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火山深处,岩浆如沸,澎湃火浪扑面而来,似要将一切焚烧成灰烬。其中一点黑色越发显眼,像是一块黑石,任凭你万火肆虐,亦不能动我分毫。

    莫语便站在这黑点旁,看着熟悉的身躯,神色渐渐复杂。

    本体眉心间火神神格闪动,此刻像是感应到外来者的气息,一下子爆发璀璨光芒,凌厉气机锁定而来。

    不过很快,它像是发现了什么,短暂迟疑后,渐渐暗淡下去,传递出丝丝迷茫与亲切。

    莫语吐出口气,一抬手释放出灵魂气息,火神神格颤鸣一声,竟直接飞出环绕着他不断旋转,像是一个高兴的孩子。

    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莫语让它落在手心,“你不能跟我走,我本体肉身,还需要你的力量,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

    火神神格轻轻摇摆,像是明白了他的意思,略带不舍的飞回,重新融入到本体肉身眉心。

    禁不怀好意的声音响起,“莫语,你这神格看样子,似乎已经有了一些基本的自身意识,嘿嘿,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以后,万一你不能降服它,小心被神格反噬,夺了你的身体自己做火神。”

    莫语眉头微微一皱,旋即归于平静,“你觉得我会害怕吗?火神最强也不过混元无极层次,我现在便已达到,而且很快就将再度突破。”

    “……”禁被噎的直翻白眼,许久后愤愤道:“你这么直接会没有朋友的!”

    莫语摇头,不去理会他的愤愤不平,伸手一招,本体储物戒自行飞来。

    他手掌拂过,灵光微闪,阿黛丝的本源珠出现在手中。

    目光一下变得深邃,莫语眼底涌出愧疚,但很快就变成坚定与期待,“禁,你应该有办法,带阿黛丝的本源珠回归绿源世界。”

    “哼!我既然说了,自然能做到,交给我吧。”空中一闪,禁身影出现,扫过一眼滚滚岩浆,眉头轻轻一皱。

    莫语神色凝重,“你小心,绝不能出意外!”认真看了他的眼睛一会,才将本源珠递过去。

    禁撇撇嘴,却没有拿这件事开玩笑,挥手撕开一道巴掌大的空间裂口,拿起本源珠郑重放入其中,一边道:“放心好了,我这一方储物空间,是以当年修为凝炼而成,无论在任何地方都能够开启,安全性极高。”

    莫语仔细看了看他,缓缓点头,“我们走。”

    正要离开,目光落到本体身上,他目光微微闪动,突然道:“禁,你说我将部分香火树的力量留给本体,会怎么样?”

    禁脸上露出一丝震惊,“你是想……”

    “外域修行之法如星海恒沙,却全部归于四大类,我总觉得,这其中有些隐秘。如今我本体中,已有神道、古道、仙道三种不同的力量,既然如此,索性再添加进入第四种,如果没用我最多只是损失一些修为,可万一它们真的可以融合,你能猜到,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吗?”

    莫语缓缓开口,眼眸却一点点的亮起,璀璨似星辰!

    禁恶狠狠点头,“本小利大,可以搞!”

    这总结,倒也算简单质朴。

    莫语抬手向前一点,指尖泛出光晕,竟有一颗九尺香火树虚影出现,一闪钻入本体丹田海。

    有莫语压制,两个身体以魂为根算是一体,香火树虚影短暂抗拒一阵后,渐渐沉寂下去。

    收回手,等待片刻,确定香火树除了萎靡,并没有崩溃的趋势,莫语满意的点点头。

    虽然此举,会让他实力不可避免的再度降低,但与有可能收获的结果相较,根本不值一提。

    “走吧!”

    莫语一步迈出,离开火山深处。

    ……

    火族,中军营帐。

    火翱面沉如水,眼中杀机沸腾,火云为首八万火族精锐大军,竟一去不返,所有消息断绝。

    很显然,凶多吉少!

    他万万没料到,区区一个区域小族,居然有这种实力,暗暗后悔之时,对那名斥候也是咬牙切齿。

    去你老母的没有造化境!

    要是没造化强者坐镇,能一口吞下火云及其部众。

    幸好你早点死了,否则落到我手里,绝对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冷静,先冷静。

    火翱深深吸气,等心绪勉强平复,才开始思虑此事。

    未与雪族交战,就已折损八万大军,甚至还有火云这个年轻高手,一旦事情被捅出去,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不行,一定要在族中得到消息前,将这件事圆回来。

    火翱眼中煞气蒸腾,低喝一声,“传本将令,大军全部开拔,荡平赤炎族!”

    就算有造化坐镇又如何?火族大军面前,依旧是土鸡瓦狗。

    他要用赤炎族上下的鲜血,洗刷自己的过错,平息族中怒火!

第1365章 还火族大礼    赤炎族,火山脚下最大、最奢华的庭院,被从里到外仔细清洗了五遍,才得到了大祭祀的认可,成为主宰临时居处。

    用大祭祀的原话,这种做法已经对主宰大人的极其无礼,奈何时机、局势都不能允许,只好请主宰暂时忍耐。待赤炎族渡过难关,即刻兴建一座全新的宫殿群,作为主宰降临时的行宫别院。

    匆匆收拾好一切,迎接主宰入住,接受了一番赤炎族推选之人的膜拜,莫语亲自安抚一番后,待人群散去时间已到了晚上。

    大祭祀察言观色,小心道:“族人们得知主宰降临,心中喜不自胜,执意要来亲自参拜,打搅了主宰休息,请主宰宽宏。”

    莫语揉了揉眉心,“无妨。”

    他只是有些不太习惯。

    虽然修行【香火道】,可他还是第一次,面对如此诚惶诚恐的信徒,既要保持威严又要足够温和,真是笑的脸都僵了。

    大祭祀面露疑惑,他隐隐看出一些,却感到难以置信。在他眼中,主宰是麾下有亿万信徒,这种事情应该驾轻就熟才对,怎么显得如此生疏。问是不敢的,只能憋在心里暗暗诧异。

    莫语看了他一眼,目光平淡,却像是一下穿透了他的内心,“我所在之地,信仰之道无需如此繁琐……仙界信仰,终归是不完整的。”

    大祭祀心头一凛!

    主宰大人的话,传递出某个惊人的信息,他似乎并不存在于仙界,而是一个更高层面的世界。

    赤炎族不知道外域的存在,但这并不妨碍,大祭祀从中提炼出,让人自己激动亢奋的内容。

    主宰大人是高层次世界的强者,这就代表着更加强大的力量,赤炎族的靠山自然更加稳固!

    难怪不将火族看在眼中?

    想来,主宰大人看待仙界势力,就像是仙界各方俯瞰下方的蜉蝣小界吧,双方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你知道就好,不要外传。”莫语淡淡开口。

    大祭祀心头一凛,背后冒出冷汗,想起刚才主宰的那一眼,未尝不是给自己的某个警告。

    他跪下五体伏地,“一切遵从于您的意志,我的主宰!”

    “起来。”莫语扫过他战战兢兢的模样,转移了话题,“火族为何会入侵赤炎族?”

    这点的确是不解。

    火族行事虽一向霸道,但以其实力地位,根本不会注意到区区赤炎族,更遑论派遣军队前来剿灭,怕是令有隐情。

    大祭祀爬起来,依旧低着头,语态越发恭谨、敬畏,主宰便是赤炎族的天,是所有的希望,以后一定要更加的注意自身态度,绝不能引起主宰的不满。还有行宫别院,虽然主宰说,不必大兴土木,但这种事做了绝对比不做好。建,一定要建,而且要建造的更大更好!

    心中暗暗惊醒反思自身的同时,大祭祀恭敬开口,“回禀主宰,火族、雪族开战,赤炎族是位于两军交锋战场中,火族意图驱逐我族,占据我族世代居住的火山,遭拒绝后才有了这番大祸。”

    莫语目光一凝,“雪族?你是说,冰封之疆的雪族?”

    察觉到他话中的凝重,大祭祀急忙道:“正是。不过雪族如今,已不再固守冰封之疆,他们在十年内大肆扩张,如今已成为仙界中风头最盛的族部,处处与火族针锋相对。”

    “以雪族实力,能够抗衡火族?”

    “原是不敌,可雪族中竟诞生了一尊新的神灵,据说是其族中上任圣女雪幽寒,实力恐怖至极,与火族大能者连番数次厮杀,都还占了上风。”

    莫语心中一安,雪幽寒没事。

    他最担心的,就是雪族第一祖,在发现神格后,会起了阴毒心思。

    还好,最坏的局面没有出现。

    目光闪动,一时间心思电转,莫语挥了挥手,大祭祀恭谨行礼,悄无声息退下。

    片刻沉默后,他突然开口,“禁,我降临的灵魂投影,还能存在多久?”

    “不出意外,还有一个月时间。”

    “一个月?”莫语吐出口气,眼中迸发精芒,“如果,将这时间缩短到三天,能不能让我短时间内,爆发出更强的力量。”

    禁撇撇嘴,“果然不出我所料,知道是雪族的事情,你就打起了这般主意。”

    “我本就是想去见她一面的,既然不用把时间浪费在路上,不如送给火族。当日几乎将我逼入死地,这般大礼岂能没有回报!”

    “虽然我总觉得,你是想在自己女人面前展露肌肉,顺便替她撑场子,但火族这个理由找的实在恰当,我就不嘲笑你了。”

    禁顿了顿,认真道:“我可以减少灵魂投影存在时间,让你拥有更强的力量,但这会对你灵魂本身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

    “会损伤根本?”

    “那倒不会,只是需要耗费很多信仰力量进行修复。”

    莫语微微一笑,“作为大燕皇朝之主,享亿万臣民信奉,你觉得朕会缺少这点信仰之力?动手吧。”

    平淡言辞间,浓浓豪气扑面而来。

    禁听得直翻白眼。

Comments are closed.