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烛翎的狂暴阴风一出,对面的魔王立刻便知道有鬼王出现,修为了七阶这个地步,基本上凭借感应对方的气势灵压,就能判断出是哪个种族的强者。

    这次来袭矿脉的正好是老熟人安布罗,他是潮汐山的常客,和烛翎可是老朋友了,因此第一时间就知道这个捣乱的鬼王是烛翎。

    “烛翎老鬼,可是你么?鬼族从不参与夺城大战,你怎地就参和进来了?难道你那个那个年轻城主有交情?”

    安布罗声音的惊讶毫无掩饰,来矿脉这里捣乱的势力没有一个简单的存在,虽然不清楚唐楚阳的面目,但也不可能对唐楚阳一点调查都没有。

    前面等待的时间里,他们可不只是调兵遣将那么简单,同时也对唐楚阳这个年轻城主进行了调查,虽然查探所得的信息不多,但也能判断出唐楚阳是没什么背景的。

    如今烛翎这个鬼王突然出现,安布罗自然感觉万分诧异,他倒不是怕了安布罗,这矿脉周边隐藏了何止一个七阶强者,安布罗之所以大张旗鼓的动手,其实也只是为了抛砖引玉而已。

    烛翎再强,还能抢得过三五个同阶强者?安布罗之所以出声打招呼,只是不想太过得罪烛翎而已,因为他还想参加后面的六阶唤神图拍卖会呢。

    “哈哈!安布罗,你什么变得这么闲了,竟然几十万里的跑到人族的地盘抢矿脉,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啊?”

    烛翎张狂的笑声瞬间传遍四野。他可没有隐藏的意思,之所以明目张胆地将气势放出去,本就是告诉那些老熟人们他来了。

    有了幽冥万鬼大阵撑腰。不论来袭的强者有多少,又或者动手与否,烛翎都没有太多的后顾之忧。

    当然,能不打的话当然最好,毕竟七阶强者一旦动起手来,对于矿脉附近的环境破坏还是非常巨大的,搞不好整个紫青金玉矿脉都被破坏掉也不是不可能。

    烛翎可不想毁掉这么一大笔巨额财富。

    “真是烛翎这个老鬼!他怎么来了?”

    原本打算动手的安布罗皱着眉头。神情开始犹豫了,他实在想不明白八竿子打不着的烛翎,怎么就跑来支持一个突然冒出来的新城主了?难道这其中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猫腻?

    “不行。有烛翎老鬼在,我这借来的十五万魔军真要打的话,可就变成炮灰了,还是去找阿木尔和万志秋商量一下吧……”

    安布罗人粗心不粗。十五万四阶魔军放在外面算是一股绝强的大军。但在潮汐山这种强者横行的地方,说是炮灰都勉强了,简直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安布罗虽然也不将这些四阶魔军放在眼里,但他明白一个非常浅显的道理,包括他自己在内,都是从低阶魔人成长起来的,十五万魔军可不是个小数字,况且这些魔军中大半儿都是他借来的。

    阿木尔。万志秋,虽然和安布罗分属不同阵营。但在对付唐楚阳这件事情上,大家的目的是一致的,早在之前,众势力就已经结成了暂时性的同盟。

    既然现在对面出了烛翎这个鬼王,自然谁先挑头攻击,谁就比较倒霉了,安布罗不想当出头鸟,自然要拉其他人一起承受。

    “烛翎在对面!”

    将阿木尔,万志秋等人叫到一起之后,安布罗单刀直入直接就说出了他找过来的理由。

    “我们已经知道了……”

    万志秋胖脸上带着滑稽的愁容,他原本是抱着一击必中的心思去找唐楚阳购买采矿权的,可惜,那个新任城主虽然看着年轻,但人却精明的紧,根本就没有同意他报出的天价合约。

    万志秋虽然是个商人,他却不是寻常的商人,强取豪夺这种事情也不是干了一次两次了,当然,这得是在实力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尤其是这次落月城犯了众怒,万志秋没道理不参一脚。

    “烛翎来就来,咱们这么多人还能怕了他?!我说安布罗,畏畏缩缩的可不像你们黑魔族的作风,一尊鬼王而已,何惧之有?你直接跟他动手就是,我们还能看着不帮忙?”

    一脸高傲的阿木尔,说话的方式从来都是如此嚣张,安布罗熟悉他的性子,倒也不介意,不过阿木尔这个时候说这种话,其意味就不是那么单纯了。

    “既然阿木尔王子如此不将烛翎放在眼里,那这样好了,换你飞鱼族打头阵,我们黑魔族来给你摇旗呐喊如何?”

    “呃,这个……,咱们不是说好了,由安布罗将军先出手的么?”

    安布罗一句话就把阿木尔给问住了,烛翎确实没什么好怕的,毕竟在场的七阶强者都快达到两位数了,不过烛翎毕竟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现在的问题是,谁先出头谁就要对上烛翎,强者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但他们的下属损失可就大了,每个强者能够带来的人手都是有数的。

    如今潮汐山的竞争才刚刚开始,哪怕损失丁点人手,对于将来的影响都是非常大的,这么明显的冤大头谁愿意去当啊?

    “……”

    安布罗翻着眼皮看了阿木尔一眼,连话都懒得说了,这种蠢话你都说得出口,脸皮得厚道什么程度啊?

    “既然对方拥有强者坐镇,那就一起动手好了,烛翎不过一尊鬼王罢了,咱们四面八方一起开始攻击,看他顾得上哪边!”

    说着话的不是万志秋,更不是阿木尔,而是另外一位身着话里金色长袍,样貌俊雅人族青年,此人虽然只有小天位的境界,但他的身份不俗,因此在安布罗这些七阶强者面前也有说话的资格。

    “嘿嘿。大皇子这个办法好,大家一起出手,这样才比较公平嘛。至于烛翎找上谁,那就算谁倒霉了……”

    安布罗闻言,嘿笑着点头答应,这位俊雅青年是长生皇朝的大皇子,虽然长生皇朝和黑魔族是绝对的敌对势力,安布罗也很少给大皇子好脸色。

    不过这个建议对安布罗有好处,他倒是不介意配合一下。

    安布罗的赞同只是换来大皇子象征性的点头。黑魔族所在百万幽云山和长生皇朝接壤,两国之间打生打死几千年了,那是真正的生死仇敌。如果不是现在大家目标一致,他根本懒得理安布罗。

    大皇子这话说完的时候,见众人都露出犹豫表情,自然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当下接着解释道:

    “我之前就说过。那新任城主叫做唐楚阳,不过一四相境的大修士而已,他之前曾和我皇妹以及皇叔合作,不过后来他贪图城主之位,

    利用皇妹和皇叔的帮助积攒够贡献之后,翻脸自己当了城主,他能请来鬼王帮忙,无非就是付出了让鬼王动心的代价而已。紫青金玉矿脉虽然价值不小,但他凭此又能得到极为七阶强者支持?

    咱们在场的七阶强者足有八位之多。只要一起出手,那烛翎鬼王见寡不敌众,必然不会为了区区矿脉将性命丢在这里,到时烛翎鬼王退却,唐楚阳如此贪婪,必然现身,只要杀了他,我等所求还有何人能够阻挡?”

    大皇子这一连串的话说下来,可谓极具蛊惑,而且也陈明了敌我双方的实力差距,好似只要动手,一切问题便会迎刃而解,不过在场个个都是人精,如果别人随便鼓动极具就头脑发热,他们也活不到现在了。

    再说了,在场诸多势力虽然暂时联合,但肯定是做不到精诚合作的,大皇子的话才说完,被抢了风头的阿木尔就不乐意了,尽管觉得大皇子说得有理,阿木尔依然不客气道:

    “凌紫河,你当这里是你们长生皇朝啊?任凭你说得天花乱坠,还是不是想拉大家一起帮你对付这个新任城主?谁都知道你成为人族阵营首领的可能最大,你认为我们会上你的当?”

    阿木尔这话虽然是无理取闹,但却说得在场众人双目一亮,大皇子凌紫河也被他几句话说的俊脸变色,似是被猜中了心思一样,略微有些失态地急声道:

    “阿木尔!你可不要乱说,大家聚集在这里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将这个新任城主打压下去?我们人族阵营强盛,你们海族会好过?还是魔族阵营会好过?!”

    “这新任城主不过就是个没什么根基的新嫩而已,就算有了这半年的优势,比起实力背景雄厚无比的你来说,于我们而言甚至连威胁也算不上,你那些话,还是留给自己听吧!”

    阿木尔闻言,不屑地撇嘴笑了笑,说大道理他或许说不过凌紫河这个受过专业教育的大皇子,但要论胡搅蛮缠,阿木尔可是各种高手,他能活到现在,靠的就是胡搅蛮缠。

    “你!简直蛮不讲理!”

    凌紫河一张俊脸气得发青,他心里确实是打得这样的主意,但被人当面揭穿,而且还是被阿木尔这个出了名的白痴二百五揭穿,对他的刺激未免太大了些。

    “好了,好了,大家别吵了,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啊……”

    见阿木尔和凌紫河顶牛,一直没发表一件的万志秋急忙站出来当和事老,他对这紫青金玉矿脉势在必得,没耽搁一天,他就少赚一天的利益,这可不是任何一名商人喜欢的。

    因此阻止了阿木尔和凌紫河的争吵之后,万志秋左右看看,见众人都是一副沉思表情,当下笑呵呵地道:

    “大家要搞清楚一个问题,咱们一帮互不统属的势力聚在一起是为了什么?呵呵,这个就不用我明言了吧?所以啊,还是如大皇子所说那般,咱们还是一起动手吧!”(未完待续……)

    ps:(昨天又少更了,不解释不废话,接着码字去……)R12)

第329章、可怜的龙骑2(为第450张月票加更!第八更!)    ps:本章为第450张月票加更!

    奥迪斯自然是连连点头,可绿龙奥普斯西却有些不太情愿,虽说有主人在里面说合,但奥普斯西还是有些不愿意有一个实力比自己低很多的家伙骑在自己后背上。

    贾可道也没法逼迫奥普斯西直接接受奥迪斯。

    还好,在贾可道借给奥迪斯大把的萤石球后,绿龙奥普斯西总算是松了一丝缝隙,表示只要奥迪斯能够在自己后背上坚持一个小时的话,那么自己就同意成为奥迪斯的坐骑,否则的话,免谈。

    如此一来,青木山谷上空就会经常传来奥迪斯的尖叫声,最初几日,青木山谷的那些农夫都没心思整理田地了,看着那头绿龙就害怕啊,还好,时间久了就习惯了。

    但奥普斯西自然不可能那么容易让奥迪斯过关,奥斯迪第一次兴奋不已的上了龙背后,仅仅一个俯冲就被绿龙给甩飞了出去,如果不是绿龙将其接住了的话,上千米的高空,奥迪斯摔落下去,不成肉酱也得变成碎尸。

    最关键的问题是,奥迪斯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怕高!

    当然,怕高这一点已经不能够让奥迪斯退缩,成为龙骑将就在眼前,哪里能够让奥迪斯退缩的。

    之后奥迪斯用萤石球让绿龙同意了在脖子上套根绳子。

    但套根绳子并不能够解决奥迪斯的问题。

    第二次上天,奥迪斯虽说没有被直接甩飞出去,但下来后,就直接蹲在地上呕吐了十多分钟。

    能够让达到大剑士巅峰的奥迪斯呕吐,可见绿龙在天上玩得有多狠。

    渐渐的,奥迪斯不再呕吐了。但每天坐在绿龙后背,上了高空之后,就会紧张的毛病依然没有被修正过来。

    因而。奥斯迪的高叫声在青木山谷上空基本上都没有消失过。

    “欧,让我们来点更刺激的!”

    绿龙的声音远远传过来有点模糊。但光看其举动就知道它想要干什么了。

    原本比千步云飞得还高的绿龙直接就朝着地面直直的栽了下去,顿时奥迪斯的高音又飚了起来。

    贾可道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想到,恐怕等到奥迪斯真的能够驾驭住绿龙的时候,他的嗓门拿到地球上去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都可以了。

    千步云很快就将奥迪斯的高音甩在了脑后。

    没多久,希望小镇就出现在千步云下面不远处。

    贾可道运足眼力朝着恶魔一方看去,顿时就看出了一些蹊跷。

    那些小怯魔所挖出来的凹槽连接起来就好似一道符箓。

    错了,不应该是符箓。或许这就是异界里所谓的魔法阵?

    与符箓那扭曲婉转的线条相比,下面的线条交错之间显得很尖锐。

    渐渐的,在数以万计的小劣魔努力下,一个由五角星,圆形,三角形等等图案组成的魔法阵就成型了。

    而在这个魔法阵成型之后,小劣魔们随即分开,形成一条通道,一头大约有五米多高,头上长着三支尖角。后背有一对较小翅膀,手上提着一柄巨锤的恶魔便从这条通道里走了出来。

    其所过之处,不管是小劣魔还是巴布魔甚至狂魔等等之类的恶魔都尽数下跪。向这头恶魔表示着自己的臣服。

    “这是什么恶魔?”

    贾可道没有在书籍的图鉴上见过这种恶魔,不由得惊异的问道。

    而站在贾可道身后的土地公则是摇了摇头,虽说祂乃是数百条残魂聚合而成,但也就懂得一些寻常的知识,像这种没有见过的恶魔,祂哪里可能知道。

    贾可道和土地公不知道这头恶魔的来历,但下面的希望小镇里却有一个见多识广的火焰甲兵惊叫出了这头恶魔的名号:“这这是狂战魔!”

    这个火焰甲兵的惊叫声顿时引起了千步云上贾可道的注意,贾可道随即便降下云头,来到城墙上。

    虽说贾可道踩着白云出现。让那些火焰甲兵惊吓了一下,但他们发现站在白云上的贾可道后就随即一个个跪了下去。

    这些火焰甲兵怎么可能不认识这位土地神庙的大祭司。何况自己能够变成火焰甲兵完全是靠着这位大祭司的恩赐,至于那略感有些屈辱的过程倒是被他们给忘记了。

    贾可道在询问了那名火焰甲兵之后。算是知道了这所谓的狂战魔是什么恶魔了。

    这狂战魔乃是中级恶魔里最为强大的恶魔,其战力虽说只有十五级,但在彻底狂化之后却能够与更强大的剑师对抗。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这头狂战魔也不可能成为这数万恶魔的首领了,嗯,按照恶魔的说法,应该叫做督军。

    那头狂战魔来到魔法阵中心之后,就大叫了一声,很快,在贾可道颇为有些惊异的目光里,一队队人类被小怯魔押着带到了魔法阵上。

    在书籍的介绍里,恶魔最喜欢吃人肉了。

    看通道两旁的恶魔,一个个眼睛盯在人类身上,嘴角的口水都不断掉落下来,甚至于一些恶魔猛力的抽动着鼻子,似乎人类身上充满着一种香味。

    这些人类竟然没有被恶魔吃掉,还真是怪事了。

    何况,这些人类多数都是三十岁以下的青壮,算是恶魔最喜爱的食物了。

    不管怎么说,这些恶魔就真的没有将这些人类吃掉,否则的话,他们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一队队的人类被押送过来,很快魔法阵上的人类就超过了千人,其中里面不乏穿着皮甲的人类,能够穿皮甲,至少是士兵了,更有可能是比较精锐的老兵,指不定里面剑士都有不少。

    看到这一幕,特伦斯心头的不安越发强烈,不过他现在也没法派兵出击了,只能忍耐。

    而接下来,那些恶魔的举动顿时让城墙上的士兵一个个红了眼。

    待到将那些人类分散开来,平均密布在魔法阵上后,那些负责押运的小怯魔就不由得舔了舔嘴唇,随着那头狂战魔又一声吼叫,小怯魔们不约而同的将手中的铁叉狠命的插入到人类身体里。

    之前绝望而麻木的人类此时只能无奈的发出惨叫声,身体然后缓缓倒下,随着那些小怯魔将铁叉从人类身体上抽出,一股股炽热的血液就从铁叉所造成的伤口上喷射而出,流入凹槽之中。(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