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利诱你?你才知道啊?!

    林景等人看唐楚阳惊讶的表情,齐齐回以鄙视的沉默,如果不是为了尽快交差,他们才不会和唐楚阳啰嗦这么多,即便是要留下来的黛丽丝,何步生二人,交完差之后至少可以轻松许多。

    “城主此言差矣,我们说不说这些,对于我等而言也无所谓坏处和好处,方才所言,本就是潮汐山的规则和一直都在发生的事实,城主你听与不听,都不会影响这些事情的发生!”

    尽管林景等人确实是在利诱唐楚阳,但他们显然是不可能承认的,反正承认与否对他们都没有好处,当然,为免自己的心思被唐楚阳看出来,林景肯定是要解释一下的。

    “老夫觉得现在已经不是当不当城主的问题了,而是即便你不当,照样也得被卷进夺城大战之中,语气势单力薄地等死,还不如依靠城主能够动用的大量资源拼一把,万一你的运气好赢了呢?”

    是啊,万一要运气好呢?

    唐楚阳不得不在这个问题上思考一下,对于运气这种概率上的问题,作为神棍的唐楚阳一般都敬而远之,但他连穿越重生这种事情都经历了,再怎么玄乎的东西唐楚阳似乎也该考虑一下。

    其实放手得之不易的城主之位,还是让唐楚阳非常不舍的,若不在潮汐山席卷一番,积攒足够多的修炼资源,他出去之后可就难混了。甚至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按照唐楚阳原本的计划,拉上烛翎这个七阶鬼王,只是为了能够保证他安全的离开潮汐山。回到关外的唐家而已。

    至于到了外面之后怎么躲避凌央泽,古家,高家的追杀或者暗杀,唐楚阳的想法还是像最初想的那样,直接找一座天降神塔冲进去躲他个六七年。

    关于天降神塔,唐楚阳自觉已经了解的非常细致了,云塔。天塔,仙塔这些不同级别的天神塔,每一种塔内的时间流速都是不同的。

    最差的云塔。其内七天的时间也才相当于外面的一天,高级一点的天塔,在里面呆上一天,外面也才过了一个时辰的功夫而已。

    如果运气好。能够找到万中无一的仙塔那就更幸福了。在仙塔这种级别的天神塔内呆上一月时间,外面也不过是一天,在这种不对等的时间流速下。

    哪怕唐楚阳在里面躲个一百多年,外面也顶多才过去三五年的时间而已,但这一百多年正好是唐楚阳最缺的时间,若是能让他安心的筹备,修炼一百多年。

    等唐楚阳再出来的时候,不论是长生皇朝的凌央泽。还是天威王朝的古家和摩云宗,对唐楚阳来说恐怕都算不上什么大威胁了。

    这也是唐楚阳敢于和凌央泽撕破脸。并且不惧陌柏威胁的最大依仗,再一个,也是唐家的敌人实在太强大,也也太多,反正早晚也是个死,得罪多少人反而没必要在意了。

    反正怎么着都是个拼,何不鼓鼓劲再往大了玩一把?

    心中思绪百转千回,唐楚阳最终咬了咬牙,狠狠地冲林景等四名执事长老点了点头,道:

    “几位长老说得有理,与其等死,不如冒险搏一把大的,这城主我当了!”

    “哈哈,这就对了嘛!反正危险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何不将同样的风险放到更高的层次,来博取更加客观的收益?城主,你一定不会后悔今日做出的决定!”

    林景笑得一脸肥肉狂抖,马匹不要脸一样的猛拍,至于唐楚阳会不会为今日的决定后悔,他才不会在乎了,夺城大战何等残酷,以唐楚阳的那点儿可怜的修为,到时必定难以生还。

    人都死了,林景无论之前对唐楚阳画下多大的馅饼,将来也不用担心能不能兑现的问题了。

    其实唐楚阳也没把林景的话当真,如果他这么容易相信别人的话,早就被凌央泽骗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自重生以来,唐楚阳唯一能够完全信任的就是他自己。

    即便是他所在意的那些唐家亲人们,在信任方面也仅仅是排在第二位罢了,重生这种事情能乱说么?所以唐楚阳这辈子已经注定了无法轻易信任他人。

    “后悔什么的,还是等到试炼结束再说吧,既然林长老都这么说了,那还要劳烦林长老,把落月城的情况给晚辈介绍一下吧。”

    既然决定接下这个充满风险的位子了,唐楚阳肯定要关心一下自己的保命本钱了,而落月城的城防,以及被分配到落月城的所有修士,就是他最大的本钱之一。

    “好说,好说,城主且听老夫细细道来……”

    终于说服了唐楚阳,林景也忍不住暗松口气,稍稍整理了一下思绪之后,这才不紧不慢地为唐楚阳解释道:

    “这次潮汐山扩充的面积可谓史无前例,因此除开第一批进入潮汐山的试炼者之外,后面又陆续增派了两批,总计三批八十六万多各族修士,加上历届驻留在潮汐山的人,人数已经突破百万!”

    “一百万修士?这么多?!”

    唐楚阳再次忍不住惊呼,这个数字比他预计的可要多了一倍,这就意味着等百族大战开始的时候,参与的人数更多,也会更加危险和残酷。

    “不错!”

    林景点了点头,表情里也带了些感慨,他也不是第一次担任执事长老了,这一次潮汐山试炼,可以说是有史以来试炼人数最多的一次,当然,潮汐山的面积也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

    点头肯定了唐楚阳的问题之后,林景一边缕着胡须,一边摇头晃脑道:

    “因此。不但十八座固有的城池人口暴增,就连那些星罗棋布的小城池,所聚集的修士也远超以往。就拿落月城来说,以往能够有一万人都算多了,如今却足足暴增了近十倍!”

    “落月城有差不多十万名修士?!”

    唐楚阳忍不住再次开口问道,一万人的近十倍,那不就是近十万人了?这个数字又出乎唐楚阳的预料的,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最初被分到这里的时候。落月城撑死只有三万修士而已。

    “没那么多,根据老夫最近审查的数字来看,具体数字应该是八万三千多名修士。不过如今城主即将就位,想必这个消息恐怕会吸引不少修士来投奔。”

    唐楚阳原本连续两次打算林景讲话,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原本打算彻底闭上嘴巴好好听林景陈述。但林景口中‘投奔’这两个字说得实在太扯淡了。他忍不住就扯嘴插话道:

    “晚辈接任城主之位还能吸引修士来投奔?林长老,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了吧?晚辈一无盛名,二无实力,怎么可能吸引其他修士来投奔?”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吧?”

    林景没有因为唐楚阳的插嘴而着恼,反而似是早想到唐楚阳会这么问一样,冲唐楚阳眨了眨小的可怜的眼睛后,这才解释道:

    “在大家实力相差不是很大的情况下。潮汐山所有城主拼的就是筹备时间,哪座城池开发的最早。筹备的时间最长,其积蓄的实力也就越强,相应的,获胜的几率就越大!”

    说到这里时,林景抬手指了指唐楚阳,笑眯眯地继续道:

    “如今你比其他城池的城主早继任至少半年时间,这其中的优势绝对不容忽视,不论是那些墙头草一样的散修,还是一直处于观望状态的商人,中小势力,怕是都会陆续来接触你,如果你只是继任副城主也就算了,

    没有对落月城总体控制权,那些人或者势力肯定会犹豫,但问题是你继任的是掌握所有大权的正牌城主,只要继位,就能立刻动手开发落月城周边资源,开始积蓄实力,筹备将来的夺城大战!”

    林景话说到这里的时候的时候,突然转身向东郭傲勇点了点头,东郭傲勇见状似是明白他的意思一样,笑着点头站了起来,接着林景的话题继续道:

    “散修为的是自保,谁的优势更大,他们自然会投奔谁,而商人是为了利益,落月城周边资源若是能够提前半年开始开发,他们怕也难以拒绝,

    至于那些中小势力,乃至于大型势力,都是为了搏去阵营胜利之后更大巨大的利益,你提前半年就任城主,这个优势太大了,老夫敢保证,只要你继任的消息传出去,马上就会有人来主动接触你!”

    话说到这个地步,唐楚阳也差不多明白林景等人的意思了,他提前半年接任城主之位这个优势,绝对是超乎他想象的巨大,主要他本人不是太菜,这种优势恐怕会越积越大。

    直至夺城大战开始的时候,说不得能够以一城之力带领人类阵营取得胜利!

    “这么想想的话,夺城大战还真有些搞头啊……”

    唐楚阳习惯性地摸了摸鼻子,开始在林景勾画出来的蓝图上畅想了起来,他不是笨蛋,一些事情不了解也就罢了,一旦让唐楚阳明白了其中的诀窍,基本上就很难有事情能够瞒得了他了。

    想着想着,唐楚阳突然想起什么,抬头冲林景问道:

    “对了,林长老,我方才听你数次说起神碑防护等级,难道这神碑还有其他神效?”

    “那肯定啊!”

    林景几乎想都没想便回答了这个问题,而且看向唐楚阳的目光非常惊讶,似乎是在奇怪他为什么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未完待续

    ps:(ps1:今天的时间似乎会比较充足,两更保证,三更可期,四更也不是没可能吧……)

    (ps2:当然,我只是说说,诸位随便听听,做不到可不要怪我,对了,貌似又月底了,诸位书友赶紧检查一下票仓吧,似乎月票及时投掉的话,就要打水漂了!求月票!!!)

    …

第321章 建造剑冢(为第375张月票加更!)    ps:本章为第375张月票加更!

    若是带有属性,那飞剑就不能够专精于锐利二字,又何谈一剑破万法?

    嗯,这些话就说得有些多了。

    在找好灵气充裕且阴阳均衡的宝地后,就需要找来大量的剑,任何剑都可以,当然如果对西洋剑之类的剑没有爱好的话,最好不要用这样的剑,否则培养出来的剑胚成长为飞剑之后,就有几率会成长为一把西洋剑造型的飞剑,会让人吐血的。

    而这些剑也是有要求的,最好是沾过血,上过战场的剑,带有戾气更好,如果是在战场上断掉的剑就更棒了,总之将这些剑找来后,就插在这块宝地上,每日用各种腥臭的动物血浇灌。

    这是为了增强出产剑胚的抗污能力,在很久之前,不少与剑修战斗的妖怪都知道用各种污秽的东西去抵挡飞剑,借以腐蚀飞剑的灵性。

    而用动物血长时间浇灌之后,出产的剑胚就对那些污秽之物自带抗性了。

    这也是那本《剑胚》上总结出来的经验。

    做好这些准备工作之后,这块宝地就成为剑冢了。

    像这样的剑冢,基本上有传承的剑修门派都有,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添加更多的剑进去,尤其是那些剑修死掉后留下的飞剑,添加进去之后,出产的剑胚更多更好。

    每当门派内有剑修需要的时候,就可以进去剑冢求取剑胚,少则一日,最多一周,剑冢之中就会生出一把剑胚来。

    难怪贾可道看完之后,要仰头长叹。

    想要一把剑胚还得整一座剑冢出来。这种性价比也太低了点吧。

    地球上现在是没可能建造剑冢了,还好异界这里灵气充裕,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建造剑冢。唯一的问题就是需要寻找一个阴阳均衡的地方。

    既然要做,那么就要做好一点。

    大体来说。人类聚集的地方阳气都会大幅超过阴气,而在墓地等地方,阴气则是超过阳气,另外大多数的野外,白天是阳气重,晚上是阴气重,因而想要寻找一个阴阳均衡的地方并不容易。

    但在阴阳眼之下,贾可道很快就在青木山谷外找到了一个阴阳均衡的地方。

    而建造剑冢需要的剑就略微有点麻烦了。最好是上过战场的剑。

    青木山谷里倒是有一堆尚未来得及销毁的剑,也算上过战场,就是上次佣兵攻打青木山谷时的缴获品,只不过都有些残缺,因而也没有拿到希望小镇去发卖,堆在了青木山谷的仓库里。

    但这些剑的样式都是异界的长剑款式,贾可道可没有用这些残剑去建造剑冢的想法。

    还好,就现在而言,不管是雄狮城还是希望小镇,或者青木山谷里。所配发的长剑都是华夏款式,因而对于贾可道来说,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等待或者主动爆发一场战争!

    但若是主动爆发一场战争的话。奥迪斯与特伦斯两人都表示了反对,原因很简单,现在还没做好准备。

    那些火焰甲兵多数都没有足够的战斗经验和意志,如果送上战场的话,很有可能成为敌人的屠杀对象。

    在很多战争,单纯的武力并不是决定胜负的唯一条件,战斗经验和意志才是决定胜负的条件。

    对于这一点,贾可道也明白,因而就只能等待了。

    蔡银玲倒没有催着师尊。反倒是将精力用在了研读《剑修》一书之上,虽说现在尚未有剑胚。但这并不影响她开始修炼,剑修也需要提升自己道行的。

    贾可道也恢复了每天打坐入定的状态。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立米迪王国变得越来越混乱,但从其它地方逃来的难民数量也随即减少。

    之前两个月时间里,从外地逃来的难民数量就超过六千人,而之后的两个月时间讨来的难民数量也就只有两千人。

    而难民们带来的消息也证明立米迪王国有些摇摇欲坠了。

    联军在上一次被恶魔伏击惨败之后,立米迪王室连同大贵族以及两个教会再度吐血组建了一支更强大的军队。

    这一次,立米迪王室可是连老本都掏出来了,除了一个步兵团镇守王城之外,其余剩下的五个步兵团,剩下的骑兵,重装步兵,以及三十名随军法师!

    随军法师里面还有三位大法师坐镇,总计出兵六千多人。

    而立米迪王国的那些大贵族在王室的号召下或者说对恶魔的恐惧下,也搜刮了九千多士兵,随军法师十多人。

    至于逃难到王城的小贵族们,在王室的感召下,或者说是威逼之下,交出了自己手上最后的一点兵力,多多少少凑出了三千多人。

    也就是说,光立米迪王国这边就凑出了一万九千多人。

    而荒野教会和跛脚教会在上次联军被伏击之后,也是被打肿了脸,这次发誓要让恶魔好看,在各自派出六位主祭之后,还派出了一千多教会武士,让联军总人数突破了两万大关。

    另外热心的沙朵公国也派遣了一支两千多人的骑兵团过来帮忙,使得立米迪王室如临大敌,最终派出了立米迪国王的弟弟,布鲁斯亲王,一位刚刚晋升的剑师!

    可以这么说,立米迪王国境内就这么一个剑师。

    可别小看了这位亲王剑师,作为与骑将,连射手,魔导士,主祭一个等级的剑师,其战斗力是极为恐怖的。

    可以这么说,如果让一位剑师近身偷袭的话,不管是魔导士还是主祭随即就会陨落,甚至于大主祭,魔导师这样的顶级强者都很难全身而退。

    当然,在多数情况之下,剑师很难直接靠近魔导士和主祭,魔导士身上的魔法道具魔法卷轴一大堆,足以可以将任何靠近自己的近战职业者轰成碎渣,而任何一位主祭身边都有不少用来挡枪的教会武士。

    总之,布鲁斯亲王不管是地位还是实力,执掌这支联军都没有问题,而沙朵公国骑兵团的指挥官也就是一位子爵,大剑士的实力罢了。

    很快,这支新组建的联军就与四处征战的恶魔军队爆发了一系列的大战。(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