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将阿宝拍出去之后,唐楚阳彻底投入到了忙碌的管理当中,关于矿脉的信息原本应该是秘密才对,如今既然传了出来,唐楚阳不用想也知道是陌柏搞得鬼。

    虽然林景等人并未将陌柏的事情透露给他,但陆俊已经将事情打探清楚了,拿出矿脉就是陌柏给开采出来的,这也让唐楚阳知道陌柏心里该有多恨他了。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唐楚阳也不是个喜欢怨天尤人性格,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抢时间。

    唐楚阳布置保护矿脉的人手,以及布阵都需要不少时间,而那些打算找他麻烦的势力,显然也得花费时间去聚集人手。

    毕竟如今正是赚取贡献的紧要时刻,大部分强者都把自己的属下派出去收集贡献了,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把需要的人全部聚集起来。

    陌柏虽然把唐楚阳修为不高的信息散播了出去,但能在潮汐山这种地方混得风生水起的人,都不是什么好糊弄的货色。

    能够直任城主的贡献至少得是黄-级令牌才能做到,唐楚阳能在短短半年时间里就积攒到足够的贡献,只有两种办法能够做到。

    一个是他带了巨量的人手,但每个试炼者带入潮汐山的侍从都是有数量限制的,这方面想要搞鬼都难。

    另一种办法就是击杀十只以上的兽王,或者一千只兽将,更夸张的是直接击杀一只兽君。这三种级别的妖兽若是那么容易凑够数量,十八座城池的城主之位怕早就被人抢到手了。

    兽君就不说了,不论是其他种族的七阶强者。还是人族的七星境神使,没有三五十个七阶高手联合组队,并且拥有足够准备的情况下,哪怕是八阶的半神碰上了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

    低一级的兽王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潮汐山的同阶妖兽,本就在实力上远强于同阶的其他种族修士,就拿人类来说。想要击杀兽王级别的妖兽,必须要七星境的神使出手才行。

    并且单打独斗也别想轻易干掉兽王,因为潮汐山所有兽王都有巨量的下属。海量的四阶兽兵就不说了,单单是五阶的兽将也足有数十上百之多。

    最让人无奈的是,九成九的兽王都喜欢有兽潮战术,受潮战术是比人海战术更加恐怖的。以数量战胜质量的无赖战术。没有足够强大的侍从阵容,想要找到兽王老窝去打架,纯属就是找不自在。

    兽将倒是更好杀一些,两三个**境的高手联合,基本上逮着一个杀一个,但兽将的灵智已经极高,大多都会选择依附兽王来增加自己的生存几率。

    因此想要依靠击杀兽将来积攒贡献,其实和主动找兽王玩命儿也没太大区别。尤其是在连兽兵打不过你都知道跑的潮汐山,想要积攒到足够的贡献就更难了。

    但唐楚阳这个名不见传的无名小辈。偏偏就在短短半年左右的时间里做到了,不说他有没有背景,可试炼令牌是玩儿不了假的,只要你没有得到足够的妖兽血气和惊奇,神碑也不能认可你啊。

    所以打唐楚阳主意的人不少,但却没有人认为那个新任城主真的就像传言中那样,只是个虽然什么人都能灭掉的四相境大修士。

    唐楚阳目前给与所有势力唯一的印象就是神秘,而对付神秘和未知,所有势力唯一的应对办法就是做好充足的准备之后,再想着怎么出手。

    时间就在这种争分夺秒的紧张氛围中缓慢流逝,随着时间的不断延长,整个潮汐山虽然还是波澜不惊,一如往常,但暗地里却已经在酝酿着一股可怕的风暴。

    唐楚阳这次也是下了狠心了,不但将手里能用的人全部派了出去,就连他在金库和宝库里能动用的那两成收益,都毫不犹豫地添到了矿场和城防上。

    反正落月城若是被人攻破,他这个城主是必定要被人干掉的,因为不干掉他,就不能使用已经被他祭炼的城主大印。

    若是胜了,就算落月城属于唐楚阳的收益被挥霍了,还有占领其他城池的收益,落月城的资源不用就是便宜别人,用了至少能够增加自己的胜算,这笔账唐楚阳还是算的明白的。

    忙碌了大约十几天的时间后,烛翎在某个血月夜急匆匆地来到了落月城,血月夜虽然不是人族和海族的好时光,但对于魔族,鬼族这些黑夜生物来说,那可是最幸福的时候。

    烛翎也是被落月城传出去的消息给惊动的,他原本早就想来找唐楚阳了,只是那些有资格参加拍卖会的强者可不好对付,烛翎不得不挨个招待解释一番,安抚好所有人的情绪才能闲下来。

    不过等烛翎听到那些原先参加拍卖会的强者,也都打算去去趟落月城这池浑水的时候,他就再也淡定不下去了,烛翎已经和唐楚阳结盟,他可不想自己好不容易选择的盟友被人给吞掉。

    尤其是听到关于紫青金玉矿脉的事情之后,烛翎就再也顾不上其他,直接就趁着对他实力增幅最大的血月夜,悄无声息地瞬移到了落月城和唐楚阳会合。

    不过烛翎并未在城主府找到唐楚阳,烛翎问了负责保护城主府的方万雄才知道,这小子竟然在对人类而言最为危险血月夜,跑到数千里之外的矿脉那里检查矿脉去了。

    “这唐老弟!还真是艺高人胆大,他到底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实力不逊于我的强者,都在打这处矿脉的主意啊?!”

    烛翎听了这个消息差点儿被吓晕厥过去,他虽然误认为唐楚阳拥有七阶实力,但在血月夜的时候。随便一个魔族,或者妖族的同阶强者都不是他一个人能够扛得住的。

    况且,如今打唐楚阳主意的可不是一个两个。而是至少几十个实力雄厚的顶尖强者!

    等烛翎再次一个瞬移来到矿脉处的时候,强横无匹的元神感知才释放出去,他一张本就很绿的鬼脸显得更绿了。

    这处紫青金玉矿脉附近不仅有不速之客,而且还有数波之多,烛翎元神感知极为强大,轻易便发现这几波不速之客里,不但有人族阵营里的神御族。灵族,多摩族。

    甚至还有魔族阵营和海族阵营的敌对势力!

    紫青神玉矿脉的事情原本只有陌柏知道,但被逼着离开落月城之后。心里怀怨恨的陌柏可不打算平白便宜了唐楚阳,虽然身为执事长老的他不能故意破坏矿脉。

    但将落月城有紫青神玉矿脉,以及唐楚阳提前就任城主之位的信息散播到出去,还是不违反长老团禁令的。只要能够让唐楚阳不自在。对于陌柏来说就是痛快的报复!

    这是唐楚阳事前无法预料的事情,但烛翎不清楚其中情况,他只知道唐楚阳这次麻烦大了,很大很大的那种。

    因为来的这些人里熟人还不少,神御族的知名商人万志秋,海族阵营飞鱼族三王子阿木尔,以及魔族阵营黑魔族皇子做下的安布罗将军,这些七阶强者烛翎太清楚他们的实力了。

    “幸好。唐老弟这事儿虽然办得有些鲁莽,但他一直未曾露出真面目。不然这次麻烦怕是没法子应对了!”

    唐楚阳就任城主之位的事情虽然公布了,但因为他一直未曾露面的原因,怕是没有人知道唐楚阳的真实面目。

    即便是在万鬼窟举办拍卖会的时候,唐楚阳也是以斗篷人的面目出现,万志秋等参加拍卖会的人就更加不清楚唐楚阳长什么样子了,这也是唯一让烛翎庆幸的地方了。

    因为只要不知道唐楚阳的真面目,只要他能够保持这种神秘的姿态,那些人就算想打他的注意,也不得不慎重对待。

    顶尖强者们一旦慎重起来,再想轻易出手就会困难许多,因为需要顾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对于这一点,同样身为顶尖强者的烛翎,可是拥有极为深刻的体会的。

    感知到唐楚阳所在的位置之后,烛翎又是一个瞬移,直接出现在唐楚阳的附近,刚刚现身,就没好气地冲唐楚阳道:

    “我的唐老弟诶,你怎地行事如此张狂,紫青金玉矿这种珍稀灵矿,怎能随便透露出去?那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么?!”

    “咦?烛翎大哥,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唐楚阳闻言,一脸诧异的回头看着脸绿绿的烛翎,不过听明白烛翎话里的意思之后,唐楚阳也紧跟着苦笑出声:

    “烛翎大哥,咱们接触时间虽然不算很长,但你看小弟平时为人处事可像个如此张狂的人?这消息可不是我散播出去的……”

    说完这话,唐楚阳就把他和陌柏的冲突,以及这紫青金玉矿脉的来由全部告诉了烛翎。

    烛翎听完就呆住了,愣了许久之后,才摇头一叹道:

    “贪婪,就是一切祸事的起源啊!陌柏此人我知道,已经连续五次担任执事长老了,以前也不见他如此贪心,不成想这次竟然下了这么大的本钱进来,平白为他人做了嫁衣,换做是我,怕也……”

    后面的话烛翎没说,不过唐楚阳也理解地点了点头,别说烛翎了,就是他自己也不会甘心,不过现在麻烦落到了唐楚阳的身上,他可就不是那么开心了。(未完待续……)

    ps:(ps:月初了,求一下保底月票!本来想定时早早发布一章抢票的,但快过年了,有许多事情要做一下收尾工作,实在忙得没太多时间码字,不过这月打算拿全勤了,每天两更还是有保障的,诸位书友能够慷慨地将保底月票交出来呢?求月票!!!)R12)

第326章 幸福生活    总的意思就是,只要打退了恶魔,谁占的地盘就是谁的。

    由此可以看出,那位国王陛下现在急了。

    并且里面还有一条,就是授权各地贵族可以无上限的扩军。

    之前的王国法律里就有一条是用来限制贵族私军的。

    男爵只能建立数量不超过五十的私军,子爵的私军不能超过两百,伯爵的私军不能超过五百,侯爵不能超过一千,公爵是两千的上限。

    通过这一条法律,立米迪王室才能够稳稳将全国的贵族给压制住。

    当然,在实际操作中,贵族们的私军数量往往会超过这个限额,但也不会超过太多。

    譬如原来雄狮城城主帕蒂斯伯爵大人,其私军只能在五百以下,但由于其为雄狮城城主,实际上雄狮城的城防军也等同于他的私军了,这无形之中就突破了上限。

    而现在,国王陛下放开了这条缰绳。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如果让恶魔将整个立米迪王国攻占了的话,那么立米迪王室也就跟着亡国,若是恶魔被消灭了,即便是出现几个很强大的贵族领地,立米迪王室怎么说也是整个王国名义上的共主,也不会损失多少利益。

    毕竟就之前立米迪王国的情况,由于贵族分封制的存在以及王室在很多方面不太给力,使得立米迪王室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失去了很多实际统治权力。

    那些失掉的权力多数都被地方大贵族所篡取,而现在恶魔蔓延,倒不如将缰绳放开,指不定那些贵族与恶魔两败俱伤之后,王室反倒是能够恢复当初的荣光。

    不管怎么说,王室的主意都算是阳谋了。

    那些地方贵族即便是明白王室的心意。也不会自缚手脚,放弃这难得的扩军壮大机会,再说了。恶魔都快打到头上来了,这些地方贵族就算是自保也得反抗了。

    有了国王陛下的这道诏书。特伦斯伯爵领第一次建立了军队体系,每十一人为一个小队,每五个小队为一个中队,每五个中队为一个大队,每五个大队为一团,整个特伦斯伯爵领一共就创建了两个火焰甲兵团。

    实际上这种军队编制很粗陋,相对于这种类冷兵器时代来说,已经完全够用了。

    每个小队里有着一名金刚护甲力士。十名火焰甲兵,但按照特伦斯手下的金刚护甲力士数量来说,这两个火焰甲兵团里也就只有一个团能够让金刚护甲力士满员。

    毕竟光是特伦斯独掌的伯爵卫队里就有五十名金刚护甲力士。

    说实话,特伦斯这也算是穷兵黩武了,这次召集组建的军队共有两千六百多人,加上伯爵领卫队,人数直冲三千大关。

    而在收罗了这么久的人口后,雄狮城、希望小镇加上青木山谷,总人口才刚刚迈过一万人大关。

    虽说里面有八千多火焰甲兵,但总不可能将所有的人都拉上战场。

    实际上三分之一的从军率。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将领地的经济给压垮。

    当然,如果不是仓库里的粮食够多,特伦斯也不可能一口气征发如此之多的士兵。

    “前面就是那个村庄了?”

    特伦斯用望远镜看了看那个在荒野上显得有些孤苦伶仃的村庄。朝着身后的那个夜盗问道。

    “是的,大人。”

    这次,特伦斯伯爵大人响应国王陛下的号召,出兵灭魔,这第一战自然那就选择了被恶魔占领的村庄。

    “你们去试探一下。”

    特伦斯手上没有骑兵,不得不指了几个原本是夜盗的火焰甲兵前往试探。

    这几个火焰甲兵身手倒是敏捷,在离开大队之后很快就隐没在村庄四周的田地里了。

    格格斯是一头翼魔,实力大概与资深剑士差不多,按照级别而言。大概有九级的样子。

    “这样的日子太舒服了。”

    格格斯此时躺在一座民房里,面前摆着一头被吃了一半的啰啰兽。

    想想在深渊里的苦难日子。格格斯简直爱死这里了。

    作为三百多头小怯魔的队长,格格斯能够享受到整座村庄的资源。

    在刚刚攻占这座村庄的时候。格格斯就将村庄里所有抓到的生物归到自己名下。

    而那些肮脏卑贱的小怯魔能够吃到小麦就感到无比满足了。

    要知道在食物极度缺乏的深渊里,平日能够捞到几根骨头与恶魔菇一起炖着吃就不错了,大多数的小怯魔都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中。

    作为深渊最底层的恶魔,那些小怯魔的胃口几乎就赶上地狱里的恶鬼了,只要能够吞下肚子能够带来能量的食物,它们都可以吃下去。

    那些小麦除了没有血腥味之外,还是很能够填饱肚子的。

    就在格格斯想着是不是应该去多攻打几个人类的村庄下来的时候,格格斯的脑海里就传来了小怯魔们的尖叫声:“格格斯队长!不好了,人类打过来了!”

    人类打过来了?

    格格斯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害怕,而是兴奋,在攻占村庄的时候,那些人类逃得很快,使得小怯魔们就抓住了一个干瘪的老头。

    但就这个干瘪的老头,让格格斯享受到了难以形容的美味。

    人肉太好吃了,直到现在,格格斯一听到人类这个字眼,就不由得从腥臭的嘴巴里流出了口水。

    “慌什么慌!一群卑贱的爬虫!”

    格格斯一边怒吼着,一边冲出房屋,扇动着翅膀朝着天上飞去,它需要看看那些人类为什么有胆量跑来攻击这里。

    并且,如果可能的话,它还想要直接抓一个人类回来享受美味。

    翼魔的飞行能力并不算强,刚冲到五百多米高空就无法继续飞上去了。

    格格斯朝着下面一看,就见到几个人类远远拿着弓箭,朝着村庄射出了一种冒火的箭矢,那些小怯魔已经在火箭的攻击下混乱一片。

    这些小怯魔的胆量原本就很小,比地精大不了多少,在汇聚成群时才敢朝着人类发动攻击,但现在看到之前射过来的火箭将几头小怯魔变成了火炬后,这些小怯魔的士气随即垮落到零点,一些小怯魔直接躲到了房屋里,而更多的小怯魔则是直接朝着相反的方向逃走,完全不顾敌人是否追上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