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为书友也是的确打赏50000起点币加更!第四更!

    这也意味着沙特利特与这里的联系彻底中断。

    而在做完了这一切之后,雨云骤然消散,除了地下那个巨坑之外,其余的什么都没有留下。

    而那十多头还在与泥地搏斗的白骨魔就好似被抽走了灵魂一样,转眼之间就倒了下去,骨架散落一地,飞快的变色,从白色变成黑色,然后化为灰烬,被微风吹得四处散落。

    这一切的发生,贾可道都只能说是天意,这不是我干的。

    而站在贾可道身后的土地公此时也是面带敬畏的说道:“明阳真人,我感受到了天道的力量!”

    土地公这一句话就好似灵丹妙药一样将贾可道点醒。

    原来如此!

    这真不是我干的。

    是天道,嗯,是这里的天道!

    哦,用异界人类博学士的话语来说,这是主位面本身拒绝了那个邪恶存在的进入,由于那位邪恶存在在翻墙过程里使用了超出主位面限制的力量,结果被主位面发现,然后予以了惩罚后驱赶了出去。

    嗯,如果直白一点说,就是这个意思。

    这也解释了贾可道心头以往的一些疑问。

    比如说,为什么那些神明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非要高举什么王座,在这个位面之外建立自己的神国,而不是直接在地面上建立自己的神国。

    说实话,贾可道认为在地面上建立所谓的神国,不管怎么说也要比高举什么王座轻松多了。

    但现在谜底解开了。

    是因为主位面的力量限制!

    就这么简单。

    可以从这位邪恶存在沙特利特的遭遇延伸推导出去。

    举个假设的例子,如果某位神明在封神之后,并不愿意离开主位面,高举王座。在外面建立自己的神国,而是非要在地面上建立神国,那么会遭遇什么?

    那么大致会发生以下的事情。

    神国建立好了。信徒们幸福的生活在神国之中,然后某一天。神明由于力量限制的关系,被一脚踢出了主位面,最后那些神国里的信徒悲催了,神明也悲催了。

    信徒之所以悲催是因为神明被踢了出去,由于力量无法顺畅的输送进来,即便是想要维持神国的存在,那也会是一个大坑,所以地上神国最终可能会消散。

    而神明就更惨了。

    辛辛苦苦建立了神国。自己被孤身一人踢了出去,面对可能存在的危险,是多么的孤立无助啊。

    贾可道可不会相信主位面之外的地方会是一个乐园。

    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有危险,而一个充斥着很多强大存在的地方其危险度绝对会高得让人走路都担心横死。

    所以,那些神明才会将神国设立在主位面之外,至于那里可以让祂们无限制的释放自己的力量。

    “的确是天道的力量。”

    到了现在,贾可道大部分的疑惑解开了,而从那位邪恶存在被驱逐出去的过程里,贾可道可是看到不少东西。

    阴阳眼所能够看到的东西与这个异界里那些什么微光眼,真实视力等等之类看到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或许那才是这个世界真实的一部分。

    贾可道没有与特伦斯多说一句话。就径直带着土地公离开了。

    待到贾可道离开,特伦斯就下达了出击的命令。

    到了这个时候,那些散布在四周的恶就是无根之源了。只要将它们干掉,那么希望小镇就可以平安不少时间了,甚至于特伦斯可以挥军出动,攻打其他地方的恶魔,在磨练士兵的同时,完成明阳大人所提出的要求,让所有的火焰甲兵,金刚护甲力士手中的长剑在战场上使用一遍,然后送到青木山谷去。

    至于用来更换的长剑。光是希望小镇里就有两万多把。

    要知道大金牙那个位于地球华夏c市的武术器械厂现在是二十四小时三班倒的加工着长剑,弓箭。弩等等之类的冷兵器。

    不过说实话,那些加工师傅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大老板会让他们加工这些正常人类压根就无法使用的特制弓箭。可偏偏这些弓箭还能够卖出去。

    这世界是发展得太快,还是自己看不懂?

    贾可道的不少羊脂白玉给了大金牙,出售给玉石商换了不少资金,不过似乎这段时间有人盯上了大金牙。

    当然,这些都是小问题。

    特伦斯带着一干金刚护甲力士,火焰甲兵出击,那些分散在荒野上的恶魔就算是倒了大霉,很多时候都可以看到一头小怯魔在前面逃跑,后面跟着几个火焰道兵,时不时射出几箭,如果运气好的话,小怯魔被射中后倒下,运气不好,那么小怯魔就会受到一阵惊吓,然后继续逃跑。

    恶魔在逃散之后,四处搞破坏,让特伦斯颇为头痛,花费了五天时间才将那些恶魔尽数剿灭。

    接下来,特伦斯亲自带队,带着一个满员的火焰甲兵团出发了,作为一支地方势力正式加入到国家层面的剿魔战争里。

    且不提特伦斯这边带兵出发,贾可道回了青木山谷便开始闭关不出。

    他需要将之前那一战里所记下来的东西仔细分析整理一下。

    贾可道感觉这对于自己以后度过雷劫应该有一些帮助。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贾可道坐在青木山谷土地神庙之中,双眼微闭,呼吸悠长,此时的神庙已经完全关闭,即便是那些信徒想要祭拜土地神,也只能在大门之外参拜。

    随着特伦斯在外征战,大批损坏的长剑被送了回来。

    恶魔的血液原本就具有腐蚀性,如果有斗气加持还好,能够抵住恶魔血液的腐蚀,但绝大多数的金刚护甲力士,火焰甲兵都没有斗气加持,如此一来,即便是地球工业加工出来的合金长剑,也没可能扛住不断的腐蚀。

    因而长剑损坏得很快。

    不过话说回来,特伦斯手下的士兵尚且如此,王室以及各地贵族手下那些用着劣质长剑的士兵就更悲催了。

    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之后,那些士兵就没有长剑可用了。

    不管怎么说,大批受损长剑被送回青木山谷后,蔡银玲便在孟挺等人的帮助下,按照贾可道之前的指点,将这些长剑插在了选好的地方。(未完待续)

第二百九十五章 空间裂缝    万志秋能想到唐楚阳的身份并不奇怪,灵符在五行大陆盛行上万年时间,其中体系,类别,作用,禁忌等等,早就被大陆上的所有修士所了解。

    而像神御族这种以灵符为主要战斗方式的种族,对于灵符的了解甚至比制作他们的灵符师和灵画师还恐怖,不论是灵符师还是灵画师,在炼制灵符师都有个必然的步骤。

    那便是元神烙印,严格来说只能算是元神气息而已,但凡是出自他们手中的灵符或者唤神图,都附有他们本身的元神气息,当你拿灵符向一位炼制他的灵符师出手的时候。

    灵符便会因为感应到灵符师想通的气息而自行溃散,没有比被自己的灵符干掉更可笑的事情了,不论是灵符师还是灵画师,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也是五行大陆上九成九的种族,都不愿意得罪灵画师和灵符师的主要原因,因为在你使用灵符攻击灵符的时候,谁都说不准这张灵符是不是出自这个灵画师之手。

    可以说,名气越大的灵画师或者灵符师,就越被大多数修士所顾忌,因为名气大就意味着求到他的人多,他炼制出来的灵符散播出去的范围也越广,这种情况下,谁也不敢保证下一枚灵符,是不是就出自这位灵符师。

    万志秋放出去的灵符自行在空中溃散,只要不是他自身出了问题,那只有在两种情况下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个是对方的修为境界远胜于他,而且还是个大师级以上的灵画师或灵符师。

    另一种情况就简单多了,他攻击的对象就是炼制所用灵符的制作人。身为大陆知名商人的万志秋何等机敏。

    联想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烛翎,以及烛翎举办的灵符拍卖会,还有那位神秘强大的斗篷人,眼前这位身高百丈的守护神由谁驾驭几乎不问可知。

    “哼!”

    唐楚阳懒得回答,宽大犹如天被的道袍一挥,升空的八棱震天锤再次狠狠砸下,目标当然不是万志秋。而是因为知道唐楚阳的‘身份’震惊过后想要逃跑的安布罗。

    当初在烛翎府邸的时候,他们三十多个七阶强者联手,恐怖无匹的元神都能被眼前的神秘人给轻易打散。用屁股想都知道那位灵符师至少是八阶的半神,根本就不是安布罗能够抵抗的存在。

    “前辈!这一切都是误会!!”

    安布罗一边惊恐地瞬移躲开,一边震惊地开口解释,在潮汐山这样天地法则奇特的地方。得罪一名八阶的半神几乎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安布罗虽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但也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这绝对不是身负重要任务的他愿意见到的结果。

    不过唐楚阳可不管安布罗是怎么想的,他现在只想干掉这个破坏了他维持的完美局面的魔王,而且,召唤真元的损耗太大,五十万元神精华的召唤代价暂且不说。

    单单是每息一万元神精华的持续召唤消耗,唐楚阳过百万的元神精华储量,也不足以支撑他召唤镇元子太长时间。而且,更恐怖的消耗还是灵宝。每动用一件就是足足十万元神精华的消耗。

    从唐楚阳放下一切顾忌召唤镇元子,一直到追杀安布罗到了万志秋这边,三件灵宝加一个神通的消耗,已经让唐楚阳识海里的元神精华锐减了一百多万。

    如果不尽快解决安布罗,等到镇元子因为元神精华不足而溃散的话,唐楚阳就彻底拿安布罗没辙了,毕竟两者的真实修为根本就不在一个级别上。

    “前辈!有话好说!”

    万志秋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出声劝解了,围攻矿脉他也有份儿,谁知道安布罗遭殃之后,这位神秘强大的斗篷人会不会继续找他们这些参与者算账?

    事情如果发展到不可调解的地步,他们这边高手多一些,至少活命逃跑的几率也更高一些。

    “商量?!你们都打上门儿了,还杀了我的人,现在和我说商量?!!”

    唐楚阳一边双手结印,一边开口说话,语气冷漠的如同万年寒冰一样,听得万志秋和安布罗心里直往下沉,但这语气,就听得出来人家没有和解的意思了。

    “既如此,我等只能得罪了!”

    万志秋郁闷无比地叹口气,抬手一挥,一枚灵符冲天而起,升空数百丈之后突然爆炸,化作漫天彩虹四散飘去,这是他们之前商量好的讯号,集合所有顶尖强者集中攻击一处寻求快速攻破矿脉。

    讯号一出,四方响应,不一刻‘唰唰唰’数到身影一闪而现,刹那瞬移到了万志秋附近,见人都到了,万志秋根本不给几人说话的机会,当即开口道:

    “诸位,事情有变,今日若我等不联手抗敌,今后怕谁都不会好过!”

    其实不用万志秋说,瞬移过来的众强者也看到了,百丈高的镇元子立在那里,单单是恐怖的神威就让所有人感觉心悸,不用想,他们都知道这次怕是踢到铁板儿了。

    “哈哈!万胖子,有什么好怕的,咱们这么多七阶强者,便是对上了八阶半神也不是没有还手之力!”

    阿木尔一如既往的嚣张无比,虽然唐楚阳召唤出来的镇元子给他一种很强大的感觉,但没有真正动手之前,谁也不知道这尊守护神的真正实力到底如何。

    “如果我告诉你,咱们要面对的,就是在万鬼窟举办灵符拍卖会的那位神秘前辈,你觉得他好不好对付呢?”

    阿木尔就在万志秋的身边,万志秋见他到了依然嚣张无比,当下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听得阿木尔一惊。当即一脸惊愕地望向了对面的镇元子真身。

    “真的假的?!好吧,确实是真的……”

    阿木尔怀疑的话才说到一半儿,就不得不满脸震惊地改口了。因为对面的唐楚阳看到一下出现这么多七阶强者,沸腾的热血也逐渐冷静下来。

    如果能够发挥镇元子全部实力,唐楚阳自然能够横扫在场所有七阶强者,问题是唐楚阳根本就没有那个修为和境界,如今想要以一敌众,唯一的办法就是他的拿手好戏,用灵符来堆了!

    镇元子宽大的道袍挥舞间。唰唰唰!瞬息间数千上万张将符漫天飞舞,浩瀚而恐怖无匹的灵压瞬间席卷全场,阿木尔的后半截话就是被这上万张的将符给堵回去的。

    “人多了不起啊?!老子用灵符堆死你们!!”

    唐楚阳心中发狠。上万张将符遍布天空之后,毫不犹豫地抬手虚空一握,张口淡漠道:

    “爆!!!”

    唐楚阳表现的虽然霸气无比,但他心里也有些发憷。一万多张各种属性灵符同时激发。就算是在对付掩日蜃蛟龟的时候,他也没这么干过,况且此时他也身处其中,后果会怎样,他也不知道。

    啪啦……

    出乎预料的,一万多张灵符一起激发,非但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可怕爆炸,反而发出一声极为轻微的。仿似是一小块玻璃掉在地上摔碎的声音,但这只是听觉上的。

    但在包括唐楚阳在内的所有人的视界里。一万多张将符突然齐齐激发,青红黄绿蓝各色光华陡然一闪,随后光华瞬息内敛,化作一种令人窒息的黑紫色光华,竟将方圆数里的空间直接给震碎了。

    刺啦!一声奇异的撕裂声响起,一条足有数里长宽的恐怖黑洞陡然撕裂开来,如同一只吞天凶兽的恐怖巨口一样,开始疯狂地吞噬周遭的一切。

    “啊!!”

    “不要!!”

    “不!救我!!!”

    刹那间,整片区域惊呼声四起,领命离紫黑色恐怖裂缝最近的七阶强者,甚至来不及反应就直接被拉扯了起来,连使用瞬移的时间都没有,只惊呼一声便被恐怖的裂缝给生生吞没!

    “不好!这一片的空间直接崩塌了!大叫快逃!!!”

    一名对空间法则最为敏感的幻魔族七阶高手面色发黑,撕心裂肺地狂吼一声,把腿就想着与空间裂缝相反的方向跑了起来,瞬息离开当然更快,但附近数里方圆的空间都整个崩塌了。

    絮乱起来的空间风暴可以将任何事物全部撕碎,这个时候使用瞬移根本就是找死!

    “撤!!!”

    万志秋悲愤无比的声音陡然响起,愤恨无比地瞪了已经开跑的安布罗,这片区域可是由神御族来负责的,只一眨眼的功夫,他带来的千余人已经被空间裂缝吞掉大半儿了。

    这次万志秋是彻底把安布罗给恨上了,如果不是他把唐楚阳引来这里,他根本就不必遭受如此巨大的损失,这千余人可都是他手底下的神御族精英啊!

    妈的,玩儿大了!

    唐楚阳心里也是突突直跳,驾驭着镇元子庞大的身躯一转,掉头就往后面狂奔,那条被他亲手炸开的空间裂缝根本不分敌我,恐怖的吸扯力,连镇元子动辄百万近的力量也无法抗拒。

    “烛翎大哥!快带你的人离开这里!!”

    这时候唐楚阳已经彻底清醒过来,逃跑之际也不忘了通知一下烛翎,幸好烛翎那边有万鬼大阵撑着,逃跑时间还是非常充足的。

    “少爷!发生什么事情了?!”

    哐哐哐!伴随着这声熟悉无比的大叫,一尊手持开天巨斧的恐怖天神狂奔而来,一边跑,一边扯着嗓子大喊。

    唐楚阳闻言抬头,正好看到无头的刑天大神大踏步而来,当即不可置信地张口惊呼道:

    “小万子?!你没死!???”

    能够驾驭刑天真身的,除了本该被干掉的方万雄还能有谁?!(未完待续……)

    ps:(第二更奉上!诸位先看着,俺去吃点东西补充一下体力……)R1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