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唐楚阳并不知道这一下报复性的拦截,究竟会为他的将来带来大多的麻烦,而且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在乎,相比于凌紫河的愤恨,损失了整座紫青金玉的唐楚阳更有理由愤怒。[

    原本围绕着这座紫青金玉矿脉,他甚至已经在安排怎么利用矿脉价值的计划,可是这个计划才开了个头,就因为各大势力和组织的破坏流产了。

    这也让唐楚阳看到了夺城大战多那些势力的重要性,不然单凭一座紫青金玉矿脉,绝对不至于引起那些拥有皇朝背景,以及整个种族背景的超级大势力跟他这个新嫩过去。

    原本唐楚阳对这半年的优势虽然重视,但也没到了将之摆在首要位置的地步,但如今好几个超级大势力的联合破坏,让唐楚阳看到了夺城大战这个试炼里,连这些超级大势力都不择手段恐怖利益。

    将放出去的万余张将符全部收起来之后,唐楚阳就直接动用城主大印的能力直接瞬移回到落月城,原本信心满满的矿脉应对计划刚刚开始就被彻底破坏,一个是他小看了那些大势力的实力。

    另一个就是他本身的实力太弱小了,甚至于连撑起他布置的那三座大阵的人手都凑不齐的地步,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唐楚阳也终于醒悟,其实从一开始他思路就错了,选错了发展的方向。

    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完整神话体系,让唐楚阳的潜力超越五行大陆的任何人或者势力。但他的潜力再怎么逆天,想要将这些潜力发挥出来的基础,就是人口!

    传说中的九宫境地仙堪称天下无敌。但这种‘无敌’可是相对来说了,在单挑,甚至于小范围的围殴方面来说,九宫境的地仙确实是无敌的存在。

    但若是于整个大陆上的所有种族为敌,哪怕是中低阶的天神怕也得歇菜,不说整个五行大陆数百上千的种族,单单是一个人族里的皇朝。想要灭掉一个九宫境的地仙也不算难事。

    唯一让人顾虑的,也就是想要灭掉一个九宫镜的地仙,付出的代价大的超乎想象罢了。

    这也就是说。哪怕唐楚阳能够毫无顾忌地使用天神金身,成为五行大陆上无敌的存在,那也只是个体上的无敌而已,相比于五行大陆上的万千种族。一个人的无敌掀不起太多的浪花来。

    更何况。唐楚阳根本就不敢在五行大陆上,把他的天神金身暴露出来,如果被上界天神发现凡间界竟然出现了抢食的凡人,不用他那些敌人出手,上界天神首先就得出手把他灭成渣渣。

    紫青金玉矿脉的遭遇,给与唐楚阳最深刻的教训,就是他的基础太差太薄弱了,根本遭受不起稍微大一点强度的破坏。

    往粗浅了说。就是他手里的人太少,根本不足以支撑唐楚阳把他所有潜力彻底爆发出来。

    无法转化为使用价值的潜力。哪怕再逆天,也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看着华丽堂皇,其实不过是美丽的气泡,一碰就破!

    唐楚阳回到城主府没多久,同样具备瞬移能力的烛翎也紧跟着回到了落月城,到城主府看到唐楚阳的第一时间,烛翎劈头就问:

    “唐老弟,你怎么回事?突然发了狂一样搞出那么大的动静

    ?唉……,这下好了,原本好好的安排,这下全泡汤了。”

    唐楚阳也有些汗颜点了点头,事情之所以会走到这个地步,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他身上,当时唐楚阳至少稍微冷静一些,就不至于赶出后面那么疯狂的事情来。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唐楚阳也不想再解释什么,事实上这种事情在他看来也就是早晚的事情,就算没有紫青金玉矿脉,那些超级大势力也会寻了其他由头来找他的麻烦。

    总之他们是不会允许唐楚阳安安稳稳地把这半年又是彻底发挥出来的。

    “烛翎大哥,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去纠结其中因由完全就是浪费时间和精力,您应该知道,这种事情肯定会发生,无非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没人会看着我成长起来的!”

    烛翎闻言沉默,摇头晃脑许久,才满是感慨地点头道:

    “是啊,阵营大战的利益太大了,若不是潮汐山的天地法则不允许八阶超级强者出手,恐怕那些隐藏起来的半神都会为了这恐怖的利益参与进来,不过,紫青金玉矿彻底没了,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唐楚阳叹口气,随后整张俊脸都绷了起来,咬牙切齿道:

    “既然他们都不愿意让我发展起来,我片片就要在众强环伺的情况下发展给他们看!”

    这话说完,唐楚阳稍稍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事情,思虑良久,他再次抬头继续道:

    “烛翎大哥,你马上向外发布一个信息,落月城要举办一场盛大的拍卖会!王符,六阶唤神图,还有落月城周边资源开发权,只要能吸引人的全都给我放出去!”

    “老弟,你这不是胡闹吗?真要那么做,到时候整个落月城怕是要被其他势力的人给占领了,据我所知,城池金库和宝库里的资源并不少,犯不着为了收集资源,冒着将落月城变成筛子的危险搞这么大动作啊!”

    烛翎被唐楚阳的话给惊到了,一下子放出这么多重磅消息出去,整个潮汐山还不得乱套啊?不说王符和六阶唤神图的吸引力,单单是落月城周边资源的开采权,就足以把大部分投机者给吸引到落月城了。

    别的不说,到时候整个落月城怕是得被海量的修士给填满,各大势力绝对不会错过这个在落月城里捣乱的机会。破坏什么的有神碑守护或许无法办到,但安插人手,间谍什么的。简直太方便了。

    “要的就是他们来!”

    唐楚阳狠狠地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完全开放落月城,会给落月城的防御留下多大的隐患,但即便唐楚阳全力抵制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根本就没有充足人手的情况下,又能做到什么地步呢?

    所以唐楚阳考虑之后,干脆就直接向所有势力开放落月城。只要他们愿意为落月城的资源付出相应的代价,唐楚阳就当做是资源交换了。

    最重要的是,摆在眼皮子底下的敌人。可要比隐藏在暗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暴起攻击的敌人安全太多了。

    这一点,对于人手不足的唐楚阳尤为重要。

    烛翎的顾忌唐楚阳是知道的,资源开采权这种对每一座聚居点都非常重要的权利,原本是每一个城主笼络其他势力助力的好机会。通常想要拿到开采权的实力。都必须和城主达成互助协议。

    这样在卖出开采权的同时,城主也相当于壮大的了自身的实力,但拍卖不同,拿到拍卖场的东西,那就是价高者得,没有任何其他附加条件。

    这也就意味着,落月城周边资源的开采权,很有可能会落到那些落月城将来的敌对城主手里。开采资源用到的人手可不少,平时的时候他们或许只是矿工和采药人。

    可一旦夺城大战正式开始。谁知道这些开采点会不会变成敌人的驻兵点,又或者干脆就是敌人的前军大本营!

    唐楚阳若是真的将开采权以拍卖的方式放出去,能够得到的利益肯定非常巨大,但也意味着,他将落月城以外万里方圆的地盘,全部交到了外人,甚至于敌人的手里。

    这种事情可绝对开不得玩笑,说得夸张一点,如果外围所有开采权全部被一个势力拿走,那就相当于落月城在夺城大战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被人从外面彻底给包围了!

    烛翎正是出于这样的担忧,才表现得如此震惊和急切,唐楚阳真要那么干的话,他原本优势就不再是优势,反而变成最大的劣势和弱点了!

    “烛翎大哥,放心吧,我手里那么点儿人你也是知道,即便加上你全部的家当,能够守住落月城就不错了,外面那些地盘该被攻破的,早晚也得被攻破,既然如此,咱们何必为此伤神?”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你若是以开采权来换取那些投机者的支持,岂不是能够壮大本就薄弱的势力?以往历届城主都是这么干的,你那么做,不是自寻死路么?”

    唐楚阳的话从大方面来说,基本上就是注定的事实,毕竟夺城大战开始之后,两座城池一旦开战,外围的资源点肯定是他们第一时间就要清理的对象,灭是肯定要灭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但烛翎可比唐楚阳更了解潮汐山,见识了上千年的夺城大战,他可知道那些投机者们的实力一点都不差,利用好了,甚至能够直接导致一场战争的胜负!

    “唉,烛翎大哥啊,我这么说吧……”

    唐楚阳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知道不把他的计划彻底交代清楚,烛翎恐怕绝对不会认同现在这种看似自寻死路的做法,毕竟两人现在已经绑在一起,烛翎希望看到唐楚阳倒霉。

    “你说,我听着!”

    烛翎点点头,一脸认真地看着唐楚阳,那模样就似再说,我依然坚持我观点。

    “好吧,我真是的意图,其实就是将所有开采权卖给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这么做不但能够获得他们手里积蓄的大量资源,同时等到夺城大战开始,

    他们也差不多开发资源的设施建好,等他们开始对落月城出手的时候,我便可以名正言顺地灭了他们,然后无偿地将所有开踩点全部收回来!!”

    “啊?!”

    烛翎闻言,直接被唐楚阳嚣张无比的计划给惊呆了,他听到唐楚阳的计划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唐楚阳是不是疯了?

    “唐老弟你疯了?!方才你自己都说了,咱们的所有人手加起来能守住落月城就不错了,你哪里来那么多人去把那些资源点给抢回来?!”

    “我手里的人,加上烛翎大哥手里的人,难道不够将落月城周边的地方给扫一遍?他们就算将落月城给包围了,也不可能把所有高手都派到这里吧?他们的城池总要守的。”

    这话唐楚阳说得理所当然,好似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用费神一般,烛翎这时候真的怀疑,唐楚阳是不是被紫青金玉矿的事情给刺激傻了。

    他们手里的人加起来虽然不是很多,但将落月城周边万里范围横扫一遍还是没问题的,但这个计划有个相当低级,甚至堪称白痴的漏洞,烛翎不得不无奈地提了出来。

    “人全部都散出去,肯定可以横扫那些资源点,但问题是,落月城你打算怎么守?空城计?他们可都是修士,元神感知一放,什么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听了烛翎反问式的提醒,唐楚阳却自信一笑,风轻云淡地吐出两个字,便直接让满脸担忧的烛翎彻底无言以对。

    “阵法……”(未完待续

第338章、白金之气    热门推荐:、 、 、 、 、 、 、

    <ter style=”font-si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or=red></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ter>

    ps:新的一天,新的开始!在这里,贫道携老君观旅游开发公司上下三万名员工向各位书友,道友,哥哥弟弟姐姐妹妹提前祝贺一声元旦快乐!今天是新书月票榜之决战!有人问贫道,菊花可能被爆怎么办,贫道笑曰:“有诸位道友相助,还用害怕么?只管冲锋就是!”没错!冲锋!我们只管向前冲!伐山破庙,干掉一切拦路之神!

    这些混乱邪恶之气聚集在这里,会使得剑冢出产的剑胚受到影响,恐怕那些剑胚之后成就的飞剑就是什么混乱邪恶属性了。

    这样的飞剑给剑主所带来的影响恐怕也不会太好。

    贾可道可不想让自己的弟子以后变成一个邪魔。

    “招风!云聚!落雨!”

    “与为师一起念诵净天地神咒!”

    贾可道捏了法印,疾速念诵咒语。

    而孟挺等人对于八大神咒也不陌生,随即便跟着念诵了起来。

    天上狂风大作,片刻大块的黑云汇聚了起来,之后倾盆大雨落下。

    待到净天地神咒念完,大雨也随即停止。

    而这个时候,剑冢之上凝聚的混乱邪恶之气已经尽数消散,余下的白金之气越见锋锐,贾可道都不由得连连退出数步。

    ``“灵元,从今日开始,你便在这里入定,以待剑胚出世。”

    见到污秽已经被清除,贾可道便在剑冢四周打入数十道符箓,之后即便是带有混乱邪恶之气的长剑插入剑冢,也会在第一时间被符箓直接净化,不会危害到剑冢。

    忙完这些之后,贾可道便将蔡银玲叫到面前吩咐了一番。

    “谢过师尊。”

    蔡银玲大概也猜到了贾可道之前举动的目的,急忙谢过,随后便从随身的乾坤小袋里取出一个蒲团,步入剑冢之中。选了个较为宽松的地方坐下,双眼微闭开始入定。

    贾可道见状便引着孟挺等人离开了剑冢,回到了神卯中。

    “为师要回去老君观一段时间,你等是跟为师回去还是留在这里修炼?”

    取出黑色光门之后,贾可道便询问了起来。

    这次回去渡劫,贾可道倒是有七八分把握,就算是渡劫失败,也能够保住性命,不过还得询问一下弟子,看他们自己的愿望。

    “师尊。弟子愿意留在这里修炼。”

    孟挺等弟子在这里修炼了这些时间,完全体会到了灵气充裕的好处,此时正在道行突飞猛进之时,他们如何愿意回去灵气枯竭的地球。

    “既然如此,你等就先留在这里,为师就去了。”

    既然弟子们愿意冒着风险在这里修炼,贾可道也不会强行要求他们跟着自己回去,在最后一次校验了他们的功课之后,便赐给每人一叠符箓。

    这些符箓虽说不能够让他们大杀四方天下无敌。但至少在关键时候保命应该没有问题的。

    “弟子恭送师尊!”

    在孟挺等人的送别话语里,贾可道一步踏入黑色光门之中消失不见。

    在贾可道消失之后,黑色光门随即也跟着消失。

    这意味着黑色光门已经被贾可道收入道德经中。

    而孟挺几人看着师尊消失的地方,心头不由得生出一丝惶恐。师尊的离开,也就意味着现在自己这些人暂时被丢在异界了,如果师尊不回来的话,那么自己就与地球彻底失去了联系。

    不会的。师尊一定会回来的。

    孟挺等人在心头自我安慰之后便各自取出师尊赠予的书籍开始研读起来。

    对于他们来说,与其将时间浪费在惶恐不安之中,还不如借着身在异界的机会多多修炼。早日将道行提升上去。

    贾可道回到老君观之后,去看了看老郑头,在贾可道带着弟子们去了异界之后,老君观里就只剩下老郑头一人看家了。

    贾可道原本以为老郑头有些寂寞,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老郑头一个人反倒舒服,正躺在椅子上看着电视。

    至少从精神面貌上来说,老郑头还算不错。

    在见到贾可道回来,老郑头一脸写从椅子上起来,与贾可道见过礼之后,老郑头就拿出一个电话本来,向贾可道汇报了起来:“金城山金光观,凤鸣山三阳观,凉水山如意观,黑水河三河观这些道观都打来了电话,要求拜访观主,另外还有三十多家企业请求与观主会面。这是名单。”

    说着话,老郑头就将一张纸掏了出来,上面是工整的小字,贾可道一看倒是被震了一把,上面的企业名字虽说未必就是全球五百强,但全国百强倒是有不少。

    待到贾可道随便选了一个道观,回了电话之后,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这都是五味吞气丹惹的祸。

    世界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说实话,这五味吞气丹出自老君观的消息能够保密到现在,贾可道已经十分意外了。

    而那些道观,企业的意思很隐晦,但贾可道也能够听出来,就是想要五味吞气丹。

    “嗯,老郑头,这件事情就交给您老了,您老人家就当是去旅游。”

    在沉思片刻之后,贾可道随即决定将此事交给老郑头去处理。

    像这种事情,堵不如疏,既然他们想要买,那么就卖。

    为此,贾可道索性连夜炼制了上百瓶五味吞气丹,交给了老郑头。

    贾可道将老郑头送到了观门,贾可道已经联系好了,这段时间,老郑头将会去几个道观举办拍卖会,至于安全便由那些道观负责了。

    贾可道借此避免老君观受到骚扰,一旦贾可道度过雷劫,那么一道纸鹤过去,老郑头就自己知道回来了。

    虽说老郑头身怀异宝,但他原本就是仙民,寻常人是不用怕的,再说了,光是混元一气罩就足以保证老郑头不会被人轻易刺杀和劫持。

    因而,老郑头的安全基本上不用担心。

    说实话,恐怕整个华夏都陷入战乱之中,老郑头现在也不可能出事的。

    将老郑头送走,贾可道便从公路上山之处的牌坊开始,连续布置了上百道符箓。

    这些符箓组成了一个简单的幻阵,将老君观所在的山头尽数笼罩,普通人很难进入幻阵百米之内,虽说这个幻阵的维持时间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月,但贾可道感觉也算是够用了。

    贾可道的选择是明智的。

    就在老郑头离开不到三天,就有上百人开车来到老君观山脚企图上山拜见贾可道这个观主。

    贾可道仅仅就回了一个电话,这些人就知道了贾可道回来,消息可谓是灵通了。(未完待续……)R1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