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突然看到死而复生的方万雄,这对唐楚阳的冲击极大,不过身后传来的恐怖吸扯力让唐楚阳根本不敢听下来,经过方万雄的时候顺手就将驾驭刑天真身的他给拽走了。

    这时候唐楚阳已经彻底冷静下来,看到方万雄那瞬间的震惊一过,唐楚阳就反应了过来,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安布罗那一箭是命中了刑天真身的眉心,而唐楚阳却非常清楚,刑天是没有脑袋的。

    既然没有脑袋,方万雄自然不可能容身在刑天的头部,也就是说刑天的脑袋是方万雄特地虚化出来的,这时唐楚阳彻底恍悟,怪不得刑天的脑袋和方万雄那么像,感情是这小子胡乱搞。

    反应过来了,唐楚阳心里禁不住汗颜无比,还没搞清楚状况就是开始发毛了,这也太不狼了些。

    不过这也说明唐楚阳太在意身边的人了,信徒之类的还不至于让唐楚阳如此激动,但几乎和他一起生活了近两年的方万雄等人就不同了,他们可以说是唐楚阳到这世界够相处时间最长的伙伴。

    呼呼呼!!!

    背后陡然加重了无数倍的吸扯力,让分神乱响的唐楚阳一阵儿心悸,这恐怖的空间风暴越来越可怕了,拉扯的唐楚阳都有些跑不动的感觉。

    “哇!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大的吸力?!我地娘嘞,那是什么东西?好大一张嘴啊!!”

    尽管被唐楚阳一把给拉走了,着急忙慌赶过来的方万雄依然充满好奇地往后看了看。不过入目所见,那恐怖犹如惊天凶兽巨口的空间裂缝狠狠地让他震撼了一把,长大嘴巴惊呼了起来。

    “闭嘴!你这笨蛋。再不跑命都没了,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好奇!”

    唐楚阳头都不回地呵斥了一句,感觉奔跑起来越发的艰难,当下咬牙甩手打出一枚王符,璀璨银光亮眼,瞬息一面方圆百余丈的巨盾出现,勉强将那恐怖的吸扯力抵挡了一下。

    唐楚阳趁这间隙。拉着刑天真身拼劲全力向前一穿,瞬息数里距离一闪而过,随着加诸在身上的恐怖吸扯力再次传来。

    唐楚阳再次甩手又是一枚王符打出。这次璀璨银光闪耀之后出现了一堵数里长的银色高墙,这银色墙壁数丈宽,数十丈高,近十里长。直接挡住了唐楚阳身后几乎所有的空间吸扯力。

    数十个倒霉的其他种族修士。正好盲目地往唐楚阳这边逃跑,慌乱之下一头撞在了银色墙壁上,‘嘭嘭嘭!’的闷响不断响起,数十修士惨叫着被反弹而起,以比太跑更快的速度被倒吸了回去!

    这时候唐楚阳又是连续三次的全力纵跃,终于逃到了九宫神煞大阵当中,看到里面的二十七名信徒虽然满脸惊惧,但却依然战战兢兢地守在阵位上。欣慰的同时,当即大喝道:

    “都给我撤!!”

    唐楚阳一句话出口。二十七名信徒整齐划一地掐诀弃阵,身形一转就要跑过来护着唐楚阳,不过这时候唐楚阳可不会让他们留下来送死,抬手一甩将身边的方万雄甩过去,张口命令道:

    “小万子,即刻带这些人离开,去陆俊那边会合,然后带着所有人离开,越快越好,不得逗留!!”

    这话唐楚阳说得又急又快,声色俱厉,语气里透露着一股子不容拒绝的威严,方万雄原本还想说些什么。

    但听自家少爷的语气太过严厉,当下不敢胡闹,恭声应了句‘是!’,挥手带着二十七名信徒想着另一边狂奔而去。

    吩咐方万雄离开的时候,唐楚阳连看都没看一眼,直接转身看向了身后,王符的威力虽然强悍,但比起那个能让所有七阶强者落荒而逃的空间裂缝,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就这么几句话的时间,唐楚阳转身时,便看到数里长的一面巨大墙体已经被撕扯的崩塌开来,不一刻便烟消云散。

    惊惧于这空间裂缝恐怖威力的同时,唐楚阳也不敢耽搁,他身边所处的大阵虽然已经被主阵的信徒搁置,但熟谙阵法的唐楚阳依然能够轻易将之重新启动,只是不能长时间让阵法运作而已。

    镇元子巨大的手掌开始疯狂地结印,眨眼不到的时间便有数百手印打出,原本彻底停止运转的九宫神煞大阵光华一闪,陡然有漫天金光挥洒四射。

    唰唰唰!

    九名金甲神将再次出现,唐楚阳低斥一声,单手并指成剑,口中咒语急速念出,整个九宫神煞大阵突然猛烈震动,九尊金甲神将齐齐举枪相交,抬头仰天无声咆哮!

    哧哧哧!!

    无数紫金色的线条自九尊金甲神将周身射出,万万千千,不计其数,瞬时间链接成一张足有数里方圆的紫金色大网,将唐楚阳身前数里方圆的空间都遮挡了起来。

    “呼!应该能撑个几息时间,够陆俊他们逃跑了……”

    看到紫金色的大网成型,唐楚阳稍稍松了口气,这紫金色的大网是他损耗了整座大阵的材料汇聚而成,以自大阵为代价瞬间将九宫神煞大阵的威力提升到极致。

    别看这紫金色的大网看着漏洞处处,但此时这面看着起不到什么威力的大网,便是半神亲至,在大阵的威能彻底消耗完之前也休想打破他,便是抵抗九宫地仙的全力一击也不成问题!

    最前面的银色墙壁终于被空间裂缝彻底撕碎,原本被唐楚阳寄予厚望的紫金色大网,不过是才一接触到恐怖的空间风暴,竟然就开始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一息不到的时间,散发着浓郁紫金色光华的大网,就猛地震动着暗淡了下来,这一变化直接把唐楚阳吓得面色大变,想都不想转身便向身后狂奔。

    一边跑,一边面色发青地大骂出声:

    “王八蛋!有没有搞错!老子牺牲整座大阵的所有材料凝聚出来的防御,竟然才一接触就差点儿崩溃,这空间裂缝的威力也太可怕了吧?!”

    幸好,金色大网虽然没有唐楚阳预料的那么强,但好歹支撑了将近五息的时间,等整张金色大网都彻底溃散的时候,唐楚阳和陆俊等人已经跑到百里之外。

    不过即便身处百里之外,空间风暴那恐怖的吸扯力,依然拖拽得陆俊等人寸步难行,唐楚阳不敢耽搁,甩手就打出一枚加速类王符在陆俊等人身上,呵斥他们继续逃跑。

    唐楚阳驾驭的是镇元子,百里之外的空间拉扯虽依然恐怖,但唐楚阳已经能够抵抗得住了,他转头四顾,但见陆俊等人前方百余里处绿云翻滚,烛翎熟悉的身影时隐时现。

    “烛翎也跑出来了,这就好……”

    再次转头往矿脉所在的地方看,正片矿脉所在的地方已经被崩塌的撕扯成碎片,漫天飞石乱射,看得唐楚阳心疼的直抽抽,百里方圆的紫青金玉矿脉,那得值多少元晶啊!

    “该死的安布罗!还有万胖子,阿木尔,你们都给我等着,这笔账咱们早晚得好好算算!!”

    这么巨大的财产损失,让唐楚阳心里都在滴血,突然看到斜对角的地方,竟然还有一批人类修士在狂奔,唐楚阳微微一呆,耀眼就踏足狂奔了过去。

    既然是从矿脉那里往外跑的,肯定就是参与围攻矿脉的势力,不管对方是谁,同为人类阵营,竟然在这个时候内杠,唐楚阳都没道理轻易放过他们!

    唰唰唰!

    百丈高的镇元子每一次纵跃都是数里,乃至于十数里远的恐怖距离,不过三五息的时间,唐楚阳已经劫住了,他还没来的开口,被看住的人类队伍却有人不客气地张口急切道:

    “前方挡路者何人?我们乃长生皇朝大皇子做下护卫,还请这位神使暂且让开,等离开此地,我等必有厚报!”

    唐楚阳闻言嗤笑出声,听到‘长生皇朝’四个字,他直接就想到了凌央泽,这是注定要敌对的势力,唐楚阳根本懒得跟他们废话。

    巨大的道袍一挥,唰唰唰,漫天将符飞舞而出,瞬间布满方圆数百丈空间,单手前伸,虚空一握的同时,口中叱喝道:

    “爆!!”

    轰轰轰!!

    至少上千张的将符突然在人群中爆开,遂不及防的长生皇朝众修士连防御都来不及,便被狂暴四射的各类法术砸得惨呼不断,只一息不到的功夫,便足有百余修士被直接炸碎了守护神。

    “大胆!!竟敢暗算我皇朝大皇子!众护卫听令!全力诛杀此人!!”

    唐楚阳毫不客气地直接动手的态度,直接让被拦住的长生皇朝等人明白,这人就是专门来对付他们的,当下哪还顾得讲什么道理,一名驾驭着仙王的修士直接命令中修士动手!

    “嘿嘿,想杀我?那就看看到底是谁杀谁吧!”

    唐楚阳嘿笑了一声,镇元子的一双宽大无比的道袍齐齐挥舞,识海里所生不多的元神精华一瞬间去掉了大半儿,双手结出一组玄奥无比的法印,身前不远处,一股恐怖到了极致的灵压陡然狂暴地席卷了开来。

    这恐怖灵压几乎蕴含着惊天之威,瞬息弥漫方圆十数里,将在场千余名长生皇朝的修士全部笼罩了起来。

    “阁下何人?!为何要与凌某敌对?若是以前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望阁下暂且放凌某一马,今日过后,凌紫河必有厚报!”(未完待续……)

    ps:(感谢诸位书友打赏!小猪躬身拜谢!谢谢……)R12)

第336章 真不是我干的(为书友也是的确打赏加更!第十五更!)    ps:为书友也是的确打赏50000起点币加更!第四更!

    这也意味着沙特利特与这里的联系彻底中断。

    而在做完了这一切之后,雨云骤然消散,除了地下那个巨坑之外,其余的什么都没有留下。

    而那十多头还在与泥地搏斗的白骨魔就好似被抽走了灵魂一样,转眼之间就倒了下去,骨架散落一地,飞快的变色,从白色变成黑色,然后化为灰烬,被微风吹得四处散落。

    这一切的发生,贾可道都只能说是天意,这不是我干的。

    而站在贾可道身后的土地公此时也是面带敬畏的说道:“明阳真人,我感受到了天道的力量!”

    土地公这一句话就好似灵丹妙药一样将贾可道点醒。

    原来如此!

    这真不是我干的。

    是天道,嗯,是这里的天道!

    哦,用异界人类博学士的话语来说,这是主位面本身拒绝了那个邪恶存在的进入,由于那位邪恶存在在翻墙过程里使用了超出主位面限制的力量,结果被主位面发现,然后予以了惩罚后驱赶了出去。

    嗯,如果直白一点说,就是这个意思。

    这也解释了贾可道心头以往的一些疑问。

    比如说,为什么那些神明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非要高举什么王座,在这个位面之外建立自己的神国,而不是直接在地面上建立自己的神国。

    说实话,贾可道认为在地面上建立所谓的神国,不管怎么说也要比高举什么王座轻松多了。

    但现在谜底解开了。

    是因为主位面的力量限制!

    就这么简单。

    可以从这位邪恶存在沙特利特的遭遇延伸推导出去。

    举个假设的例子,如果某位神明在封神之后,并不愿意离开主位面,高举王座。在外面建立自己的神国,而是非要在地面上建立神国,那么会遭遇什么?

    那么大致会发生以下的事情。

    神国建立好了。信徒们幸福的生活在神国之中,然后某一天。神明由于力量限制的关系,被一脚踢出了主位面,最后那些神国里的信徒悲催了,神明也悲催了。

    信徒之所以悲催是因为神明被踢了出去,由于力量无法顺畅的输送进来,即便是想要维持神国的存在,那也会是一个大坑,所以地上神国最终可能会消散。

    而神明就更惨了。

    辛辛苦苦建立了神国。自己被孤身一人踢了出去,面对可能存在的危险,是多么的孤立无助啊。

    贾可道可不会相信主位面之外的地方会是一个乐园。

    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有危险,而一个充斥着很多强大存在的地方其危险度绝对会高得让人走路都担心横死。

    所以,那些神明才会将神国设立在主位面之外,至于那里可以让祂们无限制的释放自己的力量。

    “的确是天道的力量。”

    到了现在,贾可道大部分的疑惑解开了,而从那位邪恶存在被驱逐出去的过程里,贾可道可是看到不少东西。

    阴阳眼所能够看到的东西与这个异界里那些什么微光眼,真实视力等等之类看到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或许那才是这个世界真实的一部分。

    贾可道没有与特伦斯多说一句话。就径直带着土地公离开了。

    待到贾可道离开,特伦斯就下达了出击的命令。

    到了这个时候,那些散布在四周的恶就是无根之源了。只要将它们干掉,那么希望小镇就可以平安不少时间了,甚至于特伦斯可以挥军出动,攻打其他地方的恶魔,在磨练士兵的同时,完成明阳大人所提出的要求,让所有的火焰甲兵,金刚护甲力士手中的长剑在战场上使用一遍,然后送到青木山谷去。

    至于用来更换的长剑。光是希望小镇里就有两万多把。

    要知道大金牙那个位于地球华夏c市的武术器械厂现在是二十四小时三班倒的加工着长剑,弓箭。弩等等之类的冷兵器。

    不过说实话,那些加工师傅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大老板会让他们加工这些正常人类压根就无法使用的特制弓箭。可偏偏这些弓箭还能够卖出去。

    这世界是发展得太快,还是自己看不懂?

    贾可道的不少羊脂白玉给了大金牙,出售给玉石商换了不少资金,不过似乎这段时间有人盯上了大金牙。

    当然,这些都是小问题。

    特伦斯带着一干金刚护甲力士,火焰甲兵出击,那些分散在荒野上的恶魔就算是倒了大霉,很多时候都可以看到一头小怯魔在前面逃跑,后面跟着几个火焰道兵,时不时射出几箭,如果运气好的话,小怯魔被射中后倒下,运气不好,那么小怯魔就会受到一阵惊吓,然后继续逃跑。

    恶魔在逃散之后,四处搞破坏,让特伦斯颇为头痛,花费了五天时间才将那些恶魔尽数剿灭。

    接下来,特伦斯亲自带队,带着一个满员的火焰甲兵团出发了,作为一支地方势力正式加入到国家层面的剿魔战争里。

    且不提特伦斯这边带兵出发,贾可道回了青木山谷便开始闭关不出。

    他需要将之前那一战里所记下来的东西仔细分析整理一下。

    贾可道感觉这对于自己以后度过雷劫应该有一些帮助。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贾可道坐在青木山谷土地神庙之中,双眼微闭,呼吸悠长,此时的神庙已经完全关闭,即便是那些信徒想要祭拜土地神,也只能在大门之外参拜。

    随着特伦斯在外征战,大批损坏的长剑被送了回来。

    恶魔的血液原本就具有腐蚀性,如果有斗气加持还好,能够抵住恶魔血液的腐蚀,但绝大多数的金刚护甲力士,火焰甲兵都没有斗气加持,如此一来,即便是地球工业加工出来的合金长剑,也没可能扛住不断的腐蚀。

    因而长剑损坏得很快。

    不过话说回来,特伦斯手下的士兵尚且如此,王室以及各地贵族手下那些用着劣质长剑的士兵就更悲催了。

    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之后,那些士兵就没有长剑可用了。

    不管怎么说,大批受损长剑被送回青木山谷后,蔡银玲便在孟挺等人的帮助下,按照贾可道之前的指点,将这些长剑插在了选好的地方。(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