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五彩神鸾两股颤颤,美丽面庞一下子褪尽血色,她今日来翠玉屏障,最先找到西苑散人,想他代为引见,谁曾想就见到了这一幕。

    这暴起出手之人,实力之强绝对远在她之上,居然如此轻易的,就被轰杀当场。而且,最让她惊悚的,不是萧家突然冒出的第九名混元无极,而是那个不及十岁的少年。

    五彩神鸾可是看的清楚,那袭击强者之所以被杀,正是因为中了他的手段。

    可刚才,明明他只是一抬手,甚至连半点力量波动都未曾散发,这种未知而恐怖的力量,才更加让人害怕。

    只是萧家一少年,就有如此威能,他们究竟是什么人?还隐藏了多少力量?

    这一刻,五彩神鸾心底最后一丝异念消散,有的只是彻底的敬畏与惶恐。

    她开始怀疑,就算护界联盟所有人拼死与萧家一战,只怕最后失败的,依旧会是他们吧。

    萧东吴拂袖一挥,身死外域强者尸体被直接收走,他目光落到莫语身上,眉头渐渐皱紧。

    禁略带疲倦的声音在心底响起,“他发现我了,怎么做?”

    “你按我的意思做就好。”莫语淡淡回应,神色间一片平静,他向萧东吴看了一眼,转身朝向天空。

    “西苑散人,你带她来做什么?”

    一个寒颤,西苑散人猛地回过神来,勉强挤出笑脸,“这……这位大人,五彩神鸾希望可以加入萧家,托我做引荐人。方才事发突然,我们全无准备,行事迟缓之处还请大人不要见怪。”

    一个少年,也要称为大人?谁要是真这么问,西苑散人保证一口口水喷死他!你家少年这么牛逼,一指头就能碾死一个混元无极,而且还是最生猛的那种。

    外域诡秘强大,说定眼前这个小不点,就是哪个老魔头的转生,这种事情难道还少见了?恭谨点没坏处,否则一个不小心,被点上那么一指头,可就悲剧了。

    五彩神鸾急忙开口,“正是如此,方才之事,绝与我二人无关啊!”

    她当真是害怕,千万别被怀疑上。

    萧东吴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什么,对两人视若无睹,只是眸子余光,不住在莫语身上盘旋。

    莫语对此像未察觉,看着五彩神鸾,淡淡道:“本座记得,不久前也曾派人去小吴城与你商议?”

    五彩神鸾身体一僵,“这……这……是我一时未曾考虑清楚,不过与我见面萧家道友,我已礼遇送走。”

    这会子,她已经开始后悔,早知道这个情况,还不如不来萧家,就是晚来几天错过今日也好啊。

    “若非如此,你觉得自己还能站在这里?”莫语语气透着冷淡,一翻手出现一枚玉简,“你当日所观【天禽术】就在这里,完整版本没有半点删减,但今日再取,与在小吴城已是不同,答应本座一个条件,我便给你。”

    他姿态睥睨,一副高高在上模样,姿态拿捏的好似一方巨擘,藐视着小小蝼蚁。

    萧东吴哪怕此刻心思阴沉,却也忍不住感到一阵古怪。

    五彩神鸾心中一紧,差点想哭了,她越看越与西苑散人是一个想法,这看着唇红齿白的小小翩少年,绝对是一个转生的老魔头,那眼神、那姿态、那气度,无一不证明了这点。

    这个时候,被这样看着询问,我敢有什么异议?我敢吗?

    “一切但凭大人吩咐,妾身不敢不从。”语态间委委屈屈,透着一份惹人怜爱的气息,五彩神鸾这会只能寄希望,自己可以打动这个老魔头一些,让他不至于提出太过离谱的要求。

    莫语笑了,抬手一点眉心,再度出现时,指尖多了一颗米粒般晶莹透剔的种子,释放着纯粹的灵魂波动。

    “将这东西收下,成为本座坐骑,我保证最多百年,就归还你自由。”

    如果没有最后一句话,五彩神鸾死都不会答应,这种一看就是灵魂奴役的手段,一旦答应便永世不得超生。

    可就算这样,她也是勃然色变,脸上阴晴不定。

    莫语冷哼,“怎么,你不答应?也罢,就当本座没说过。”

    说着,就要将灵魂之种收回。

    五彩神鸾心脏一个抽搐,外域老魔头会这么善解人意,知道她不喜欢就不再逼迫。

    拜托,不要这么天真好不好!

    她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不识抬举,已经激怒了他。

    这种老不死,谁知道有什么手段,就算他表面上不表示什么,暗中随便算计一下,自己想不死都难!

    “等等!”五彩神鸾挤出笑脸,“能为大人效力,妾身倍感荣幸,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只希望大人您能言而有信。”

    莫语脸色稍霁,轻轻“哼”了一声,“本座一言九鼎,你且放心就是!”

    语气虽淡,却流露出一丝煞气。

    五彩神鸾暗道侥幸,这老魔头果然心存歹念,幸亏答应下来了,不然才真是麻烦。

    颤着手,接过灵魂之种,此物瞬间融入血肉,她只感觉魂中一冷,魂种已融入其中。

    一阵刺痛传来,五彩神鸾闷哼一声,眼中露出惶恐,“大人,您……”

    “不要抵抗,很快就好了。”

    果然,随着一阵剧痛的灵魂抽取后,魂种破壳而出,生长出密密麻麻的根系,遍布灵魂每一寸角落。

    如此,一个心念变化,就能让灵魂随之崩溃。

    好狠毒、好恐怖的手段!

    如此强悍的灵魂控制之术,会是一个少年人所能掌控?老魔头,这妥妥就是一个老魔头啊!

    五彩神鸾恭谨行礼,心中暗暗悲伤,想要自行挣脱操控是不可能了,只希望这老魔头能言而有信。

    莫语一挥手,“起来吧。”他转身,看了一眼萧东吴,“走吧,早点解释清楚,免得你老用这种眼神看我。”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大殿,萧东吴一挥手,一层禁制出现,不仅屏蔽了外界感应,更隐隐有种封锁空间之感。

    莫语暗暗摇头,这家伙,倒真是不客气!

    萧东吴吸一口气,冷冷道:“说吧,你究竟是谁?竟敢夺舍我萧家嫡系!”

第1356章 问天祭坛    莫语摆手,“还没定性呢,你少来这模样,现在不说,但你小心我事后找你麻烦。”他自顾转身落座,倒了一杯茶,“坐下说,我要是想跑早就跑了,还能跟你来这。”

    萧东吴不为所动,“谁知你是不是有阴谋手段,想暗算控制我。”他目光越发冰冷,“我耐心有限,你最好快点。”

    莫语指指他,把茶杯丢在桌上,“你给我记着!”说完,他扯了扯衣领,“把你身上那件东西取出来吧,我早知道你一直探查我的气息。”

    萧东吴略一犹豫,抬手将黑色圆珠取出,此刻圆珠中的迷雾,凝聚成一张冰冷的面孔。在取出瞬间,这面孔眼眸蓦地睁开,死死落在莫语身上。

    “族长的手段吧?我就知道,事情不可能永远隐瞒下去的。”莫语叹了口气,让萧东吴一下紧张起来,握紧了圆珠。

    “慢点,你可别太用力,万一捏碎了,我岂不是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莫语挥了挥手,“禁,你出来吧。”

    空间微微闪动,一道身影出现,黑色的长袍,黑色的长发,眉眼间隐约与莫语有些相似。

    此刻微微躬身行礼,“萧东吴,第一次正式见面,我是禁。”

    萧东吴眼眸一缩,“他是谁?”

    “他是谁我自会解释,你先看看,手中圆珠的变化,接下来咱们继续说。”莫语用手指了指。

    萧东吴低头,圆珠中的面孔,此刻缓缓闭上眼,散开重新变成雾气,他眼眸微微瞪大,“这……这……”

    “这什么这!”莫语哼了一声,脸色不善,“这个珠子感应到的,是我这位朋友的气息,不是我的。”

    看了一眼萧东吴,他虽然面露思索,却依旧没有放松警惕,莫语暗暗感叹一声,对他的心性更多了几分赞叹,可惜今天你再谨慎再聪明,也得喝下洗脚水。

    轻咳一声,莫语继续道:“你应该知道,我出生时灵魂不完整,本应该是死了的,后来突然灵魂完整,才有了今日。其实这件事情,我是做了一些隐瞒的,不过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转身看来一眼,“这个家伙,当初的确是想夺舍我,可惜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被我吞了不少灵魂本源,才使得灵魂恢复完整。然后,禁就留在了我体内,与我达成了一定程度的合作。”

    “帮你杀死外域来人的,是禁的力量,以我的修为可没那个手段,所以才引发了珠子的感应。这件事情,你可以上报族中,不过我与禁之间的合作,我不能说,这涉及到我的私事。”

    萧东吴看看莫语,又看看禁,再低头看看手中失去反应的圆珠,对他的话信了几分,脸色渐渐缓和下去。

    “我承认,你说的很合理,但事情重大,我会如实上报族中,等待族中回应。在这之前,麻烦你暂且留在这座大殿中,如何?”

    莫语冷笑,“萧东吴,你是真的不想好了!行行行,你牛,就按你说的般,但你给我记住了,事情咱们没完!”

    萧东吴嘴角一阵抽搐,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改变主意,挥手打开一条通道,走出了大殿。

    禁目光一闪,“这小家伙,倒是谨慎的很。”

    “意料之中。”莫语淡淡开口,“我表现的越是随意,越能让他相信,等萧东吴如实回禀萧家,才能越不引人怀疑。”

    “你真不担心,萧家真的检查出来,你占据‘萧晨’肉身一事。”

    “担心是有的,但我觉得,轮回殿的力量,应该值得信任。”

    禁满脸无语,“你就是靠着这种自信做出的判断?”

    “还有对一世、二世的信任,他们费尽心机手段,才开启了轮回殿,想来是万无一失的。”莫语微微一笑,他的确很有自信,因为他们两个,与他是同一个人。

    自己绝不会害自己。

    听着怪异,却是事实。

    禁抬手掩面,许久呻吟一声,“希望你说的对吧。”

    ……

    萧家反应很快,但更快的是,周海城被揪了出来。

    也算这小子倒霉,当初他将萧家底细泄露出去时,曾被人注意到,咸阳城细细追查虽没有找到他这个人,却从别人记忆中抽取到了他的影像。

    这份影像,在护界联盟中有资格见到的不多,但西苑散人、五彩神鸾两个绝对包含在内。

    初见周海成,他们还愣了一下,满心惊奇、震撼、酸涩的以为,这一切都是萧家有意安排。

    故意泄露身份,引来绿源世界修士联手围攻,再一举逆转局面,以完成最短时间内征服绿源世界的目的。

    可是稍稍试探,西苑散人、五彩神鸾就确定事情不是他们想的那样,萧家似乎在找身份泄露的原因。

    这下两人高兴坏了,简直就是送上门的功劳啊。啥也别说了,快点上报了,晚了的话,说不定这小子就又被别人看见了。

    萧腾长老灭咸阳皇城归来,还没从兴奋中恢复过来,就得到了萧东吴的通报,心情一下子低落下去。莫语是萧家前所未有的天才,如果他的身份真有问题,让人情何以堪?

    正低沉时,得到了西苑散人、五彩神鸾送来的消息,满腔郁郁顿时有了宣泄的地方。

    不论莫语的身份有没有得到确定,周海成的举动,都是罪不容赦!

    召集诸长老、人皇境强者,齐聚主殿审讯。

    周海成虽然惊恐,却依旧咬死不认,他可是清楚,一旦招认了,不仅他要死,他全家老幼都得死!

    可面对西苑散人、五彩神鸾两人的指控,他的狡辩苍白无力。

    萧腾长老与众人商议后,强行搜索其魂,真相即刻大白。

    “周海成,吃里扒外的混账,我萧家待你不薄,你竟敢与纳兰家合谋,做出叛萧家之事!”萧腾长老一掌把他脑袋拍碎,“传信回家族,揭露纳兰家面目,请族长定夺。”

    ……

    消息传回萧家时,关于莫语身份的验证,也到了最后关头。

    萧北湖亲自主持,汇聚宗祠所有先祖之力,开启问天祭坛。

    “外域浮岛十六号萧家,当代家主萧北湖,借祖宗之力问天,第七主脉后裔萧淳之子萧晨,是否为我萧家嫡系后裔?”

    诵念声后,悬浮于空的金色祭坛,突然爆发璀璨光芒,一个“否”字在这神光之中浮现。

    萧北湖及一众长老脸色大变。

    但下一刻,祭坛蓦地震颤,竟又有一个“是”字,在金光中出现。

    “两个答案,这怎么回事?”萧沅惊呼。

    萧北湖眉头皱紧,也未料到会是这般结果。

    突然间,“是”与“否”二字,猛地碰撞到一起,二者像是天敌般,不容许对方与之共存。

    轰隆隆——

    阵阵巨响,竟似雷霆咆哮,又似日月星辰对碰。

    浮岛上空,天际渐渐阴暗,居然又有异象出现!

    这一下,就连萧北湖,都变得目瞪口呆。

    好在这时,两字间的厮杀有了结果,只听得一声巨响,“否”字分崩离析,“是”字似是吞噬了它的精华,一下子变得无比巨大,如太阳般释放出耀眼光芒。

    而后,问天祭坛缓缓散去。

    萧沅嘴唇动了动,“家主,这怎么算?”

    萧北湖吸一口气,眼底闪过一抹精光,“问天祭坛已经给出答案,他就是我萧家嫡系,这点永远不许再提及!”

    他目光一扫,蕴着强大威严,“都记住了吗?”

    “是,家主!”众长老躬身称是。

    萧沅脸上闪过若有所思,旋即归于平静,“那么纳兰家,要如何处置?”

    “暗害我萧家麒麟儿,其罪当诛!”萧北湖淡淡开口。

    一句话,便决定了一个中等家族的生死。

    纳兰家,此后不复存在!

    ……

    未知虚空,两道庞大意识遥遥相对。

    “你过界了!”

    “他身上,有我的气息。”

    “哼!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我绝不会退让。”

    咻——

    其中一道庞大意识呼啸远去。

    空间突然泛起一阵水流般的波纹,显现出一道半透明身影,他眼眸深邃无比,似是洞穿了时空阻隔,落到某个地方。

    “小家伙,居然是你……看来,咱们真是有缘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