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热门推荐:、 、 、 、 、 、 、

    <ter style=”font-si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or=red></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ter>

    ps:零点开始!兄弟姐妹们,之前不能投月票的,能够投了!记住一定要猛准狠!将月票狠狠的砸在本书投上!

    抱团的人类也是比较恐怖的,至少在这场大战的初期,恶魔军队连连败退,小怯魔的尸体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堆积如山。

    但对于恶魔军队来说,小怯魔虽说是军队的主体,但同时也是炮灰,就算是死再多,那些领军的强大恶魔也不会有半点心痛。

    何况恶魔在吞吃了人类尸体后是会进化的,在连续不断的战斗里,不少小怯魔成功的进化为更强大的狂魔,巴布魔,翼魔等等之类下一级恶魔。

    而这些进化之后的恶魔便被恶魔军队的统治者调走了,进化一个就调走一个,人类联军很难找到机会将这些进化之后的恶魔干掉,能够在会战的时候干掉一些那简直就是幸运。

    不管是布鲁斯亲王还是其它指挥官都看出了这个问题,很显然,恶魔在蓄积力量。

    必须在恶魔将力量蓄积到无法抵御之前与之决战,彻底击溃恶魔军队才行。

    在这样的战略指导思想之下,联军不断追逐着退走的恶魔军队,并几次成功将企图伏击的恶魔军队击溃。

    在布鲁斯亲王的眼里,那些恶魔太傻了点,用过一次的招数还想让敌人上第二次当,未免有些可笑了。

    恶魔军队的实力一点点的被削弱,终于,溃逃之中的恶魔军队不再逃跑,它们在一处山谷前汇聚起来,虽说队形极为混乱,但也能够看出它们正在努力的整队。

    “混乱邪恶生物竟然会老老实实的排队?伟大的荒野之神给它们换脑子了么?”

    远远看着那些小怯魔的样子,一个在之前战斗里一连斩杀二十多头小怯魔的男爵不由得嗤笑了起来,身为一位骑士,他认为自己斩杀二十多头小怯魔的功绩已经很伟大了,足以支撑自己说出这番调侃的话来。

    “欧,我的男爵,如果您不想被那边的库米主祭大人指控为渎神者的话,还是老老实实的等候命令,而不是在士兵们面前夸夸其谈。”

    就在男爵得意洋洋的时候,后面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将他吓了一大跳,就在男爵准备放声狂骂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对方竟然是布鲁斯亲王!

    顿时所有的恶毒语言就直接缩回了男爵的肚子里,他不想因为侮辱一位亲王,剑师,而被砍掉脑袋挂在营地外面风吹日晒。

    “是,布鲁斯亲王殿下,您说得很对,我的嘴太臭了。”

    满脸羞愧的回答一声之后,男爵就准备灰溜溜的离开,但这个时候,就听到那位布鲁斯亲王下令了:“男爵,带上你的骑兵去试探一下,最好能够带几个活口回来。”

    啊?

    男爵听到这声命令一时间差点没有反应过来,山谷那边的恶魔足足超过了三四万,让自己的骑兵小队上去试探?难道自己活腻了么?

    就在男爵准备下意识反对这个命令的时候,脑海清醒了过来,这可是军令,不管是布鲁斯亲王是公报私仇,还是怎么回事,只要自己拒绝了的话,那么下一条命令就应该是砍掉自己的脑袋了。

    “是!遵从您的命令,布鲁斯亲王殿下!”

    男爵一个标准的军礼后便雄赳赳气昂昂的带着骑兵小队出去探查敌情了。

    但等到离开营地,男爵的肩头就垮了下来。

    啰啰兽!自己的骑兵小队就三十号人,去试探恶魔大君,还带几个活口回来?真当我是大剑师了么?

    在驱使着六腿战马缓缓朝着山谷小跑步过去的时候,男爵就打定了主意,最多靠近一百米,然后就撤退。

    在距离六百米的时候,男爵与他的骑兵小队开始驱使六腿战马加速,按照他跑过的弧线计算,自己将从距离恶魔军队一百米的地方切过去,就算那些小怯魔扑上来,也没可能在六腿战马的高速下沾到自己一根毛。

    六腿战马的速度极快,很快,男爵就清楚看见了那些小怯魔,甚至于它们脸上的惊恐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嗯?惊恐?

    男爵大人不由得想起了上次击溃恶魔军队的战斗,那些小怯魔在惊恐之下甚至于将手中的铁叉丢掉,慌乱逃窜。

    说不定自己这次也能够如法炮制?

    距离很快就拉近到两百米不到,就这样转回去还是向前冲,当一次英雄?

    “冲锋!直接从那些小怯魔身边切过去,抓稳大剑!”

    男爵在下一刻就下定了决心,开始指挥了起来。

    他虽说想当英雄,但却没有直接踏阵的想法,那是傻子的做法,最完美的办法就是从边缘处切过去,六腿战马所带来的高速足以让大剑将任何障碍物切成两半!

    看到骑兵小队的举动,凭借着自己卓越视力正在观察之中的布鲁斯亲王不由得咦了一声,那位男爵的勇猛倒是他所不知道的。

    但他摇了摇头,面对数万恶魔,哪怕是小怯魔发动冲锋,一旦被陷住的话,就算是自己也很难在无数小怯魔的围攻下生还。

    勇猛倒是够勇猛了,可惜脑子不太够用,唉,战后如果能够找回他的尸体,还是给他找一块好点的墓地安葬吧。

    此时的男爵压根就不知道亲爱的布鲁斯亲王已经将自己的后事给安排好了,如果知道的话,他真不知道应该感谢还是愤怒。

    但接下来的事情,让布鲁斯亲王一愣,更是让男爵大喜。

    尚未等六腿战马完全冲到小怯魔面前,那些小怯魔竟然吓得自行逃走,顷刻之间,至少有超过三成的小怯魔混乱了,它们大部分朝着更里面的地方逃去,一部分朝着两侧逃走,甚至于还有一些小怯魔径直朝着骑兵小队冲来,转眼之间就被疾速奔驰的六腿战马撞飞了出去。

    “杀!传我命令,沙朵公国骑兵团全体出击!”

    在犹豫了片刻之后,布鲁斯亲王随即下达了较为保守的命令,只命令那支来自于沙朵公国的骑兵团出动。

    这支沙朵公国的骑兵团现在暂时隶属于布鲁斯亲王手下。

    当然至于是否听从命令就要看骑兵团指挥官的心情了。

    布鲁斯亲王这也同时试探着这支骑兵团,如果听从命令,冲上去损失了,算是削弱了这支骑兵团的实力,若是不听从命令却是最好的结果。R1152(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大权到手    “落月城的城防大阵,不论是攻击,防御,还是其他,皆是由城中神碑控制,而控制神碑的钥匙,就是你手中的城主大印!”

    回答的唐楚阳这个白痴问题的时候,林景心里也对唐楚阳的背景有了些猜测,这小子不但是第一次当城主,恐怕还是第一次参加潮汐山试炼。

    而且林景还想到了一个更加让他吃惊的可能,眼前这个只用了半年出头的时间,便积攒到足够直接就任城主之位的少年,很可能还是个没什么背景和实力的新嫩!

    他这个猜测可是有充足依据的,因为但凡在外面有点实力的家族或者宗门,只要够资格参加试炼,就不可能对潮汐山这些近乎于常识的东西,表现得这么无知。

    唐楚阳如今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在无声地向林景透露着他的无知和粉嫩,这样林景惊讶的同时,也吃惊于唐楚阳的实力,这样一个什么根基都没有的少年,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不过这个问题林景并未去深想,因为唐楚阳有没有背景或者实力,都和他没有哪怕半毛钱关系,长老团也不会让他这个监管落月城的执事长老,和落月城的任何一位城主产生利益关系。

    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林景这么想着,也彻底歇了和唐楚阳加深关系的意愿,身为七阶强者,并且是个有野心的强者,除开修炼之外林景需要做的事情并不多,感情投资就是其中之一。

    他原本见唐楚阳如此年轻。并且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积攒到成为城主的贡献,肯定是个实力雄厚的大势力嫡系传人。

    就在这之前,林景还想着多多和唐楚阳接触一下。算是提前对这个潜力无限的年轻人感情投资了,只是现在看来,这个念头还是赶紧掐掉的好。

    一个没有任何根基的人成为潮汐山一座城池的城主,这事情听来似乎很传奇,但事实上也注定了这种人注定就是个悲剧。

    强者都不喜欢和悲剧沾边,或者说任何生物都不会喜欢悲剧,所以林景决定对唐楚阳敬而远之。赶紧还完了人情走人就是。

    有了这个念头之后,接下来林景也不管唐楚阳听不听得懂,几乎一刻不停地将他知道的。并且能够说出来的所有关于落月城的信息,全部竹筒倒豆子一样灌输给了唐楚阳。

    林景知道了的事情,也就意味着何步生,东郭傲勇。黛丽丝三个也会知道。他们四个执事长老虽然互不统属,也不属于同一个势力,但这种不值钱的人情不卖白不卖。

    就算黛丽丝等人不问,林景也会主动告诉他们。

    强者之间的交流方式实在太多了,就在林景向唐楚阳陈述落月城内政的过程中,他就将联想到的那些信息全部告知了其他三人。

    强者都是强大的,同时也是无比现实的,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里。你不现实一点绝对会死的很快,之前被逼走的陌柏就是个再好不过的例子。

    林景将他分析的信息和东郭傲勇等人分享之后。所有执事长老也都掐灭对唐楚阳投资的意愿,这种注定了不会有任何收获的投资,哪怕是最不值钱的感情投资都不会有人愿意去浪费。

    如果不是因为何步生,黛丽丝二人还要留下来监管,他们怕是等交接完成之后,就会第一时间离开落月城。

    不过何步生,黛丽丝二人也决定了,今后只要唐楚阳不是在落月城胡搞乱搞,他们是不打算在出面干涉唐楚阳的任何事情了。

    而这个时候已经明白了神碑作用的唐楚阳,却依然一脸感激地向林景等人道谢,根本不知道因为他近乎无知的表现,已经将自己的底细彻底暴露了。

    不过也也因为这个原因,反而让唐楚阳彻底得到了落月城的所有大权,就连黛丽丝,何步生二人,都收了继续和他接触的心思,可以说,整座落月城已经没有人能在管理上干涉唐楚阳了。

    万事万物总是有好坏两面的,关键是还是看问题的态度,林景觉得唐楚阳不加掩饰地表达自己的无知,是一种毫无城府的稚嫩表现。

    但在唐楚阳看来,他的问题虽然让自己显得很无知,但这么多不但能够得到想要的信息,同时还能让人小看,或者轻视他,这也是唐楚阳想要的。

    轻视就意味着不会重视,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唐楚阳做起事情来才会比较轻松,一个对你不警惕的人和一个看到你就全神戒备的人,两者间哪个更好对付,不问可知。

    大约十几个时辰之后,林景等人基本上将所有事情交代完毕,接着他们根本不给唐楚阳缓气的时间,直接带着他去检查和交接比较具体的事务。

    尽管林景等人心急交差,但有些事情是绝对急不来的,比如说城防的问题,那一块需要修补加厚,阵法又布置在哪个位置,是否损坏等等,唐楚阳这个城主是必须亲自去检查一下的。

    毕竟林景等人汇报给唐楚阳的,只是字面上的数据而已,至于是否属实,要等唐楚阳验证之后再说,这和两者间信任与否没有多大关系。

    毕竟唐楚阳在接任城主之前,根本就不认识林景等人,又何来信任一说?

    尤其是金库和宝库,唐楚阳根本不可能只凭借黛丽丝,何步生二人的一面之词就放他们离开,数据毕竟只是数据而已,有没有那么多东西,唐楚阳总要亲自看过了再说其他。

    不过唐楚阳显然是小看了黛丽丝等人的节操,或者说是他不够了解长老团禁令的权威性,花费了足足三天时间。唐楚阳把所有需要检查的事务细细验算一番。

    得到的结果却让唐楚阳极为惊诧,不是惊诧于林景等人所报数据的准确性,而是他们拿出来的数据竟然都只是保守数据。事实上的情况,要比他们说得更多,更好一些。

    比如说人口,林景之前报的是八万三千人,但等唐楚阳从神碑处核实了元神印记之后,才发现落月城的人口已经超过九万!

    每一个被分配到某个城池的修士,都会被神碑主动记录下元神印记。但凡是这些修士击杀妖兽获得的精气,将全部归属于拥有他们元神印记的神碑。

    比如唐楚阳,他被分配到落月城的时候。元神印记就已经被神碑记录了下来,因此他接近到落月城百里以内时,神碑才会因为巨量的妖兽精气,激发了惊动全城的浩瀚异象。

    所以尽管落月城的修士来来往往。但人口数字林景是做不了假的。金库和宝库里的资源也比黛丽丝,何步生上报的要多一些。

    不过也多的有限,并且这些多出来的资源,其中大半儿都是这几天刚收上来的人头税。

    至于护卫队方面,落月城属于二级城池,拥有最基本的一千名常规护卫名额,这一千名护卫是直接使用府库资金来招收的,而且。负责监管的执事长老有权负责招收这一千名护卫。

    不过东郭傲勇负责的护卫队,唐楚阳并没有急着去看。因为东郭傲勇说了,如果唐楚阳这个城主对护卫队里的修士不满意,他完全可以将其赶出护卫队,自己另行招收便可。

    既然那些护卫的去留大权在唐楚阳手里,他也没必要心急火燎地去检查护卫队的实力,等把其他事情捋顺了之后再去整顿就是。

    “城主,如今该检查的都检查完了,不知你对我们几个负责的事务可有异议?若是都没有问题的话,还请城主将这本灵笈上的回执签了,我等也好回长老团复命……”

    再次回到城主府之后,林景第一时间就把一本灵笈放到了唐楚阳面前,这是长老团下发的特殊灵笈,专门用于新任城主接交完成后,对执事长老负责的事务进行确认的回执。

    同时这种灵笈也是维护城主利益,杜绝执事长老以权谋私防备手段,若是林景等人所报数据不实,唐楚阳肯定不会在上面签字,到时候林景等人怕是要接手长老团的审查和惩罚了。

    “没问题!辛苦各位长老了……”

    跟查的都已经验看清楚,唐楚阳也没必要在这方面啰嗦什么,再说了,林景等人急着离开,唐楚阳又何尝不是在盼着他们快点走呢?毕竟他可不想每天做什么事情都要被人盯着。

    签完了林景的回执,黛丽丝,何步生,东郭傲勇等人以此将自己的回执也拿出来让唐楚阳签收,每个执事长老负责的事务都各不相同,所以代表回执的灵笈每个长老都有一份。

    所谓的签字,其实就是唐楚阳将自己的元神印记烙印到灵笈上而已,用手写的方式来签名这种方式太落后了,而且容易作假。

    元神印记就不同了,每一名修士的元神都是独一无二的,使用这种方式来验证和确认,别人就是想搞假都难。

    “呵呵,既然已经交接完毕了,那我等就不再逗留于此了,城主大人还请自便,我们这边告辞了……”

    最后一份灵笈签收完后,林景等四名执事长老齐齐向唐楚阳点了点头,有些迫不及待地开口向新城主辞行。

    “啊!这就走啊?诸位长老何不多留几天,也好让晚辈招待一下,以感谢诸位长老在过去的半年里对落月城的贡献。”

    “不用麻烦了,那些不过是我等分内之事,城主大人接下来恐怕有许多事情要忙,我们就不打搅了,告辞!”

    林景这话说完,不待唐楚阳回话,便和何步生等四人直接瞬移离开了城主府,和一个注定要被人干掉的城主喝酒?他们可没那么多时间去浪费。(未完待续。。)

    ps:(ps:第二更来了,诸位书友们,月底了,求月票!!!)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