,也不可能把所有高手都派到这里吧?他们的城池总要守的。”

    这话唐楚阳说得理所当然,好似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用费神一般,烛翎这时候真的怀疑,唐楚阳是不是被紫青金玉矿的事情给刺激傻了。

    他们手里的人加起来虽然不是很多,但将落月城周边万里范围横扫一遍还是没问题的,但这个计划有个相当低级,甚至堪称白痴的漏洞,烛翎不得不无奈地提了出来。

    “人全部都散出去,肯定可以横扫那些资源点,但问题是,落月城你打算怎么守?空城计?他们可都是修士,元神感知一放,什么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听了烛翎反问式的提醒,唐楚阳却自信一笑,风轻云淡地吐出两个字,便直接让满脸担忧的烛翎彻底无言以对。

    “阵法……”(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