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安布罗不是想玩儿命,而是不得不拼命,他太大意了,或者说从一开始,所有人来到矿脉这里的势力,就没有把唐楚阳这个新嫩出头鸟放在眼里。

    虽然烛翎的突然出现让所有人感到意外,安布罗甚至为此放下脸皮去找万志秋等人分担风险,但从烛翎离开这个方位开始,安布罗就放下了心中最大的顾忌。

    自身强大的实力也让他太过自信,当然,这也是事实,也正因为这个唐楚阳才会那么重视,从双方刚刚接战,就直接启动了九宫神煞大阵,半点冒险的心思也不敢有。

    如果唐楚阳胆子再大一些,等所有魔族大军全部进入大阵之后再启动攻击,那十五万魔族大军能至少得被灭掉一般以上。

    意识上的差异认知,让安布罗过于低估唐楚阳,也让唐楚阳死命低高估安布罗,等到大战开始,安布罗自然是一步错,步步错,被唐楚阳这边一连串出乎预料的攻击给大乱的节奏。

    句芒不死身这个保命神通,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方万雄驾驭的刑天真身给逼出来的,基于九宫神煞大阵衍生而成的刑天真身虽然强大,但那也是要在阵法完美运行的情况下。

    如今的刑天真身看似神威浩瀚,其实因为主阵的信徒修为不高的原因,百<丈高的刑天真身不过是个绣花枕头而已,不能说一点作用都没有,但决不至于打得安布罗这个七阶魔王如此狼狈。

    句芒不死身这个保命神通。安布罗一年才能使用三次,每次持续时间不过九息,这个真正的魔神神通最强悍的地方。就在于‘不死’二字。

    只要处于九息时间的持续时限内,安布罗将一直被近乎无限的生气包裹,无论受到多么恐怖的伤害,都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生机无限,不死不灭!

    “嗷!!!”

    一声包含着愤怒,憋屈。心疼的吼叫陡然自安布罗口中咆哮而出,庞大的身躯猛地一挺,原本被开天巨斧切开的腹部已经彻底完好如初。

    后扯的粗壮手臂猛地松开弓弦。拉成满月的碧玉弓‘嗡!’的震动空气,一支碧翠欲滴的绿色小箭离弦而出,速度之快,直接拉扯得周遭空间都荡漾起一圈圈恐怖的涟漪。

    嘭!!!

    绿色小箭携着恐怖无比的音爆。一闪而逝。直接穿越数里空间刹那就出现在了刑天真身的眉心处,嗖!的一声一穿而过,身高百丈的刑天真身猛然一震,僵在了原地!

    “小万子!!”

    唐楚阳见状,顿时肝胆俱裂,五行大陆上九成九的高阶修士在驾驭守护神的时候,都会选择守护神的头部为容身所在,唐楚阳原本以为方万雄不会那么做。

    但看到刑天真身整个僵住。这意味着什么,唐楚阳再清楚不过了。惊恐的大叫出口,唐楚阳整个脑海都空白了一下,自从重生到五行大陆以来,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一个亲近人被人杀掉。

    一股不可抑制的心悸和奇异的愤怒情绪,以狂暴的火山爆发一样趋势自唐楚阳心底爆发了开来,眼睁睁看着一个如此亲近的人被安布罗杀掉,唐楚阳仿似看到了唐家的女人一个个凄惨地死在他面前一样。

    整个人突然变得癫狂了一样,双手一分,直接散掉了七星剑侍守护神,暴露在空气中的身躯不可抑制地战栗着,随后仰天咆哮:

    “不!!我不要这样结果!!!”

    方万雄,陆俊,金阳这三人虽然不是唐楚阳的亲人,但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比亲人还长,尤其是继承了上一任的记忆之后,唐楚阳从小和方万雄三人一起长大的记忆可谓历历在目。

    虽然唐楚阳一直强迫他将方万雄等人当做家将,单做随时可以牺牲的炮灰,但他毕竟不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原住民,在他这个现代人的观念里,人非草木,经过近两年时间相处。

    唐楚阳和方万雄等人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因此突然就这么看到方万雄当着他的面被人杀掉,他一时根本就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亲人被杀,这是他到了这个世界之后最恐惧的事情了。

    “啊!!我要撕了你!!!”

    狂暴不似人声的咆哮再次从唐楚阳口中传出,他双手以前所未有的恐怖速度疯狂结印,因为速度太快的原因,双手十指都带出了一片片幻影。

    “镇元子!给我凝!!!”

    呼!!

    恐怖的灵压风暴陡然席卷而出,九宫神煞大阵里,原本向着刑天真身输出的天地元气,生生地被唐楚阳撕扯了过来,汹涌澎湃地汇聚在他身前三丈处。

    唰!!

    遥远天际一抹令人瑰丽无比的光华闪烁,瞬息一股笼罩方圆数百上千里的恐怖神威自天而降,瑰丽的光华在遥远天际一闪而逝,再出现以到了唐楚阳身前。

    浩瀚无边的元气疯狂汇聚,一本让人看到了便移不开视线的金色书籍逐渐凝聚成型,以后一尊通体淡绿,形如盘膝而坐的婴孩紧跟着凝聚出来。

    紧接一件件形状不一的灵宝纷纷现身,眨眼的功夫便有七八件依次凝聚,逐一显现原形。

    一袭普普通通,但却足有百丈大小的灰色道袍凭空而现,道袍领口处,一张婴孩一般的嫩脸由虚而实,先是头,接着是双臂,紧接着躯干双脚一一凝聚而出,由虚化实。

    不一刻,一尊身披普通灰色道袍,面如婴孩,手持一柄巨大拂尘,背后有地书,人参果,珠宝,钟塔十数件灵宝环绕的镇元子虚合而聚,倏然现身!

    唐楚阳再次抬手掐诀,周身光华一闪,瞬时消失不见。

    而这个时候,正因为一箭轻易命中刑天真身要害的安布罗,还没来得及高兴,便被突然出现的镇元子给震呆了。

    “该,该死的,那,那是什么类型的守护神?怎会有那么多的灵宝?!不可能!!!”

    他不是被镇元子百丈高的真身给吓住的,而是被镇元子背后环绕的巨多灵宝给震惊蒙了,只粗粗一看,那一袭道袍的奇特道人背后竟然足有十数件灵宝!

    安布罗不论是在黑魔族当中,还是整个五行大陆上都是数得着的顶尖强者,不论是修为境界上,还是在人生阅历上,他都是最拔尖的那一小撮人之一。

    魔族八阶的魔君,人族八卦境的半神,鬼族的八阶鬼君他也不是没见识过,但也从未见过拥有如此数量惊人灵宝的守护神!

    但事实就这么突然发生在了他的眼前,要说那些灵宝都是虚化出来吓唬人的,安布罗倒也有这样的想法,而且这是他看到那巨多的灵宝之后的第一反应。

    可安布罗距离镇元子并不算远,区区数里远的距离,他只凭元神自发的感知,就能轻易感应到那数十件灵宝上不断向四周散发出来的恐怖灵压!

    “全,全都是真的……”

    安布罗发呆,唐楚阳这个时候可不会发呆,因为他已经开始发狂了,一直以来他都知道镇元子很强大,但以前是因为元神精华不够导致他即便召唤镇元子,也只是个纸老虎,吓人可以,真打起来立马得歇菜。

    而等到他拥有了足够的元神精华上限时,有因为召唤镇元子的代价太大,加上要把镇元子当压箱底儿的底牌,一直隐藏着舍不得召唤。

    但今天方万雄突然当着他的面被干掉,唐楚阳意识上根本就无法接受这种情感上的冲击,甚至于让他直接陷入了自我幻想,感觉身边所有的亲人都要被一一杀掉。

    亲人是两世为人的唐楚阳最渴望的情感,也是他最害怕,最恐惧失去的情感,方万雄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和唐楚阳呆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长到了唐楚阳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

    而此时此刻,方万雄突然就这么被杀了,唐楚阳第一反应就是他再也看不到方万雄了,他在这个世界最坚定的信仰就是守护,守护他得之不易的身边所有亲近的人。

    一直以来唐楚阳都做的很完美,至少一直到现在为止,他身边人虽然危机不断,但却一直好好的活着,唐楚阳也认为,凭借他脑海里惊人的知识,这种完美的守护也会一直持续下去。

    但方万雄的死,却生生将这个完美的持续给打破了。

    唐楚阳自我安慰式的美梦也被打破,刹那间的不自信和自我怀疑,让唐楚阳陷入了某种奇妙的恐惧幻境,身边的亲人如同刚才的方万雄一样,一个个无声无息地倒下,一个个地离开了他。

    “我不要!!!”

    身高百丈的镇元子仰天咆哮,恐怖的声浪如同山洪暴发一样瞬息传出数百里,疯狂的咆哮刚刚出口,神威浩瀚的镇元子突然低头凝实安布罗的句芒真身,近乎一字一句道:

    “你敢杀我家人,我便让你后悔活在世上!!”

    这句包含着无数种情绪的话出口,唐楚阳已经放下了心中所有顾忌,他此刻脑海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将安布罗挫骨扬灰,将所有威胁他的人全部灭杀!

    镇元子宽大的道袍轻轻一挥,一抹紫红色的光华山岩,一只巨大红色的葫芦突然自身后飞出,凌空倒悬,葫芦嘴缓缓对准了已经变得一脸惊惧的安布罗。(未完待续……)R12)

第333章、难道是苗疆巫术?(为书友也是的确打赏加更!第十二更!)    ps:本章为感谢书友也是的确打赏50000起点币加更,一共加更五章!

    面对那位邪恶存在沙特利特的威胁,贾可道不得不无奈的苦笑一声,恶魔真的是因为太过于狂暴而将脑子都烧坏了么,按照这样的威胁,恐怕是个人都要拼命阻止它了,都不是傻子,难道还要将对方放过来将自己撕成碎片么?

    不过对于净心神咒与雨水结合之后能够达到这种效果,贾可道还是有点意外,看来以后对付大面积的恶魔就有个杀手锏了,在贾可道看来,至少保护这一片地盘是没有多少问题了。

    那位沙特利特却是认错了,如果是圣水的话,对于人类还有治疗的效果,但这里下的雨水,对人类的作用就只有一个,让他们清醒清醒脑子罢了。

    而对于贾可道来说,这片雨水最大的好处却是让那位沙特利特进入这里的速度大为减缓,雨水被黑雾挡住的同时,又何尝不是在无时不刻的净化着那些由邪恶凝聚而来的黑雾,使得那个沙特利特的第二根手指迟迟难以成型。

    而贾可道也不会给敌人任何喘息的机会,否则自己借助土地公之力布下的这个招风唤雨大阵就白瞎了。

    说实话,最初贾可道也没有多指望这个招风唤雨大阵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毕竟这个阵法原本是在大旱的时候,道门用来召集甘露普降大雨缓解旱情之用。

    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之后的雷击做准备。

    这有风有雨的雷与无风无雨的雷,其威力却是大大不同的。

    “雷来!”

    随着贾可道一声大喊,黑云之上无数电蛇飞速聚集起来,转眼之间就汇聚成为一道半米粗的闪电,好似宇宙战争中的镭射炮一般,朝着下面的那根手指就劈了下去。

    闪电转之间便将手指上的黑雾劈开。击中手指,一层密密麻麻的电光便将手指包裹,电得那邪恶存在一声痛呼。

    随后那邪恶存在便朝着贾可道不断的辱骂起来。

    哗。随着那辱骂声响起,贾可道身上贴着的一道太上宁心护身符就燃烧起来。一丝丝莫名生成的波动就企图将贾可道缠绕。

    “苗疆巫咒?”

    察觉到这些莫名波动之后,贾可道差一点就叫出声来。

    所谓的苗疆巫咒实际上应该被称为旁门左道里的一支,大概应该算是道门下面走偏了的一支,咒人人死,可算是比较恐怖的左道之一了。

    而苗疆蛊毒其来源于上古蚩尤一族,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不过在仔细辨认之后,贾可道不由得有些失望,这种莫名波动虽然也算是诅咒里的一种。但本质上却与苗疆巫咒有些不同,其乃是运用邪恶的力量企图对自己种下一种邪恶的东西罢了。

    与苗疆巫咒直接干扰人的运气却有很大的不同,虽说这种恶魔诅咒力量上很强,但层次上较之苗疆巫咒就差远了。

    这就好似比赛拳击与国术之间的差距,要说那些世界拳王能够击败对手的依仗最主要还是那强大的肉身力量,至于技巧来说,国术却是要强上太多了。

    也正因为这种不同,那恶魔的诅咒虽说将贾可道缠绕,但却很难入侵贾可道的身体,反倒是被燃烧的太上宁心护身符逼了出去。

    说实话。贾可道发现道门符箓里,就算是这些低等符箓,其用处也是不小的。

    光是一道最低级的符箓就能够将那样强大的诅咒之力挡住。这着实让人不得不佩服符箓的强大。

    当然,这就是一种对磨,消耗,按照这种诅咒的力量,一道太上宁心护身符所能够维持的时间最多也就是半分钟罢了。

    还好,贾可道为了以防万一,通常情况下,身上贴着的太上宁心护身符足足有十张以上。

    很显然,那位邪恶存在沙特利特对于贾可道竟然能够挡住自己的诅咒感到十分惊讶。虽说嘴上没停,但第二根指头却企图加快成型的速度。一团团奇黑无比的浓雾浮现了出来,反倒是将那些落下的雨水推了回去。

    “邪恶气息太多了。”

    安静了很久的土地公这时不由的说了一句话。祂能够察觉到,在这邪恶气息的熏陶之下,魔法阵那边的土地已经被邪恶腐化,似乎一种不可思议的变化正在生成之中。

    “落!落!落!”

    贾可道连喝三声,黑云之上电光闪耀,犹如一团蓝色的云朵,三道雷电在云中生成,随后缠绕在一起,犹如一根长枪再度朝着那根完全成型的手指插了下去。

    这一次落下的闪电,再度将那些凝聚起来的黑雾劈散,然后重重落在了手指上。

    手指随即一震,其上竟然出现一丝伤口。

    最重要的是,那正在成型之中的第二根手指头被这一击波及,直接崩散。

    见到这一幕,不管是贾可道还是那位邪恶存在沙特利特都有些吃惊,贾可道吃惊的是,这个邪恶存在的肉身竟然如此强悍,那三道闪电聚集在一起的力量,就算是一座山丘,在一瞬间也要被轰得四分五裂,但轰击在其手指上,竟然仅仅出现一丝伤口。

    而对于邪恶存在沙特利特来说,肉身的强悍程度却是自己最为引以自傲的事情,可现在竟然被一道闪电劈出了伤口,并且使得自己努力成型的手指头虚像完全消失,白费了那么多的力量。

    实际上,这个时候,那些时不时偷偷将头颅伸出城墙查看情况的火焰甲兵心头才是真正的震撼。

    嗯,在雨云落下之后,那种干扰心灵的莫名烦躁就被彻底解除了,否则的话,特伦斯也不会允许这些火焰甲兵查看情况。

    那么多的恶魔竟然在一场雨之下就被淋得兵败如山倒,那一具具的白骨意味着明阳大人的无比强大。

    至于那根伸出来的手指之前更是给他们带来了无边的恐惧,而现在看着一道道闪电落下,他们心头莫名的感到了安全。

    在不知不觉之间,这些火焰甲兵对于贾可道生出了崇拜之心。

    当然,贾可道此时可没有注意到这些,他不断召唤着闪电落下,将那根手指头打得出现了一丝丝裂痕,甚至于火红色的血液顺着伤口就不断掉落下去。(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