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安布罗此时身长六七十丈,一双大脚的就和身长十丈的金甲神将差不多的,这一脚自天而降,携着恐怖的音爆猛地跺下来,如果是唐楚阳,肯定要被一脚踩成肉饼的。

    不过金甲神将可是依托九宫神煞大阵而生,如果那么容易被灭掉的话,这大阵也就不配称为三大杀阵了。

    安布罗的大脚还没有踩下去,九尊神将突然齐齐将手中长枪竖起,金色光华一闪,九根长枪如同就根敬天柱一般,猛然猛涨起来冲天而起,瞬息便涨大到数十丈!

    安布罗见状急忙收脚后退,那九根陡然壮大数倍的长枪周身闪耀着破甲金光,真要一脚踩下去,他的脚上非多出几个透明窟窿不可。

    “哼!雕虫小技!”

    安布罗再次怒哼一声,双手双斧相互一撞,‘当啷’一声惊天巨响之后,猛地分开双斧横扫过去,一条数十丈长的红色匹练如同一条火鞭甩出。

    啪啪啪啪!

    火鞭的威力极其强大,每砸到一根长枪,便轻易将其砸得金光四射,纷纷崩溃,不一刻,就根惊天举枪便被火鞭全部砸散。

    九尊神将齐齐后退几步,双手齐齐虚握,随着金光再次闪耀,每一尊神将手里再次幻化出两柄金光长剑,九尊神将十八柄齐齐相交,瞬息旋转数周之后,璀璨金光凝聚。

    刹那间,一柄足有数十丈大小的恐怖巨剑倏然而现,九尊神将齐齐收剑。随后双剑齐齐向着安布罗一指,数十丈大小的巨型金色大剑突然倒转剑身,浩瀚瑞金之气澎湃而出。

    嗖!的一声。金光巨剑携着恐怖气势,爆射向安布罗!

    “火神盾!”

    被金色巨剑锁定,安布罗原本不屑的表情禁不住一变,想都比想地双斧一并,身前陡然出现一个巨大的火红漩涡,刹那间农具成一面百丈大小的巨大火红盾牌,将他整个躯体保护了起来。

    即便如此。安布罗依然感觉心中不安,双斧再并,张口连连暴喝。一面面火神盾不断被他凝聚了出来,前后不过半息时间,安布罗就在身前凝出足足九面火神盾!

    轰轰轰!!

    金色巨剑这时正好爆射二来,瞬息连破三面火神巨盾。威势不减半分地继续一冲而上。大有一冲到底的恐怖气势。

    安布罗见状,面色终于严肃了起来,正想着横身让开巨剑,不过突然想到背后还有十数万魔族大军,无奈之下,只能咬牙硬抗!

    “老子不信挡不住你!!”

    手中双斧猛地扔到地上,安布罗以快到不能再快的速度疯狂结印,每结出一个手印。他绍便有一圈火焰波纹荡漾,瞬息数十个法印结出。身后数十个火焰波纹陡然汇聚。

    几乎在短短不到刹那的时间里,数十个火焰波纹便汇聚成一柄强横得令人窒息的恐怖大刀,这火焰巨刀足有只有九丈大小,但周身却散发着诡异的黑红火焰。

    恐怖的火焰灵压席拒边,就连安布罗身边的魔军,也被那恐怖的黑红火焰炙烤得惊呼后退,足足退出是十数里远才停下脚步。

    “尝尝老子的天魔斩!!!”

    犹若狰狞獠牙一样恐怖火焰巨刀成型,安布罗獠牙一呲,双手结出最后一道法印,抬手就将身前气势恐怖的火焰巨刀推了出去!

    “不好,这一刀的灵压好恐怖,一阶的护阵神将恐怕扛不住!”

    恐怖的火焰巨刀一出,就连身处大阵后方的唐楚阳都感觉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可怖威势,当下毫不犹豫地手掐法印朝前一指,口中爆豆子一样法诀狂念:

    “真武玄尊,七星倒转,乾坤定鼎!真武七星剑,赦!!”

    呼呼呼!

    狂暴无匹的天地元气疯狂汇聚,整座九宫神煞大阵猛然金光四射,集整个大阵之威狂猛地为唐楚阳聚集天地元气。

    唰唰唰!

    七点银亮摧残到了极致的光华自唐楚阳背后亮起,原本漂浮在七星剑侍背后的灵宝,真武七星剑倏然一闪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经到了九尊金甲神将最前方。

    大阵之内疯狂聚集的天地元气不断凝聚,转瞬凝成一团足有三丈大小的恐怖元气光团,随后光团飞射而出,直接打入横向漂浮在安布罗身前不远处的巨大七星剑上。

    光团打入七星剑的瞬间,原本只有十丈大小的真武七星剑瞬时涨大十丈,随后第二个光团凝成,并且直接飞入七星剑当中,每吸收一个光团,七星剑便涨大十丈。

    足足吸收了七个光团之后,真武七星剑已经膨胀到足足七十丈大小,比起安布罗六七十丈的恐怖魔躯都不差多少!

    浩瀚无匹的恐怖气势陡然自七星剑上爆发开来,如同天神降世一般,可怖到了极致的灵压瞬息横扫方圆百余里,那些原本已经退到了安布罗身后十数里的魔族大军,直接就被这恐怖的灵压给横扫了出去,多数深受重创!

    真武七星剑可是天帝系真武大帝的最强灵宝之一,仙帝至宝,气势凡间之人可以抗拒?

    若不是他们都是肉身强横的天魔一族,又全都是不逊于人类四相境修士的四阶魔兵,怕是只这恐怖至极的灵压,便足有将十数万魔族大军给撕成碎片了。

    也就是唐楚阳的修为太低,而七星剑侍只是负有保管之责,根本无法发挥这件灵宝的最大威力。

    如若是同为七星境的修士来驾驭,七星辉印的情况下,不仅那十数万的魔族大军难以承受,就连安布罗也得退避三舍!

    这么恐怖的灵压,首当其冲的安布罗感受当然是最深的,他此刻已经彻底收起轻视之心。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气势越发恐怖的真武七星剑,心中之震撼可谓翻江倒海!

    “这是什么灵宝?竟然如此恐怖?!”

    震惊归震惊,安布罗身为七阶强者。可不会在这么不恰当的时候分心,眼前的七星巨剑气势恐怖到让他心悸,身前已经凝聚出来的火焰巨刀根本不敢放出去。

    空着的双手突然一翻,两枚银光璀璨的王符闪现,灵符分为元符和神灵符两种,前者为元气所炼制,后者为元神精华炼制而成。魔族之人和人族西天系苦行僧一样,擅长最擅长使用神灵符!

    神灵符的作用类似于‘神降’,不是请守护神分身降临。而是更加紧密的直接附身,神灵符只是人族的称呼,在魔族,神灵符被唤作魔灵符。或者魔印符。

    安布罗拿出来的两枚王符。一枚是附身融合的魔灵符,一枚是辅助类型的王符,眼前的七星巨剑太过恐怖,安布罗不得不全力以赴,认真应对!

    唰唰!

    两枚王符出现的瞬间就被安布罗激发,对面七星巨剑的气势已经快要凝聚到顶尖,一旦气势蓄势完成,攻击马上就要到来。留给安布罗的时间可不多了。

    一片银中带紫的光华闪烁,安布罗本体瞬息被光华包裹。变幻不休,十分之一眨眼不到的功夫,安布罗便幻化成一尊身高足有八十丈,浑身鳞羽,鸟头人神,单手持着一柄翠玉弓的恐怖巨人!

    远处唐楚阳见状,禁不住咧了咧嘴,惊讶无比道:

    “靠!句芒?!安布罗这厮竟然能把句芒请来附身?!”

    句芒的形象唐楚阳实在太清楚了,因为在恶畜道万里洞的时候,他曾经使用过句芒的一种拿手神通,这时候看到安布罗竟然是句芒附体,他当然感觉震惊。

    “妈的!绝对不能让这厮把句芒一箭给放出来!”

    唐楚阳面皮一抽,亲自使用过这个神通的他实在太了解句芒一箭的威力了,句芒一箭,无所不中,只要被锁定元神,哪怕你多到天涯海角,这一箭也照样能够射到你的身上。

    当然,这个神通从凡人手里施展出来,自然没有句芒亲自施展那么恐怖,但修为越强横的人施展出来,句芒一箭的威力就越恐怖,同时攻击距离也就越远。

    唐楚阳当初不过三才境而已,使用这个神通都能攻击数千里范围,以安布罗高达七星境的修为境界,这一箭要是被他射出去,攻击距离岂不是足有数万里?!

    一想到这个恐怖的后果,唐楚阳当即单手继续为七星剑蓄势,另一只手连续结印,口中法诀一连串地蹦了出来:

    “天地乾坤,八卦逆转,五行轮回,中宫神受!九宫神煞真身!给我聚!!!”

    法诀一出,唐楚阳手中最后一个法印正好完成,整个九宫神煞大阵猛然耀起冲天金光,阵中九宫金甲神将陡然移形换位聚集到一起,光华一闪,九尊金甲神将瞬息融合!

    九宫神煞大阵虽是天神法阵,但其本身属性却是神魔融合,终极护阵神煞大将,乃是拥有神魔双重身份的大神‘刑天’!

    如果九宫神煞大阵主阵的九人全都是九宫境的地仙,唐楚阳连刑天金身都能直接凝聚出来,不过此次主阵的二十七个信徒修为太弱,唐楚阳即便能够凝出刑天真身护持大阵。

    最多也就拥有刑天万分之一的实力而已,不过就算如此,唐楚阳觉得也应该能够应付句芒附体的安布罗了。

    通天金光汇聚,一尊无头巨神从天而降,刹那间,一股浩瀚莫匹,席卷方圆数百里的恐怖神威爆发开来,就连句芒附体的安布罗都禁不住浑身一抖,震惊无比地望向凝聚真身的恐怖刑天!

    刑天真身,身高百丈,单手持开天巨斧,神威凛凛,莫可匹敌!

    安布罗见状,禁不住有些无力地呻-吟道:

    “这又是那尊神邸啊?!但是神威竟有如斯恐怖的威势,让我差点儿心神失守!老子面对的到底是个什么怪物?他召唤天神之力难道不要钱的么?!”

    先是九宫神将,接着是真武七星剑,现在更有这个身高足有百丈的恐怖巨神,他真的很好奇,这些东西倒是个怎样怪物给召唤出来的,难道他能无消耗召唤么?!

    ps:(ps:第三更奉上!接下来是第四更了,不过要稍稍休息一下,十二点之前发出来吧,最后求票啊!求各种票……)

    …

    …

    (

第331章、一根指头(为第500张月票加更!第十更)    ps:本章为第500张月票加更!

    “射!”

    逃回去的小怯魔很快就被那些跟在后面的狂魔给赶了回来。

    这支恶魔军队里的狂魔数量不算少了,在屠杀了两个城池的人类后,狂魔的数量从最初的十多个上升到数百,甚至于还进化出了更强大的恶魔。

    毕竟对于恶魔来说,人类就是它们用来进化的食物,只要吃足够多新鲜的人类尸体,就算是最菜的小劣魔也能够迅速进化为更强大的恶魔。

    因而对于恶魔军队来说,每攻下一座城池,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屠城。

    至于在作战中损失的小怯魔,压根就不算什么问题,有着深渊作为后盾,恶魔军队可以源源不断的得到炮灰补充,从而进化出更多的强大恶魔。

    从战争潜力上来说,恶魔要比人类强大很多,如果不是从深渊来到主物质位面的通道很不稳定,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来稳定的话,恐怕主物质位面里到处都是恶魔的身影了。

    被赶回来的小怯魔继续被火箭射杀,但毕竟恶魔的数量太多了,很快,城墙上就开始出现一头头好似被黑暗笼罩的巴布魔。

    这些巴布魔出现在那些火焰甲兵身后,拔出匕首就朝着后背刺下,着实给城墙上的守军造成了一些损失。

    但这种偷袭被察觉之后,就很难获得成果了。

    所有的火焰甲兵都在体外罩了一层熊熊燃烧的火焰,逼得那些巴布魔很难靠近,另外,只要那些巴布魔出现,就会受到金刚护甲力士的重点狙杀。

    城墙上站着的五十名金刚护甲力士足以将面向恶魔的整段城墙照顾得结结实实了。

    一些从箭雨里侥幸冲过来的狂魔在一声怒吼之后,三米来高的体型骤然膨胀到五米多。握住双拳就朝着城墙上的火焰甲兵砸下去。

    逼得那些火焰甲兵不得不向后退去,毕竟希望小镇的城墙仅仅只有三米多高,在这些五米多高的狂魔面前着实失去了应有的防御能力。

    但不管怎么说。站在城墙上射箭可要比站在城墙外承受箭雨的打击爽快多了。

    一旦任何地段出现危险,那些金刚护甲力士就会拉开长弓予以支援。

    在死亡了数千恶魔之后。剩下的恶魔再也无法支撑下去,就算是那些督战队也不得不撤了回去。

    且不提希望小镇在恶魔的第一波攻击中成功守住了城墙,此时在那魔法阵中,那头狂战魔已经跪了下去,嘴里依然在念叨着什么。

    魔法阵上空已经凝聚起一片肉眼可见的黑暗,而魔法阵四周的土地渐渐变成了一片血洼之地,之前上千人的血液压根就不可能造成这样的效果。

    要来了,贾可道看着那片黑暗。

    与普通人类看过去仅仅只是一片黑暗相比。贾可道所能够看见的东西更多。

    那片黑暗中不断涌出一缕缕血色,一股无比邪恶庞大的气息正从那片黑暗中不断渗透出来。

    在这种邪恶气息的笼罩下,那头狂战魔的身体开始迅速出现了变化,无数红色细丝从其身体表面生长出来,渐渐将其包裹了进去。

    而那些还簇拥在魔法阵四周的小怯魔,狂魔乃至于巴布魔的体型都开始膨胀起来,一种难以形容的力量正在影响着它们。

    它们的眼睛已经尽数变成赤红色,突然之间,一头巴布魔悄然出现在一头狂魔身后,恶狠狠的将匕首插入了对方的后背。狂魔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匕首在其后背猛力一搅,才迅速抽出。

    这一匕首直接就将狂魔的魔晶彻底破坏掉。狂魔的身体在匕首抽出之后迅速倒下,污秽的血液顺着匕首刺出来的伤口迅速喷射出来。

    而那个巴布魔刚刚抽出匕首,就被一头狂魔恶狠狠的抱住,骤然发力,那巴布魔连惨叫都没能发出一声就被活生生的勒死。

    随着这一突发事件的出现,不管是小怯魔,巴布魔还是狂魔都纷纷偷袭起距离自己最近的恶魔来。

    在这场混乱的厮杀之中,一头头恶魔倒在地上,它们所流出的血液不断将地面浸湿。使得那片黑暗开始不断扩大。

    “卑劣的爬虫们,用你们的鲜血取悦伟大的沙特利特吧!”

    一个充满了诱惑的声音在所有人的心里响起。不管是恶魔还是人类。

    渐渐的,外围的恶魔也开始加入到这场从魔法阵四周爆发出来的内讧里。

    而那些站在城墙上的火焰甲兵相互之间的对视也渐渐变了味。

    一种莫名的烦躁从这些人心头升起。

    “让他们都撤下去。”

    这种神秘的力量对于人类的影响太大了。就连贾可道都能够感受到那种不断生出的烦躁。

    当然,对于贾可道来说,这样对于心灵的干扰,恐怕连寻常的心魔都比不上,但对于那些火焰甲兵来说,威胁就有些大了。

    毕竟大多数的火焰甲兵在之前仅仅只是一些农夫,佣兵,其心志的坚毅程度压根级不可能与贾可道相提并论。

    特伦斯此时心头也是一股烦躁在盘旋,听得贾可道的话语后,不由得惊醒过来。

    的确,那些在城墙后面休息的火焰甲兵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而那些见到了魔法阵的火焰甲兵就有些不正常了。

    贾可道的命令很及时,也很有效,就在那些火焰甲兵撤下城墙之后,那种烦躁的感觉顿时就消失了。

    “好邪恶的力量。”

    看到这一幕,就连土地公都有些变色了。

    像这样的力量,虽说对人没有任何伤害,但时间一长,恐怕这些凡人就会跟恶魔一样相互之间厮杀起来。

    这是一种对心灵逐渐的腐蚀作用。

    而那些恶魔表现出来的最为明显,它们原本就是邪恶混乱的生物,这种力量略微一诱惑,就相互残杀了起来。

    至于那些死去的恶魔反倒是给这种力量的成长增添了营养,使得那片黑暗不断扩大。

    终于,在贾可道眼里,那片黑暗慢慢向内塌陷了下去,一个由黑暗组成的通道开始形成。

    就在这个时候,一根粗长的手指就从塌陷下去的黑暗里缓慢的伸了出来。

    最初是虚像,但在伸出的过程中却渐渐的凝实了起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