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外域信息传回绿源世界,萧东吴松吐出一口气,面露微笑。

    “笑,有什么好笑的!”箫千娇不满的哼哼,“家族究竟调查清楚没有,我总觉得莫语不是好东西。”

    “你这是偏见,认真相处的话就会发现,他其实是个不错的人。”

    箫千娇眨了眨眼睛,“东吴,你要不要回信家族,提议再查一遍,我也会帮你劝说父亲,让他替你说话。这件事,涉及到萧家未来,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没有人能说到闲话的。”

    她显然认为这是一个好办法,越来越兴奋,忍不住推了推他的肩膀,“到底怎么样,你倒是说啊。”

    萧东吴皱起眉头,看着她认真道:“千娇,有些事情你不不太懂,今天我就告诉你。”

    他踱了几步,脸色越发肃穆,“我萧家,能够屹立外域几十万年,一直繁荣昌盛,成就千古世家,靠的就是择优传承,强者为尊!你记住,只有家族越来越强,你我才能活的安稳,才能享受,才能不受人欺凌。”

    “我资质远不如莫语,他获得家族培养,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或许父亲与我一样,心底都有些许不甘,但我们绝不会因此便干涉到行事间的分寸。”

    箫千娇少见他这般模样,虽不是疾言厉色,却更加沉重,不由心下慌慌扁了扁嘴道:“干嘛这么认真,我只是说说而已,又没真的这样做。”

    萧东吴摇头,“你记住,莫语他有资质,有心志,有城府,有手段,只要中途不被人杀死,绝对会成为我萧家有史以来最强者,整个萧家都将因他崛起,同样所有一切,都会被他掌握。我提醒你,是要你记住,哪怕不远与他亲近,也决不能得罪他,否则怕是后患无穷。”

    为了让她记牢,萧东吴有意将话说重了几分,哪怕他不认为,莫语会是如此小肚鸡肠的人。

    箫千娇果然害怕了,大家族出来的小姐,虽然自小获得最好的培养,但终归缺少几分历练,听未婚夫说的可怕,便忍不住担心起来,自己之前对莫语可是横眉冷眼多有刁难嘲讽,会不会因此被他记恨?

    看出她的慌张,萧东吴拍了拍她的手,“现在还没事,我只是担心你以后变本加厉,才提醒你,以后可要记住了。”

    说着,他叹了口气,有些头疼的用手捏了捏眉心。

    “怎么了?”稍稍安定的箫千娇见他这般模样,马上忍不住问道。

    萧东吴苦笑,“我刚才只顾教训你,却忘了自己已经得罪了莫语,如今他身份得到确定,我这就要去向他赔罪了。”

    想到莫语之前三番两次说事情跟他没完,萧东吴脸上苦笑便更重了几分。

    “啊!”箫千娇惊呼,“他怎么这么小气,你不是说,他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吗,难道还会记恨你?”

    萧东吴面露自嘲,“他倒是提醒我了,只是我没放在心上,算是搬石头咋了自己的脚吧。不过我总算一心为公,并没有夹杂私怨,就算他不满,也只能发几句牢骚罢了,总不能真的为难我。”

    “好了,你留在这吧,我现在就过去。”

    ……

    看着萧东吴进来,莫语睁开眼,似笑非笑。

    “咳!”他轻咳一声,拱手道:“家族传来消息,你身份没有问题,我就之前的事情,向你道歉。”

    “一句道歉就完了?我可没这么大方!”莫语冷笑一声,给他一个你看着办的眼神。

    萧东吴头疼起来,“对了,泄露消息的人抓到了,果真是第二批家族派来的修士之一,原名周海成,是入赘家族之人。与他合谋的,是纳兰家,和当初吩咐申屠去算计你的是同一拨人。”

    莫语眉毛一挑,萧晨不多的记忆中,就有对纳兰家的怨恨与畏惧,似乎是董灵儿告诉他的。

    “纳兰家……我父亲,似乎有一个纳兰家的女人。”提到萧淳,他语气淡漠的像是陌生人。

    萧东吴点头,“已经一并处理了。家族对你很用心,自然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只是萧淳叔叔终归是你的父亲,日后态度还要端正些,至少表面上过得去,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闲话。”

    这话倒是良言,似萧家这般传承几十万年,底蕴深厚无比的深家大族,对规矩看的都要重些。

    莫语注定是日后要执掌萧家的人,虽然不必要太在意这些,但考虑到收拢人心方面,还是要略加注意。

    莫语心里明白,脸上却不表露半点,翻眼冷笑,“你是事情还没揭过去,先别急着教导我,再说这些事情,我也能想的明白。”

    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说吧,你打算怎么向我表达歉意,来点实际的东西,虚头巴脑的可没用。”

    萧东吴咧咧嘴,以他沉稳的心性,做出这般表情,可知心里头疼的厉害,“要不然我当众道歉?”

    “哼!”

    “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我绝不会再随意怀疑你了。”

    “哼!”

    “呃……我手中有件不错的宝贝,是从天阑圣皇手中得到了,你或许感兴趣,算是赔礼如何?”

    莫语嗤笑一声,“好你个萧东吴,看来我平日是太好说话,居然让你觉得我是好糊弄的!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还不能让我满意,我就向家主放话,将箫千娇那小娘皮赐给我做暖房丫头!”

    “嘿嘿,你觉得家主会不会同意?就算箫千娇的父母,也未必会反对!这小娘皮很是挤兑得罪过我,你觉得我到时候,应该怎么折磨她才算痛快?”

    萧东吴脸上一僵,虽然知道他多半是在开玩笑,可这种事情只是想想就觉得心惊肉跳。

    尤其莫语这个小子,小小年纪不知道哪来的这般心思手段,万一真的惹恼他,做出这种事情来也未尝没可能。

    “咳!”重重咳嗽一声,萧东吴皱起眉,“我们总算是朋友?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你不知道?”

    “她还不是你的妻。”

    一句话噎的萧东吴直翻白眼,许久似无奈叹了口气,躬身一拜,“日后我当竭尽全力,帮你执掌萧家!”

    莫语笑了,明知道他的心思,偏得被逼的退无可退才说,这不是找虐是什么?没看出来,萧东吴这小子,还有这种略显病态的心理。

    “记住你说的话,只要用心办事,我保证将来,送你一场大大的造化!”

    语气看似调侃,可那份认真,却能感受。

    这算是承诺?

    萧东吴心头微喜,“是,莫语大人。”

    语态间,多了一丝恭谨。

    莫语心头一松,终于算是降服了这个家伙,对萧东吴的心性、修为,他都是极满意的。要掌控萧家,他就是最好的左膀右臂,算是自己第一个班底人物。

    看来,真得找个机会,送萧东吴一些好处,才能竖起榜样,吸引更多的萧家修士向他靠拢。

    目光微微闪动,莫语心中隐约有了几分计较。

第1325章 混元无极    咸阳皇城倾覆,秦氏一族族灭,萧家雷霆手段,震慑整个绿源世界。

    此后一切顺理成章,在利益交换下,小世界拓展速度惊人。

    十三年后,绿源世界一统,萧家建立大燕皇朝,统治世间!

    莫语登基为帝,享亿万香火之力,修为一路突飞猛进。

    大燕帝宫,九门十三道,气势恢宏如天神府邸,磅礴气息直冲云霄,将一切云层撕碎。使得大燕蓟都上空,终年晴空无云,白日阳光普照,夜晚星汉闪耀。行云布雨,皆有帝都阵法操控,便是磅礴大雨倾倒,天空亦是一片晴朗。

    帝宫地底深处,黑玉祭坛被整个搬来,协助汇聚天下香火,化为精纯信仰力量。莫语盘膝在上,此刻蓦地睁开双眼,神光爆闪中,似有一阵“噼啪”之声自他体内传出。

    这是香火树在生长,枝桠快速扩展,根系增粗变多,一路达到九尺高,漂浮在丹田海中。

    翠玉般树叶无风自动,像是源泉般,释放出磅礴力量,瞬间席卷全身。

    莫语骨头噼啪作响,凭空增高数寸,身体越发修长挺拔,举手投足间自有风华气度。

    十三年过去,当初的小小少年,如今已是完全正常起来的青年,幼年俊美的面庞越发迷人。

    狭长的眸子,闪动着淡淡光晕。

    长身而起,莫语嘴角露出笑容,到今日,终于踏入混元无极,若非修习信仰之道,哪怕在天才无数修行环境绝佳的外域,这都是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

    心思一动,头顶金色漩涡出现,足有十丈大小,转动之间竟有磅礴之势,可闻江海湃之声。海量信仰之力,自漩涡中涌出,飞快融入到其中,那一颗香火树虚影中。

    实力达到混元无极,香火树便可投影,以投影吸收信仰,便可无时无刻都在修行。只要心境足够强大,能够控制住体内暴涨的实力,就能放任修为毫无停滞的突破突破再做突破!

    这才是【香火道】真正强悍的地方之一。

    也只有达到这一步,莫语信仰之道的修行,才算登堂入室。

    “禁!”莫语的声音,并不低沉却透出无尽沉稳,登基为帝执掌天下的地位,让他一言一行都有些许威压,平淡却让人感到难以喘息。

    空间一阵波动,禁身影出现,比当年更加凝实,显然这十三年中,他也并非没有任何收获,“我已准备好,随时都可以进行。”

    莫语点点头,“分魂离开外域,是否有危险?”

    “我所用分魂之术,不是分割灵魂,而是以魂为本降临投影,这投影有你本体三成的力量,却会让本体虚弱到同样只有三成的实力。所以,投影降临期间,你本体最好留在这里。”

    “知道了。”莫语目光微微闪动,翻手取出一枚玉简,烙印内容后挥手打出,“我告诉萧东吴,预感到修为即将突破,是以需要多闭关一段时间,任何人不得打搅。”

    禁微笑,“你找的这名属下,倒真是忠心耿耿,尽忠职守,不然的话,我对他的肉身,还是很感兴趣的。”

    “你最好收起自己的兴趣。”莫语眉头一皱。

    禁无奈摇头,“就知道你会这样。好了,我现在就出手。”他脚下一踏,地面如水般蠕动,一圈圈波浪荡漾开来,渐渐从中浮现出一座黑色祭坛。

    祭坛表面,无数弯如月,点似星的符文,明灭闪耀。禁神色凝重,抬手向莫语一抓,“魂影,现!”

    莫语身体一颤,脸色变得苍白,直接盘膝坐下,在他头顶,出现一道灵魂投影。

    “我们走!”

    唰——

    禁瞬间融入魂影,灵魂投影一步迈出,瞬间消失在祭坛上。

    ……

    亡灵界。

    短短不足二十年,对拥有漫长生命的高等亡灵而言,就像是几次简单的睁眼、闭眼。酆都暴-乱,似乎就还在眼下,那一场疯狂的厮杀,殒落的亡灵霸主超过两百。

    是近十万年来,最为惨烈的亡灵浩劫!

    当然,在这一场浩劫中,也有不少高等亡灵获得了好处,吞噬死亡亡灵霸主的灵魂火焰,进而实力暴涨。

    纵横归一便是其中之一,机缘吞噬一名骷髅大帝的灵魂,才得以突破。至于为何要叫这个名字,它并不是十分清楚,只是隐约之间觉醒了一些记忆,似乎这是很久很久以前,自己曾叫过的名字。

    手掌一动,抓起一旁的白色骨刀,骨质温润似玉,散发着淡淡寒意。这是它斩杀一头七阶古兽后,以它最为坚硬的脊椎骨打磨而出。

    一刀在手,灵魂火焰中那些翻滚着的记忆,越发变得清晰起来,它隐约记起了一场杀戮。

    那时候,它还是他,在生灵界中,似乎下方是一座巨大的城池,低头可以看到无数恐惧的目光。

    他拔刀,他斩下,璀璨刀光如此耀眼,像是一道从天而降的匹练,将整座城池从中剖开。

    无数人,在这一刀下死去,断肢横飞,鲜血迸溅……纵横归一喉骨蠕动了一下,真是美丽的一幕啊,可惜实在太浪费。

    一股兴奋冲动,突然出现在它心底,纵横归一拿起长刀,向前一斩。

    纵横归一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只要这一刀斩下,它就能重新获得,这一生前的强悍刀道神通。

    可终归,它这一刀没能斩下,一道空间裂缝出现在头顶,介乎实质与虚幻之间,竟没有散发出半点波动,是以近在咫尺的纵横归一,都未曾有半点察觉。

    一道半透明的虚影,自裂缝中走出,目光向下一扫,迈步融入纵横归一骷髅之身。

    吼——

    一声夹杂惊恐、愤怒、痛苦的咆哮,纵横归一倒在地面,空洞-眼窝中深紫灵魂火焰疯狂燃烧。

    可下一瞬,这散发着暴虐的灵魂火焰,便毫无预兆的平静下去,像是被某种力量强行镇压。

    然后,它缓缓坐起,低头看了一眼白色骨手,骨节交错发出嘶哑低沉的声音,“纵横归一,你居然是纵横归一。”

    许久,它笑了笑,笑声意味难明,似是畅快完成了某个心愿,却又流露出几分遮掩不住的自嘲。

    (刀帝纵横归一,详见759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