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突然席卷开来的狂暴灵压太过恐怖,加上背后还有更加可怕的空间风暴,如果任由眼前这个至少七星境的神使继续纠缠下去,凌紫河这帮人非得交待在这里不可。

    无奈之下,原本还想摆谱的凌紫河不得不站了出来,说话姿态也放得极地,他性格虽然没有阿木尔那么嚣杂,但身为长生皇朝的大皇子,高傲尊贵的脾性几乎是刻在骨子里。

    若不是性命攸关,他绝对不会说出这么低声下去的话来,换做往常,单单‘长生皇朝大皇子’这个招牌,就能换来大部分强者的三分颜面。

    “必有厚报?别不是报仇吧?哈哈,老子可信不过你!!”

    唐楚阳虽然在回话,但他可没有放过凌紫河的意思,连凌央泽那样的实权王爷他都不惧,更何况没有继承皇位的皇子?

    说话间,镇元子恐怖的双臂一分一合,周身狂暴气势凝聚,身前陡然挂起数十道范围足有十丈往上的恐怖龙卷风,唐楚阳再次抬手向前一推,数十道可怖无匹的巨大龙卷风顿时席卷而出!

    “你找死!!!”

    这一大片笼罩方圆十数里的龙卷风要是席卷过来,在场所有的长生皇朝修士都得被卷进去,加上后面的空间风暴吸扯,他们会有什么后果可想而知!

    凌紫河见对方居然连犹豫一下都没有便直接出手,当即气得面色发青,如同受到了莫大的屈辱一样暴喝了起来。

    “保护大皇子!!”

    护卫在凌紫河身边的护卫见状。当即齐齐暴喝一声,纷纷出手结印,将生平威力最大最大的防御手段拿了出来。

    刹那间。盾墙,水幕,巨木横飞,齐齐向着唐楚阳放出来的龙卷风砸了过去,漫天攻击看似声势隆隆,可惜这些护卫修为最高者不过才五行境。

    他们即便尽全力释放出来的防御手段,也不可能防得住镇元子的拿手神通!

    轰轰轰!!

    哧哧哧!!

    嘭嘭嘭!!!

    爆炸声。撕裂声,物体撞击声,几乎在同时绵延不绝地响了起来。但已经近在身前的庞大龙卷风如同滔天怒浪一般,任凭前方阻力再大,依然铺天盖地而来,狠狠地砸向了凌紫河等人。

    “大皇子。动用那件东西吧。此人释放的神通太过强横,我等根本无力抗拒!”

    见数十道龙卷风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直守在凌紫河身边的那个驾驭仙王级守护神的护卫无奈开口,这时候再不动手,他们可就无力回天了。

    “可是,那件东西只能动用一次,原本是打算用到夺城大战里的底牌啊!”

    “……”

    护卫闻言,无言以对。如果现在不用,命都要丢掉了。留着那玩意儿便宜别人么?

    凌紫河显然不是白痴,此时此刻的处境他再明白不过,只是稍稍挣扎了一下,凌紫河便狰狞着一张俊脸咬牙道:

    “好!你先挡一下,我启动那件宝贝!”

    “如此最好了……”

    护卫闻言禁不住松口气,当即抬手抛出一枚银光闪闪的王符,手中结印的同时,口中叱喝道:

    “三千弱水!!”

    嘭!的一声王符炸开,瞬息化作漫天黑色的瀑布,如同天河倾倒一般化作一片水幕自天而降。

    哗哗哗!

    漫天纯由黑色的弱水组成的水幕一出,原本势不可挡的龙卷风当即被阻挡在外,相互抵消,不过镇元子这一招龙卷神通,乃是极为高阶的土系天神神通。

    土克水,弱水虽强,但却依然被克制,因此数十道龙卷风虽然被阻挡住了,但黑色弱水所化的水幕却在不断地被消磨着,原本就不是很厚实的水幕,几乎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淡薄下去。

    那名七阶护卫也没指望能够凭借这枚王符彻底拦截龙卷风,他只是在为凌紫河发动那件宝贝争取时间而已,大约五息时间,凌紫河周身突然放射出可怖无比的刺目金芒。

    倏然间,犹若仙君降世一般浩瀚无匹,压倒一切的恐怖神威自凌紫河的体内爆发开来,瞬息弥漫方圆数百里。

    唐楚阳被这恐怖神威压制,禁不住心中狂跳,惊异无比地望向了周身金光大放的凌紫河。

    “仙君?!扯淡呢吧?明明就是个五行境的小天位修士而已!”

    虽然语气里充满质疑,但唐楚阳却切身感受到了那浓如实质的恐怖神威,这神威就连镇元子的真身都被压制得行动震颤起来,事实证明,这绝对是真真切切的仙君神威!

    尼玛!果然是不能小看这帮原住民啊!

    唐楚阳无比震惊地再次看了凌紫河一眼之后,双手一抬,又是上千张将符挥出,毫不客气地引爆之后,转身便狂奔而去。

    如果识海里的元神充足,唐楚阳倒也不是不敢留下来和凌紫河拼一把,不过动用了最后这个龙卷神通之后,唐楚阳识海里的元神精华已经见底了,若再不跑,躺在这里的怕就变成他自己了。

    “现在想跑?晚了!!!”

    凌紫河阴沉无比的声音突然远远传出,内敛的金光中他一脸铁青地漂浮而起,莫名其妙地被逼的用掉了最强的底牌,凌紫河心中愤怒可想而知。

    现在看到逼的他用掉了最强底牌的家伙要跑,凌紫河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让他离开,双臂猛然前伸,双手屈指成抓,冲着唐楚阳猛地向后一扯,咬牙切齿道:

    “给我回来!!!”

    一股无形的恐怖力量瞬息爆射而出,唐楚阳飞奔的身形陡然一滞,如同一双无形的巨手给捏住了一样。竟然开始身不由己地往后倒退!

    “靠!好恐怖的神力!真他妈是仙君神力啊?!”

    整个躯体被禁锢住,唐楚阳顿时被惊得心头乱跳,真要被这厮给扯回去。非得被那上千人给撕碎了不可,想到这个恐怖的后果,唐楚阳顿觉头皮发麻,想都没想就双手连挥。

    唰唰唰!

    一大片将符如同漫天飞舞的钞票一样,被唐楚阳不要钱地狂甩了出来,刹那间的功夫,至少千余张将符被扔了出来。唐楚阳却依然不停挥舞双手,一大片一大片的将符烟花一样喷涌而出。

    又是一个眨眼的功夫,漫天将符的数量已经达到了恐怖的五六千张之多。而凌紫河拉扯的可不只是镇元子真身,而是将前方整片空间控制拉了回来。

    因此唐楚阳甩出去的所有将符,就被他这恐怖的拉扯全部扯了过去,但见漫天将符倒卷着向凌紫河飞奔。唐楚阳依然如同后劲十足的烟花一样。不断往外喷射漫天将符。

    等周遭的空间全部被将符布满,数量达到恐怖的万余张时,原本嚣张无比凌紫河顿时面色巨变,心头如有一万头羊驼呼啸而过,整张俊脸都开始抽筋了。

    尼玛!这厮是台将符复印机么?有完没完了?!!

    上万张将符若是一起爆炸,在场千余人怕是立马得被炸成飞灰,包括凌紫河这个暂时拥有了仙君实力的大皇子!

    “该死!给我去!!!”

    这时候凌紫河那里还顾得上往回拉唐楚阳,双臂如同一轮急速转动的风扇一样。疯狂地向外狂扇,恨不得一巴掌就把万余张将符全部给扇回去。

    这下原本想后拉的撕扯力量。顿时变成了往外喷的爆发力,唐楚阳才退了没多远,就身不由己地以更恐怖的速度飞射了出去,和他同时飞射出去的,还有漫天飞舞的万余张将符。

    “哈哈!多谢大皇子送行,啧啧,万余张将符的厚礼都不收?大皇子果然高风亮节,清明如水,了不起!”

    脱离了生命危险,唐楚阳禁不住嚣张地狂笑出声,虽然没有如愿以偿地干掉这些长生皇朝的人,但逼得凌紫河用掉了这么恐怖的宝贝,唐楚阳也算收获巨大了。

    好歹就任城主快一个月时间了,凌紫河这个必然能够抢到一个城主之位的对手,唐楚阳不可能一点了解都没有,这时候逼得凌紫河用掉了这么强大的底牌,将来夺城大战绝对有他受的!

    “啊!!不论你是谁!本皇子一定要把你扒皮抽筋,炼骨化血,洗魂削魄!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听得唐楚阳如此不客气的出言嘲讽,本就因为用掉了最大底牌而心中滴血的凌紫河,当即抛却了一切伪装疯狂地大叫了起来。

    次奥!好恶毒的诅咒!唐楚阳听得浑身发寒,原本还想着再刺激凌紫河几句,不过看这厮已经彻底发狂,万一把他彻底搞毛了冲上来玩儿命可就悲剧了。

    当下唐楚阳也不废话,双足一顿,百丈高的身形一个纵跃便到了数里之外,紧接着停也不停地连续纵踊,不一刻便彻底消失在凌紫河等人的视线当中。

    后面的凌紫河见唐楚阳潇洒走人,恨不得单人独骑的冲上去把他挫骨扬灰,但那万余张的将符威慑力太大了,凌紫河不敢拿自己宝贵的性命去冒险。

    “皇子,咱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此人的守护神气息我等已经记下,将来若是再次遇到,必然不会轻易放过他!”

    护卫的声音突然自耳边传来,凌紫河不得不收回视线,听完护卫的话之后,凌紫河却摆手咬牙切齿道:

    “不!离开这里后,立刻就给我通知所有长生皇朝的修士,此人不杀,难消我心头之恨!!”(未完待续……)

    ps:(ps:又是四更啊!一万两千多字,这几天的更新给力吧?诸位书友,上票子支持一下吧,这是小猪唯一的盼头了……)R12)

第337章、剑冢形成(为书友也是的确打赏加更!第十六更!)    ps:为书友也是的确打赏50000起点币加更!第五更!今天总算是搞定了,一共十六更!不低于三万两千多字!感谢兄弟姐妹们这么给力啊!猛虎差点就真的鞠躬尽瘁了,不过对于贫道来说,无非日后闭关补回来就是了。贫道去观察了一下敌情,嘿嘿,敌人看着我们的菊花着实有些垂涎欲滴,但贫道相信诸位道友一并出力,必定能够将妖孽镇压!翻了,还想逃出吾等之袖?看贫道的袖中乾坤!

    上千把长剑插在地面上,给人的感觉还是比较震撼的。

    一周时间过去了,第二批受损长剑也运送到了青木山谷。

    按照惯例,蔡银玲与孟挺诸位师兄一起用乾坤小袋装入受损长剑,带到剑冢。

    让孟挺等人没有想到的是,一周之后的剑冢却与之间有些不太一样了。

    这里是一块略微凹进去的谷地,面积大概有上万平方米,在中心处数百平方米范围内插满了长剑,而这时,插满了长剑的谷底已经向上凸起了不少,形成了一座一米多高的剑山。

    惊讶归惊讶,蔡银玲等人将带来的受损长剑倒出,随后沿着那座剑山将长剑密密麻麻的插了数圈。

    这时的神庙中,贾可道缓缓睁开了眼睛,在他的双眼之中一丝丝金线不断显现出来。

    贾可道有些茫然,在过去这段时间里,贾可道完全沉浸在某种莫名的状态之中,几乎就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如果不是剑山的形成将他心神触动的话,恐怕这个时候都无法苏醒过来。

    良久之后,贾可道双眼之中的金线缓缓退去,恢复了原本的黑色。

    有些险了。贾可道此时心头不由得一阵庆幸。

    贾可道都没有想到,以自己现在快要晋升到炼气化神的道行,去探索天道竟然会如此危险。

    在过去的半个月时间里。自己差一点就彻底迷失在天道的追寻之中。

    在道门的记载里,像这样的情况可不少。闭关闭着闭着就迷失了,然后肉身逐渐腐化,最终连同迷失的魂魄尽数消散在天地之间。

    不对,贾可道清醒过来之后,寻思片刻就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在仔细将自己肉身与魂魄检查一遍之后,贾可道方才发现问题所在。

    此时自己体内在脑海之中那一缕神性竟然在不知不觉之中成长了不少。

    怎么回事?

    贾可道吸收神性仅仅只是为了研究一下罢了,可没有封神的愿望。

    很快。贾可道就发现了神性壮大的原因所在,一根根手指粗的光线连在了神性之上。

    而贾可道将心神沉入神性之后,就明白了这些光线的由来,这就是所谓的信仰连线了,之前贾可道在那些荒野教会祭司头顶看见过。

    只不过此时在脑海里的信仰连线有些不同,若隐若现,若是不仔细查看的话,很难发现。

    顺着这些信仰连线,贾可道的心神就蔓延了出去。

    这种感觉与之前迷失在天道之中的感觉有些相似,果然。自己尚未踏入炼气化神就差点迷失在天道之中的原因就是这一点了。

    而这些信仰连线竟然是来自于特伦斯手下那些火焰甲兵与金刚护甲力士,甚至于贾可道还看到了他们头顶上的第二根信仰连线,那是通往土地公的。

    至此。贾可道就完全明白了。

    神性成长便是吸收了这些人的信仰之力。

    话说回来,那些人竟然能够同时信奉两位存在,并且信仰程度还不低。

    不过,贾可道脑子一转就明白了过来,实际上这样的事情很正常,在华夏,见庙拜神都是惯例了。

    一个人同时信仰数位神明都是常事,譬如商人拜文财神,武财神。观音等等。

    只不过在异界,没有一个教会会允许自己的信徒信奉其祂神明。时间一长,这种事情就很少发生了。

    但就是因为这些源源不断传过来的信仰之力对于贾可道来说太浑浊了。贾可道只要轻轻接触,就能够感受到信仰之力混杂的种种记忆。

    这些记忆便是神明无所不知的基础,想想看吧,神明能够随时知道所有信徒在祈祷时的记忆,因而所获得的知识之多是难以想象的。

    当然,实际上这些记忆绝大多数都是无用的,贾可道猜测,神明应该有一种手段能够将这些无用的记忆过滤掉,否则的话,这种无用记忆恐怕很容易将自己的记忆给混淆掉。

    贾可道略微查询之后,就惊骇的发现自己脑海之中悄然多出了海量的记忆,正是这些记忆使得贾可道在清修之时差一点迷失。

    看来,这一缕神性应该剔除掉才行了。

    贾可道心头暗思,不过就贾可道现在而言,想要将这一缕神性剔除掉的话,很难。

    贾可道寻思了一会,便将此事丢在了脑后,现在需要的是去剑冢看看情况,将弟子的事情安排好,然后自己就应该回去准备渡劫的事情了。

    虽说差点迷失在天道之中,但这并不是没有好处,从清醒之后,贾可道发现自己道行已经抵在了炼气化神之前的瓶颈上,并且对于天道也有了一些理解,当然这些理解都是对于这个世界天道运转的理解罢了,至于与地球上的天道运转有多少差异,贾可道回到老君观后才能够仔细查看。

    但不管怎么说,这里面有些地方还是应该差不多的,否则的话,地球与异界之间不会这么相似。

    贾可道将千步云放出,一步踩了上去,千步云随即朝着青木山谷之外飞去。

    此时蔡银玲与孟挺等人刚刚将长剑尽数插好,正待离开,就看到一团白云从远处飞来,随后缓缓降落在他们面前。

    “见过师尊!”

    见到是贾可道到来,孟挺等人一并上前,朝着贾可道行了一礼。

    贾可道挥了挥手:“你们不用多礼,为师过来乃是看看这剑冢的情况。”

    不过话音落下,贾可道的眉头就略微皱了起来,在贾可道的眼里,这一片剑冢之上白色流光来回纵横,这是金气,大凡有金属矿藏的地方都会有金气出去,又被称为白金之气。

    这剑冢之中插了数千把长剑,产生白金之气也属于正常,而那剑胚原本就是由这白金之气凝聚而成。

    不过在这些白金之气里却弥漫着一种灰黑色的气息。

    那是恶魔身上所携带的混乱邪恶之气,想来,这些混乱邪恶之气应该是这些长剑带来的,毕竟这些长剑原本就是砍杀了恶魔之后带回来的,其上沾染的恶魔血液可不少,自然而然的带了不少混乱邪恶之气。(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