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莫语摆手,“还没定性呢,你少来这模样,现在不说,但你小心我事后找你麻烦。”他自顾转身落座,倒了一杯茶,“坐下说,我要是想跑早就跑了,还能跟你来这。”

    萧东吴不为所动,“谁知你是不是有阴谋手段,想暗算控制我。”他目光越发冰冷,“我耐心有限,你最好快点。”

    莫语指指他,把茶杯丢在桌上,“你给我记着!”说完,他扯了扯衣领,“把你身上那件东西取出来吧,我早知道你一直探查我的气息。”

    萧东吴略一犹豫,抬手将黑色圆珠取出,此刻圆珠中的迷雾,凝聚成一张冰冷的面孔。在取出瞬间,这面孔眼眸蓦地睁开,死死落在莫语身上。

    “族长的手段吧?我就知道,事情不可能永远隐瞒下去的。”莫语叹了口气,让萧东吴一下紧张起来,握紧了圆珠。

    “慢点,你可别太用力,万一捏碎了,我岂不是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莫语挥了挥手,“禁,你出来吧。”

    空间微微闪动,一道身影出现,黑色的长袍,黑色的长发,眉眼间隐约与莫语有些相似。

    此刻微微躬身行礼,“萧东吴,第一次正式见面,我是禁。”

    萧东吴眼眸一缩,“他是谁?”

    “他是谁我自会解释,你先看看,手中圆珠的变化,接下来咱们继续说。”莫语用手指了指。

    萧东吴低头,圆珠中的面孔,此刻缓缓闭上眼,散开重新变成雾气,他眼眸微微瞪大,“这……这……”

    “这什么这!”莫语哼了一声,脸色不善,“这个珠子感应到的,是我这位朋友的气息,不是我的。”

    看了一眼萧东吴,他虽然面露思索,却依旧没有放松警惕,莫语暗暗感叹一声,对他的心性更多了几分赞叹,可惜今天你再谨慎再聪明,也得喝下洗脚水。

    轻咳一声,莫语继续道:“你应该知道,我出生时灵魂不完整,本应该是死了的,后来突然灵魂完整,才有了今日。其实这件事情,我是做了一些隐瞒的,不过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转身看来一眼,“这个家伙,当初的确是想夺舍我,可惜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被我吞了不少灵魂本源,才使得灵魂恢复完整。然后,禁就留在了我体内,与我达成了一定程度的合作。”

    “帮你杀死外域来人的,是禁的力量,以我的修为可没那个手段,所以才引发了珠子的感应。这件事情,你可以上报族中,不过我与禁之间的合作,我不能说,这涉及到我的私事。”

    萧东吴看看莫语,又看看禁,再低头看看手中失去反应的圆珠,对他的话信了几分,脸色渐渐缓和下去。

    “我承认,你说的很合理,但事情重大,我会如实上报族中,等待族中回应。在这之前,麻烦你暂且留在这座大殿中,如何?”

    莫语冷笑,“萧东吴,你是真的不想好了!行行行,你牛,就按你说的般,但你给我记住了,事情咱们没完!”

    萧东吴嘴角一阵抽搐,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改变主意,挥手打开一条通道,走出了大殿。

    禁目光一闪,“这小家伙,倒是谨慎的很。”

    “意料之中。”莫语淡淡开口,“我表现的越是随意,越能让他相信,等萧东吴如实回禀萧家,才能越不引人怀疑。”

    “你真不担心,萧家真的检查出来,你占据‘萧晨’肉身一事。”

    “担心是有的,但我觉得,轮回殿的力量,应该值得信任。”

    禁满脸无语,“你就是靠着这种自信做出的判断?”

    “还有对一世、二世的信任,他们费尽心机手段,才开启了轮回殿,想来是万无一失的。”莫语微微一笑,他的确很有自信,因为他们两个,与他是同一个人。

    自己绝不会害自己。

    听着怪异,却是事实。

    禁抬手掩面,许久呻吟一声,“希望你说的对吧。”

    ……

    萧家反应很快,但更快的是,周海城被揪了出来。

    也算这小子倒霉,当初他将萧家底细泄露出去时,曾被人注意到,咸阳城细细追查虽没有找到他这个人,却从别人记忆中抽取到了他的影像。

    这份影像,在护界联盟中有资格见到的不多,但西苑散人、五彩神鸾两个绝对包含在内。

    初见周海成,他们还愣了一下,满心惊奇、震撼、酸涩的以为,这一切都是萧家有意安排。

    故意泄露身份,引来绿源世界修士联手围攻,再一举逆转局面,以完成最短时间内征服绿源世界的目的。

    可是稍稍试探,西苑散人、五彩神鸾就确定事情不是他们想的那样,萧家似乎在找身份泄露的原因。

    这下两人高兴坏了,简直就是送上门的功劳啊。啥也别说了,快点上报了,晚了的话,说不定这小子就又被别人看见了。

    萧腾长老灭咸阳皇城归来,还没从兴奋中恢复过来,就得到了萧东吴的通报,心情一下子低落下去。莫语是萧家前所未有的天才,如果他的身份真有问题,让人情何以堪?

    正低沉时,得到了西苑散人、五彩神鸾送来的消息,满腔郁郁顿时有了宣泄的地方。

    不论莫语的身份有没有得到确定,周海成的举动,都是罪不容赦!

    召集诸长老、人皇境强者,齐聚主殿审讯。

    周海成虽然惊恐,却依旧咬死不认,他可是清楚,一旦招认了,不仅他要死,他全家老幼都得死!

    可面对西苑散人、五彩神鸾两人的指控,他的狡辩苍白无力。

    萧腾长老与众人商议后,强行搜索其魂,真相即刻大白。

    “周海成,吃里扒外的混账,我萧家待你不薄,你竟敢与纳兰家合谋,做出叛萧家之事!”萧腾长老一掌把他脑袋拍碎,“传信回家族,揭露纳兰家面目,请族长定夺。”

    ……

    消息传回萧家时,关于莫语身份的验证,也到了最后关头。

    萧北湖亲自主持,汇聚宗祠所有先祖之力,开启问天祭坛。

    “外域浮岛十六号萧家,当代家主萧北湖,借祖宗之力问天,第七主脉后裔萧淳之子萧晨,是否为我萧家嫡系后裔?”

    诵念声后,悬浮于空的金色祭坛,突然爆发璀璨光芒,一个“否”字在这神光之中浮现。

    萧北湖及一众长老脸色大变。

    但下一刻,祭坛蓦地震颤,竟又有一个“是”字,在金光中出现。

    “两个答案,这怎么回事?”萧沅惊呼。

    萧北湖眉头皱紧,也未料到会是这般结果。

    突然间,“是”与“否”二字,猛地碰撞到一起,二者像是天敌般,不容许对方与之共存。

    轰隆隆——

    阵阵巨响,竟似雷霆咆哮,又似日月星辰对碰。

    浮岛上空,天际渐渐阴暗,居然又有异象出现!

    这一下,就连萧北湖,都变得目瞪口呆。

    好在这时,两字间的厮杀有了结果,只听得一声巨响,“否”字分崩离析,“是”字似是吞噬了它的精华,一下子变得无比巨大,如太阳般释放出耀眼光芒。

    而后,问天祭坛缓缓散去。

    萧沅嘴唇动了动,“家主,这怎么算?”

    萧北湖吸一口气,眼底闪过一抹精光,“问天祭坛已经给出答案,他就是我萧家嫡系,这点永远不许再提及!”

    他目光一扫,蕴着强大威严,“都记住了吗?”

    “是,家主!”众长老躬身称是。

    萧沅脸上闪过若有所思,旋即归于平静,“那么纳兰家,要如何处置?”

    “暗害我萧家麒麟儿,其罪当诛!”萧北湖淡淡开口。

    一句话,便决定了一个中等家族的生死。

    纳兰家,此后不复存在!

    ……

    未知虚空,两道庞大意识遥遥相对。

    “你过界了!”

    “他身上,有我的气息。”

    “哼!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我绝不会退让。”

    咻——

    其中一道庞大意识呼啸远去。

    空间突然泛起一阵水流般的波纹,显现出一道半透明身影,他眼眸深邃无比,似是洞穿了时空阻隔,落到某个地方。

    “小家伙,居然是你……看来,咱们真是有缘啊!”

第1357章 第一个班底    外域信息传回绿源世界,萧东吴松吐出一口气,面露微笑。

    “笑,有什么好笑的!”箫千娇不满的哼哼,“家族究竟调查清楚没有,我总觉得莫语不是好东西。”

    “你这是偏见,认真相处的话就会发现,他其实是个不错的人。”

    箫千娇眨了眨眼睛,“东吴,你要不要回信家族,提议再查一遍,我也会帮你劝说父亲,让他替你说话。这件事,涉及到萧家未来,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没有人能说到闲话的。”

    她显然认为这是一个好办法,越来越兴奋,忍不住推了推他的肩膀,“到底怎么样,你倒是说啊。”

    萧东吴皱起眉头,看着她认真道:“千娇,有些事情你不不太懂,今天我就告诉你。”

    他踱了几步,脸色越发肃穆,“我萧家,能够屹立外域几十万年,一直繁荣昌盛,成就千古世家,靠的就是择优传承,强者为尊!你记住,只有家族越来越强,你我才能活的安稳,才能享受,才能不受人欺凌。”

    “我资质远不如莫语,他获得家族培养,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或许父亲与我一样,心底都有些许不甘,但我们绝不会因此便干涉到行事间的分寸。”

    箫千娇少见他这般模样,虽不是疾言厉色,却更加沉重,不由心下慌慌扁了扁嘴道:“干嘛这么认真,我只是说说而已,又没真的这样做。”

    萧东吴摇头,“你记住,莫语他有资质,有心志,有城府,有手段,只要中途不被人杀死,绝对会成为我萧家有史以来最强者,整个萧家都将因他崛起,同样所有一切,都会被他掌握。我提醒你,是要你记住,哪怕不远与他亲近,也决不能得罪他,否则怕是后患无穷。”

    为了让她记牢,萧东吴有意将话说重了几分,哪怕他不认为,莫语会是如此小肚鸡肠的人。

    箫千娇果然害怕了,大家族出来的小姐,虽然自小获得最好的培养,但终归缺少几分历练,听未婚夫说的可怕,便忍不住担心起来,自己之前对莫语可是横眉冷眼多有刁难嘲讽,会不会因此被他记恨?

    看出她的慌张,萧东吴拍了拍她的手,“现在还没事,我只是担心你以后变本加厉,才提醒你,以后可要记住了。”

    说着,他叹了口气,有些头疼的用手捏了捏眉心。

    “怎么了?”稍稍安定的箫千娇见他这般模样,马上忍不住问道。

    萧东吴苦笑,“我刚才只顾教训你,却忘了自己已经得罪了莫语,如今他身份得到确定,我这就要去向他赔罪了。”

    想到莫语之前三番两次说事情跟他没完,萧东吴脸上苦笑便更重了几分。

    “啊!”箫千娇惊呼,“他怎么这么小气,你不是说,他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吗,难道还会记恨你?”

    萧东吴面露自嘲,“他倒是提醒我了,只是我没放在心上,算是搬石头咋了自己的脚吧。不过我总算一心为公,并没有夹杂私怨,就算他不满,也只能发几句牢骚罢了,总不能真的为难我。”

    “好了,你留在这吧,我现在就过去。”

    ……

    看着萧东吴进来,莫语睁开眼,似笑非笑。

    “咳!”他轻咳一声,拱手道:“家族传来消息,你身份没有问题,我就之前的事情,向你道歉。”

    “一句道歉就完了?我可没这么大方!”莫语冷笑一声,给他一个你看着办的眼神。

    萧东吴头疼起来,“对了,泄露消息的人抓到了,果真是第二批家族派来的修士之一,原名周海成,是入赘家族之人。与他合谋的,是纳兰家,和当初吩咐申屠去算计你的是同一拨人。”

    莫语眉毛一挑,萧晨不多的记忆中,就有对纳兰家的怨恨与畏惧,似乎是董灵儿告诉他的。

    “纳兰家……我父亲,似乎有一个纳兰家的女人。”提到萧淳,他语气淡漠的像是陌生人。

    萧东吴点头,“已经一并处理了。家族对你很用心,自然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只是萧淳叔叔终归是你的父亲,日后态度还要端正些,至少表面上过得去,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闲话。”

    这话倒是良言,似萧家这般传承几十万年,底蕴深厚无比的深家大族,对规矩看的都要重些。

    莫语注定是日后要执掌萧家的人,虽然不必要太在意这些,但考虑到收拢人心方面,还是要略加注意。

    莫语心里明白,脸上却不表露半点,翻眼冷笑,“你是事情还没揭过去,先别急着教导我,再说这些事情,我也能想的明白。”

    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说吧,你打算怎么向我表达歉意,来点实际的东西,虚头巴脑的可没用。”

    萧东吴咧咧嘴,以他沉稳的心性,做出这般表情,可知心里头疼的厉害,“要不然我当众道歉?”

    “哼!”

    “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我绝不会再随意怀疑你了。”

    “哼!”

    “呃……我手中有件不错的宝贝,是从天阑圣皇手中得到了,你或许感兴趣,算是赔礼如何?”

    莫语嗤笑一声,“好你个萧东吴,看来我平日是太好说话,居然让你觉得我是好糊弄的!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还不能让我满意,我就向家主放话,将箫千娇那小娘皮赐给我做暖房丫头!”

    “嘿嘿,你觉得家主会不会同意?就算箫千娇的父母,也未必会反对!这小娘皮很是挤兑得罪过我,你觉得我到时候,应该怎么折磨她才算痛快?”

    萧东吴脸上一僵,虽然知道他多半是在开玩笑,可这种事情只是想想就觉得心惊肉跳。

    尤其莫语这个小子,小小年纪不知道哪来的这般心思手段,万一真的惹恼他,做出这种事情来也未尝没可能。

    “咳!”重重咳嗽一声,萧东吴皱起眉,“我们总算是朋友?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你不知道?”

    “她还不是你的妻。”

    一句话噎的萧东吴直翻白眼,许久似无奈叹了口气,躬身一拜,“日后我当竭尽全力,帮你执掌萧家!”

    莫语笑了,明知道他的心思,偏得被逼的退无可退才说,这不是找虐是什么?没看出来,萧东吴这小子,还有这种略显病态的心理。

    “记住你说的话,只要用心办事,我保证将来,送你一场大大的造化!”

    语气看似调侃,可那份认真,却能感受。

    这算是承诺?

    萧东吴心头微喜,“是,莫语大人。”

    语态间,多了一丝恭谨。

    莫语心头一松,终于算是降服了这个家伙,对萧东吴的心性、修为,他都是极满意的。要掌控萧家,他就是最好的左膀右臂,算是自己第一个班底人物。

    看来,真得找个机会,送萧东吴一些好处,才能竖起榜样,吸引更多的萧家修士向他靠拢。

    目光微微闪动,莫语心中隐约有了几分计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