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陌柏捣鬼是已经发生的事情,想要避免已经不可能了,现在唐楚阳需要关心的是怎么应付那些不怀好意的强者们,因此和烛翎解释了陌柏的事情之后,他便转而问道:

    “烛翎大哥,你这次过来可曾带了部下?”

    “怎么?为什么要这么问?”

    烛翎有些好奇地反问了一句,不过他见唐楚阳问的认真,问了一句之后不待唐楚阳回话,便接着回答道:

    “部下是肯定当然要带来的,你这次惹出这么大的乱子,我怎么可能只是单枪匹马的杀来?

    我不但把手下的得力干将全部带来了,就连两千八百鬼卫,三万鬼卒也没落下,这次哥哥可是把家底全带来帮你了!”

    不愧是鬼王,太他妈给力了!如果这话不是太适合这个时候说出来,唐楚阳真的想翘起大拇指狠狠夸一下烛翎了,即便这样唐楚阳依然满脸兴奋地点了点头,不吝赞美地道:

    “烛翎大哥,你这些部下来得实在是太及时了,多余的话小弟就不多说了,总之将来肯定是不会让你吃亏的!”

    说着话却见烛翎一脸不解,当下唐楚阳抬手朝身前空旷的一处小山头一指,有些意气风发地解释道:

    “我在这里,花费了大量的珍贵材料布置了一座极利鬼族发挥的大阵,此阵叫做‘幽冥万鬼大阵’,鬼族置于阵中对敌,实力将数十倍于往日!即便是烛翎大哥你这个鬼王也不例外!”

    “此言当真?!!”

    烛翎当即被震惊得鬼眼狂睁。大嘴张得能把唐楚阳的脑袋塞进去,数十倍的增幅实力?那岂不是他的的实力比之鬼君也不逊色多少了?

    这天底下怎么可能存在这么恐怖的阵法?!

    唐楚阳似是知道他心中所想,不但肯定地点了点头。而且直接出言肯定了烛翎心里不可置信的想法。

    “如实烛翎大哥亲自坐镇其中,只要你不离开大阵范围,实力绝对不会逊于鬼君!而且,若是我再给你配上几枚最近刚研究出来的鬼族专用王符,便是鬼君来了也得铩羽而归!”

    “这,这……”

    见唐楚阳表情如此认真,尤其是在大敌当前的此时此刻。烛翎很难怀疑他会在这个时候开玩笑,但不是开玩笑的话,一座阵法就能让他把半神实力的鬼君打跑?这又怎么可能呢?

    唐楚阳似乎也知道单凭他空口白牙。烛翎恐怕再信任他也无法相信这种事情,因为‘幽冥万鬼大阵’来自于华夏神话记载,在将这座大阵布置成功之前,唐楚阳自己都不敢保证能不能实现。

    但现在既然已经布置成功了。而且有了非常强大的元气波动。也由不得唐楚阳不相信了,而想要烛翎相信,唐楚阳的办法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切身体会!

    “烛翎大哥,此战笼罩范围大约是方圆八十一里,你可置于阵中,我启动阵法让你亲自体会一下,怕是要胜过小弟千言万语了……”

    “也好。这种事情开不得玩笑,还是试试的好。”

    烛翎也没有在这方面表现他的豪气。毕竟这座大阵显然就是为他和他的属下准备的,如果没有唐楚阳说得那么夸张的效果,到时候倒霉的可是他自己。

    不过话是这么说的,可是烛翎心里已经决定了,别说是几十倍的提升了,哪怕这座大阵只能提升他两倍以上的实力,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接下这个任务。

    而且,烛翎还想不惜代价地从唐楚阳手里得到这种大阵的布阵法门,两倍的实力提升已经相当夸张了,烛翎还是很容易知足的。

    当然,前提是这个‘幽冥万鬼大阵’得名副其实才行。

    见烛翎毫不犹豫地选择亲自试一试,唐楚阳当然明白这是烛翎根本无法相信世上有这么恐怖大阵,不过唐楚阳也不为己甚。

    如果他是五行大陆的原住民,接触惯了那些残缺版的阵法,恐怕也很难相信世上有这种增幅自身数十倍实力的逆天阵法。

    摇摇头收拾了一下凌乱的思绪,唐楚阳开始双手结印,体内元气疯狂涌动的同时,他抬手打出几道法诀,配合着早就准备的灵符打向前面的小山包!

    呼呼呼!

    手印才成,灵符打出去的瞬间,方圆数十里顿时刮起凄惨惨的阴风,随着唐楚阳结印的速度越来越快,烛翎陡然感觉一片浩瀚无匹的幽冥之气自四面八方涌来。

    幽冥之气是比怨气高了好几个级别的能量,烛翎这辈子也不过才见识了两次而已,那种被幽冥之气洗涤的无上享受,让烛翎虽只遇到过两次,便已经对其印象深刻,终生难忘了。

    “这,这竟然是幽冥之气?!我,你,唐老弟,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烛翎说话的功夫,他发现方圆数里之内已经被惨绿色的浓雾蔓延,并且还在以更快的速度向外辐射,单单是这些浓郁到了雾化的幽冥之气,已经让烛翎不再怀疑唐楚阳的话了。

    因为只要拥有足够的幽冥之气供他挥霍,烛翎的实力至少得增幅五倍以上,而看眼前那熟悉的令人陶醉的幽冥之气,竟然仿似无穷无尽一样不断想着四周弥漫,烛翎已经彻底被震撼了。

    “烛翎大哥,阵法启动起来消耗极大,你还是赶紧进去体会一下,免得浪费了那些宝贵的幽冥之气……”

    唐楚阳这个时候可顾不得解释,虽然落月城宝库的材料很多,可单单是这座幽冥万鬼大阵,几乎就消耗了他能够调动的资源里的四成,这随便启动一下子,可是要浪费不少资源的。

    “哦哦,对对!这么多幽冥之气,浪费了那是要遭天谴的!”

    烛翎闻言,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不过此时已经蔓延数十里的幽冥之气实在太多,他一个人肯定是吸收不完的,当下口中发出一声奇异的鬼啸,双手猛地在身前并拢。

    随后艰难无比地往两边撕开,随着烛翎额间青筋暴起,好似用尽了全僧力地再次鬼啸之后,他身前空间猛地被撕开一条裂缝,一只只周身阴气激荡的鬼卫鬼将不断从裂缝中冲了出来。

    “哈哈,儿郎们,跟老子一起去享受一下唐老弟带来的幽冥盛宴吧!!”

    烛翎略微有些气虚地‘哈哈’大笑一声,感激地看了唐楚阳一眼之后,这才一个闪身冲进了幽冥雾气当中,拼命而且贪婪地吸收着已经变成了碧绿色,仿若无上美食的幽冥之气。

    方才他撕开的那个空间裂缝,其实是一项只有鬼王才能领悟的神通,这神通叫做‘地狱鬼门’,乃是每一位鬼王必备的保命神通之一。

    不过这‘地狱鬼门’神通消耗极大,以烛翎初阶鬼王的实力一个月才能施展一次,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对不会轻用的。

    如果不是唐楚阳弄出了这么多幽冥之气,能够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的话,烛翎是绝对不会随便使用这种保命神通的。

    而且烛翎之所以当着唐楚阳的面施展这个神通,其实也有展现实力的意思,既然大家都已经开始合作了,烛翎自然要让唐楚阳充分了解他的实力和价值。

    五行大陆上的强者们可都是很现实的,若是你本身没有任何值得人家重视的实力和价值,合作结盟什么的根本无从谈起。

    地狱鬼门当中的鬼族仿似无穷尽一般,依然源源不断地有一个个鬼卒,鬼卫从中走出来,每一个看到大片幽冥之气的鬼族,皆都一脸震惊,继而欣喜若狂地冲进碧油油的绿雾当中。

    唐楚阳这时候已经盘膝坐于地上开始恢复,他方才启动大阵虽然看似简单,其实消耗也非常恐怖,现在的他比起施展了保命神通的烛翎也差不了多少,原本红润的面色已经苍白无比。

    单手一番,一枚四方形的淡黄玉石出现在手中,这东西叫做‘四象石’专供天位以下的修士用来恢复元气,虽然潮汐山的元气本就浓郁无比,但比起修炼恢复,使用四象石恢复的速度更快。

    大约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唐楚阳近乎消耗一空的元气就全部恢复,但仍然处于万鬼大阵中的烛翎等人,依然在一脸陶醉地吸收着幽冥之气。

    幽冥之气的等级实在太高了,即便是烛翎这尊鬼王,也得一点点的消化,如果直接鲸吞的话,唯一的结果就是将自身撑爆。

    唐楚阳也不急,他见这边已经没什么好担心的,便转头去另一个方向布阵,这片紫青金玉矿脉覆盖范围近百里,唐楚阳根据阿宝勘探的地形,打算布阵三座大阵组成天地人三才方位。

    这三座大阵一个鬼阵,一个人阵,和一个天阵,鬼阵交给鬼族的烛翎可以发挥到最大威力,人阵自然需要人族才能发挥全部威力,可惜唐楚阳没有神御族的朋友。

    不然让拥有天神血脉的神御族来驾驭天阵,不但三座大阵都能发挥最强威力,天地人三才组合之后,三阵连环,还能够联合成一座威力更加恐怖的‘混元三才大阵’。

    混元三才大阵融合人鬼神三才,组合成完整轮回,威力之强,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来多少杀多少!

    不过虽然缺少了天阵的最佳主阵,单凭三座大阵单独运作,唐楚阳也不觉得有人能够突破得了,除非整个潮汐山的所有势力都跟他过不去,不然保住眼下的矿脉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未完待续……)

    ps:(ps:第二更奉上!月初了,诸位书友,求下月票啊!敢不敢把保底月票交出来?……)

    …

第327章、恶魔出现(为第400张月票加更!)    ps:看到又冲上了新书月票榜,将敌人爆得痛哭流涕,菊花残的时候,猛虎心头好爽!福生无量天尊,贫道失态了。本章为第400张月票的加更!今天光是月票就有六章加更,另外还有给书友也是的确的打赏加更五章!一共十一章加更!猛虎给诸位道友,兄弟姐妹跪了!你们太猛了!敌人快要缴械投降,让我们再加把劲!让他们的菊花彻底糜烂!呕,这句话把自己差点恶心到了。

    这一幕差点没把格格斯给气晕过去。

    “这些可恶的卑贱人类!”

    格格斯向下一落,随即一个俯冲就朝着那几名人类扑了下去。

    但它却不知道,就从它从村庄里冲天而起的那一刻开始,特伦斯的眼睛就盯在了它身上。

    在那几个火焰甲兵放箭攻击并没有受到任何反击之后,特伦斯就下令朝着村庄挺进之后,自己一个人就冲在了最前面。

    就在翼魔开始俯冲的时候,特伦斯就将背着的弓取了下来。

    现在金刚护甲力士所使用的弓箭都是明阳大人特制的,完全能够承受金刚护甲力士的巨力。

    而特伦斯所用的这把弓更是加强了数倍,那些金刚护甲力士想要拉动这把弓都需要使出吃奶的力气。

    但在特伦斯看来,这把弓正适合自己。

    拉弓引箭,略微一瞄,右手松开,一支看上去平淡无奇的箭矢就脱弦而出,转眼之后,翼魔就被箭矢射中,身体在半空一顿,那箭矢便在翼魔身上炸开,在其身上开了一个碗口大小的窟窿来。

    仅仅这一击。翼魔就从俯冲的状态变成了陨落。

    这也正是特伦斯为什么要使用普通箭矢而不是特制的合金箭矢来对付这头翼魔。

    若是使用特制合金箭矢的话,恐怕这一箭就直接从翼魔身上穿过去了。

    但现在,由于普通箭矢的坚固程度不足以支撑箭矢直接穿过翼魔那富有肌肉的躯体。使得所有动能直接在翼魔身上炸开,由此而造成的伤害。可要比单纯穿透过去厉害多了。

    如果一名地球军人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会惊讶的脱口而出:“达姆弹。”

    特伦斯发动的进攻完全没有遇到任何障碍,三百多头小怯魔在仓惶逃窜之中被击杀了两百多,只有少数小怯魔逃脱。

    而那头翼魔在找到之前就变成了尸体。

    那一支箭矢在它身上轰开的窟窿直接将它的魔核炸成了碎片。

    对于恶魔来说,魔核要比心脏等等器官更为紧要,乃是它的力量来源,一旦受到损伤,轻则实力大幅下降。重,就变成尸体了。

    就在士兵们欢呼着胜利的时候,特伦斯知道,这仅仅只是初试锋芒罢了。

    三百多头小劣魔,只是要十个火焰甲兵就可以轻易驱散。

    在攻占了村庄之后,特伦斯并没有急于进军,仅仅只是在村庄里留了几名火焰甲兵作为岗哨,其余大队人马则是撤回了希望小镇。

    与特伦斯所预料的一样,那些逃走的小怯魔很快就找来了援军。

    一支由上万小怯魔组成的恶魔军队已经夺回了村庄。

    这是逃回来的火焰甲兵带回的情报。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特伦斯发现。这支恶魔军队在夺回了村庄后就按兵不动了。

    特伦斯可没有贸然出兵,在经过详细的侦查之后,特伦斯终于摸清了这支恶魔军队的兵种构成。

    超过九成都是恶魔里最低等的小怯魔。其中混杂了一些巴布魔乃至于更高级一些的狂魔,而这支恶魔军队的首领,由于村庄附近被大量小怯魔霸占,使得前往侦查的夜盗没敢潜入村中,使得没能获得这方面的情报。

    狂魔乃是一种中级恶魔,其体型大概有两米多高,块头很壮,一旦进入战斗状态就好似发狂了一般,悍不畏死。或许就是这个原因被称为狂魔。

    其实力大约八级,较之普通剑士要强上一些。

    让特伦斯注意的是。这支恶魔军队与之前攻占村庄的小怯魔不一样,它们正驱使着小怯魔收割着田地里的小麦。甚至于派出小分队搜索击杀四周的野兽。

    知道储备食物,这一切显示着,这支恶魔军队的首领智慧不会太低。

    在一周后,恶魔军队停留在村庄里的真实目的就暴露了出来。

    从另外一个方向过来了一支恶魔军队,数量更为庞大,其总数大概超过了两万多恶魔。

    而在这支恶魔军队靠近村庄后,村庄里的恶魔就自行融入了这支恶魔军队,然后汇合之后的恶魔大军并没有停留,而是朝着希望小镇这个方向开了过来。

    很显然,这支恶魔大军就是冲着希望小镇而来的。

    “应该是巧合吧?”

    一个被特伦斯伯爵提拔上来的低级军官有些不敢相信。

    实际上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恶魔是狡狯而愚昧的,它们在很多时候都会做出让人不可思议的蠢事来,并且完全无法交流。

    像这样的恶魔应该没可能知道希望小镇在什么地方的。

    “不是巧合,应该是有商队被它们俘获了,为了保命,什么事都会说的。”

    当然,特伦斯并没有将话说完,那些商队成员即便是将所有事情都吐出来,到最后恐怕还是会成为恶魔的肚中肥肉。

    在恶魔的眼里,人类就是一个个能够活动的肉块罢了。

    不能让这支恶魔军队开到希望小镇来,这是特伦斯的第一反应,但很快,特伦斯就否决了这个想法。

    为了一些田地不受到恶魔的损坏而放弃城墙与恶魔厮杀,这里面的损失可不是那么一点田地可以弥补的。

    要知道,现在的希望小镇在连续不断的建设之后,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破落小镇了。

    如果用城池来形容希望小镇的话,或许会更合适一点。

    六米多高,两米多宽的石头城墙将希望小镇完整的包裹了起来,虽说没有雄狮城的城墙那样高,那样厚,但却能够极大提升守军的防御力。

    可以这么说,有了这堵城墙,同样数量的军队能够抵抗三倍的敌人,而如果野战的话,这个优势就会消失。

    虽说决定了守城,但特伦斯也没有打算让那支恶魔军队就这样悠闲的开到希望小镇来。

    之前是游侠,弓箭手等等之类的三十多个金刚护甲力士被派了出去。

    很快,那支恶魔军队就受到了这些金刚护甲力士的骚扰。

    无比的巨力和特制的弓能够保证他们在四五百米外就射出箭矢。

    而每一支箭矢都能够精准的将几头小怯魔穿过击杀。

    金刚护甲力士的骚扰使得那些小怯魔顿时就吓得混乱了起来,极大影响了恶魔军队的行进速度。(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