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主宰?大祭祀说,这是主宰……我们的主宰!祭坛下,彷徨、无助的赤炎族族人们,像是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自内心最深处,迸发出无尽的激动狂喜,成片成片的匍匐跪倒,空中诵念。

    “至高无上的主宰,您代表着无上伟力,任何一切违逆您的存在,都将得到审判与惩罚!”

    “您的信徒,将传播您的光辉,必定在未来一日,让您这天地行走,如同行走在您的国!”

    澎湃信仰力量,将莫语笼罩,暖洋洋的通体顺泰,这让他可以确定,赤炎族的确就是他的信徒,更让他惊讶的是,其中竟有着为数不少的狂信徒!

    &《,.●.←p;目光一扫,落到大祭祀身上,他恭谨万分的五体伏地,不断亲吻着地面,苍老面庞鲜血与泪水混合,整个人几近疯癫,却传递出最多最为纯粹的信仰力量。

    心思微动,莫语一步迈出,来到他面前,“我最虔诚的信徒,起来吧,我有些事情询问你。”

    大祭祀激动的几乎昏厥,能够聆听到主宰如此温和的声音,他觉得自己就是现在死了,也已经没有遗憾。

    不过现在,他还不能死,因为主宰大人,有事情需要他回答!

    摇晃着爬起来,大祭祀胡乱擦了一下脸上鲜血,声音都在颤抖,“我的主宰,您的垂问,我将言无不尽。”

    莫语一挥手,他额头伤口转眼生长完好,结疤脱落,除了皮肤略显鲜嫩一些外,丝毫看不出受伤的痕迹。

    若只是这样,寻常修士大都能够做到,可让大祭祀心神颤栗的是,他感受到了生命气息的灌注,衰老渐渐腐朽的身体,竟感受到了那久违的活力。

    这是主宰的恩赐!

    大祭祀匍匐跪倒,大声诵念着赞美的歌谣。

    这股生命气息,是莫语自亡灵界逆转归来,生灵界馈赠凝聚身体的剩余,哪怕不送出去,很快也会自行消散。

    莫语眼底闪过一丝无奈,这就是低级信仰之道的衍生物,以不断重复的赞美、歌颂进行洗脑,使信徒的信仰逐渐虔诚。

    以【香火道】的强悍,根本不需要这些,只要信徒知道莫语是谁,从内心认可他,就能源源不断产生信仰力量。

    看大祭祀滔滔不绝,大有一年一次一次一年的架势,莫语不得不以温和的语气将他打断。

    信仰之道修的就是信徒,任何一个信徒都是一点力量源泉,虽然渺小到不堪一提,可正是无数个信徒积累起来,才能汇聚成席卷一切的力量大潮。

    对信徒保持最大的宽容与耐心,是踏入信仰之道修士的准则之一。

    大祭祀急忙住口,连番道歉,丝毫没有因为自己被打断,而生出一点点的不满情绪。这就是可爱的狂信徒,他们对主宰无比的虔诚,完全服从于主宰的意志,甚至不惜奉献自己的生命。

    莫语笑了笑,“你们是赤炎族,但我并未来过这里,你们怎么成了我的信徒?”

    大祭祀深吸一口气,在他看来,主宰询问的是很严重的问题,如果不能解释的清楚,他们的身份就得不到承认。

    得不到主宰的承认,他们便无法成为祂的信徒,也就不能得到祂的庇护。

    混乱的逻辑,却是大祭祀在内,赤炎族上下一致的念头,他们无助了太久,又在片刻前刚刚经历了族群毁灭的威胁,便将突然出现的莫语,当做了唯一可以依靠的存在。

    “赤炎族一直以火山为信仰,在这里传承繁衍了无数年,直到不久前,我突然感受到了主宰的存在,您在向我们发起召唤,似乎是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便带领族人修建了这座祭坛,为您奉上虔诚的信仰。”大祭祀认真开口,心中却有些忐忑,这件事情怎么看都透着诡异,让人难以相信。

    赤炎族一直信奉的,是脚下的火山,怎么可能突然转变信仰,可这偏偏就是事实。除非主宰大人,就是火山的化身,如果真是这样……大祭祀怦然心动,或许赤炎族血脉衰退的绝境,就能够得到挽救。

    但究竟是怎样,还要等待主宰大人的审判,所有赤炎族族人,都屏住了呼吸,神色紧张无比。

    莫语心思电转,几乎瞬间就想通了其中曲折,赤炎族之所以突然成为他的信徒,必然与本体肉身沉睡在这火山下有关,火神神格,应该是其中的关键!

    所谓神,本就是由信仰演变而来,神格具备凝聚信仰的作用,也就不足为奇。

    那么再想一想,自己在外域凝聚信仰之种时,突然接收到的精纯信仰,应该就是来自赤炎族。

    莫语心中暗暗感叹,当初他身体重伤几近崩溃,不得不就近寻找一座火山稳定伤势,谁曾想会延伸出这许多,世事之变化当真奇妙万千。

    他沉默不语,却让大祭祀备受煎熬,瞧着莫语脸上神色变幻,心中那份不安越来越浓重。

    赤炎族绝不能失去主宰的庇护,否则哪怕渡过今日劫难,族长与十万族军战死,就像失去了獠牙、利爪,很快就会被环伺的“野兽”分食干净!

    大祭祀一咬牙,“噗通”跪倒,“主宰大人,求您不要奢求您的信徒,赤炎族愿意为您奉献一切!”

    慌张的赤炎族族人,不断磕头膜拜,经历了从绝望到希望的大起大落,他们的内心已无比脆弱。

    莫语回过神,眼底露出一丝歉然,拂袖一挥祭坛下所有赤炎族族人,被一股温和力量托起。

    “但凡我之信徒,必将受我庇护,你们自然也不例外。”

    大祭祀狂喜,泪流满面,“您是至高无上,是万王之王,是天地的化身,是我们永久的信仰!”

    “您是我们永久的信仰!”

    滚滚声浪回响,莫语突然发现,赤炎族爆发出的信仰力量,竟突然提升了一大截,而且变得更加精纯。

    这代表着,他拥有了更多的狂信徒,倒真是意料外的收获!

    莫语心中满意点头,一挥手,“你们都下去吧,安抚部众,让他们不必惊慌。”

    “是,我的主宰。”犹自激动、狂喜的赤炎族族人,恭谨倒退着离开祭坛。

    大祭祀落在最后,欲言又止。

    莫语看了他一眼,“火族之事不必担心,去吧。”

    “您的威能无可匹敌!”大祭祀赞美一声,安心离开。

    莫语目光扫过祭坛,没有在这里停留,一步迈出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是火山最深处。

    翻滚岩浆中,一袭黑袍的本体肉身,像是正在沉睡。

第1364章 四大力量齐聚一体    火山深处,岩浆如沸,澎湃火浪扑面而来,似要将一切焚烧成灰烬。其中一点黑色越发显眼,像是一块黑石,任凭你万火肆虐,亦不能动我分毫。

    莫语便站在这黑点旁,看着熟悉的身躯,神色渐渐复杂。

    本体眉心间火神神格闪动,此刻像是感应到外来者的气息,一下子爆发璀璨光芒,凌厉气机锁定而来。

    不过很快,它像是发现了什么,短暂迟疑后,渐渐暗淡下去,传递出丝丝迷茫与亲切。

    莫语吐出口气,一抬手释放出灵魂气息,火神神格颤鸣一声,竟直接飞出环绕着他不断旋转,像是一个高兴的孩子。

    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莫语让它落在手心,“你不能跟我走,我本体肉身,还需要你的力量,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

    火神神格轻轻摇摆,像是明白了他的意思,略带不舍的飞回,重新融入到本体肉身眉心。

    禁不怀好意的声音响起,“莫语,你这神格看样子,似乎已经有了一些基本的自身意识,嘿嘿,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以后,万一你不能降服它,小心被神格反噬,夺了你的身体自己做火神。”

    莫语眉头微微一皱,旋即归于平静,“你觉得我会害怕吗?火神最强也不过混元无极层次,我现在便已达到,而且很快就将再度突破。”

    “……”禁被噎的直翻白眼,许久后愤愤道:“你这么直接会没有朋友的!”

    莫语摇头,不去理会他的愤愤不平,伸手一招,本体储物戒自行飞来。

    他手掌拂过,灵光微闪,阿黛丝的本源珠出现在手中。

    目光一下变得深邃,莫语眼底涌出愧疚,但很快就变成坚定与期待,“禁,你应该有办法,带阿黛丝的本源珠回归绿源世界。”

    “哼!我既然说了,自然能做到,交给我吧。”空中一闪,禁身影出现,扫过一眼滚滚岩浆,眉头轻轻一皱。

    莫语神色凝重,“你小心,绝不能出意外!”认真看了他的眼睛一会,才将本源珠递过去。

    禁撇撇嘴,却没有拿这件事开玩笑,挥手撕开一道巴掌大的空间裂口,拿起本源珠郑重放入其中,一边道:“放心好了,我这一方储物空间,是以当年修为凝炼而成,无论在任何地方都能够开启,安全性极高。”

    莫语仔细看了看他,缓缓点头,“我们走。”

    正要离开,目光落到本体身上,他目光微微闪动,突然道:“禁,你说我将部分香火树的力量留给本体,会怎么样?”

    禁脸上露出一丝震惊,“你是想……”

    “外域修行之法如星海恒沙,却全部归于四大类,我总觉得,这其中有些隐秘。如今我本体中,已有神道、古道、仙道三种不同的力量,既然如此,索性再添加进入第四种,如果没用我最多只是损失一些修为,可万一它们真的可以融合,你能猜到,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吗?”

    莫语缓缓开口,眼眸却一点点的亮起,璀璨似星辰!

    禁恶狠狠点头,“本小利大,可以搞!”

    这总结,倒也算简单质朴。

    莫语抬手向前一点,指尖泛出光晕,竟有一颗九尺香火树虚影出现,一闪钻入本体丹田海。

    有莫语压制,两个身体以魂为根算是一体,香火树虚影短暂抗拒一阵后,渐渐沉寂下去。

    收回手,等待片刻,确定香火树除了萎靡,并没有崩溃的趋势,莫语满意的点点头。

    虽然此举,会让他实力不可避免的再度降低,但与有可能收获的结果相较,根本不值一提。

    “走吧!”

    莫语一步迈出,离开火山深处。

    ……

    火族,中军营帐。

    火翱面沉如水,眼中杀机沸腾,火云为首八万火族精锐大军,竟一去不返,所有消息断绝。

    很显然,凶多吉少!

    他万万没料到,区区一个区域小族,居然有这种实力,暗暗后悔之时,对那名斥候也是咬牙切齿。

    去你老母的没有造化境!

    要是没造化强者坐镇,能一口吞下火云及其部众。

    幸好你早点死了,否则落到我手里,绝对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冷静,先冷静。

    火翱深深吸气,等心绪勉强平复,才开始思虑此事。

    未与雪族交战,就已折损八万大军,甚至还有火云这个年轻高手,一旦事情被捅出去,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不行,一定要在族中得到消息前,将这件事圆回来。

    火翱眼中煞气蒸腾,低喝一声,“传本将令,大军全部开拔,荡平赤炎族!”

    就算有造化坐镇又如何?火族大军面前,依旧是土鸡瓦狗。

    他要用赤炎族上下的鲜血,洗刷自己的过错,平息族中怒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