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火山脚下的赤炎族,时代居住在这里,经过漫长的岁月传承,人数从最初的寥寥几千,达至今日超过两百万人,在辽阔仙界中勉强算是一个区域性小族。

    不要小瞧所谓的区域性小族,有资格获得这称号的,至少也是一方豪强,统治几万里地域。

    可是,遗失了太多传承典籍,族群从未诞生过绝世强者,都让赤炎族的实力比表面看来大打折扣,在这方圆十数万里中,一直都不曾挺直了腰板。

    不久前,刚刚找到一座可以依附的靠山,大祭祀曾说,沉睡中的信仰主宰实力无比强大。

    只要祂醒来,略略赐下一些恩德,就可以帮助赤炎族恢复古老岁月前,那份无上荣光。

    这让所有赤炎族族人欣喜若狂,日复一日的虔诚祷告,以其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帮助信仰主宰苏醒。

    可让他们惊恐的是,信仰主宰还未觉醒,赤炎族的生存就变得艰难起来。

    “大祭祀,火族与雪族的战场,正在想我族位置靠近,如果不马上离开,只怕就来不及了!”

    祭坛下,一赤炎族修士焦急开口,脸上是遮掩不住的惊恐。

    与会赤炎族高层,顿时一阵骚动。

    “肃静!”大祭祀低喝,“祭坛面前失仪,是对信仰主宰大人的亵渎,你们想引发大人的怒火吗!”

    祭坛所在顿时安静下去,不少人面露不安,急忙低头祷告。

    “大祭祀息怒,眼下涉及我族生死存亡,族人们焦急一些,亦算情有可原。”族长说着,忍不住轻轻一叹,“现在局势如此凶险,信仰主宰大人毫无指示降临,我们或许只能靠自己了。”

    大祭祀沉默,他不得不承认,族长说的很对,而且契合了众多族人的内心,是最好的选择。

    可他,却不得不反对。

    苦涩一笑,大祭祀抬头,“你们或许心中骂我是老顽固,宁死都不愿变通,但事实却是,我族根本不能离开这座火山。”

    “大祭祀,你此言何意?”

    “我族为何不能离开,还请大祭祀明言!”

    “莫非大祭祀知道些什么?”

    族长一抬手,混乱顿时平静下去,彰显出极强的掌控力,沉声道:“大祭祀,将理由说出来吧,若不能服众,我以族群生存为重,只能带领族人离开,哪怕因此冒犯信仰主宰威严,也愿一力承担!”

    大祭祀嘴角苦涩更重,“族长,你执掌日常族中事务,难道便没有发现,我族新生婴儿中,有资格修行之人越来越少,资质也越来越低了吗?”

    “你刚登上族长之位时,我族每年新生儿约两万,四百年后便只有一万八千余,七百年后一万六千稍欠,到眼下,每年新生儿不足一万五千。且其中,有资格修行的新生儿,比例从四成,掉到了如今的三成不足,平均资质也降低了一个层次。”

    族长脸色微变,凝眉思索,脸色越来越难看。

    显然,事情正如以上所言。

    大祭祀咳嗽一声,“我做大祭祀,远比你登上族长之位长久,所以对我族逐渐的衰退更加触目惊心,自四千多年前,我就开始秘密调查原因,以求能够找到,可以让赤炎族恢复活力的方法。不久前,我终于找到了原因,却让我感到绝望。”

    他浑浊的眼眸,在人群中扫过,苍老面庞落寞哀伤,“我发现,赤炎族衰退的原因,不是外界引起,而是流淌在我们体内的血脉,正在不断稀薄、消失,就像是一团没有源头的水洼,只能在绝望中逐渐干涸,而且干涸的速度,正变得越来越快。”

    族长目光连闪,“不对,若真是血脉稀薄、消散,我等不可能毫无察觉,大祭祀你是错的!”

    被吓呆的赤炎族众人,像是被注入强心剂,苍白面庞重新多了一丝血色。

    大祭祀叹息,“我也很希望,自己找到的原因是错的,但事实上,你们都不曾察觉到这点,正是因为你我面前的这座火山。或许先祖中,已有人预料到将来会有这一日,所以选择此地定居,并严令我族不得搬迁。”

    “有这座火山的力量帮助,赤炎族的血脉才能维持到今日,可正因为如此,我们已变得离不开它。因为,一旦脱离火山的力量范围,赤炎族的血脉,将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彻底消失。到时哪怕是你们,修为也将暴跌,新生儿中,再难找到一个拥有修行资质的人……族群将彻底衰败。”

    大祭祀声音哀伤,“你们觉得,现在还能逃走吗?就算逃走,暂时避过这一场大劫,等待赤炎族的,又将是怎么样的下场?”

    祭坛下,死寂无声。

    族长用力握紧拳头,指甲深刺入血肉,一阵阵的痛,却不及他心中难受万一。赤炎族,真的要在他手中消亡,或者彻底的沉沦吗?

    “族人们!”大祭祀突然开口,将这份死寂打破,“现在,我希望你们能够马上回去,召集所有族人,向我们的信仰主宰祈祷,祈求祂醒来,降临无上的威能,庇护我族渡过此劫。”

    或许你们感觉消极、绝望,但这已经是,我们唯一能够做的事情!“

    族长第一个转身,向外走去,这个一直来性格强硬,手段凌厉,拼命维护族群利益的强悍男人,腰背竟变得佝偻下去,像是背负着一座山,每一步都无比沉重。

    更多的赤炎族高层,满怀悲伤离开。

    大祭祀转身,跪倒在祭坛下,低头亲吻地面,虔诚低吟,“我的主宰,您存在于亿万之上,地位尊崇,是这天地间,最为高贵的存在。您的力量不可抵挡,您的威严不容冒犯,您的光辉必将照亮这世界。”

    “我乞求您醒来,庇护您最最虔诚的信徒,可以从绝望、恐惧的漩涡中走出,不再蒙受苦难。”

    ……

    就在赤炎族大祭祀祈祷的时候,仙界某一处空间,天空突然破碎,电闪雷鸣狂风咆哮,转眼竟似灭世景象!

    那一声声巨响,让下方山脉中,所有生灵齐齐噤声。

    一道身影,出现在裂缝间,正艰难的,一点点从中挤出身体。

第1361章 鸿运之体    不归山中不归洞,住着一只十三万年修行的耗子精,自称不归老祖,是这方圆几十万里一霸。

    天地异象刚出现,贼眉鼠眼的不归老祖就已经察觉,抬头看着苍穹,尖瘦老脸上面皮不断颤抖。

    一向最受宠的老幺瞪大眼,里面满是激动亢奋,“老爹,老爹!是不是又有人在咱家门口渡劫,你快出手拿了他,给我做肉羹吃!”

    说着还舔了舔嘴角,一副垂涎欲滴模样。

    不归老祖身体一个颤抖,转身就是一个大嘴巴,“啪”的一声脆响,老幺整个被扇飞出去,把自己洞府大门的石碑撞的粉碎。

    “吃吃吃!就知道吃,吃你老母啊!”不归老祖跳脚大骂,看模样如果不是亲生儿子,就得再补上一脚,直接把他踹死,“不知死活的玩意,给我滚,马上滚回去面壁,没老子的允许,敢出来我直接削死你!”

    这个时候,一直宣祖称尊的老耗子精,摆不下去那副一直做出来的高人模样了,他抬头看了看天,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渡劫?这的确也是渡劫,可渡的却不是修为劫,而是生死大劫!

    自死亡归来,逆转阴阳,这般存在便是在仙界中,也是极其罕见。

    每一个,都是惊天动地的角色,是他一个小小的耗子精能够招惹的?

    怕是随便吹口气,都能打的他魂飞魄散。

    怎么就这么倒霉啊,这跟以往的鼠生大不同啊,莫非是泰极丕来……呸呸呸,别咒自己!

    不归老祖哭丧着脸,心里一个劲的祈祷,这位可千万不要注意到他,不然才是真的悲剧。

    ……

    天空上,恐怖裂纹犬牙交错,此刻变得更大了一些,莫语半透明的灵魂投影,正艰难挤出。

    来自仙界的排斥,以及生灵界对死灵界的对立,让他这一次逆转阴阳归老举动,变得格外艰难。

    否则,三成混元无极巅峰层次的力量,足以让他轻易踏入仙界。

    “耽搁久了,怕是会引来不必要的关注。”禁声音在心中响起,“我教你一个小手段,再有类似跨界举动,会简单许多。”

    说着,一段信息传来。

    莫语眼眸微微闪动,便已经解读清楚,心中默默推演几次,心思一动便施展出来。灵魂投影的气息,突然变得虚弱下去,几个呼吸后,竟直接消失不见,就好像已被驱散。

    这一下,来自仙界的阻挡力量,像是失去了目标,短暂迟疑后缓缓消散。

    莫语一步踏出,轻轻松松进入仙界,就在这时,天空一声雷鸣,无穷黑云汇聚,亿万道雷光肆虐纵横,无形暴虐气机降临,似要将他撕成粉碎。

    “哼!”禁嗤笑一声,“这是仙界意识到被你欺骗后的天怒,不过你既然已经踏入仙界,受规则束缚,它再如何愤怒,也不能对你如何。只不过,你降临后的修为,怕是要受到加倍的压制。”

    莫语默默感应,三成的力量,如今只剩余一成多些,仙界的压制果然强悍。可就算是一成,在造化仙君便是至强的仙界,也足以放眼纵横!

    心思一动,灵魂投影外血肉凭空生长,转眼便生出一具全新的肉身,这是自亡灵界归来由死转生,生灵界不得不给予的馈赠。

    在莫语影响下,这具肉身,却是他原来的模样。

    唰——

    莫语睁开眼,看向下方。

    ……

    不归老祖正忐忑等待着,突然发现那道让他心神颤栗的气息,快速虚弱下去。不等他有所反应,竟已经消失不见。

    这怎么个情况?难道说,逆转阴阳的这位,一不小心失败了?

    想到这个可能,不归老祖咧了咧嘴,心中顿时畅快起来,可很快这份畅快就变成了后悔。

    早知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银枪蜡杆头,自己还怕个毛啊,早就冲过去捡便宜了!

    虽然失败但刚才那番声势错不了,有资格冲击阴阳逆转的人物,随便一根寒毛都是大机缘。

    亏了亏了,真是亏大了!

    不归老祖一拍大腿,气的跳起来就要大骂,可就在这时,头顶上一声雷响,差点把他吓趴下。

    虽然不是针对他,但那份来自仙界的愤怒、敌意、锁定,还让他背后寒毛乍起,入坠冰窟般身体僵直。

    苍穹转眼变成漆黑,雷云遮天蔽日,亿万道雷霆光芒,让整片天地亿万生灵,齐齐噤声!

    好在很快,这恐怖景象就消失不见,否则不归老祖真的担心,自己会被当场吓尿……

    小眼睛里眼珠子咕噜噜转了几圈,不归老祖揪着下巴上寥寥几根胡须,心里面转着念头。

    这模样,怎么都不像是单纯的阴转阴阳失败啊?难道说,这个家伙带了什么禁忌的东西,想要一并进入仙界,结果自己倒霉被干掉了,这东西却幸运的进来了。

    唔,大有可能啊!

    那么不妨再发散一下思维,能够被这样的人物看重,甚至不惜冒生死大险也要带回仙界的……

    不归老祖小眼睛一下变得格外明亮。

    宝贝,绝对是宝贝!

    能够引发仙界震怒,足可知其恐怖,如果能够得到,岂不是天大的造化。哈哈,我就知道,老祖我一向鸿运当头,想嘛来嘛逢凶化解,怎么可能这么倒霉,家门口撞上一个逆转阴阳的狠人,原来是给我送宝贝的!

    要不要?

    过了几息不归老祖眼珠一瞪,天意与之,不取反受其害。

    做了!

    脚下一踏,他冲天而起,可很快又降落下来,小眼睛转了转,直接显出本体,却是一只小山般大小的黑毛老鼠,抖了抖油光水亮的皮毛,它前肢挥舞转眼掏了一个大洞,身体钻到地下。

    今个这事怎么看都透着诡异,还是谨慎点好。

    虽然这些年不归老祖养尊处优,为了维持威严,连本体都很少显露,但天生的本领却没有落下多少。锋利如刀锋的前肢疯狂挥动,将前面的土石切碎,一股脑的扒到两侧,速度当真快的惊人。

    很快,就到了地方。

    小心翼翼扒开地面,不归老祖露出一只眼睛,下一刻身体蓦地僵住,不过很快就恢复柔软。

    它小心翼翼的退后,就要静悄悄的离开,就好像它从来都没有来过。

    可来的容易,想走,却有点难。

    半空中,淡漠声音传来,如同直接在耳边响起,“站住。”

    没有丝毫力量波动,也没有半点负面情绪蕴含,却让不归老祖心头一沉,像是压了整座大山。

    短暂的迟疑挣扎,它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真的敢逃,下一刻必定横死当场。

    不归老祖破开地面,恢复成人身,老脸堆满了谄媚笑容,“小的不知大人在此,无意冒犯之处,还请大人饶恕。”

    看着面前像是盛开菊花般的老脸,莫语内心不禁皱了皱眉头,“禁,这就是你说的鸿运之体?”

    “咳!虽然看着,确实不怎么样,但这个老鼠精,的确就是鸿运之体。”禁略带惊奇的声音响起,“精怪修行成人,大都会有一副不错的皮囊,算是天道对其潜心修行的恩赐,居然长成这副模样,啧啧,这得做了多少缺德事啊!”

    莫语皱着眉头,“说重点。”

    “鸿运之体,是指一种特殊的生灵,数量及其罕见,出生就受天地气运庇护,基本上出门踩块石头,都是了不得的宝贝,说的就是这种。”禁又仔细看了看,“这老鼠精倒是不笨,看他活到这个年纪,显然一直非常克制,没有拿自己的幸运肆意挥霍。”

    “这天地是很公平的,不可能无缘无故钟爱某个生灵,给了你什么,往往也要拿走一些。鸿运之体,一般寿元都是极少的,哪怕修为达至高深,也会在某一天因为意外突然身死。”

    莫语听着,心中默默思虑。

    不归老祖被看的发毛,心里后悔的直想扇自己几百个大嘴巴。

    贪心啊,还是贪心啊!

    这些年的修行,真是都修到狗身上去了,居然还管不住自己,记不住不该拿的东西不要动。

    看看,这就大祸临头了吧!

    如果能安然度过今日,不归老祖发誓,以后一定老老实实的,绝不再犯。

    正胡思乱想转着念头,耳边突然响起一句话,不归老祖身体一僵,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尼玛……刚才只顾着紧张了,没听清……

    这不找死嘛!

    不归老祖真要哭了,挤出笑脸,“大人,您尊口说的什么,小的耳聋没听清楚?”

    果然,他皱眉了,神色不善,不会这就要动手吧?

    我可还不想死!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老鼠精磕头如捣蒜,嘭嘭有声。

    禁仰天长叹,“真丢脸啊!”

    莫语神色古怪,心思转了转,语气越发淡漠,“真没听清,还是故意戏耍本座?”那声线,那语调,无一不透着森森冷意。

    不归老祖心里一个寒颤,却又暗暗庆幸,幸亏老祖我反应快,马上跪地哀求讨饶。

    否则,这会说不定已经被宰了!

    “不是不是不是,小的哪里敢,大人您再说一遍,小的绝对记得牢牢地,这辈子都不忘!”

    莫语“哼”了一声,“你听好,本座回归仙界,尚且缺了一个坐骑,你可愿意?”

    又来这一套!

    禁无语归无语,却不得不承认,似乎是有了收服五彩神鸾的经验,莫语的表现越发自然。

    举止神态,莫不透出一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冷酷气势。

    果然,胆小如鼠的老鼠精怕了,犹豫了不过两三息,随着莫语“嗯”的一声语气转折,直接跪倒在地。

    “小的甘愿!”

    说着,心里已泪流满面。

    莫语伸手一招,“过来吧。”

    不归老祖显出本体,身体快速缩小,不舍的看了一眼身下的大山,钻进莫语的袍袖。

    别了,我的儿子们!

    别了,我的老婆们!

    别了,我深爱的这片土地!

    莫语没心思管它复杂的内心,抬头看向某个方向,那是他本体肉身所在,同样是召唤传出的地方。

    什么时候,他在仙界中,有了数量如此庞大的虔诚信徒?眼底闪过几分思索,一步迈出,莫语身影消失不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