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总的意思就是,只要打退了恶魔,谁占的地盘就是谁的。

    由此可以看出,那位国王陛下现在急了。

    并且里面还有一条,就是授权各地贵族可以无上限的扩军。

    之前的王国法律里就有一条是用来限制贵族私军的。

    男爵只能建立数量不超过五十的私军,子爵的私军不能超过两百,伯爵的私军不能超过五百,侯爵不能超过一千,公爵是两千的上限。

    通过这一条法律,立米迪王室才能够稳稳将全国的贵族给压制住。

    当然,在实际操作中,贵族们的私军数量往往会超过这个限额,但也不会超过太多。

    譬如原来雄狮城城主帕蒂斯伯爵大人,其私军只能在五百以下,但由于其为雄狮城城主,实际上雄狮城的城防军也等同于他的私军了,这无形之中就突破了上限。

    而现在,国王陛下放开了这条缰绳。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如果让恶魔将整个立米迪王国攻占了的话,那么立米迪王室也就跟着亡国,若是恶魔被消灭了,即便是出现几个很强大的贵族领地,立米迪王室怎么说也是整个王国名义上的共主,也不会损失多少利益。

    毕竟就之前立米迪王国的情况,由于贵族分封制的存在以及王室在很多方面不太给力,使得立米迪王室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失去了很多实际统治权力。

    那些失掉的权力多数都被地方大贵族所篡取,而现在恶魔蔓延,倒不如将缰绳放开,指不定那些贵族与恶魔两败俱伤之后,王室反倒是能够恢复当初的荣光。

    不管怎么说,王室的主意都算是阳谋了。

    那些地方贵族即便是明白王室的心意。也不会自缚手脚,放弃这难得的扩军壮大机会,再说了。恶魔都快打到头上来了,这些地方贵族就算是自保也得反抗了。

    有了国王陛下的这道诏书。特伦斯伯爵领第一次建立了军队体系,每十一人为一个小队,每五个小队为一个中队,每五个中队为一个大队,每五个大队为一团,整个特伦斯伯爵领一共就创建了两个火焰甲兵团。

    实际上这种军队编制很粗陋,相对于这种类冷兵器时代来说,已经完全够用了。

    每个小队里有着一名金刚护甲力士。十名火焰甲兵,但按照特伦斯手下的金刚护甲力士数量来说,这两个火焰甲兵团里也就只有一个团能够让金刚护甲力士满员。

    毕竟光是特伦斯独掌的伯爵卫队里就有五十名金刚护甲力士。

    说实话,特伦斯这也算是穷兵黩武了,这次召集组建的军队共有两千六百多人,加上伯爵领卫队,人数直冲三千大关。

    而在收罗了这么久的人口后,雄狮城、希望小镇加上青木山谷,总人口才刚刚迈过一万人大关。

    虽说里面有八千多火焰甲兵,但总不可能将所有的人都拉上战场。

    实际上三分之一的从军率。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将领地的经济给压垮。

    当然,如果不是仓库里的粮食够多,特伦斯也不可能一口气征发如此之多的士兵。

    “前面就是那个村庄了?”

    特伦斯用望远镜看了看那个在荒野上显得有些孤苦伶仃的村庄。朝着身后的那个夜盗问道。

    “是的,大人。”

    这次,特伦斯伯爵大人响应国王陛下的号召,出兵灭魔,这第一战自然那就选择了被恶魔占领的村庄。

    “你们去试探一下。”

    特伦斯手上没有骑兵,不得不指了几个原本是夜盗的火焰甲兵前往试探。

    这几个火焰甲兵身手倒是敏捷,在离开大队之后很快就隐没在村庄四周的田地里了。

    格格斯是一头翼魔,实力大概与资深剑士差不多,按照级别而言。大概有九级的样子。

    “这样的日子太舒服了。”

    格格斯此时躺在一座民房里,面前摆着一头被吃了一半的啰啰兽。

    想想在深渊里的苦难日子。格格斯简直爱死这里了。

    作为三百多头小怯魔的队长,格格斯能够享受到整座村庄的资源。

    在刚刚攻占这座村庄的时候。格格斯就将村庄里所有抓到的生物归到自己名下。

    而那些肮脏卑贱的小怯魔能够吃到小麦就感到无比满足了。

    要知道在食物极度缺乏的深渊里,平日能够捞到几根骨头与恶魔菇一起炖着吃就不错了,大多数的小怯魔都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中。

    作为深渊最底层的恶魔,那些小怯魔的胃口几乎就赶上地狱里的恶鬼了,只要能够吞下肚子能够带来能量的食物,它们都可以吃下去。

    那些小麦除了没有血腥味之外,还是很能够填饱肚子的。

    就在格格斯想着是不是应该去多攻打几个人类的村庄下来的时候,格格斯的脑海里就传来了小怯魔们的尖叫声:“格格斯队长!不好了,人类打过来了!”

    人类打过来了?

    格格斯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害怕,而是兴奋,在攻占村庄的时候,那些人类逃得很快,使得小怯魔们就抓住了一个干瘪的老头。

    但就这个干瘪的老头,让格格斯享受到了难以形容的美味。

    人肉太好吃了,直到现在,格格斯一听到人类这个字眼,就不由得从腥臭的嘴巴里流出了口水。

    “慌什么慌!一群卑贱的爬虫!”

    格格斯一边怒吼着,一边冲出房屋,扇动着翅膀朝着天上飞去,它需要看看那些人类为什么有胆量跑来攻击这里。

    并且,如果可能的话,它还想要直接抓一个人类回来享受美味。

    翼魔的飞行能力并不算强,刚冲到五百多米高空就无法继续飞上去了。

    格格斯朝着下面一看,就见到几个人类远远拿着弓箭,朝着村庄射出了一种冒火的箭矢,那些小怯魔已经在火箭的攻击下混乱一片。

    这些小怯魔的胆量原本就很小,比地精大不了多少,在汇聚成群时才敢朝着人类发动攻击,但现在看到之前射过来的火箭将几头小怯魔变成了火炬后,这些小怯魔的士气随即垮落到零点,一些小怯魔直接躲到了房屋里,而更多的小怯魔则是直接朝着相反的方向逃走,完全不顾敌人是否追上来。(未完待续)

第二百八十五章 紫青神玉    >

    陆俊那种中了五百万一样的兴奋表情,让唐楚阳受到的触动非常大,因为上辈子唐楚阳曾经随口糊弄过一位口气很冲的算命客,告诉你那人,他现在去买彩票话一定会中大奖。

    结果那人真的去买了,更令人不可置信的是他还真就中了五百万大奖,等那人来感谢唐楚阳的时候,唐楚阳真的很想在他那张兴奋的变了形的脸上踹上几万脚。

    幸好这次中奖的是唐楚阳自己,不然他真不敢保证,是不是会狠狠地一脚踹在陆俊那张同样兴奋变了形的大饼脸上。

    “说说吧,我很想知道你到底看到了什么,竟然兴奋的连鞋子飞了都不知道……”

    唐楚阳饶有兴致地看着陆俊少了一只鞋子的双脚,这家伙难道是一路飙回来的?那得多快的速度,才能连四相境大修士的护体元气罩都挡不住空气的摩擦,以至于鞋子都给空气给擦爆了?

    “金玉!全都是紫青金玉啊!!”

    陆俊根本就不顾唐楚阳语气里调笑的意味,声音变了调一样激动地他这个对他来说震撼无比的消息,以不行不行的激动态度告诉了自家少爷。

    “什么?!那座矿脉是紫青神玉矿?!!!”

    陆俊的变调的话出口,唐楚阳以更加夸张的|长|风|文学[c][f][w][x].声音和动作从原地跳了起来,那座矿脉如果真的是紫青神玉的话,那他还真就是赚大发了!

    紫青金玉,又名紫青神玉。乃至五行大陆各国铸造金元不可或缺的主材料之一,据传原本属于上四界仙矿,乃是专门用于铸造仙界货币而用。

    当然。在凡间界的话,除非你要飞升成神了,不然铸造再多的仙界货币也只能摆着看而已。

    所以通过长久的研究和实验,人类修士将紫青金玉的另一种逆天功能给开发了出来,那就是‘启神’!

    五行大陆上现在发行的金元,之所以能够获得普通人和修士群体的共同认可,皆是因为金元上篆刻着守护神的画像。只要元神强度满足条件,直接就可以通过观想金元上的守护神形象来契约守护神!

    按理说观想图只有使用特殊材料,通过灵画师的炼制之后。才具备被观想的可能,哪怕是最低阶的单画像一阶天兵,其所需消耗的材料价值都不止一千个金元。

    就算是唐楚阳凭借着对上四界远超其他灵画师的了解,勉勉强强也就能花费三百金元的材料。将一阶观想图给炼制出来。而且还必须是单人形象。

    但金元这种大陆上不论是凡人,还是修士都共同认可并且流通的主流货币,偏偏就那么神奇地具备了能够观想的可能。

    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原本应该至少五百金元以上才能买到的一阶观想图,现在只要你手里拥有一枚金元,就可以凭借金元上的守护神形象图进行观想了。

    这就相当于每一枚金元,都是一张一阶观想图!

    铸造金元消耗最大的材料是黄金,如果只是黄金铸造的话。金元也不可能具备观想图的效果,之所以会这样。皆是因为金元当中添加了一些紫青金玉!

    只要在大量的黄金当中添加适当的紫青金玉,这种天地奇物的‘启神’特效,就能在某种程度上直接改变黄金的材质,使之具备最低等灵纸的功效。

    只要灵画师将一阶守护神的形象刻画上去,铸造完成的每一枚金元,都算是一张品阶最低最次的一阶观想图。

    但即便是这种级别最低最次的观想图,对于凡间界基数最大,也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平民开说,都是一种天大的恩赐,因为只要拥有一枚金元,就意味着你身上拥有都留着一张观想图!

    哪怕,这张观想图是最烂的那种!

    唐楚阳这么激动的理由很简单,有了紫青金玉之后,他今后便具备了铸造金元的可能,尤其是他本身就是个灵画师,而五行大陆上并不缺少金矿,真正缺的就是能够启神的紫青金玉!

    陆俊之所以这么激动,是因为他知道金元这玩意儿,连他们所属的天威王朝都无法大量铸造,如今流行在天威王朝的金元,纯属天威王朝铸造的并不多,大多数都是来自四极皇朝。

    如果唐家能够铸造金元的话,单凭这一点,哪怕是天威王朝的王族,都得巴巴的跑来找唐家商量合作,唐家在天威王朝的地位也必然会跟着水涨船高,名扬关外,乃至于整个天威王朝!

    唐楚阳的激动和陆俊不同,他就算再怎么不懂经济,也知道如果他掌握了货币制造权,能够从中得到多么恐怖的利益。

    “派人!立马派人把矿脉给我接管了!好好地给我守住矿脉,任何外人都不得轻易皆因,那座矿脉是属于唐家的!谁动谁死!”

    激动过后,唐楚阳开始考虑怎么将这座矿脉给守下来,不过想想他手里竟然连个五行境的天位修士都没有,唐楚阳激动的话才出口,就拍了拍额头,转而叫住打算去安排人的陆俊,皱眉道:

    “这样,你去把刑牙和都灵召回来,让他们去守护矿脉好了,对了,十八名鬼将那分出一半儿去那边,剩下的鬼将和鬼卫也召回来吧,接下来咱们怕是会有许多麻烦,多来些人撑场子也好……”

    刑牙和都灵是唐楚阳从烛翎那里借来的两名鬼帅,有他们两个实力不逊于境大天位修士的六阶强者守着,一般人想要打矿脉的主意也得掂量一下。

    最重要的是,常年混迹潮汐山的那些老鸟们,肯定大多都认识烛翎手下的这领命得力鬼帅,唐楚阳就是要用这种方式告诉所有打这矿脉主意的人,占据矿脉的是烛翎这尊鬼王!

    吩咐完了这些事情之后,唐楚阳打发走陆俊,有拿出城主大印元神沉入其中,识海当中一点紫金光华爆开,唐楚阳的元神瞬间被增幅数十上百倍,瞬息笼罩以落月城为中心的万余里范围。

    不一刻,唐楚阳就找到了紫青金玉矿脉所在,元神微微一动,缓缓向地下沉没,大约沉入地下一百多里的距离后,星星点点紫青金三色光华闪耀。

    一条范围该方圆数百里的矿脉出现在唐楚阳的识海,天地眼神通强悍的超乎唐楚阳的想象,看着眼前清晰如同近在眼前的矿脉,唐楚阳激动的差点儿直接瞬移过去。

    还好他还不至于激动到什么都不顾的地步,反正他又不懂灵矿辨别和开采,瞬移过去也就是过干瘾而已,唐楚阳之所以动用天地眼查看,不过是想确认这个信息的可靠性而已。

    “阿宝,速来见我!”

    元神一转,唐楚阳的视界已经瞬息回到了落月城,将一直处在修炼当中的阿宝给叫醒,这小家伙是他所有信徒里资质最高,修炼速度最快的小天才。

    如果不是因为资源所限,这厮恐怕早就达四相圆满,可以渡五行劫,成就天位修士的地步了。

    不过唐楚阳怕他根基不稳,一直让阿宝压制着修为,同时之前唐楚阳凝聚四相真灵的时候剩下的材料,也全部拿给了阿宝,让这个小天才重铸四相之躯,彻底改变凡人体质。

    唐楚阳原本是不打算惊动阿宝的,因为发现了阿宝惊人的修炼资质之后,唐楚阳直接就打算将他培养成手里的杀手锏之一。

    但唐楚阳手里能用的人太少了,紫青金玉有太过珍稀,不把矿脉那边好好布置一下,即便有两个鬼帅守着,唐楚阳也很难完全放心。

    阵法就是唐楚阳最大的依仗了,他打算是连环大阵将整个矿脉都给保护起来,但唐楚阳身边懂阵法的人实在太少了,阿宝在阵法上的造诣甚至比陆俊等人还高。

    到这个地步,唐楚阳不得不打断阿宝的修炼,打算把他派过去勘探地形,并且准备布阵的材料,等一切准备妥当了,唐楚阳可以直接瞬移过去亲自布阵。

    而且,之所以选择阿宝,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唐楚阳的天神金身是阿宝的守护神,唐楚阳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直接通过契约向阿宝下达命令,这样做不但方便快捷,而且绝对隐秘。

    阿宝依然是当初那个稚嫩少年,但他身上的气质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神态依旧憨厚,但这憨厚当中还透露着一股子不可忽视沉稳厚重。

    “上神,阿宝前来候命!”

    阿宝淳朴的脸上带着无可抑制的狂热,一脸敬慕地望着坐在大厅主位的唐楚阳,这位无所不能的俊美少年不但是他的恩人,同时还是他的信仰。

    不论是唐楚阳的任何命令,他都会毫不犹豫接受,并且以最狂热的态度去执行!

    唐楚阳保持着一直以来在信徒面前的高贵和神秘,微微颔首之后,抬手一挥,一点金色光华直入阿宝眉心,淡淡道

    “到这个地方去勘察地形,准备布置大阵,等你到了那里,我会给你进一步指示,若有什么不明白的,便通过契约呼唤我……”

    “遵命!”

    阿宝紧闭双目,接受唐楚阳传给他的信息,那点金光里是一张前往矿脉的路线地图,以及唐楚阳对布置阵法的一些要求,了解唐楚阳的命令之后,阿宝恭敬地躬身领命,随后离开议事大厅。(未完待续……)

    ps:第二更求月票!!!!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